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乙女]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16)

十九·戏精与骑士的新生晨曦

前文传送门

安迷修再醒来,看到的是陌生的白色天花板。蓬松的被子包裹住失血过多的身体,松软的枕头有薰衣草的香气。

安迷修试着坐起。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休息公寓,纯白的主色调,墙壁上有着风格独特的装饰画,房间的四角都有生机勃勃的植物,床头有垂下的绿丝萝幕帘。

房间的主人正在敞开的窗边,黑色的长发被微风吹得稍显凌乱,长发被紫色蝴蝶发卡扎成一束,垂在胸前,她正抱着一束白玫瑰,专心地插花,快完成的花篮里流出层层叠叠的花的瀑布。

特蕾娅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裙,纱制的半透明披肩下,隐藏着线条利落的锁骨,修身的衣服将本就偏瘦的她衬得更亭亭玉立,她赤着脚在羊毛地毯上行走,安迷修发现她不穿高跟鞋的时候,其实也有可爱小巧的味道。

眼前的少女和花瀑都温婉无暇,短暂的失神后,安迷修手速惊人地用被子挡住上身。

窗边传来特蕾娅没有恶意的笑声。

安迷修的衬衫不知所踪,但是环绕着他身体的绷带似乎比衬衫更严实,发现这事实后,安迷修放弃了遮挡。

特蕾娅笑得和怀里的白玫瑰一样明艳纯粹:“早安,骑士阁下。”



“早、早安,特蕾娅小姐……”安迷修吞吞吐吐地回应问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位小姐的闺房里,而且这位小姐镇定自若地插着花,美丽得像一簇水莲,用清甜的声音问早安,安迷修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话本里才可能出现的剧情,“已经早上了吗?”

特蕾娅夹起一朵白玫瑰,嗅着芳香,幽幽地说道:“您昏睡了一晚。”

受了那种程度的伤还能在第二天就醒过来,也是相当可怕了。

之后是沉默。

白玫瑰在特蕾娅鼻端来回摆动,怪盗偶尔看向安迷修,一旦视线对接就会立即躲开,脸颊上有隐约的绯色,不知是因为阳光明媚还是涂了腮红。

安迷修迟疑了很久,才率先开口打破尴尬:“特蕾娅小姐,我有个问题——”

特蕾娅深吸一口气,将白玫瑰信手放进花篮,表情黯淡,仿佛在说“该来的终会来”:“我知道,我会告诉你,我所有的故事。”



“我生来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不分五谷不识人情,没有自我,没有人格,被高高地奉在顶峰,只有那位殿下是我唯一的寄托。”

特蕾娅从果盘里拿出两颗洗净的红色浆果,一颗扔给安迷修,一颗放手里捻着。

“因为地位特殊力量强大,与我接触的人,都为了讨好那位殿下,迁就我所有无理要求。没有人教我什么是尊重,什么是正确,什么是……人。”

浆果在近乎透明的指尖旋转,她端详了一阵,一口咬下。

“昨晚,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我,被您救了,您是我的英雄。”果汁从嘴角溢出,蜿蜒如血迹,特蕾娅轻轻擦去,冲安迷修露出温润的微笑,话锋一转,“——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对不起,冷静下来之后发现,真的没那么简单啊。”

听到这话,安迷修觉得浑身的伤口又开始作痛了:“为什么?”

“因为——”

——凹凸大赛只有一个胜利者。因为她没有实现心愿的权力。因为就算她胜利了,也只会被送回雷王星,循环往复地制造战争,还是为一个她憎恨的人。

但是这些话,她不打算告诉安迷修。

“因为……我仍然拆不开自己的心结,但是从今往后,我不会随意放弃这条被骑士阁下拯救的生命,我会作为一个战士,堂堂正正地战斗到最后一刻。”特蕾娅坐到床边,摘下手套,露出布满薄茧和伤口的手,“在我倒下之前,您可以引导我吗?安迷修阁下。”

安迷修清了清嗓,缠着绷带的手握紧,刚想开口,唇就被柔软清凉的手指轻轻盖住。

特蕾娅的语气轻柔得像梦呓呢喃:“我最后确认一下,您愿意引导一个曾经沾满鲜血,执意不知悔改,傲慢不通人情的家伙,成为和您一样善良高尚的人吗?”



多年以后,塞莉西娅仍然记得,像一线天光照亮峡谷深处,细密的棕发在清风里微微晃动,脸上虽有伤痕但仍比恒星还耀眼的骑士,郑重地许下了他的诺言。

“在下义不容辞。”

“如果我哪天再次崩溃疯狂失去控制,或者不得不与您为敌,我仍然会对您怀有善意,请您尊重一位战士,全力以赴地讨伐我。”

“……我会尽我所能,不让这种事发生,但是请放心——”骑士握拳的手放在心口,仿若献上心脏的仪式,“您的骑士安迷修,赌上这把剑的荣耀,会守护您到最后一刻。”



“其实,”前一秒还在郑重起誓的安迷修,后一秒支支吾吾地问道,“我刚才想问的是,特蕾娅小姐,你的脸……没事吧?”

他清楚的记得,塞缪尔被斩杀前,试图躲进特蕾娅的身体里,安迷修刺中它的同时,不小心划过了她的脸颊。

“如果留疤的话,我就罪大恶极了。”

特蕾娅愣了愣,徘徊的眼泪也随着失笑落了下来。

安迷修手足无措:“我做得不妥当吗?”

特蕾娅笑够了,才拖着软腻尾音摇摇头,将巨大的蝴蝶发卡取下,露出脸上细长的伤痕:“不会留疤的。我笑的是,骑士阁下如果您不是不解风情,就完美了。”

安迷修好像深受打击:“不、不解风情?”

“嗯哼~比起关心那个,这种氛围之下,您更应该——”

安迷修怀里一紧,少女投入怀抱,压到了他的伤口,纱布下传来温暖真实的感觉,震惊隔绝了他对疼痛的感知。

“——这样才对。”少女在他肩上低语,湿暖的气流在颈边流窜,特蕾娅观察着骑士的反应,露出恶作剧似的微笑。

“特特特蕾娅小姐?!”骑士语无伦次惊慌失措的模样可不多见。

“……塞莉西娅,”少女斟酌过后,将自己的真名交付出去,“请叫我塞莉西娅,意思是深海珍珠。”

从此塞莉西娅不仅仅为那位殿下而存在,还为寻找未完整的人格,在筋疲力尽倒下之前,被无畏的骑士守护着。

少女小心地隐藏起心事,将满腹少女情窦尽藏在一笑里。



此刻的安迷修内心正在煎熬。

他正被一位小姐抱着。

总是莫名其妙被评价为恶心帅的他被一个美丽迷人的小姐抱着。

秉承骑士道总遭人嘲笑的他被一个称他“骑士阁下”,礼仪得体上流出身的小姐抱着。

从礼貌的角度来说,在搭救了对方,并为此掉了一层皮后,接受她充满谢意的拥抱并没有问题,应该尊敬轻柔地回抱她,然后微笑点头。

但是想到要用双手去触碰她瘦削的肩膀,透过柔顺的纱制披肩,抚摸她亭立的肩骨,安迷修就萌生出一种罪恶感。

——……这太快了。

——应该先从友好的交流开始,了解彼此的性格和喜好,等感情发展到分开三分钟就开始想念的程度,再由我提出交往的请求……不,按照特蕾娅小姐的性格,应该是会率先表达喜欢的坦率个性吧,那时先假装考虑一下,观察她羞怯忐忑的可爱表情,再坚定地给予答复,考虑的时间不要拖得太长,会让小姐紧张。这之后就可以一起去咖啡馆和电影院,起风的时候,在给她系上围巾或者披上外套后,尝试一下牵手,然后才轮到拥抱和——

——等等!安迷修你在想什么!这个拥抱只是想表达谢意啊!



“叮咚——”

“啊,有人敲门,”特蕾娅起身,“可能是我昨天订的断货药品送来了吧。”

安迷修才从天人交战的状态中缓过来,大口喘气,好像刚经历了一场旗鼓相当的战斗。

——不管怎么样,感谢这位敲门的人。



这大概是安迷修,一生仅有一次对海盗团的军师抱以感激。


——————

一个不负责任的安哥小番外

#不解风情的骑士大人#

某天,特蕾娅对安迷修说起那段少女心事,安迷修露出了“原来我做了这么了不起的事吗”的表情。

特蕾娅端红茶的手一顿:“其实您没弄清楚当时的情况?”

安迷修摸着后脑:“……我当时……只以为塞莉小姐打不过那只隐藏怪而已。”

安迷修发现特蕾娅气场变了,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满面春风,站起身,微笑着高扬了右手:“安迷修阁下,请咬紧牙关。”

安迷修:“为什么?”

“因为,这样就不会咬到舌头啊。”特蕾娅挑起嘴角,右手化成手刀,一记力劈华山砍在安迷修的头顶正中,“把我的少女心还回来啊你这个笨蛋骑士!”


——————

目前攻略度:

雷狮:已攻略【梦幻开局】

安迷修:90%【离攻略差个番外】

卡米尔:80%【好感度上限99%,不可完全攻略】

格瑞:20%

银爵:5%

金/紫堂【可能黑化?】/安莉洁/呆毛姐弟:0%【未出场】

嘉德罗斯:-100%【mmp,这个嘉嘉能不能好了】


评论(21)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