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这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3)(1vn注意避雷)

四·戏精与军师的回忆杀

前文传送门

开赛以来还没被人发现过的冥河,今天像下饺子一样,咚咚咚落进了一连串参赛者。

金色的字符咒文跳动在无字诗上,减缓了下降的冲击力,没让特蕾娅砸出一个零分的大水花。但是这并没能帮助怪盗在河床上站稳。

水流湍急,怪盗被冲出去十几米才带着一整胃的河水爬上岸。

四周漆黑,怪盗借着系统屏幕的微弱光芒,换了身衣服,一边将湿透的头发扎成马尾,一边给队友格瑞发消息。



[特蕾娅]:存活?

[不嫌母贫好格瑞]:嗯。



按照组队界面显示,明明从同一个地方掉下来的她和格瑞,居然颇有些距离,那么海盗团的几个人应该也分散在副本四处吧。

淡金色的符文围绕着银白的十字剑,悬浮在怪盗身前,成了黑暗里唯一的光源。怪盗抬头,十米以内还看不见顶部。

特蕾娅握住无字诗,往更幽深处去。

这种程度的黑,对于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砰——”

卡米尔又一次靠本能闪躲开了攻击,黑暗中怪物的拳头,砸在他原先落脚的地方,砸裂地面的同时迸溅出火星。

黑暗终归还是站在怪物那边,卡米尔在跳跃躲避的时候,时不时猛然撞上山壁,打断了战斗节奏,撞到的脊背和手臂隐隐作痛。

从怪物运动发出的声音和风压,卡米尔的脑海里画出敌人的形状,应该是个有着六米身躯的类人怪物,表皮坚如磐石。

这种构造通常能带来强大的防御力和冲撞动能,但是……

减少体重,跳跃,绕背,增加体重,下踢。卡米尔在瞬间完成了攻击,相对于敌人的笨重,他轻巧地像风,准确地踏在怪物肩与左臂的连接处。

……但是为了保证活动,关节处一定是最脆弱的。

怪物粗大的手臂断裂落地,引起阵阵巨响。

有效。

卡米尔半蹲在地,那一脚反馈给他的作用力,让他有胫骨折断的感觉,但他没打算停下来休息。

第一天拿到元力技能,他就已经模拟出了使用方式,但实战和理论果然还是有差距的。

第二阵岩石滚动的响声传进他耳里,怪物本该被踢断的右手又向他出拳了,速度甚至比之前还快。

……有再生重组能力吗?

躲闪开这下攻击已经非常吃力的卡米尔,感到了棘手,视线受阻严重干扰他的判断。

像是谁听到了他的心声一样,甬道忽然被密集的光芒照亮了。



金色的符文如同贴着石壁游走的蜈蚣,光芒耀眼,从远处迅疾地闯入视线,猛烈的光晃了卡米尔的眼,险些没能躲开下一波攻击。

“卡米尔发现!”这是属于特蕾娅的笑声。

怪盗的背后是金色符文的源头,无字诗上环绕着花纹繁复的金纹。她换了身黑色的单排扣燕尾风衣,用帽子将来不及吹干的头发潦草地束缚住,这个样子倒是接近卡米尔记忆里,军装当便服穿的她了。

……等一下,她刚才还否认自己的身份,现在倒是毫不回避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当心!”怪盗高喊,金色符文扰动聚拢在卡米尔身前,扁平的文字形成盾牌,挡住了怪物的攻势,卡米尔才不至于因为受伤的腿挨下一拳。

“战斗中分心是大忌啊。”特蕾娅目光一直都没从敌人身上移开,饶是符文的光芒照亮了通道,披着金属外壳的怪物因为身体过于庞大,上半部分仍然笼罩在黑暗之中。

“它打伤你的?”怪盗声音沉了几分,符文游鱼般汇聚起来。

卡米尔嗅到怪盗散发出的隐隐怒意:“敌人有再生能力,但是行动缓慢,我建议撤退。”

怪盗沉默地回转手腕,无字诗剑尖指地,她缓步上前。

望着金光里挺拔的黑色身影,卡米尔默默后退到安全距离外。他对特蕾娅现在的气势不陌生,原雷王星雷霆符文重装集团军的敬旗者总是以这样的姿态引导胜利。在这方面她和他的大哥极其相似。

谨慎?避让?隐忍?

不需要。敌人在面前,碾碎就好了。



[不嫌母贫好格瑞]:你待在原地,这里的怪物不简单。

战斗中可没法打字,特蕾娅笑着发过去一条语音:“放心好了,‘妈妈’我还是有点厉害的。”



十字剑的剑尖宛若指挥棒,勾画出无声的韵律,指挥一整排字符冲向怪物,引出一连串爆炸,怪物四肢和躯干都看似柔软的字符固定住,躲闪不得。

在怪物的哀嚎里,特蕾娅不满地发出一声轻啧,怪物的重组能力确实很强,即使将它牢牢地困在原地,不断将它身体炸开,也没能将它杀死,想要把它一次性炸成立方厘米为单位的碎片也不是不可能,但那样余波会把通道也炸成断头路。

“攻击后颈下一米的位置。”许久不作声的卡米尔忽然出声提醒。

特蕾娅闻言一跃而起,闪现到怪物背后,无字诗上迸发出的符文如同张开的羽翼,深深插进怪物的脊骨。无字诗刺穿了怪物体内一个散发蓝光的小球,这次怪物再没能站起来。

[恭喜参赛者 卡米尔、特蕾娅 击败 锈蚀骸骨,获得积分800]



“诺。”特蕾娅从大赛系统自备的仓库里翻出一条毛巾,冲坐在地上涂抹药剂的卡米尔递过去。

卡米尔犹豫着没有接。

除了他的大哥以外,特蕾娅是雷王星上唯一对他怀有善意的人。但是两年多后再次重逢,她在整个海盗团面前,展现了敌意,卡米尔已经做好了和她敌对的准备,她忽然踏着灿金的符文出现。

卡米尔难以判断特蕾娅是敌是友,他一旦有困惑就会下意识地去拉帽檐。

怪盗抓走了卡米尔的帽子,把毛巾按在他湿淋淋的头发上,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当心感冒。”

“塞莉?”仿佛是为了试探她的立场,卡米尔突然叫道。

“嗯?”特蕾娅从系统屏幕里抬头,自然地接道,“怎么?”

“你还是……‘塞莉’吧?”

特蕾娅明白那个停顿里所省略的意思。

你还是塞莉吧?

你还是那个唯雷狮是从,背叛整个雷王星也义无反顾的塞莉吧?

“是啊。”怪盗轻松地应道。

“……刚才在大哥面前,你为什么不承认?”

“那还用说吗?”怪盗坐下来,微微弓腰好和卡米尔平视,“我在生他气。”

怪盗的笑容里看不出真实的怒意,但卡米尔还是打算为大哥辩解两句:“那天,其实大哥有去接你。”

怪盗笑容僵住了,她知道“那天”是何所指:“是他让你这么说的。”

“……不是。”

“那么是你自己想说的了喽?”怪盗盘起腿,歪着脑袋问道。

“……”

“你说,我听。”

卡米尔的语调鲜有起伏,好像那段惊心动魄的日子对他而言也不过是空洞的叙述而已:“在离开雷王星之前,我们的行动就一直受到限制,现在想想,或许很早之前我们就已经在某个人的监视之下了。”

怪盗钟摆似的摇晃着身体,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人现在是太子喽~”

“我当时也没料到,大哥当时居然会对你下那种命令,虽然最后你的行动成功帮助我们逃脱了,但是……”

怪盗拆开一袋牛奶糖,拿出一颗把剩下的都扔给卡米尔,笑说:“不是哦。当年雷狮殿下只派我去送信而已,后来的事都是我自作主张。你们逃走的时候,我就做好等死的准备了。没和前任一样被架在火刑柱上真是万幸啊。”

“……!”卡米尔终于明白,大哥和塞莉最后的视频通讯被强制挂断之前,为什么大哥这么愤怒了。

“吔?卡米尔这表情,殿下没告诉你吗?”怪盗将奶糖高高抛起,用嘴接住,咔吧一声咬成两半,“我说的生气不是说当年的事,是今天,刚见面就喊我‘塞莉西娅’,你知道的他只有在气炸了的时候才叫全名。凶我抢我东西任由佩利挑衅我,他还指望我热泪含框地跟他说‘别来无恙’?我没脾气的?”

……你以为大哥为什么会气炸?卡米尔没有把腹诽说出来。

“后来呢,我听说你们混上了宇宙通缉榜,不错嘛。怎么跑到这里玩命来了。”

“半个月前我们得到消息,你会被押送到凹凸星球参加凹凸大赛。”

“嗯,太子说只有获得胜利得到神的谅解,才能赦免我的罪行。”

“我们攻击了押送的队伍。”

怪盗笑得后跌:“那你们也不怎么样啊,我在囚室里可是一点儿晃动都没感觉到啊!”

卡米尔等怪盗笑完才幽幽地补充:“对上了一整支死神护卫舰队。”

怪盗一愣,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对不起我收回前言。那你们怎么又来参赛了?殿下自己胡闹就算了,怎么还带上你?”

卡米尔脱口而出:“是我自己跟来的。”

怪盗笑出声,歪着头用欣慰的眼神看卡米尔:“长大了啊。”

卡米尔有点不习惯,印象里的塞莉西娅不是在万众欢呼中凯旋归来的圣洁模样,就是身着军装腰配长剑的英勇之姿,从来不像现在这样……

“塞莉,你为什么变得有点,疯疯癫癫的?”

怪盗无奈地摊手:“你要是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就会惊讶只是‘有点’而不是‘彻底’。”

“对不起……”卡米尔低下头,当年的计划如果再深思熟虑一些……

“不用道歉,”特蕾娅顺势摸了他的头顶,“那时我们能力不足,仅此而已。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不过是求仁得仁。”

卡米尔湛蓝的眼底,倒影出他所熟稔的笑容。

“——毕竟殿下曾是我存在的唯一理由,只要他想要,我就无所不能。”



“卡米尔,你的ID号码是多少,加个好友。”怪盗弹出系统屏幕,按照卡米尔提供的数字准确地发送了好友请求,“还有以后叫我特蕾娅。”

特蕾娅看着好友列表里唯一的格瑞,打算统一一下格式,把卡米尔的备注换成了[一米八七卡米尔]。

屏幕是透明的,卡米尔自然看到了,想起从前特蕾娅捏着自己的脸,强行喂的“你不是矮,你只是没长开!”馊鸡汤,报复性地把怪盗的备注改成了[温柔端庄特蕾娅]。

特蕾娅咧咧嘴,她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都和这两个词汇不沾边,手指轻点,备注变成了[一米八七加气场三米的卡米尔]。

海盗军师也不甘示弱,[温柔端庄优雅贤淑的特蕾娅]。

“一米八七加气场三米帽子下面都是腿……啊,太长了,输不进了。”怪盗伤脑筋。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无奈地提议:“别互相伤害了好吗?”

“好吧~”特蕾娅恶作剧得逞地笑,一招手呼唤来无字诗,“走吧,至少我得把你送到殿下身边。”



“殿下应该在前面了吧。”特蕾娅看着卡米尔组队界面上的红点,站住脚。

“你不打算见大哥吗?”

怪盗将粘腻的头发捋进帽子里:“不了,现在的样子太狼狈了。嗯……你帮我带两句话吧。”

“……嗯。”

“第一,塞莉西娅欠他的,这两年,就算她还清了吧。第二,现在我只会用特蕾娅的身份活下去,这是约定。”怪盗笑得狡黠露出虎牙,“如果这样他还生气的话,卡米尔你义气点给我报个信,下回我绕着他走。”

卡米尔记下了只有他们两个能明白其中潜台词的话,看着怪盗转身离去。

光华流转的十字剑被收入腰际,怪盗漆黑的风衣鼓起,像即将展翅的夜蝶,步入后方黑暗。

卡米尔对雷王星仅有的温暖回忆,就是被两个人并排保护在身后,现在他已经成长到不需要保护的程度,他们两人却一个在前,一个向后。

“卡米尔!”雷狮按照组队界面的指引寻了过来,“你怎么了?”

卡米尔眨眼,将异常情绪清理出去,跟上了雷狮的步伐,走进另一片截然不同的黑暗。

【完】


———————————————————————————————

下章开始嫖雷总


emmmm不对好像是被雷总嫖


雷总和特蕾娅的关系先埋个坑,后期填。

评论(10)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