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10)

十一·戏精与九岁的傲慢高地

前文传送门

特蕾娅从第一眼见到丹尼尔开始,就觉得他从前应该是位大贵族。

并不是因为他温和有礼的性格,或是高贵出众的气质,而是距离感。

作为大赛的裁判长,创世神的使者,他的定位该是高高在上的,可他同时对每个参赛者都如沐春风,笑容相待,很难让人不对他心生好感。

可无论接触多少次,他永远都只会保持这不远不近的距离,看似温柔的眼里,深埋着冷漠。

最重要的是——

“……参赛者们,不要将它当做危险的预告,而是改变命运的机遇。”在他“降临”的十分钟之后,他已经完全安抚住恐惧愤怒的参赛者,甚至为他们重燃了斗志。

——煽动的能力。

偷换概念,修辞粉饰,强取豪夺说成优胜劣汰,将这条隐藏规定硬是说成了弱者改变命运的机会,给了弱者能够下克上的虚假信心。

从结果上来说,从被怪物和大会规则杀死,到被参赛者杀死,的确算是改变了这群砧板鱼肉的命运。

真是熟悉的场面,特蕾娅想起了遥远雷王星上的太子殿下,也是这样用演说愚民的。

特蕾娅清了清嗓,作恶地朗声道:“那么丹尼尔大人,能更详细地说说这条规则吗?有没有时间地点数量限制,比如说每天杀人的数目有没有上限?除了大厅以外,其他场地都可以动手吗?”

凶手笑得如沐春风,双手抱胸,十字剑的剑尖轻轻晃动,在死一样的寂静里继续发问:“啊,对了,尸体是由我们处理,还是大赛工作人员处理呢?如果尸体变得乱七八糟不好清理,会不会被工作人员迁怒扣积分呢?”

恶意的视线交叉汇聚过来,注视着乐在其中的凶手。

撕开被盲目自信遮盖的真实,这条规则就是在激起笼中困兽的死斗,手上鲜血犹新的犯人此刻正在嚣张的大呼小叫着呢。

——接下来该怎么应付呢,裁判长大人?

丹尼尔悬浮在半空的光柱之中,眼中柔和依旧:“既然是隐藏规则,那就要靠参赛者们自行探索。凹凸大赛有着实现梦想的无数种可能,而机会往往与危险相伴,请各位参赛者们小心谨慎。”

短短数十字,就把她搪塞了过去,参赛者们眼中又出现了信服的光芒,看来丹尼尔在参赛者们心目中的地位,比想象中还要神圣。特蕾娅自讨了个没趣,不再出声。

聚集在大厅里的参赛者们之后都陆续离去,离开之前没少对特蕾娅白眼的。

冲动了,之前的发言没坑到丹尼尔反而给自己树了不少敌人,特蕾娅吐吐舌,认了这块砸脚石头。

意外的,丹尼尔实体化降落到地面,站到了她的身边。

“丹尼尔大人。”怪盗行了礼,无辜地问候,仿佛刚才有意为之的挑衅,只是好学的学生向老师提了个问题。

“你好,参赛者特蕾娅,”丹尼尔也用不露齿的笑容回应,“我对你的表现很期待,你没有辜负雷王星太子对你的期望。”

特蕾娅轻笑哼了声:“也许吧。”

“我可以冒昧地问你参加凹凸大赛想实现的愿望吗?”

怪盗嗤笑了一下,玩笑地挥了挥手:“宇宙和平。”

丹尼尔也不恼怒,恰到好处地笑着:“雷王星的太子殿下在我这里寄存了一件礼物,嘱咐我在预赛结束后交给你。”

“是嘛,”特蕾娅语气惊喜,可表情兴趣缺缺,“请替我感谢太子殿下,就……祝他早日登基好了。”



特蕾娅走出凹凸大厅,情绪海止不住地海啸翻涌。

她心情很不好。

不只是因为她的克猫光环又克死了一任宠物,不只是因为失手杀了人还杀错了,不只是因为丹尼尔提到了那个让她咬牙切齿的太子殿下。

更是因为她想到了以前的自己,也和今天那些参赛者们一样,被表面华丽的辞藻迷惑,高喊着侵略正义,将一个个独一无二的行星变成雷王星的殖民地。

她被诩为神明所赐的道标,却在重蹈前任的覆辙。成为阶下囚之后才明白自由的价值,被一巴掌打醒得大彻大悟后,还在远离雷王星的地方,继续看到愚弄的循环。

这种感觉太糟了。

“对不起,我今天心情很差,”特蕾娅紧了紧手套,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复,却克制不住语气里的森冷,对突然出现包围了她的三人说道,“所以,可以改天再聊吗,嘉德罗斯大人?”

收到系统的全体通知,在维护时间无事可做的嘉德罗斯,偶然听在看凹凸论坛的雷德说,大厅正在发生有趣的事,结果真的在大厅前碰到了熟人。

嘉德罗斯抬眼,眼眸璀璨若鎏金,鼓动着飞扬跋扈的狂妄:“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虫子?”



硕大无朋的大罗神通棍当头砸下,宣泄着主人被欺骗的愤怒,它的另一端握在嘉德罗斯手中,轻巧得好像抛出一根鱼竿。

“神曲·笼中鸟。”淹没在盛极的金光中的,不只是少女的祷告,还有一句句若隐若现的字符。

大罗神通棍砸下的手感,不像是砸中了地面或者人体,而像落在了棉花里,软绵绵的吃不上劲。

嘉德罗斯再抬起神通棍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鸟笼,由金色的长串字符编制的华丽鸟笼,鸟笼中的少女十字剑竖在身前,神通棍激起的烈风卷起她的衣角和长发,双眼呈现出倦怠的半眯,一眨不眨。

嘉德罗斯认出了这些字符:“那天的雪崩果然是你干的。”

特蕾娅转腕,无字诗的剑尖指着龟裂的土地,眼中倒映着倨傲的王,眼神纯粹,怠惰慵懒。

“哼,”嘉德罗斯吐字极缓,拉长尾音,上扬声调,“谁允许你抬起头的,渣渣?”

大罗神通棍上附加的力道沉重了一倍,再次轰然落下。

金色符文的光芒黯淡了一瞬,很快爆发出更刺眼的金光,让场外观察的雷德都发出了惊讶的呼喊。

岿然不动的符文鸟笼中,特蕾娅单膝跪地,十字剑拄在身前,姿势如同受封的骑士,只是仍然盯着嘉德罗斯,双眼空洞好像透风的山穴,口中颂念祝祷词。

嘉德罗斯明白为什么,他在第一眼见到她时,就觉得莫名厌恶了。

她谦虚恭敬的姿态下,藏着融入骨髓的傲慢。



以前特蕾娅观战过格瑞和嘉德罗斯的战斗,还想嘲笑格瑞,嘉德罗斯的攻击虽然声势浩大,但是攻速绝对没到躲不开的程度,明明闪避消耗对方元力才是最好的战术,可格瑞偏偏选择正面硬肛。

只有她真正面对嘉德罗斯的时候,才明白,那缓慢沉重的攻击是没法躲的,一旦产生退避的念头,就会化成下跪的冲动。



这就是王的威势。

嘉德罗斯的威势。


——————————————

达成成就,用命撩嘉嘉的女人

评论(8)

热度(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