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乙女]看到这个戏精了吗,她已经凉了(5)

六·戏精与海盗团的cosplay(大雾)

前文传送门

“……陌生的天花板?”在第二天下午醒来的怪盗,一睁眼就遇到了烂俗的剧情。

她正处在一个收拾干净的房间里,没有什么可以说道的装饰,看样子是休息区的普通客房。

“啊……断片了……”特蕾娅扶着发胀的脑袋,趔趔趄趄地下床,发现原本自己最喜欢的裙装不见了,只剩下打底的短裤和微透的白色衬衣。

特蕾娅打开房间门的同时愣住了,极简装饰的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熟悉一个陌生。

坐在沙发上安静看地图的卡米尔,和翘着二郎腿并在看见特蕾娅的第一时间笑出声的帕洛斯。

“嗨~”在特蕾娅脱队后才加入海盗团的帕洛斯,甚至自来熟地打了个招呼。

特蕾娅猛地关上门,深呼吸缓三秒再重新打开。

卡米尔忍不住提醒:“就算再打开十次也是一样的,不是幻觉。”

然后房门被用力撞上,落了锁。



[温柔端庄特蕾娅]:卡米尔???

[一米八七卡米尔]:……在。

[温柔端庄特蕾娅]:这怎么回事啊?我在哪儿我怎么在这你们又为什么在这儿?

[一米八七卡米尔]:昨天你喝醉了,大哥把你带回来了。这里是我们的据点。

[温柔端庄特蕾娅]:雷狮殿下???

[一米八七卡米尔]:……

[温柔端庄特蕾娅]:我喝醉???

[一米八七卡米尔]:……

[温柔端庄特蕾娅]:等会儿我衣服呢???

[一米八七卡米尔]:……

[一米八七卡米尔]已将您屏蔽。

[温柔端庄特蕾娅]:别吧兄弟???



“嗤啦——”

卡米尔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地图上,将凹凸论坛里整理出的刷分攻略详细地绘制到地图里。

“嗤啦嗤啦——”

前几天他们一直在死灵地穴里战斗,排名已经顺利地上升到了前500,但是随着死灵地穴封印打开,越来越多的参赛者发现这块积分聚宝盆,收益已经开始下降,卡米尔思考着寻找新的刷分方式。

“嗤啦嗤啦嗤啦——”

帕洛斯放下手里的影集:“我说卡米尔,你能让她安静下来吗?”

卡米尔瞟了眼门,那里发出类似于长指甲刮玻璃,或者啮齿类小宠物咬笼子的高频噪音,显然是某人被他屏蔽后,气急败坏地挠起了门板。

卡米尔叹了口气,把特蕾娅从黑名单里拖了出来。



[一米八七卡米尔]:别抓了,很吵。

[温柔端庄特蕾娅]:理我啦?

[一米八七卡米尔]:……嗯。

[温柔端庄特蕾娅]:我想起来了,昨天把我灌醉的就是殿下本人!

[一米八七卡米尔]:嗯。

[温柔端庄特蕾娅]:然后呢?他把我带到这了?他他他怎么带的?抓住一只脚拖出一条血路回来的吗?

[一米八七卡米尔]:……你记得市集上的脚夫吗?

[温柔端庄特蕾娅]:你是说他把我当成了麻袋?单肩扛的那种???

[一米八七卡米尔]:嗯。

[温柔端庄特蕾娅]:我昨天穿的是短裙啊这个混蛋!

[一米八七卡米尔]:……

[温柔端庄特蕾娅]:那我的外套呢?

[一米八七卡米尔]:扔掉了。

[温柔端庄特蕾娅]:谁干的?我蛮喜欢那件设计的!

[一米八七卡米尔]:……大哥。

[温柔端庄特蕾娅]:败家!



从前特蕾娅在卡米尔面前的形象维持得很好,骄傲,硬派,但是昨天的状况实在是太糟糕了。

卡米尔见雷狮出酒吧好一会儿还没回来,出门查看,就看到了荒诞的景象。

微凉夜风将雷狮的头巾轻轻托起,酒精似乎对海盗头子没有半分影响。而怪盗歪斜地拄着剑,人事不省。

原本只是玩玩而已,雷狮也没料到会玩脱。他半蹲着看着意识不清的怪盗,没有半分进退维谷,反而满脸新奇。

卡米尔扭头看雷狮:“大哥……”

雷狮思忖了好一会儿才说:“带回去吧。”等了片刻,想起佩利和帕洛斯都不在身边,让卡米尔来似乎也不合适,只好自己动手。

雷狮的手还没等碰触到怪盗,特蕾娅蓦然抬头,笑容崩坏,眼中有血红的光,符文一闪再闪,若花瓣展开。

即使是酩酊大醉,原雷霆符文重装集团军的作战指挥,还留有自保和杀戮的本能。

“眼神倒是还不错嘛。”雷狮说了句算不得称赞的话。

金色符文像活过来的绷带,顺着雷狮的脚向上盘旋,但由于主人失去意识,符文也只是机械地向内勒紧,然后在雷狮召来的电火花里化成焦炭。长串的字符再次闪耀,宛若海怪的触须,秉承打人先打脸的意识,往雷狮脸上挠去。

雷狮的手被电弧包裹,抓住了字符,再次将其捏碎,同时抓起怪盗的肩膀将她往墙上一撞。不轻不重的闷响过后,特蕾娅终于安静了。

雷狮应对宿醉有经验,蛋白质往往比解酒药有效,于是用积分换了瓶纯牛奶。

但是不论作为海盗,还是作为皇子,他都没有过照顾人的经验,思考了一会儿,直接按住特蕾娅的双颊,迫使她张嘴,把加上“粘稠、乳白”等定语一定会很奇怪的牛奶灌了进去。

被雷狮打晕后的怪盗吞咽能力好像也深度昏迷了,前襟也染上一片白。

所以那件外套也被雷狮随手扔到了街角的垃圾箱里。

场面太难看了,卡米尔不想复述。



[温柔端庄特蕾娅]:我脸上怎么有两个手指印?卡米尔,昨天是不是有人掐我脸了?

[一米八七卡米尔]:……是佩利。

[温柔端庄特蕾娅]:这小狗崽子!

[温柔端庄特蕾娅]:诶?这是殿下的房间啊?殿下他人呢?

[一米八七卡米尔]:出去了。

[温柔端庄特蕾娅]:就是说不在喽~



卡米尔脑内自动浮现了怪盗一本正经的坏笑,正想提醒她不要做多余的事,特蕾娅一脚踹开了房门,冷笑:“哟——鶸们。”

帕洛斯笑到影集都滚到茶几下去了。

“有什么不满吗,新来的?”特蕾娅用下巴指了指帕洛斯,双眼微眯,随后视线慵懒地一转,落到了卡米尔身上,“你觉得呢,卡米尔?”

“活着不好吗?”卡米尔严肃地反问。

特蕾娅此时穿的是从衣柜里翻出来的,雷狮的牛仔裤,紧身衣和兜帽衫,对于怪盗来说雷狮的尺码太大了,松松垮垮的,袖子和裤腿不得不卷上几圈才不至于影响行动:“他就这一套衣服吗?这么多年了,他衣品怎么还这么差?”

帕洛斯悄悄地录了音。

“卡米尔你知道殿下把头巾放在哪里了吗?”

卡米尔在心里默默地把“大哥会把塞莉的头拧掉”的概率上调,目前这种可能性已经超过排名第二的“还是只打断一只手吧,一天一只”百分之五。

“啧,算了,”特蕾娅将黑长的直发扎成马尾,临时用积分兑换了一个白色的网球帽,兴致勃勃地问,“像不像殿下?”

帕洛斯忍住不让自己发出笑声,他没忘记自己在录音,不敢说话只是猛地点了几下头。

戏精又将视线挪向卡米尔,深知她本性的卡米尔下意识地拉了拉围巾,下一秒一架相机落进他怀里。

“给我拍照。”戏精理了理鬓发,强硬地要求。

“我拒绝。”

“嘛嘛~”被拒绝的怪盗也没有气恼的模样,摆出一副很适合叼烟的表情,深吸一口气,高喊,“佩——利——”

还在睡午觉的佩利立刻窜到了客厅:“怎么了塞莉西娅?诶,你怎么穿着雷狮老大的衣服?”

“叫我特蕾娅!”酒劲还没过的怪盗差点伸手去抓佩利的耳朵,“佩利,你想不想和我打架?”

“想啊想啊!”

照相机被甩进佩利怀里:“给我好好拍,拍得有多好看,我就拿多少实力。”



特蕾娅拥有和雷狮相同的黑发和紫眸,外貌都偏冷峻,她又从曾经形影不离的岁月,轻松回忆并模仿出了雷狮的惯用动作和气质,再加上怪盗的爱好就是话剧,擅长加戏,就连卡米尔都产生大哥其实有个孪生妹妹吧的错觉。

特蕾娅凹姿势的技能也点得不错,除了懂得用侧脸,借位和小道具遮挡自己和雷狮相貌不太相像的地方,还尽可能地展现一个成年女性身姿曼妙和冷艳丰韵。

速印出的照片上出现了疑似性转雷狮的东西。

“不如尝试一下露肩吧?”帕洛斯玩笑似的提议。

特蕾娅打了个响指,轻松地将松弛的衣物褪到肩下:“新来的,你很上道啊,我开始喜欢你了。”

海盗团中还是孩子却没被放过的卡米尔看不下去了,低声喝止帕洛斯。他倒不是没想过阻止特蕾娅,但恐怕除了雷狮外,海盗团里还没人能让特蕾娅使出全力。

另外,即使特蕾娅闹得再厉害,也只是他们三人的事,对于后来加入海盗团的帕洛斯,卡米尔始终都有淡淡的疏离。他自己都没发现,他若有若无的疑心渗透进了他的言行。

“别这么无趣嘛卡米尔,反正雷狮老大又……”

话音戛然。

正在撩腿的特蕾娅发现她的摄影师突然惊愕地垂下了相机,从佩利嗫嚅的嘴型,特蕾娅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

“呐,卡米尔?现在我背后是不是正发生着‘雷狮殿下刚开门回来,眼神阴冷,同时脚边哔哩哔哩地放着电’?”

卡米尔不答,只是音调毫无变化地叫了一声:“大哥。”

怪盗无奈地摊开双手:“我就知道会有这种展开。”

混杂着越来越激烈的电流噼啪作响声,雷狮低沉而怒意十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塞、莉、西、娅!”

高达上万伏特的电流织出了湛蓝的光幕。



这一天,凹凸星球休息区的选手公寓,遭到了来历不明的雷电的攻击,造成了长达两小时的停电事故。

【完】

评论(13)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