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周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恶龙咆哮)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乙女]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19)

二十二·戏精与骑士临别晚宴

前文传送门

#是时候让安股涨停了#【喂你】


两小时前,餐饮区。

即使是餐饮区也能够体现出强弱等级的差别。

一楼的店铺干净明快,像是高等学府的食堂,而二层则有装修典雅精致的独立餐厅,花费的积分自然也要高很多。

安迷修在露天餐厅等待着,按照他的习惯很少出入这样的场所,与其花时间找座位等餐点,被周遭投食耳语的情侣强行喂狗粮喂到明天中午都不想进食,不如直接在系统商城店叫外卖解决问题。

但是特蕾娅加入他的队伍后就不太一样了。

特蕾娅在目睹了安迷修的饮食习惯后,惊讶地评价:“我以为骑士阁下您只吃黑面包和清水,最多再加一杯浓咖啡,还不加糖。”

“……我是骑士,不是苦行僧。”

这也提醒了安迷修,在和女孩子组队的时候,也要照顾对方的喜好,不能只吃商城的三明治。

于是特蕾娅借机带着安迷修四处腐败,用剥削阶级的糖衣炮弹,腐化堕落一位骑士质朴纯真的灵魂。

安迷修打怪赚积分的时间少了,但是效率却高了很多。

特蕾娅真正的能力是辅助,聚怪,强化,防御,近乎全能,安迷修只需要原地蓄歌力集个气,把被符文困住的怪群A翻就好,照这个速度,也许能把刚被雷狮抢走的第四名夺回来。

特蕾娅还没回来,安迷修犯愁地看着熟悉的字拼凑出的陌生菜单,眼有点花



两人组队的这几天内,安迷修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人生导师,教导特蕾娅怎么成为一个好人,第一堂课,就是让特蕾娅把偷的东西归还并真诚地道歉。

特蕾娅照做了,诚挚地九十度鞠躬。十几位失主没有一位难为她,都大度谅解。

大概是因为大赛第五以熊孩子家长的姿态站在她身后,别有深意地笑着,双手持剑背在身后的缘故吧。

今天特蕾娅去还她最后偷的东西了,属于掠食者兄弟紫堂林和紫堂陆的东西。她和安迷修正是缘结于此。

特蕾娅强烈要求独自前往。通过几天的相处,安迷修也了解特蕾娅的实力,答应下来。



安迷修眼前忽然覆上一重黑暗。

“贵安~”身后遮住他双眼的人说道,“猜猜我是谁呢?”

这是一道送命题。

如果显而易见地说出“也只有塞莉小姐拥有如此甜美的声音了”,他背后的人可不会领情恭维,反而调侃“没有情调的正经骑士”;假装猜错更是逃不了一句“竟然听不出来吗,迟钝的阁下”。

安迷修并没有猜到,怪盗只是想看他被捉弄的局促模样,半晌才斟酌着问:“塞莉小姐,今天是想我一次就猜中,还是猜错两次?”

黑暗散去。

特蕾娅一个瞬移就坐到了安迷修对面,双手交叉坏笑着说:“今天不想给你猜了。”

安迷修看着眼前表情生动的紫裙少女,在发生叹息地穴的事之前,特蕾娅在他面前表现总是仪态大方,笑容礼貌中带着疏离,还无意识地向外辐射杀气。

在被她完全信任之后,安迷修发现其实她也有柔软的一面,会开些无害的小玩笑,因为不谙世事所以偶尔会说不合时宜幼稚可爱的话,被夸奖后想装“没什么了不起”,但语调会不经意上扬。一旦进入战斗,意识和预判能力都无从挑剔,完全可以将后背交付于她。

安迷修之前从没想过,娇憨的小姐和出色的战士,两者可以在一具身体里共存。

“怎么了?”特蕾娅奇怪地看着安迷修。

“我想起了初次相见时的场景,那时的塞莉小姐可和现在完全不同。”

“您不喜欢现在的表现吗?”

“不,很惊喜。”安迷修如实答道,“这才是塞莉小姐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吧。”

可能是灯光太盛吧,安迷修看到特蕾娅撇过头盯着远处的装饰雕像,戴着蝴蝶翅耳夹的耳朵泛起了红色。



特蕾娅有点良心作痛。

她没把东西还给掠食者兄弟,而是给了另一位紫堂家的召唤师——一个短发戴眼镜稍显弱气的男孩。当初她就是看到林和陆在欺负那个弱气的本家兄弟,让她联想到曾经的卡米尔也经常被这样欺凌。

现在想起来她仍隐隐不快,才不让安迷修跟来。

反正东西还给紫堂了,这一届光是姓紫堂的召唤师就有六七个,至于是哪个,安迷修不会有空去核实的。

只是那个弱气的召唤师,反应让特蕾娅有些在意,目光灼灼好像在期待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叫出了她的名字,可是特蕾娅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他有过交集。

短暂的疑惑,只持续到食物端上餐桌之前。



“这一次请让我请客,作为饯别的晚餐。”在晚餐结束前,特蕾娅说道。

“饯别?”

“我要离开这个小队了。”

“为什么?”安迷修放下咖啡,有些焦急地问道,“是因为在下哪里做的不到位吗?”

特蕾娅微笑着摇头:“是我自身的缘故,在您的庇护下,我没法磨练自己。”

在和卡米尔切磋过后,特蕾娅真正被打击到了。现在这个状态,不使用全力甚至无法打败卡米尔。

她被囚禁的两年里,身体素质、反应能力、动态视力下滑许多,开赛的两个月内,其他参赛者都在锻炼技能而她在划水摸鱼。

尤其是她和嘉德罗斯交手后,她深知即使是全盛时期的她,也不能保证会输得漂亮。

作为辅助,和安迷修搭档很舒服,但是安迷修面面俱到无微不至,甚至过度保护得有点儿载不动父爱如山,也让她无法提升自身的实力。

更重要的是,上次她被卡米尔警告了,虽然嘴上装得无所畏惧,但是安迷修和海盗团敌对的场景已经在她脑海里排练无数次了。

她该怎么办,两不相帮吗?

在他一雷神之锤过来,他一流焱凝晶过去的战场边,给他们加油解说打分?

还是在安迷修震惊痛惜的眼神里和海盗团站在一起,反派式三段笑“对不起我是卧底”?

或者是在雷狮带怒气的冷笑里和安迷修同一战线?

那雷狮肯定会立刻命令海盗团放弃安迷修转来围攻她,然后一个电磁加速追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脑袋,按着擦地板,从赤焰山擦到寒冰湖?

……光是想象画面,大脑已经自动生成相应的痛觉了。

所以……

[是否离开小队 塞莉小姐说的都 队?](←特蕾娅取的)

特蕾娅指尖一划,选了是。



组队解除,终端机屏幕的光映出安迷修略带失落的脸。

特蕾娅小心地问:“以后还能经常见到您的,对吧?”

提出分别的家伙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安迷修反过来安慰起了她:“当然,只是不组队刷分了,只要塞莉小姐召唤,我一定第一时间赶来。”

特蕾娅拖着绵软的调,狡黠地问道:“那如果,您遇到了其他需要守护的小姐,我们同时遇到了危险,您会先保护谁呢?”

安迷修没想到她有这么一问,一时语塞,食指挠着侧脸:“这……我倒是没想过……”

“事先说明,如果您先去守护别人的话,我会生气的。”特蕾娅较真地补充,“所以,该怎么办呢,我的骑士大人?”

虽然她在笑,但安迷修看得不寒而栗,他甚至产生了她会带着这个笑容切开他身体烹煮他内脏的脑补。

先来后到,他应该也愿意优先保护塞莉小姐,可塞莉小姐是为极为优秀的战士,力量强大所以危险的指数也相对较低。

安迷修并不擅长动脑子的事,所以他没想到“让塞莉小姐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为守护正义并肩战斗”这个选项。

许久,安迷修发出无奈的感叹:“骑士道真是艰难的修行啊。”

又戏弄到骑士的特蕾娅,还没来得及笑,终端机弹了出来。

她的排名无端上升了两名,现在排到632。

特蕾娅皱眉,缓慢地划到排行榜熟悉的位置,果然本该排在150名左右的两个名字消失了。

“果然没逃掉吗……安特,维德……”


评论(17)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