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世界]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9)

十·戏精与双生子的杀戮教程

前文传送门

[452号参赛者 特蕾娅 击败243号参赛者 蕾蒂,获得目标全部积分。]

[检测到参赛者触发大赛隐藏规则,系统进入全面升级,更新维护时间积分系统暂停计分,维护结束后更新大赛规定和凹凸商城,维护时间两小时,请各位参赛者耐心等待。]

特蕾娅提着剑尖鲜红的无字诗,脚下是一个紫黑条纹衫女孩发烫的尸体,查看突然发来一堆消息的终端机。

“原来阁下名叫蕾蒂啊,”特蕾娅低头看了一眼眼神呆滞死不瞑目的女孩,“幸会啦。”



现在这幅景象的起因还要说到几天前。

特蕾娅在自由森林散步的时候,被草丛里钻出来的一只狸花猫幼崽抱住了腿。根据终端机显示,这是只一级怪暗影猫的幼体。

“还以为我终于时来运转,获得了什么珍稀的魔兽宠物呢。”特蕾娅蹲下身,用手指逗弄着活泼的魔兽幼崽,暗影猫追着她的手指绕着圈。

“不过魔兽幼崽会亲近人吗?小家伙,你的父母呢?”

暗影猫听不懂,抓住特蕾娅的手臂,两只后腿颤颤地想往上爬。

“这可不行啊。”特蕾娅笑着把它拨下来。

她还是手握重权的塞莉西娅的时候,有段时间疯狂想养猞猁,可惜雷王星的环境并不适合猞猁生存,被当作礼物送来的猞猁们,最后都没活过半个月。

后来还是三皇子的雷狮不知从哪儿给她拎了只豹崽子,她一直把豹崽子养在军部的办公室,居然活得很好。

后来她偶然发现这豹崽子有撕纸的癖好,就专门训练它撕掉她不想批阅的文件。最后小豹崽子养得太野了,开始撕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她的丝袜,雷狮的头巾,和……

“长官啊,第三次了,再不想想办法我只能穿松紧带进来汇报工作了。”她的副官提着裤子无奈地说,他的脚边是一条断裂的皮带,皮带的一头正在被豹崽子撕咬。

之后豹崽子就被送走了,没几个月也莫名奇妙地死掉了,雷狮说她这是克猫体质,还是别养大猫了。



“噗……”特蕾娅突然发笑,把魔兽幼崽吓了一跳。

“抱歉,只是想起了些有趣的事情。”特蕾娅把一脸懵比的暗影猫崽抱起来,“你和我以前养的一只大猫很像。”

特蕾娅想到某个人形恶猫的头巾,指尖冒出了光芒,在魔兽幼崽的额头画了个五角星:“……嗯,和那家伙也挺像。”

“好啦,去找你的家人吧,小家伙。”特蕾娅把它放下,准备离去,可是暗影猫崽却紧跟上来,抓住她的皮靴不放,观察了它几个小时,特蕾娅确定了,这是只落单的小崽子。

特蕾娅喜欢猫科动物,可是想起被她克死的十几任宠物,自认还是不要试图养仙人掌以外的活物为好。

她打开好友列表。

给安特维德?别吧兄弟,没被安特卷进包菜里当刺身吃掉就算命大了。

给格瑞?冷酷独行的刀客后面跟只奶猫,嗯……违和感太强了。

给海盗团?不要想了,雷狮在生活自理方面就是个四级残废,卡米尔要保证不把他养死已经很辛苦了。

“嘛,看看你的运气吧。”特蕾娅点开凹凸论坛。



【求助】有谁知道这个魔兽怎么养的吗?

1L

[452号 特蕾娅]我在自由森林捡到的这个小东西。

我是第一次看到见到参赛者不跑反倒贴上来的,怎么养?



远离人群,活动范围只有高等狩猎区的银爵,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大赛选手内部论坛。

他看到了这个帖子。一楼放了一只低等类猫魔兽幼崽的照片,圆头圆脑,讨人喜欢又不像有什么战斗力。

银爵花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把奶猫的饲养方法,简单地分成三个大点七个小点回了上去。

不一会儿楼主顺着留言私信了过来。



[452号 特蕾娅]:……阁下,那些字,分开我都认识,合在一起,它们在讲什么?

[118号 银爵]:……

[452号 特蕾娅]:阁下缺不缺宠物?

[452号 特蕾娅]:小家伙蛮可爱的,我不是召唤师没法带它出狩猎区,我很少刷积分,实在没办法带。你看如果你方便的话,养它一段时间?



银爵个性孤僻,对圆毛的喜爱程度胜过人类。再可爱的魔兽也是积分,如果运气不好黏上了其他参赛者,被一刀结果,就有点可怜了。

本来是抱着顺便回去补给一趟的心态,和452号参赛选手见个面。

约定的地点是自由森林,那时天已经黑了,银爵远远地就看到一个紫裙戴面具的女孩抱着一只类猫的魔兽崽子,在月光下时而抬头仰望,时而无聊地转圈。

女孩深色的礼装衬得皮肤白皙,如月光之女,魔兽幼崽虽然有点儿重,但她的腰背挺得和尺规一样直。

银爵打开终端机,查询了一下她的排名。

[452号 特蕾娅 排名2964]

她无意中看向银爵的时候,像是浑身通电,猛地后跳了两步,紧紧地抱住了暗影猫崽,转身就是三连瞬移,消失无踪。

银爵他知道自己的气场虽然还不及嘉德罗斯,但高居前十的名次的确给他加了“不好亲近的排名大佬”的标签,排名吊车尾的参赛者会被吓跑不奇怪。

银爵本想解释的时候,却收到了一条消息。



[452号 特蕾娅]:阁下!我看到一团白色的头发飘过来!

[452号 特蕾娅]:这里闹鬼!

[118号 银爵]已将您屏蔽。

[452号 特蕾娅]:诶?



对银爵来说只是一段无关紧要的插曲,对特蕾娅来说,她只能自己养暗影猫了。

她在暗影猫额头留下的星星,其实是有追踪功效的符文,这天她在酒吧喝酒的时候,察觉到符文的感应。

暗影猫的生命迹象消失了。符文自动追踪到了凶手,正在向她散发讯息。

特蕾娅一时兴起才养了这小家伙,对它没有多深的感情,但丢了东西忍气吞声不是她的风格。

特蕾娅找到杀死暗影猫的参赛者,那是一对双生姐妹,都穿着条纹衫,剪了利落的短发。她们刚合作狩猎了一只六级怪,各自的大剑上还残留鲜血。

“问候你们,两位阁下。”特蕾娅礼貌地开场。

她只是想讨个说法。

——阁下,你们昨天狩猎的那只暗影猫是我的宠物。啊?是这样吗,真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没关系,请下次注意。

只是想要个简单的道歉而已。



蓝色条纹的女孩打开终端机扫描了特蕾娅,也看到了她二开走三的排名,轻蔑立刻浮上眼角:“你有什么事?”

“两位阁下,记得昨天被你们杀死的暗影猫吗?”

紫色条纹的女孩托着下巴,嫌弃地说道:“昨天?猫?”

蓝色条纹提醒:“哎呀,是那只奇怪的猫吧~真是讨厌死了,是吧姐姐。”

“对呀,突然扑上来咬我的鞋子,踢也踢不走,真烦人!”

特蕾娅冷静地追问:“所以阁下就杀死了它?”

“不然呢?”紫色条纹的少女站在魔兽的尸体上,弯下腰嘲笑,“本来不想杀它的呢,就那么一两点积分,可是谁让它咬我的新鞋还抓我的袜子呢。”

“它是我的宠物。”

“那又怎么样,你还想替它报仇吗?”

特蕾娅沉默了几息,摇头:“不至于。”

蓝色条纹的女孩声音陡然狠厉了下来:“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弱小的东西还真喜欢物以类聚呢。”

特蕾娅无奈地笑笑:“阁下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姐姐,和一个这么弱的家伙说那么多干嘛。”蓝色条纹不高兴地叫道,“我们还要狩猎呢。”

特蕾娅啧了啧舌,明明没那家伙的实力,也敢和他一样动不动把强者弱者挂在嘴边。

她上前拦住想要离去的两人:“两位,是不是应该道过歉——”特蕾娅猛歪头,一道元力波动擦着耳朵过去,怪盗的语气冷到了冰点,“两位是什么意思?”

“该我问你才对,”紫色条纹的女孩垂下还未平静的大剑,“我们可不想被你这么弱的家伙耽误赚积分。”

“从刚才开始,阁下就一直抓着‘弱’字不放,阁下是觉得,强者对弱者做任何事,哪怕毫无道理,也无可厚非吗?”

“那当然,”紫色条纹的女孩缓缓举起了大剑,“再不滚开,下一次就不会偏了。”

“这样啊,”怪盗微笑着,无字诗散发幽冷的光芒,悬浮在半空的金色字符逐渐浮现,铺天盖地的金色罗网落了下来,“我就心安理得了。”



五分钟能做什么?抽一根烟?煮一杯水?射空机关枪的一梭子弹?对特蕾娅来说,能压制住这对双子姐妹。

等蓝色条纹反应过来的时候,特蕾娅已经踩在她姐姐的头顶,金色符文将她的手脚死死地束缚在地上。

双子妹妹转身消失在丛林深处。

“啊,跑得好快,是加速效果的元力技能吗?”特蕾娅脚尖微微用力,就粗暴地将双子姐姐向下的脸按进了柔软的土层,蓝色的元力几度反扑,都被越收越紧的符文勒得意识模糊,几近昏迷的时候符文又放松,给她喘息的时间。

特蕾娅掐着时间抬脚,问道:“阁下,您现在学会道歉了吗?”

“你这个家伙,我不会放——”

“看来没有。”皮靴再次重重踩下。



“阁下,您说,只是为了一只魔兽,我就侮辱了您,惊吓了您的妹妹,让女孩子最珍贵的脸受到了伤害,是不是太过分了?”第六次松开脚下女孩的时候,她已经耗尽保护身体的元力,挣扎的意识也被勒紧血肉的符文掐死,肮脏的脸颊上混合着眼泪、唾液。

“阁下的表情很糟糕啊。”

“……求,求你……放……”

“但是正如您所说,就算我杀死阁下,阁下也该毫无怨言,”特蕾娅半蹲下来,摘下面具,露出凌厉的面容,深不见底的眼瞳上覆盖了浓重的红,好像那里开出了一片红石蒜花,“因为我比您强,比两位阁下加起来都要强,所以我做什么都不过分。”

本来怪盗并没有起杀心,可惜一旦将心底的暴虐释放出来,就不小心忘了,没有元力保护的人类身体,有多脆弱。

“咔。”

脚底所踩的后颈传来清脆响声。

“诶,断了?”

踩断后颈还不至于立刻断气,而是会令人失去呼吸的能力,在几分钟内窒息而死。

“实在抱歉,马上结束您的痛苦,”特蕾娅挥手让符文散去,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忍,将垂死的女孩翻了个身,手帕擦去脸上的污渍泥尘,手温柔地覆上她的眼,十字剑的剑尖缓慢地对准了心脏,“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将美丽的安息送给您’,阁下。”



凹凸大厅。

除了第一天开赛之外,已经很久没有数百人齐聚大厅的场景了。

人声喧哗,不但各个团队之间保持着疏远的距离,团队的成员之间也似乎有着无形的隔膜。

之前的凹凸大赛里,选手与选手之间之所以还能相对的友好与克制,一是因为赛程还未过半,竞争氛围还不激烈,二是大赛规则上没有参赛者之间是否可以互相攻击的规定,高手不想成为出头鸟,弱者更不想越过雷池试探。

这是大会第一例参赛者杀死参赛者的事件,所有参赛者都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452号参赛者 特蕾娅 击败243号参赛者 蕾蒂,获得目标全部积分。检测到参赛者触发大赛隐藏规则,系统进入全面升级……]

凶手不但没有受罚,还获得了被害者的全部积分?

如果这条就是大赛的隐藏规定,那岂不是说,大赛在鼓励参赛者自相残杀?

越来越多排名靠后的参赛者进入了凹凸大厅,他们是这条规则最直接影响到的人,原本他们勤勤恳恳地刷怪赚积分,或许还有出线的可能,但是现在,他们自身都可能成为强者的狩猎目标。

参赛者们齐声要求裁判长出面解释。

特蕾娅就是在万众高呼的时候,进了大厅,猛然灌进的风鼓起了她黑色风衣的衣角,曾经的铁血军人抓住差点被吹飞的帽子,微微抬头,猩红的眼快速锁定了逃跑的女孩。

“找,到你了~”



“她,她就是那个凶手……”

有人认出了她,恐慌像火焰里的白纸,快速点燃人们的理智。人群如同蜂箱里的群蜂,挤出一条路。

“她杀了排名200的蕾蒂……”

沉默的涟漪很快波及到每个人,大厅里静得只剩下维护场地的裁判球奔跑的声音。

特蕾娅提着剑悠然走入,目光坚定,信步上前。

双子妹妹正在一个高壮的女孩怀里痛哭,露出了惹人怜爱的受伤表情。

——当时逃跑得那么果断,可不像感情很好的样子。

她四周还有四五个面带关心的女孩,各自露出武器,将她护在中间。

特蕾娅微笑:“问候你们,各位阁下。我想向这位阁下道个歉,我才发现符文并不在阁下姐姐身上,那么我要找的人,应该是阁下才对。所以——”

相互扶持的女孩们上前一步,威胁地瞪着特蕾娅。

“感人的友情。幸好我比你们几位加起来都要强,所以不需要有负罪感,强者做什么都是对的,这是您也认同的游戏规则。”

如果一个玩世不恭的家伙,突然哪天认真起来,那她的执着会相当可怕。



“请不要在大厅动武,参赛者特蕾娅。”

伴随着数据流的涌动和温柔得沁入心脾的男声,神的代行者从直达天际的光柱中降临。

“丹尼尔大人……”


————————————


龙套太少了,把第二季便当的双生姐妹拿过来用用,emmm反正迟早要发盒饭emmmmm

特蕾娅是典型的混吃等死,所以完全不看排行榜,不认识银爵大佬【x】

想开雷总和塞莉西娅以前的番外,各种宠上天,雷总各种把小白花带成坏孩子的故事。

我跟你们讲我就说煤老板黑得像张飞怎iduffsadfuiw

最近总是4000+大更爆字数,贪欢肝快没有了,下章开始回复2000+一章【捂肾】

评论(17)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