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14)

十六·伪神与雷王星的凋零之岁

前文传送门

#前方众多高能私设#


数百年前的雷王星并不像如今兵力强盛,闻名星际,甚至一度被外敌入侵,濒临灭国。

雷王星的先王带领义军英勇抵抗,他们的无畏感动了北方寒风中的战神,神降下了她的女儿——黑发紫瞳,手握战旗的神女,用祝祷的符文,带领义军夺回了自由。

自那以后,每一代都会有一位皇子,伴随着战神的女儿诞生,神女是道标,皇子是权杖,共同守护雷王星的独立和尊严。

直到数十年前,雷王星出现了一位暴虐的君王,他热衷于星际战争和拓宽疆土,过于繁重的兵役,和连连失利的战局,一度将王国推向了起义的边缘。

最后,这位君王将与他伴生的神女推到了风口浪尖,称他的丧心病狂都是受她蛊惑,强加莫须有的祸国之罪,施以火刑,并在此后象征性地结束了战争,总算平息了国内的躁动。

只是自此以后,神的女儿再不降临,守护了雷王星数百年的寒风战神迁怒了雷王星的子民。

灰暗而惴惴不安的日子持续了半个世纪,终于在这一年,三皇子雷狮的生日宴会上,沉寂已久的北方祭坛传来了神谕,寒风战神为雷王星送来了最珍贵的祝福。

然而,神将一位强大但偏激的女儿,送给了雷王星最离经叛道的王子,神的惩罚真的结束了吗?

对于那段历史,史官如上写道。



特蕾娅靠着命运丝线的指引,寻找深埋叹息地穴的最后一块石板,距离已经很近了,即使没有安迷修的指引,她也不会迷路。

当三块亡者之书聚齐,死亡与裁决之神塞缪尔的投影就会降临。

这是她期待已久的祭奠与审判。

即将走上绞架,她开始梳理自己的人生。

然后她可悲地发现,她的人生只有两部分,和雷狮一起的,与雷狮相关的。



她从北方祭坛的极光与冰雪中睁开眼,就已经有着和八九岁的身躯。

她被盛装打扮送入王廷,在一场衣香鬓影,满座喧嚣的盛宴中,穿过沐猴而冠,雍容华贵的人群,看到了高台上狂妄难驯的三皇子。

“这是神明送给您的礼物。”有人举杯祝词。

“礼物?”居高临下的皇子傲然地笑,“我可不喜欢华而不实的东西。”

雷狮总被宫廷诗人形容,眼里有一整个星系的璀璨星辰,但她只在那双戏谑的眼里,看到了黑洞。

吞噬她所有的注意力,从此沉迷不醒。



特蕾娅到达了藏匿最后一块石板的石室,将她收集的前两块石板取出,按照顺序拼组成一组小诗。

“将美丽的安息献给死者,不论他在何处长眠,将平静送给良善之人,高洁使其神圣坚贞,”特蕾娅抚摸最后一块石板上的文字,轻声念出,“将冰冷送给丑恶之辈,贪欲令他痛苦迷茫。”

命运的线在此连接,扭曲的线得到梳理,断裂的线重新拼接。

死亡阴森冰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空间。



雷王星的神女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朋友,没有老师,她生来就是为了辅佐雷狮,为雷王星的繁荣,高举战旗。

寒风战神赐予她强大的神力,应对战争的本能,也给了她可笑的执着。

她是一颗悬空的菟丝子,伸来一根树枝,她就不顾一切地紧紧纠缠。

他是她存在的意义,是她与世界联结的理由,甚至于她的名字,也是他信手摘下装饰王座的玫瑰,扔到她脚边后,赐予的。

塞莉西娅,意为深海的珍珠。

她记住了他那句“不喜欢华而不实”,用百倍的努力锤炼着自己。

她成为有记载以来最骁勇善战的神女,她君临了陆地最强的集团军,成为战场上的死亡符号,将雷王星的殖民旗插遍了星系,她带领兵潮,漫灌每一寸还留存抵抗的土地。

敌人送给她很多名字,黄昏的巫女,人形绞肉机,恶魔之戟。

塞莉西娅足够强大了吗?

满足您的期待了吗?



在浓重的阴冷中,特蕾娅站起身,触目可及的黑暗里,有无数个重合在一起的声音低语。

“长官……”

“塞莉西娅大人……”

听到熟悉的呼唤,眼泪顺着挑起的嘴角流淌下来。

“是我,我来偿命了。”



塞莉西娅是什么时候开始疯癫的呢?

是在发现雷狮计划逃出雷王星,当宇宙海盗的时候吧。

既然他想要当海盗,那么她也得跟在身边吧,准备接受一个全新的人生会有点儿辛苦,不过她学过很多辛苦的东西,礼仪、交际、谈判、谋略,也都撑下来了。

但是海盗啊……总觉得好像立了个瞎眼断腿的flag,或许当个怪盗也不错啊,听起来也蛮帅的。

然后她发现,雷狮的计划里没有她。

他带上了卡米尔,甚至带上了从斗兽场带回来的孤儿佩利,这个计划里却没有她的名字。

诶?

她呆滞了两分钟,这两分钟她都能感到灵魂脱离身体神游天外。

疆土,君权,权势,她一直奉献上的东西,他都不曾想要,她越是善战,他夺储的声望越高,压向他的王冠就越沉重。

他追求自由,而自己是束缚他的枷锁里,嵌入骨骼的一环。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被连根拔起了。



“投石问路于亡者,必献薪飨。”虚空中死神塞缪尔威严空灵的声音响起,“愚妄之徒供奉何物?”

特蕾娅解开手上的绷带,尚未结痂的伤口撕裂,流淌出粘稠的红色:“血与灵魂。”

“所求何为?”

“一场审判。”

“何人受审?”

四周搅动起了更多浓郁的,比黑暗还要深沉的雾气。

“塞莉西娅。”怪盗在身前平举双手,等待着应得的镣铐加身。

“审判开始。”



在那以后,塞莉西娅陷入了难以自持的偏执与疯狂。

她是他的塞莉西娅,她的使命就是为雷狮奉上一切。就算他从始至终不曾将她当做同路人。

只要他想要,只要她能给。

只要他想要,她就无所不能。

塞莉西娅最后一次出征,是一个阿尔法级文明的星球,科技落后了己方整整一个时代,但是雷霆符文在这里遭遇了最顽强的抵抗。

攻占城市,中断通信,搜捕反抗军,这都没能使这个星球的人臣服。

就好像,数百年前,在外敌面前不屈不挠的雷王星先祖一样。

战事焦灼,雷狮被派来督战,在远离王廷的陌生星球,掌握大半兵权的塞莉西娅对雷狮说:“殿下,是时候了。”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抓住自由的机会了。

次日,有一队反抗军意外地“袭击”了雷霆符文的指挥部,“俘虏”了最高指挥塞莉西娅。

在雷狮的授意下,塞莉西娅带着军队部署的情报,见到了反抗军的首领,告诉了他们完整的反击战略,反抗军反攻制造的混乱,应该足够让雷狮逃离星球了。

可惜,现在的雷王星太子当时的大皇子居然将手伸进了她的军部,从蛛丝马迹里察觉到了异常,加强了对雷狮的看管,这种情况下,恐怕雷狮逃不了太远。

“塞莉,行动取消,保护好自己。”

塞莉西娅身在反抗军军部的时候,收到了雷狮这样的命令。

“继续计划,我来拆招。”

“塞莉,别做傻事!”

强制挂断。

大皇子是个一旦发现端倪就会紧咬不放的人,不能在他行动之前抓住机遇,那么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她整理了着装,再次面见反抗军的领袖:“你想知道,雷霆符文战无不胜的秘密吗?”



她就是秘密。

她的符文本质其实是强化,一切概念上的武器,冷兵器、枪炮、飞船、生化武器,全部都是可被强化的目标,当一枚用酒精和碎布制成的简易燃烧弹,都具有尖端火炮的威力时,那么胜利的天平会向谁倾斜呢?

当雷王星战无不胜的倚仗,帮助了反抗军呢?

塞莉西娅降临的第六年,第一次行使自己真正的使命,带领为星球独立不惧牺牲的人们,反抗压迫。

战火烧得雷王星的部队猝不及防,尚且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就已经连续失去了数个战略要地。

为了挽回战局,失去了军魂的雷霆符文投入战场。

她“被俘”后,大皇子特意召见了掌握了她的副官。

——“你们的指挥官,靠你们自己救回来吧。”他如是命令。

她的士兵坚信着她是被敌人威胁,不敢使用杀伤性巨大的武器,不断组织敢死队试图将她救回。那场战役从清晨持续到黄昏,直到雷霆符文三分之二的兵力被消灭,大皇子才姗姗上报塞莉西娅叛国的消息,抓捕的部队倾巢而出。

那毫无征兆的一役里,雷王星的两位皇子借机出逃,由于人手短缺战事紧急未能抓回,雷霆符文不成建制,剩余部队和大量尖端武装,被编入大皇子的私人武装,塞莉西娅被捕,送往王都受审。



最后一次见副官和雷霆符文的棒小伙们,是两年前了。

那些她大部分都能叫得上名字,逐一拔擢上来的士兵军官,全都折殁在她带领的反抗军手里了。最勇敢的那几个,更是顶着枪林弹雨,潜伏到了后方想救她回去,然后被他们杀失心了的长官击毙。

塞莉西娅笃定着会被判处死刑,疯狂地做了许多没有明天的事。

可是她被捉后却没有被送上军事法庭,反而被关进了一个没有光线,没有声音的囚室,特制的锁链锁住她的身体也锁住她的力量。

漫长的黑与寂静,她已经丧失了对时间的概念,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乎只苟延残喘了一天,直到语言和思考的能力都逐渐迟钝,僵化和腐烂在身体里生根发芽。

那一天囚室的大门忽然打开,已经成为太子的大皇子踱着步,语气像是在品味一杯糟糕的红酒:“你做了件愚蠢的事,塞莉西娅。”

忽然的强光,照得她眼里流出生理性的泪水。

“不过你也做过很多更愚蠢的事,比如说选择追随我那个胡来的弟弟。”

她呆滞地看着他,花了些时间才理解他的意思。

“但是我决定和你打个赌,”太子勾起她尖瘦的下巴,被光遗弃的人皮肤却白得刺目,“赌你赢得凹凸大赛,让创世神赦免你的罪行,然后以全新的姿态,成为我最忠实的仆人,赌注就是你的命,怎么样?”

这句话太长了,塞莉西娅生锈的脑袋解析着,又好像预感到了什么突突地疼。

“怎么,觉得赌注不够大?那我把送你去凹凸大赛的消息放出去了,你说我那个当了海盗的弟弟,会不会来自投罗网呢?”

塞莉西娅眼前出现了大皇子的重影,虽然还不明白他的沾沾自喜什么,但是那表情好像在笑话断腿的虫豸。

遵从着本能的尊严,嘶哑地挤出三个字:“……你……做梦。”

“你以为你还有别的选择?”上位者碾着她的下颌,中指上的宝石指环死死地抵着喉咙,“你有一句话说的倒不错,我那个弟弟的品味的确不怎么样,等你再回到雷王星的时候,我会送你一个更有趣的名字。”



迟到了两年的审判开庭,法官是萨缪尔的投影,陪审是曾死在塞莉西娅手中的亡魂。

“欲望卓越,迷恋于己,谓之傲慢。”

黑雾凝固成的锁链从虚空中投射而来,锁住了特蕾娅的左手与左肩。

“随心强欲,施人暴行,谓之暴怒。”

好像被滑腻的蛇盘绕,右半边身体也在寒冷中渐渐失去力量。

“胆怯懦弱,逃避职责,谓之懒惰。”

这一次被困住的是双腿,冰寒入骨,她不由自主地跪了下来。

“你可认罪?”

诸天的亡魂都用红光闪烁的眼看着她,好像夜幕升起了血色的星辰。



“我不认。”孤高的钢铁玫瑰抬起头,像是嘲弄这庄严法庭,又像是在颂念高贵的格言,如愿以偿地笑了。




————————


本来应该虐两章的,后来想了想压缩成了一章,嗯,我是亲妈。

女主不会有事可以放心,毕竟安哥跟在后面的呀。

后方有大量巨型甜饼,糖尿病注意准备胰岛素。

评论(17)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