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周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恶龙咆哮)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百粉加更]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7)

八·戏精与九岁的礼仪课堂

前文传送门

交易区。

这里无疑是整个凹凸星球积分流动最大的场所,在这里除了选手狩猎所得的猎物,自行制造的药剂,也有来自各个星系的生活百货,猎奇玩具,精致零食,强大的参赛者能在这里满足被贫穷限制的想象力。

“久等了,卡米尔!”

今天的怪盗显然精心打扮过,蓝绿到深蓝渐染的燕尾裙,同一色系的扁礼帽和蕾丝肘长手套,再加上挑染了紫色的黑色长发,艳丽得好似孔雀。

斜靠在墙边闭目养神的卡米尔看到她的打扮,就知道她不只是来交接物品的。

前两天雷狮追着特蕾娅电了一顿后,回来就叫帕洛斯把亡灵地穴的石板还回去。

特蕾娅指名道姓地要卡米尔给她送去,加上卡米尔对帕洛斯不放心,就答应了特蕾娅的要求。

卡米尔听说特蕾娅不约在最近的休息区而是在交易区见面,已经猜到她另有要求。

“一起逛街吧。”特蕾娅笑吟吟地要求,“交易区新上了一批礼服。”

卡米尔想了想,婉转拒绝:“我还要继续制定刷积分的计划。”

“就一下午,雷狮殿下不会介意的,兴许他空下来自己也跑去酒吧了。”

“可是……”

“如果他问起来就说我在和你交换大赛选手的情报。”

“……”

“如果连逛街都只有一个人的话,那就太孤独了。”

“……”

“餐饮区有几家不错的甜品店,”特蕾娅弯腰,凑到卡米尔侧边,呵出的暖气化成一团云,蒸红了军师的耳朵,“我请客,不会告诉殿下的。”



雷狮和特蕾娅之间最大的分歧点是衣着。特蕾娅喜欢华丽精致的裙装,甚至军服都找人专门定制,雷狮则对衣服充满了纯粹的直男审美。一件顶尖设计师制作出的华美礼服放在他面前,雷狮的关注点通常是“什么人会无聊到给衣服起名字”。

相比雷狮,卡米尔就好交流得多,起码他会认真地参考特蕾娅的肤色,气质和外形给予中肯的评价,托着下巴蹙着眉,看上去很可靠地思考每一种样式和配色。

“卡米尔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一直缺个这样的妹妹。”一如既往地,特蕾娅托着双颊,怨念地感叹。

“梦话还是留到梦里说吧。”一如既往地,卡米尔打破了特蕾娅微妙的妄想。



“呐……说起来是真的倒霉啊,第一次用元力技能,结果醒过来就被陌生人砍了一刀,我都快死了,还要被他的刀架着脖子……”逛完了整个交易区后,心满意足的特蕾娅说着玩笑,带着卡米尔准备离开。

卡米尔叼着pocky,头习惯性地下低——那是他还是雷王星最受排挤的私生子时留下的习惯——眼神却瞬也不瞬地锁定着特蕾娅,从她的只言片语里,解析任何有用的信息。

现在她正在聊排名第二,情报稀少的格瑞。

怪盗忽然站住脚,双手略有些紧张地交握,紧盯着交易区的出口。

和怪盗不安视线形成直线的,有三个人,中间的少年和卡米尔差不多高,胸前抱臂,金发在人群中相当显眼,根据金发不是王者就是笨蛋的宇宙惯例,这个少年显然不是后者,即使隔出数十米的距离,卡米尔依然能感受到他眼神的凌厉。

少年身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人气势较弱,但高挑纤瘦,三人的站姿形成了略滑稽的“凹”形。

交易区内是不允许打架的,他们守在门口似乎在等待什么,气氛不善,周围的人自动给他们让出了圆形场地。

卡米尔谨慎地扯了扯围巾,带着疑问的声线念出金发少年的名字:“……嘉德罗斯?”

对于开赛至今就稳据排行榜第一的选手,卡米尔没少调查他,他身边的则是雷德和蒙特祖玛,也是前十有名的高手。

嘉德罗斯的目光棘刺般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有意无意地在特蕾娅身上回转。

“卡米尔你先回去吧。”特蕾娅面色如常地笑道,“交易区北边还有一个出口,走那边会比较近。”

卡米尔没有动:“有麻烦吗?”

特蕾娅用手指卷起身前微卷的鬓发:“……倒没有啦。”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遇到特殊事态特蕾娅就会将卡米尔推开,即使他现在是海盗团的核心成员,凹凸大赛中也少有的强者。卡米尔从来不是受别人庇护可以心安理得的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他暂时没有和嘉德罗斯正面交锋的能力。

卡米尔弹出终端机的界面:“要通知大哥吗?”

特蕾娅冷笑:“就算真的有麻烦,他也只会过来鼓掌叫好吧。”

卡米尔本想替大哥淡化一下误解,但现在似乎不是时候。

“放心好了,”特蕾娅扯了扯本就整齐的裙裾,清了清嗓,如同准备登台表演的乐手,向出口走去,“如果我想认真地逃,他们是抓不到我的。”

卡米尔没有把自己的担忧说出来,而是点开了雷狮的通讯窗口。

——仅仅是抓不到而已,你也逃不脱啊。



特蕾娅款步走出交易区,在被发色让人联想到“韭菜番茄炒蛋”的三人组品字形包围后,确信对方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

特蕾娅扯起裙摆,欠身:“问候您们,嘉德罗斯大人,以及两位阁下。”

嘉德罗斯用仰视的角度,硬是看出了俯视的感觉,似乎在用气场告诉所有人,“渣渣,谁允许你们直视我的”。

特蕾娅保持着弯腰的动作,直到嘉德罗斯一声冷哼,才缓慢直起腰,随后发现她挺直之后好像比嘉德罗斯还高出一截,心机地放低了些重心。特蕾娅飞快地瞟了眼嘉德罗斯,自己刚才的礼仪应该是无可指摘的,因为嘉德罗斯看自己的眼神从“虫子”,变成了“有点礼貌的虫子”。

特蕾娅脸上笑容是真心的,她对强者有天然的尊敬。而且她在积分榜上的排名,一秒看一个,也可能需要花费五分钟才能找得到,对方的不屑是意料之中。

人类可也不会时常顾忌虫豸的感受。

“终于找到你了!”出声的右侧红发黑衣的男人,语调夸张地高低起伏,似乎是个很有活力的年轻人,“快说格瑞在哪里?”

特蕾娅弹出终端机的好友栏,看了一眼格瑞的位置:“在大雪山。”

“就算你不说,我们也有办法让你乖乖——”红发语气发狠,自顾自地威胁。

在他喘气的间隙,特蕾娅皱着眉小声重复:“……在大雪山。”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特蕾娅左侧冷峻的少女,似乎有扶额的倾向啊。

……笑出来可能会被杀死的。

特蕾娅捂着嘴角,辛苦地忍笑。



这不是特蕾娅第一次见嘉德罗斯。她对排名第一的映像,是左眼只有打架右眼只有格瑞的偏执少年。

特蕾娅曾在格瑞庇护下当了短短几天的米虫。那时候格瑞躲避嘉德罗斯的技能还没点满,特蕾娅和格瑞一起的时候,几次都被嘉德罗斯撞见了,然后大概是被误认成格瑞的同伴了。

“所以,劳烦各位阁下专程来找我,原来是为了找格瑞大人。”特蕾娅微笑,左手搭在胸口,右手恭敬地上举,似乎在向嘉德罗斯献上忠诚,“乐意效劳。”

雷德被堵得哑口无言,过程太顺利,准备了一堆“不然我们就会把你怎么怎么怎么样”全盘作废:“……你,你不会骗我们吧?”

特蕾娅笑意更深,眼神一直看着嘉德罗斯脚前的土地,高高在上的王应该不会喜欢被虫子直视的:“以嘉德罗斯大人和各位的睿智,我想要撒谎恐怕是痴人说梦。阁下可以再走近些,终端机所显示的好友所在地是不会骗人的,如果阁下还不放心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格瑞大人约出来,证明我对三位的诚意。”

特蕾娅恰到好处的恭顺取得了对方一点微不足道的信任。

王用恩典的语气说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招,渣渣。”



[特蕾娅]:在?



格瑞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复,特蕾娅双手交叠,耐心地等待。

雷德似乎是等不及了,在特蕾娅身边窜来窜去:“对面真的是格瑞吗?”

“是的,阁下。”特蕾娅目光随着雷德绕了一圈,盘算着这个活泼的少年,或许比较好交流,“我该怎么称呼阁下呢?”

特蕾娅从来不在乎积分榜,如果不是嘉德罗斯缠格瑞缠得太厉害,她可能还不知道他是第一,就更不要说他的跟班了。

终端机是可以查询对方姓名和排名的,但是只有高排名才可以随意查看低排名参赛者信息,显然能跟在嘉德罗斯身边的人,排名也相当高不可攀。

“我叫——”雷德刚要开口的时候,蒙特祖玛忽然一转羽蛇大剑,也不知道两个蒙眼的人怎么在一瞬间完成了眼神交流,“祖玛不让我告诉你!”

特蕾娅恶趣味地一笑,朝蒙特祖玛点头致意:“好的祖玛阁下,没问题祖玛阁下。”

蒙特祖玛:“……”

“有一件事我想说明一下,首先我想我并不是嘉德罗斯大人和两位阁下的敌人。我虽然认识格瑞大人,但这并不代表我也会站出来和各位敌对。”

嘉德罗斯轻哼:“你还不配做我的敌人。”

特蕾娅用类似哄小孩的甜腻嗓音附和:“嘉德罗斯大人所言极是。”

长久的等待,格瑞那端还没有反应,雷德先耐不住寂寞,直接挤到特蕾娅身边,就要碰终端机:“格瑞怎么还不回你?”

“请稍安勿躁,”特蕾娅轻巧地移开终端机,寻找新的话题,“我刚才听阁下说,‘找了我很久’?我不是很明白,我……很难找吗?”

“当然了!自从你和格瑞分开后,我们就再也没碰到过你。”

“可是,”特蕾娅假作疑惑,她出入交易区的次数也不少,但从前也没有碰到过这三人,这次他们专门等在交易区门口,像极了守株待兔,特蕾娅心内怀疑着有人将她的行踪透露了出去,嘴上却幽幽怨怨地只字未提,“我每周都会在娱乐区表演戏剧。偶尔还会上摇滚台拉小提琴,上次的表演还被录下来放在了论坛上,点击量还不错呢——我以为我在娱乐区很有名气。”

“我们怎么会去那种地方!”

特蕾娅震惊:“三位该不会……从来没去过酒吧,海滩和台球室吧?”

雷德的语气有点委屈和遗憾:“祖玛不准去,说那种地方不适合嘉德罗斯大人……”

蒙特祖玛的羽蛇大剑刺入地面,即使看不到她的眼睛,也能感受到严厉的注视。

“原来嘉德罗斯大人是这么正经的男人吗?要不要~”特蕾娅点着唇,低沉地轻笑,“我传授一点,增加男性魅力的技能啊?”

特蕾娅修长做了个虚夹的动作,在唇边轻轻一吸,好像真的吐出了个真实的烟圈。

怪盗挑逗的无实物表演,引来了嘉德罗斯拖着浓长尾音的“嗯”,蒙特祖玛更是将大剑一拔:“不准对嘉德罗斯大人无礼!”

“对、对不起。”

久没动静的终端机终于传来了格瑞的回应。



[不嫌母贫好格瑞]:什么事?

[特蕾娅]:我把石板拿回来了。

[不嫌母贫好格瑞]:雷狮海盗团可不是好说话的,你拿了什么交换?

[特蕾娅]:……一点,可有可无的节操。

[不嫌母贫好格瑞]:……

[特蕾娅]:见个面吧,我带了惊喜。

[不嫌母贫好格瑞]:[坐标]



特蕾娅将坐标展示后,作躬身听候调遣的模样:“那么,接下来还需要在下效劳吗?”

怪盗的恭敬让嘉德罗斯无茬可找,嘉德罗斯转身吩咐:“雷德,带上她。”

“请稍等一下,我想换身衣服,”特蕾娅无奈地一笑,“大雪山,可是很冷的呢。”

【完】


——————————————————


本来刚兼职回来想肝完策划书,明天和我的lo娘小姐姐出街的

结果回来就100+粉了???

谢读者老爷厚爱,加更,幸好我有存稿哈哈哈哈哈

因为买股买的嘉德罗斯比较多,所以接下来两章是嘉九岁的戏份

评论(8)

热度(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