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13)(百粉双更)

前文传送门

十四·戏精与传销大佬的PY交易(大雾)

在卡米尔的远程监控下,特蕾娅真的改邪归正了,不喝酒不搞事,安安心心地在租住的公寓里养伤。

自从上次双子姐妹的事件后,大赛的隐藏规则就慢慢被参赛者们接受,参赛者的数量迎来了一个锐减期。

不少滋事寻仇的,弱小无依的,潜在威胁的,粗心大意的参赛者,都因各种理由被干掉了,整场凹凸大赛的氛围,也多出了几分血腥。

不出特蕾娅所料,起初这几天她出了点小名,排名末尾的参赛者居然秒杀了200名的蕾蒂,一时间凹凸论坛多了许多挖她的背景,猜她的实力的帖子。

靠谱点的,从她平时的站姿,推测她服过役;从她的言行举止,推测她可能来自大家族。不靠谱的甚至给她重新写了个人设,就连她本人都觉得精彩得瞠目结舌。

有人说看到过她和雷狮海盗团的军师一起逛街,怀疑她是海盗团的情报探子,然后又马上有人甩出一张她被拎着锤的雷狮满街追的照片打脸。

她当笑话看了几则就略过去了,反而是卡米尔发了一条帖子链接过来,看得怪盗睡凤眼微睨,冷笑不止。



匿名发表:

452号参赛者

姓名:特蕾娅(塞莉西娅)

年龄:18

元力技能:不祥

武器:十字剑

排名:最高200

出生地:雷王星

身份:雷王星王牌陆战集团军雷霆符文的前最高指挥官,6年间指挥上百次战役,号称“钢铁玫瑰”,后因叛国罪被捕。



[一米八七卡米尔]:大赛接不到其他星球的网络,论坛只对参赛者开放。你被抓后,雷王星大量删除了你的资料,隐藏了你的信息。参赛者来自宇宙不同的星系,能恰好掌握你具体资料的人,而且这么完整,保守估计不会超过五个。

[温柔端庄特蕾娅]:不是你和殿下,也不是我,更不可能是佩利。

[一米八七卡米尔]:这个时候公开你的真实身份,是想让其他参赛者警惕孤立你。

[温柔端庄特蕾娅]:本届大赛第一个行凶的参赛者,真实身份是杀人不眨眼的军队指挥,噫,我自己都被吓到了。

[一米八七卡米尔]:你觉得会是谁?

[温柔端庄特蕾娅]:鬼狐天冲喽。



终端机前的特蕾娅满不在乎地拆开一包饼干。

鬼狐天冲,鬼天盟的首领,是个深不可测的异装癖(x)。

卡米尔擅长情报收集和分析,凹凸大赛里第一庞大的结社组织鬼天盟,他肯定也有所耳闻。

格瑞一直在寻找亡者之书,曾经在凹凸论坛重金购买线索,而处理这些线索的人是特蕾娅,以此为契机,特蕾娅和鬼狐天冲搭上了线。

鬼天盟对她的态度一直不温不火,直到这次她展现了部分实力,鬼天盟突然热情了起来,鬼狐天冲更是亲自出马,阿谀奉承了一堆好听话,甚至愿意免费为她提供情报。

戏精假装被他捧得飘飘然,吹起了自己的往事,看似无意地说出“我活了十八年”,“我打了六年仗”这些话泄露给了鬼狐天冲。

其实特蕾娅诞生下来就拥有十岁的身体,真实年龄只有八岁,她带兵也不过只有五年,这些都是非常细节的错误,旁人无从猜测也很难证实。

而卡米尔发来的链接里,两个错误信息都出现了,基本就可以确定,背后是鬼狐天冲在操作。



[一米八七卡米尔]:他为什么要针对你?

[温柔端庄特蕾娅]:卡米尔认为呢?

[一米八七卡米尔]:最好的打算,是想让其他人孤立你,他趁机向你示好,让你不得不依赖鬼天盟的情报网,从你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或者让你加入鬼天盟。

[温柔端庄特蕾娅]:那最坏呢?

[一米八七卡米尔]:煽动其他参赛者对付你。不过这种几率很小。这场凹凸大赛里,身份危险的参赛者有很多,很快你就会被忘记。



特蕾娅点点头,卡米尔还是一如既往的可靠。

只是鬼狐天冲的目标不是她,是格瑞,鬼狐天冲这是想降低她获得外界信息可能,一旦她不能提供格瑞所需要的线索,格瑞就不得不转向其他人,这时候,鬼狐天冲就能越过特蕾娅直接与大赛第二接触了。

鬼狐天冲这个人有多不可信,特蕾娅相信格瑞不会看不出来,大赛第二可不是光会打架得来的。

当然,卡米尔分析的也有道理,鬼天盟拉拢她的可能性也存在。

但特蕾娅不打算把想法告诉卡米尔,否则就要给她解释一段有关格瑞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前因后果。



[一米八七卡米尔]:鬼狐天冲这个人,你还在和他接触吗?

[温柔端庄特蕾娅]:嗯,还算是,合作伙伴。

[一米八七卡米尔]:还在合作他就着手对你不利了,我对这个人不放心。



特蕾娅没忍住笑了出来,要说起来是她提防鬼狐,提供假的身份情报在先。

鬼狐这一手对她的声誉有影响,影响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这也暴露了他想对她不利的意图,我暗敌明,所以这一局,还算是她略胜一筹。

她和鬼狐都是心眼比毛孔还多的人。特蕾娅自认聪明虽然不及鬼狐,但是她领兵的时候,让雷王星的殖民地扩大了三分之一,这可不是不用脑子就能做到的。



[一米八七卡米尔]:虽然现在对你的影响不会太大,但是他肯定还有后招,要小心,尤其是你现在身上有伤。

[温柔端庄特蕾娅]:安啦,如果真的到了不能收场的地步,我保证他的鬼天盟,连一块草皮都不会剩下。



另一头,卡米尔藏在围巾下嘴角不易察觉地抿了抿。

鬼狐最讨厌的一定是特蕾娅这种对手,有心机,也愿意和他耍计谋,但是又不按规矩来,一旦发现不占上风就会直接动手,打又打不过,这就很气人。



[温柔端庄特蕾娅]:呀,刚说到鬼狐他就找来了,我处理一下。

[一米八七卡米尔]:保持通讯。

[温柔端庄特蕾娅]:明白。



特蕾娅在寻找亡者之书的石板,除了在死灵地穴获得的那一块,再加上用杀死蕾蒂获得的积分,买下的第二块,现在按照系统的提示,只剩下最后一块石板,就能凑齐亡者之书召唤死神塞缪尔的投影。

有关于死者的问题,最好还是去问掌握死亡的家伙。

鬼狐天冲所提供的,就是第三块石板的信息。

第三块石板还没有被人获得,它在九级狩猎区叹息地穴,叹息地穴的地形非常复杂,信息的提供者也是误打误撞才发现了石板的所在。

这是鬼狐天冲提供给特蕾娅的信息,还提供了信息来源参赛者的ID号码,特蕾娅顺着号码找了过去。



[452号 特蕾娅]:问候您,尊贵的阁下。



终端静默了五秒才有信息传来,就好像终端那头的参赛者,正在慌慌张张地组织语言。

……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



[79号 安迷修]:好久不见,特蕾娅小姐。


特蕾娅差点把勺里的布丁吸进气管。

安迷修,和她只有数面之缘的骑士。

第一次是在她偷了掠食者兄弟的东西,骑士大人曾指正她的行为,奇怪的是,此后她再在娱乐区演出,再也没有产生过盗窃的念头。

第二次是她被雷狮追到休息区的公园,算是靠他解了围。

只是两次特蕾娅都匆匆逃离了他。

那位骑士是光,中正平和,温暖光明,守正辟邪,对她表现了纯粹的善意,尤其是他曾提出守护的宣誓,的确让特蕾娅心旌动摇。

但是,把她放到阳光下剥开,让他看清她内里肮脏糜烂的内在,他又会怎么想呢?

尤其是,鬼狐天冲已经把她的真实身份暴露出去了,那条信息他有没有看到呢?

她不只是个小偷,还是个嗜血成性的侵略者,冥顽不灵的偏执狂,冷血无情的战争机器,最后更是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战友。

想到那位骑士可能会调转剑刃面向自己,冰晶似的眼里闪烁着嫉恶如仇,将自己讨伐,就觉得……

好像什么美丽的东西碎掉了。

特蕾娅颓废地趴在床上,头发挠得乱糟糟的。

不过,罪大恶极的怪物死在正义的骑士剑下,好像也……

不赖吧?

特蕾娅从棉被里抬起头,眼瞳里时明时暗。



[452号 特蕾娅]:好久不见,骑士阁下,可以请您喝杯茶吗?




十五·背叛者和骑士的晚安故事

餐饮区。

纯白发光的精工桌椅,新鲜垂翠的藤蔓植物,银亮轻巧的花瓶餐具,还有氤氲热气的红茶和各色茶点,安迷修误以为被邀请来不是为了交换情报,而是为了参加一位贵族小姐的下午茶会。

然而坐在桌子对面的小姐,气质却实在不像位深居简出的大家闺秀。

特蕾娅身着笔挺的黑色长风衣,鲜亮的排扣,暗色的皮带,发亮的长筒靴,黑发红唇,英姿飒爽,有一股铁与血的气势。

同时带着安迷修不能理解,也说不上来的异样。



“有件事想先向特蕾娅小姐求证。”安迷修双手交叉,以谈判的姿势看着怪盗,微风使他胸前的领结轻轻摇摆,“小姐真的杀死了排名200的蕾蒂吗?”

特蕾娅握着茶杯的关节有些发白,点头:“是。”

安迷修皱眉:“蕾蒂和梅莉两姐妹平时作恶多端,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杀戮永远不是最好的惩罚方式。”

特蕾娅搅动红茶的动作一滞。

——“这世上并不是所有的恶,都能用正义打败的。”

这是初遇时,特蕾娅对安迷修所说的话,难道安迷修把她当成了黑暗中的正义伙伴,非法的执法者之类的了吗?

他觉得自己是因为伸张正义才杀死了蕾蒂?

虽说当时是蕾蒂先动了手,但是特蕾娅在实力碾压的情况下,的确放纵了内心的暴戾,虐杀了她。

按照从前塞莉西娅的性格,只会咧嘴冷笑“我想杀什么人,还需要你过问了”,但是面对安迷修认真到极点,谆谆诱导的样子,特蕾娅忍不住心虚地低头:“对不起,即使是出于自保,我的确也有做错的地方,我会反省,并为蕾蒂阁下祷告的。”

“这样我就放心了,”安迷修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听到特蕾娅的轻笑声,“特蕾娅小姐,我做了可笑的事情吗?”

特蕾娅笑了好一阵才缓过劲:“没、没有,我只是觉得,刚才那些话,不像是骑士阁下自己想出来的。”

看着特蕾娅笑得双颊都泛起彤云,安迷修的语气也窘迫了起来:“这是以前师父的教导。”

“骑士阁下的……师父?”

“是教导我武艺和骑士道的人,我最尊敬的恩师。”

特蕾娅用银匙舀了白砂糖,递到安迷修咖啡杯边,托腮:“能将骑士阁下教导得如此品格高尚,这位前辈一定是位圣人吧。”特蕾娅的笑容里多了丝落寞,“真是羡慕啊……”

如果她能得到正确的引导,也许未必会到现在人间失格的境地。

“小姐过誉——”安迷修忽然神色一紧,目光落在了特蕾娅无意露出的手腕,那里缠着崭新的绷带,安迷修紧张得都有站起来的趋势了,“特蕾娅小姐,你受伤了?”

“哦,这个,请不要担心,”特蕾娅大大方方地脱下手套,露出了比大面积的绷带,“这是在一次公平的交手里,我从对手那里获得的勋章,对于一个战士来说,这是荣耀的象征。”

……虽说被打得浑身没一块好皮。

特蕾娅想起嘉德罗斯的那凌驾天地的身影,生理性地浑身一抖:“……我想我有一阵子,都不会吃长棍面包了。”

这样的解释没有让安迷修表情放松,冰蓝色的眸里异光潋滟:“身为一个战士的同时,您也是一位年轻美丽的小姐,让小姐受到了伤害,是在下的失职。”

特蕾娅被安迷修这种强行揽锅的行为逗笑了,捉起空茶杯,挑着长发,悠然一笑:“那么作为补偿,请帮我倒一杯红茶吧,阁~下。”

午后两点的正暖天光下,沉吟之后,双剑的骑士像是将所有负面情绪抛诸脑后,稳稳拿起玫瑰花藤的陶瓷茶壶,露出温润迷人的笑容:“我的荣幸,特蕾娅小姐。”



叹息地穴。

九星狩猎区叹息地穴,这是一个色彩怪异的地下溶洞群,复杂的地形和高级怪物曾让无数参赛者们望而却步。

在这里,植物的颜色囊括了除绿色外色谱上所有色彩,怪物倒都是泛着尸绿的走尸行僵,流淌着粘稠腐烂的脓液。

“需要休息吗,特蕾娅小姐?”安迷修刚斩杀了一只高级怪,流焱升高到灼热的,扭曲空气的温度,将剑身上尸血蒸发殆尽。

特蕾娅没应,低头看脚尖。

“特蕾娅小姐?”

“啊,抱歉,怎么了?”

“需要休息一下吗?”安迷修重复。

“我没事。”特蕾娅抬头勉强地笑笑。

一路上都是安迷修在负责探路,拆陷阱,打怪,甚至地上有条沟都要回头扶她一把,饶是如此,他还在担心这里怪物的模样会吓到特蕾娅。

——真是个有多耀眼就有多温柔的人。

她明白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是什么,虽早有觉悟,但是没和任何人道别的遗憾,没有隐藏好,从骑士偶尔投来的清冷眼神里,她知道他大概起疑心了。

“特蕾娅小姐,”安迷修的双眼隐藏在细腻棕发的阴影下,认真得好像在准备接受某种使命,“虽然不知道你在寻找什么,但是只要你需要帮助,安迷修愿意永远为你挥动双剑。”

——直觉也和野兽一样敏锐。

特蕾娅歪歪头,思考了一阵,绽开了如常的笑靥:“我现在的确有一个烦恼,骑士阁下请听我讲个故事吧。”



“从前……请不要笑话这个开头,”特蕾娅走在骑士的身后,皮靴踩在突起的岩石上,响声沉闷,“有一家闻名的人偶世家,世代传承制作傀儡的手艺。

“有一天,世家里的少年得到了一个傀儡,这个傀儡做工精巧,惟妙惟肖,将来一定能成为戏台上的主角。”

一旦讲起了故事,特蕾娅似乎又变回了神采飞扬的怪盗,她逐渐走在了安迷修前面,伸手取下落在骑士头顶的一片碎叶:“少年说他想让傀儡成为他最得意的作品,为了能和少年一起成为舞台上的主角,傀儡学会用比瓷器还白的手弹奏钢琴,学会了用僵硬的关节跳舞。”

安迷修猛然将特蕾娅护在身后,凝晶的剑气将岩壁上弹出的箭矢一一折断,待到危险排除,才回过头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很快,傀儡就和少年就成了舞台上最炙手可热的组合,他们获得了掌声喝彩,也招来数不清的嫉妒。”

安迷修加快了几步追上渐渐走在他前面,有意拉开距离的怪盗,随着怪盗讲述的语调越来越虚幻迷离,缠绕他的不安感也越来越强烈。

“直到有一天,少年突然说,他要离开木偶世家,去成为一个游侠,但是这种想法,在世家里是大逆不道的,于是少年和傀儡下定决心,向世家开一个巨大的玩笑。”安迷修发现特蕾娅落脚的地方似乎暗含未知的步法,地表下有股力量在蠕动,他刚想查看,就被怪盗猛然提高的嗓音吸引。

“傀儡烧掉了世家的作坊,包括作坊里完成的,未完成的,报废的,全新的木偶,都变成了灰烬。少年也趁着别人救火的时候,离开了世家。”

“……特蕾娅小姐……”安迷修握紧双剑,担心地说。

“可是傀儡想起了一件事,少年仇恨着木偶,傀儡自己也是一个木偶。”特蕾娅回过头,双眼里的红石蒜花再次开发,“所以傀儡也在火焰里,完成了最后一次舞蹈。”

“特蕾娅小姐!”安迷修终于明白惴惴不安的怪异是什么了,怪盗的高扬却不带温度的笑容,分明是等待死亡的平静。

怪盗长发飘扬,“感谢你陪我到这里,听我说了很多奇怪的话,现在我要去找我的火焰了。”

“特蕾娅小姐,请冷静下来!”安迷修想上前,被特蕾娅伸手拦下,思忖着退回原地,考虑着措辞,“我可以帮你。”

“您已经帮我走到这里了,请您回去吧。”

安迷修将双剑倒插地里,双手平举胸前,缓慢向她靠近:“特蕾娅小姐,不论发生什么,死是很容易的,但是——”



浑浊的紫色在怪盗眼中疯狂滋长,她微笑着向骑士伸手,于是骑士的眼也染上了这混沌的暗色。

元力技能命运纺锤向安迷修共享,他得以看到特蕾娅身上纠缠的命运的丝线。

她浑身都缠满了混乱打结的黑线,好像是疯子信笔涂鸦而成,泛着死光。

她背后的黑暗处伸出无数只沾满鲜血的手,拉扯她的四肢,抚摸她的骨骼,勒紧她的脖子,描绘她的轮廓。

“看到了吗,骑士阁下?”

在血手撕扯下的少女笑容凄惨绝艳。

“这就是我的罪孽。”



埋在地下的字符连连爆炸,威力经过精准计算,并没有波及安迷修,但是炸塌的岩壁,死死隔绝了两人。



“晚安,塞莉西娅。”叛国者如是说道。


——————————

居然又要百粉了,一时兴起写了点小破文能被人喜欢真是太好了。


其实不算加更,只是和晋江同步了

emmmmmm不知道该送点什么福利,看评论区吧。

点文开车就不了吧,上次写辆双人自行车憋了半个星期,现在还欠cp一辆姐弟车

评论(20)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