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乙女]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18)

二十一·戏精与海盗的无梦之梦

前文传送门

#听说你们都在买安股

#所以我打算嫖雷总【x不是】


腥红的热核射线堪堪擦过羚角号的右侧副引擎,光芒微弱的防护罩挡住了来自正面的能量束。

驾驶室因羚角号的震荡剧烈抖动,帕洛斯和卡米尔有座位和安全带的保护,受到的影响相对不大,而直立的雷狮就得撑着船舵,才不至于像佩利那样从过道的一头滚到另一头去。

仅仅可视距离内,已经能数出七八艘星云母鲸级死神战船,这应该是雷王星引以为傲的第八代宇航器,从探测器上看,羚角号正被更多的战船包围。

屏幕疯狂闪动红光,照亮了帕洛斯焦急的脸:“老大,防护罩的能量只剩下20%了。”

卡米尔放出诱导弹击落了一轮追踪飞行器,冷静地汇报火力系统的状态:“右侧两门副炮受损,主炮能量还有13%。”

雷狮目光紧锁前方,在死神战船群外,一艘囚船悬停,气定神闲地旁观,囚船的外漆都刷成了嘲讽明亮的颜色。

雷狮目光凌厉:“继续进攻!”

高昂的音调并没能激励冰冷的机器和消极的船员,在死神号的包围撕扯下,被狼群围攻的狮子越来越难以招架。

新一轮的热核射线击穿左侧的防护甲,卡米尔抱头伏在控制台上,等震动过去,扭头:“大哥,撤退吧。”

帕洛斯赶紧附和:“是啊老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雷狮微压下巴,看上去像是大型猫科动物进攻或者发怒的预兆。

他雷狮想要的,强取豪夺不择手段也要抢到手,更容不得有人从他眼皮底下夺走了他的东西。

这是第二次他试图取回自己的所属物,但是……

雷狮从地上拎起了佩利:“准备大羚角跳。”

——该死!

又失败了。



死神战船与羚角号残骸共同消失成一团白光。

雷狮从梦中脱离,日光灯的光芒与梦境里湮灭的光芒对接。

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雷狮手捂着右眼,驱赶强光带来的酸胀,如果有旁人在,或许会惊讶传奇海盗也会露出这样不适颓废的表情。

四周渐渐清晰的声音将真实感带回,佩利已经睡得四仰八叉,帕洛斯则坐在佩利的背上,轻松写意地玩着游戏,不时有卡通的游戏音效。

正在整理资料的卡米尔发现,雷狮忽然起身开门出去了:“大哥?”

“不用跟来。”



雷狮沿路灯明亮的轨迹,走向熟悉的酒吧。

凹凸星球的月色乏善可陈,甚至不如午夜时分娱乐区的霓虹灯。

他很久没有做梦了,可能是因为嗜酒,喝完倒头就睡,或者是海盗生涯惊险,不喝酒就只会浅眠的缘故。

难得做一次梦,也没梦到好事。



雷狮曾经养过一只小豹子,据说是神送给他的。

在他某年的生日宴里,穿着圣洁的礼服,在神官的引领下,从红地毯上亦步亦趋地上前,弱小,纯洁,懵懂,迷茫。

他不喜欢这件礼物,弱者没资格追随他。

偶然他心血来潮,给了她一个目标,没多久她拿到了超越目标数倍的成果。

只要给一个背影,就会努力地成长起来,快步追逐他的家伙。

不论他去哪儿一定会紧紧跟上来,怎么也甩不掉的家伙。

——至少有期待的价值了,但是还不够有趣。

她明明有着毁灭性的力量,却畏畏缩缩得像颗含羞草,不戳不动,一戳就蜷缩起来。

她总是抱着比她高出许多的旌旗,坐在能够一眼看到他的角落里,安静睡觉,只有他偶尔看她时,才会露出白痴的笑容。

于是他开始教她一些东西,比如说怎么在宴会上驳贵族们的面子,比如说带她去地下斗兽场,比如说纵容她在办公室里养野兽,比如说……

终于,曾经在宫宴上被大皇子骚扰也不自知的家伙,后来已经能自如地嘲讽各个贴上来的爱慕者了:

“不要送我无病呻吟的诗歌,它们和你一样无趣。”

“抱歉周六没有时间,周日也是,在你订婚之前我都会没有时间。”

“和我跳舞?吻我的脚印,我可以考虑一下再拒绝你。”

然后推开难堪的二世祖和贵公子,捂着耳朵凑到雷狮身边吐舌头:“他们好烦。”

这时假装在和人谈话,其实一句没听漏的雷狮就会温吞吞地呡口酒:“不错嘛。”

“诶?”

“呵,没什么。”



野性难驯的小豹子,浑身倒刺的钢铁玫瑰,有时雷狮碰上她,也不免啃一嘴血。

他亲手教出来塞莉西娅,只要注视他就好,只要听他话就好,只要跟着他就好。

可惜两年前,她没遵从他的命令。

她撕裂了利爪,折断了尖牙,为他扯开了铁笼。

雷狮知道自由的代价是很昂贵的,但是从来不曾想过用她作为交换。



海盗头子悠游在娱乐区的街道。

他个头很高,时常需要低着头和人交流,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习惯,光线总照不到刘海阴影下的双眼,难免让人觉得冷酷。

街道上凡是认出他的人,无不惊恐地让开了路。从周围窃窃私语里,他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雷狮笑着轻哼。

要说这情况,塞莉西娅占份功劳。她在本场大赛里首先杀死参赛者,他心喜她血性未减,也很喜欢杀人夺分这条规则,短短两周,雷狮海盗团已经靠狩猎参赛者,拿到了三个前十的排名。

声名狼藉又如何?

别人的敬畏和恐惧,是对他最高的评价。



雷狮已经忘记什么时候,为什么他的控制欲这么强烈了。他只记得他想要的东西,从来都会牢牢抓住。

在他海盗人生的一开始,塞莉西娅就成了意外。

他如愿徜徉无际宇宙,而她成了囚犯,紧锁在他触摸不到的黑暗里。

直到几个月前,他收到消息,雷王星太子会押送她前往凹凸星球,囚车和夸张的押送部队耀武扬威地在星际间穿行。

是个简单但是有效的陷阱。

雷王星的太子是雷狮同父异母,敏感神经质的兄长,热爱将他当作假想敌,和他争夺不想要的皇位,和他的塞莉西娅。

因为他的阻拦,两年前出逃的皇子雷狮没机会带走他的塞莉,两年后宇宙海盗头子再次失败了。

——啧……

当时的雷狮看着羚角号的残骸和数艘死神战船同归于尽,化作燃烧的流星划入凹凸星球的大气层。

没办法,只好先去什么凹凸大赛把塞莉拎回来,再去拧断那个喜欢找麻烦的兄长的脖子。



重逢的时刻比雷狮想象得还要快,快到上午登记参赛,下午就在鬼火幽幽的地下相遇了。

原本该像只大狗摇着尾巴回到自己身边的小豹子,却被大赛第二的格瑞牢牢地护在身后。

她什么时候需要被人保护了?

——“你玩得很开心嘛,塞莉西娅。”他冷声调侃。

从雷王星的贵族圈到军部,从来不缺将她奉为珍宝的家伙,“罪孽深重”这一点倒是丝毫没变。

可惜,人似乎变蠢了。

——“抱歉我并不是你们口中的塞莉西娅……虽然我是喜欢华贵之物的盗贼,但是没有偷窃身份的喜好。毕竟失去价值的东西还是尽早扔掉的好。”

好像仰仗脸上那张好笑的面具,就可以真的能骗过雷狮似的。

如果想要成功,至少要敲开他的脑颅,擦掉有关她的所有记忆,剖开他的血肉,抹掉她留下的所有痕迹才行吧?

恐怕创世神也很难彻底清理干净吧。

所以仅靠一张面具,是不是不太够啊,塞莉?



娱乐区的酒吧是雷狮常去的地方。

并不算大的建筑里,灯光的布置倒是别出心裁,既有灯火通亮可供人开怀畅饮的地方,也有昏沉暧昧供人耳鬓厮磨的座位。

一个月前,他还在这里和塞莉斗酒,大概只有他自己相信,他那时并没有恶意。

使用符文需要靠大脑进行精密复杂的计算,她以前对饮酒熬夜深恶痛绝,所以雷狮难免产生恶作剧的念头。

自从她莫名被嘉德罗斯打个半死后,雷狮就没在酒吧里见过她了。听说她最近突然提起了干劲,排名也从3000多位涨到了600,让雷狮有点在意的是,她和那个自称骑士的安迷修走得近过头了。

前两天卡米尔偷偷溜出去和她见面,以卡米尔的性格应该会警告她。

相比雷狮,卡米尔太过谨慎,也多了些无用的善良,雷狮甚至有点儿期待,他和安迷修遭遇时,塞莉会是什么反应。

不过他也没有阻止卡米尔,只是听之任之,卡米尔的任何行为,建立在对雷狮有利的基础上,既然他判断了塞莉可能会与安迷修联手威胁到自己,那就由他去。

“嗯?”靠着吧台准备点酒的雷狮,扫过灯光昏暗的角落时,目光一滞。

——看来卡米尔的警告不是没有作用。

雷狮取了杯烈酒,向角落走去。

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小小的圆桌,特蕾娅穿着一身黑色收腰的小礼服,左耳垂下粹黑的蝶翅耳环,举着一杯香槟,歪着头看其中流动的气泡。

雷狮一手按在桌上,引起了她的注意,用征用的语气说着询问的话:“拼桌吗?”


评论(27)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