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乙女向]长嫂如母(雷狮x你,海盗团亲情向,现代paro)

现代,纯糖

时间线:大学恋人→婚后

高冷学长雷x学霸学妹你

恋人未满,水到渠成

海盗团亲情向

OOC严重


【1】

“雷狮老大,我来拿——”帕洛斯转着串有你家钥匙的钥匙圈,直接推门而入。

雷狮穿着紧身T恤和牛仔裤,端着杯蜂蜜水在电脑前敲键盘——在你的严格管制下,他终于改掉了晨起就喝酒的习惯——头也不转地“嗯”了声。

你则在努力将松露巧克力、马卡龙、夹心饼干等等零食塞进纸箱里,这些零食都有同一个特点,卡米尔喜欢的。

帕洛斯抱着双臂,好笑地看着忙碌地你:“老大,大嫂在做什么?”

雷狮扭头:“她昨晚做了个噩梦,梦到卡米尔每天都只能吃炸鱼薯条。今天起床就想给卡米尔寄甜食。”

“卡米尔才去英国留学两个月,已经寄了四回东西了,邮费已经和这些零食差不多贵了吧。”

雷狮点点头,语气很是无所谓:“随她折腾。”

他知道你是个闲不下来的家伙,恋爱两年结婚两年,没一天消停。

帕洛斯从你手边快速抓起一包手工糖,你带着愠色想拍开他捣乱的手,没成功,帕洛斯坏笑着捻了一颗糖当着你的面吃掉,转身拿走桌上的文件,临走前还恶劣地冲你眨了眨眼。

不一会儿你已经把满满一箱零食打包好,给快递公司打电话。

昨天你梦到卡米尔一天三餐都是炸鱼薯条,晚餐甚至出现了黑暗料理界的百人斩仰望星空,吓得直接从梦里惊醒,凌晨两点开始翻卡米尔的朋友圈。



卡米尔是个乖巧的弟弟,乖巧得过了头,和你这个大嫂聊起生活近况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让你想关心他都觉得入地无门。

自从卡米尔去了爱丁堡留学,他偶尔更新的朋友圈就成为你了解他生活状态为数不多的途径。


卡米尔(10月14日):今天和新认识的朋友去夜跑了。[假装有一张面无表情比剪刀手的卡米尔和外国友人的合影]


卡米尔(11月1日):从图书馆回宿舍,偶遇凌晨三点的爱丁堡。[假装有一张拍的很好的夜景]


卡米尔(11月11日):室友邀请我去单身派对,我还是想留在寝室学习。[假装有一张摊开的辅导书的照片]


你难受极了。

卡米尔孤身羁旅国外,在陌生的环境里重新交朋友,学习学到凌晨。

你看了一眼身旁睡得死沉的他哥,更心疼异国他乡的卡米尔了。

脑门一热,一早起来就买了一堆他爱的零食打算寄过去。



此刻的雷狮正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了几下,翻出了卡米尔在社交平台上的小号。

这个你不知道但雷狮知道的小号,朋友圈基本一天一更新,内容完全无关健身、学习,晒出来的图涵盖旅游、航模、摄影、美食,账号的主人不像你印象里好学勤勉、足不出户的卡米尔,倒像个迷失在被资本主义的烟雾弹里的年轻人。

雷狮看了眼正在填快递单的你,似笑非笑地轻声说:“……瞎操心。”



【2】

你是在大二认识的雷狮。

你只知道雷狮是软件开发专业的学长,正打算参加创业比赛,团队里缺个文能吹万字,武能画修剪的美工。你就是因此,才被校报的前辈安迷修介绍给他的。

安迷修还特意嘱咐你,雷狮这人比较强势,但是没有恶意,如果雷狮欺负你,他给你出头。



加上QQ之后,他就让你感受到了,安迷修不是白担心。

一句招呼也不打,甩一个文件过来要求你美化,言简意赅但地提了几个要求。


雷狮:给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你打开乱七八糟的软件,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把成品发给他,忐忑地捏着手机等他回复,鬼使神差地等了一个小时,你才自嘲地笑笑。

他说不定早睡了。

第二天睡过头起来,发现他只是不褒不贬地发了句“有点儿意思”。



自此以后,雷狮就经常发类似的东西给你,你们的对话基本可以分为两类。


雷狮:这个软件会用吗?

你:会。

雷狮:做个这个。

你:好。


或者是——


雷狮:这个软件会用吗?

你:……不会。

雷狮:学,学完做个这个。

你:……哦。


半年后,校报总编安迷修震惊地发现,你从一个有潜力的学妹,变成了排版摄影后期样样精通,鬼畜建模调音伸手就来的编辑部大佬。

其中一半都是雷狮的鞭策。

后来,雷狮给你交代的任务,范围和内容也越来越奇怪,直到有一天你帮他写完一篇3000字的选修课期末论文,才猛然想起:我为什么要免费给一个还没见过面的人当苦力?

你清醒过来,愤怒地敲开他的小窗。


你:雷狮。


连学长的称呼都没带。


雷狮:什么?

你:那个!

你:……学长你那门东方文学史的论文我写好了,是发给你还是直接发给老师?

雷狮:xxxxxx@xx.com,老师邮箱。

你:好的……


你扶额,对自己比了个中指。

fu————ck。



【3】

大二末,校报总编安迷修准备考研,退位前,召集校报的后辈们聚了个餐。

校报的成员你不全都报的上名单也至少见过一面寒暄二句,但从来没见过坐在安迷修旁边的学长,黑色短发,白色头巾,全程没动过筷子,只是端着酒杯,懒散地环视周遭的人。

他很好看,你以为安迷修学长已经是校内颜值的天花板,这个男人竟然不遑多让。

安迷修是清新灵气的绿,他则是沉静魅惑的紫。

你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视线对上了,他唇角微微一挑,你礼貌地冲他笑笑,转头假装和学姐说话。

晚餐结束,安迷修帮你应付争相送你回家的同级,把你拉到那个带头巾的学长身边:“学妹就拜托你送回去了,正好顺路。”

他露出了与方才如出一辙的笑容,声音也是和相貌完全相配的低音炮:“可以啊。”


顺路个头。你很后来才知道这件事。


你就跟在这个学长的身后,看着他垂到腰际的头巾在风里画出各种形状。

他不说话,你也不说话。他高大的影子完全覆盖了你,也挡住了微凉的夜风。


他忽然在街边的饮料贩卖机边停下,买了一罐啤酒,扔给你一罐苹果汁。

“谢谢学长。”你奇怪他怎么知道你的口味。

他侧身对着你,深紫的眼珠缓慢地转过来,让你有慢镜头的错觉:“还叫学长?”

“诶?”你歪头,“那……怎么称呼?”

他错愕了一瞬,失笑:“不认识我?”

——这种理所当然,这锅非我莫属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他掏出手机,屏幕光照亮了他棱角分明的脸。

你的手机震动了。


雷狮:叫老大。


吔???



【4】

其实你早该猜到的。

和安迷修的关系,三言两字但又不容他人置喙的说话方式,和这自来熟的态度。

只是你透过社交软件所了解的雷狮,只有“创业中”,“软件开发专业”,“学长”三个标签而已。

他在你的脑中的想象图,是个不苟言笑,矮胖宅气,未老先衰,霸王防脱忠实用户的老干部。实在没法和眼前的雷狮联系在一起。

雷狮就像从表演专业或者艺术学院掉进软件开发专业里的天使,专为拉高程序员颜值水平而去的一股清流。

他偏好比利时产的福佳白啤酒,走路总是带着相当有逼格的final头戴式耳机,听北欧的重金属乐,有钟情的服装品牌,对光学仪器比你这个半路出家的摄影师还要有见解。

在你知道,他是个不想继承家族产业,和堂弟一起搬出来创业的公子哥儿后,就一点也不奇怪。

他很好看,生活过得很精致,很有才华,身边有许多优秀的同性,这全都让你觉得他很咖喱给给。



【5】

后来你在不知不觉的情况被他拉进了他的团队,才知道什么叫上了贼船。

他交给你的差事,从平面设计到期末论文,再到周末去他的租屋帮他做饭,收拾堆成一摞的外卖盒子。

再后来,你要操心的事就更多了。

卡米尔学雅思,你用考了三次才压线过六级的英语水平帮他练口语。

团队里的问题少年帕洛斯总想搞分裂闹单飞,少不得被雷狮泰拳警告,你就得负责喂他鞭子后面的糖。

佩利打架也是你去局子里把大金毛拎回来,给受害者赔礼道歉。

就连难得放松,和他们四个开黑打把游戏,你都是保姆附体。

你曾是挑二溜三的骚话流犀利输出,被迫玩成了个尖叫流相声辅助,奶奶追孙子喂饭似的一带四。

“佩利你别莽我给你加个buff再——你把头伸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帕洛斯别在野区晃了回来打团啦!……雷狮?老大?爸爸你别笑了,你被gank了走位啊!……带不动带不动,卡米尔我们跳车吧,这车上只有我们两个正常人了——我刚夸完你怎么就送了,年轻人这么经不起表扬???”



【6】

大四那年,公司慢慢步上正轨,雷狮叫你去看新租的写字楼。

你悲愤地拎包出门,心想你已经到了连室内装修设计师都能顶上的地步了吗?

当你推门而入,发现办公室早就装修完成,雷狮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左手拎着瓶福佳,右手舒适地展开在椅背上,一副大佬的坐姿。

“过来。”他说。

你坐到他身边,想着他到底有什么交代。

在你反应不及的时候,他已经在你唇上留下了他的体温和白啤酒的小麦气味。

你知道他为什么偏爱这个牌子了,酒精里有淡淡的花果香。

“诶……?”

他不满意于你无动于衷的呆萌样子:“不明白吗?”

明白啊。你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深夜单独叫你出去陪他撸串,生日和圣诞收到的不知名者寄来的、和他的眼瞳一样美丽的深色花束,卡米尔时不时似是而非地提点他的过去,还有故意留给你的、未免有些越距的内务。

只是你内心还留着最后一点疑惑。

“……啊,我以为老大,你可能是,gay来着?”

他生气了。

被他直接按在沙发上后,你确定了这件事。

“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


【7】

婚后的第二年,那些你一路照顾过来的孩子,都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卡米尔已经带着录取通知书和你八百张4K纸也印不下的嘱咐去留学了。

帕洛斯和佩利也老实持重得多,已经渐渐能独当一面,被雷狮支出去管理分公司,很少像从前一样,一三五、二四六轮流过来蹭饭。

雷狮身边也渐渐有了更专业,更有才华的年轻人,已经渐渐不需要你上到海报,下到宣传片都亲自操刀。


“老大,能不能批准我养条狗?”送走快递员,你抱着仓鼠抱枕,走到电脑前的雷狮身边,问道。

“嗯?”他停下打代码的手,“怎么突然?”

“嗯……稍微——有点儿寂寞。”

你的目光落在电脑旁的相片上,那张大三时的合影,照片里有比雷狮还小那么一岁的你,不靠谱不管事的老大雷狮,和你费心费力带大的佩利卡米尔帕洛斯。

你体会到了秋季的树,目送在自己枝杈上长大的候鸟飞去远方的自豪和落寞。

雷狮的目光在照片上短暂停留之后,轻声一笑,直接把你横抱起扔在床上,不由分说地钳住你的双手,按住你的双腿,好像扑猎到羚羊的大型猫科动物。

“倒是可以养比狗更有趣的小家伙。”























【8】

别看了,没有车。


评论(51)

热度(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