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周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恶龙咆哮)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21)

二十四·海盗与骑士的修罗场

前文传送门

凹凸大厅。

大赛已经进行了两个月,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模式,也在为即将结束的预赛拼命积攒积分,一开始花积分享受人生的参赛选手们,都开始悔不当初。狩猎选手一夜暴富,变得不再奇怪也很少受到谴责,成了被广为接受的生存“法则”。

整个大赛的气氛仿佛一夕之间凝重数倍,各方已成型的势力间勾心斗角,选手与选手之间针锋相对,恶性竞争变得习以为常,吞并倾轧也是随处可见。

哪怕是安全的凹凸大厅,人与人之间也充满了戒备。

不过今天的凹凸大厅,可能跟“安全”两个字好不相关。

始作俑者是偶遇大赛第二的嘉德罗斯,准备在安全区干上一架。



原本只是在二楼的阳台上透个气的安迷修,突然发现他似乎占了个绝佳的观战席。

既能将大赛第一和第二的旷世战斗尽收眼底,但是又因为距离和高度,不至于惨遭池鱼之殃。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看上这个席位的人。

在虚化的人群中,特蕾娅连续瞬移位迁,穿过围观的人群,一跃而起,侧手撑着安迷修身旁的栏杆,翻进了阳台,小口喘着气,一手扶着稍稍松散的鬓发,一手扯起裙角,双脚一前一后交叉:“贵、贵安,骑士阁下。”

安迷修微笑还礼:“早上好,美丽动人的塞莉小姐。”

特蕾娅双手扒着栏杆,在安迷修身旁蹲下,只露出一双眼睛窥视着底下的战团。

安迷修被特蕾娅的模样逗笑了,一个优雅大方的大家闺秀前一秒还在和他问好,后一秒就蹲下,像只探头探脑的仓鼠,反差太强:“塞莉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特蕾娅食指放在唇上,压低了声音:“躲一下。”

安迷修看着远处战斗规模越来越恐怖的格瑞和嘉德罗斯,微笑着安慰她:“不用害怕,就算战斗波及到这里,在下也会保护你的。”

特蕾娅笑着耸耸肩:“我不是害怕,这是……心理阴影。”

“心理阴影?”



今天的特蕾娅招不幸体质也果不其然地招来了灾难。

她好不容易重新找到格瑞所求之物的线索,兴冲冲地约他在凹凸大厅见面,不知是巧遇还是好事者撮合,人形自走格瑞搜索雷达嘉德罗斯居然直接带着手下,到凹凸大厅拆家。

嘉德罗斯可不管大厅是不是休战区,大罗神通棍随手往地上一砸就砸出个能埋人的深坑:“来打一架吧格瑞!”

幸好,特蕾娅在嘉德罗斯的眼里,是个“不配被我杀死的渣渣”,才能在格瑞的极力拉仇恨之后脱身。

“那把刀,被它砍过之后我一星期之内没敢用刀叉……用筷子撕牛排很累的……”特蕾娅指了指遮天蔽日的绿色刀光,又指了指贯穿天地的大罗神通棍,“那根棍,被它锤过之后我一星期之内不敢用吸管……不能趴在床上喝饮料太糟糕了……”

“塞莉小姐,你的经历还真是……丰富啊。”

特蕾娅一副“当做夸奖收下了”的表情:“我可是和排名前五中的四位交过手,未尝一胜的人啊。”

安迷修摇头叹气:“这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吧……”

特蕾娅歪头,困惑地看他:“我还活着不就很了不起了吗?”

“这——”仔细一想连安迷修都觉得无言以对。特蕾娅的排名虽然只有155,但从曾经交手的战况来说,他估计特蕾娅的实力至少能进前50,但是对前五名来说,仍然是个移动的积分快递,“好像很有道理。”

“所以说呀——”特蕾娅还想乘胜传播她的歪理,安迷修忽然间神色肃穆,大跨步挡在她面前,身体前倾,手中闪烁着数据流,随时准备拔出流焱凝晶,面向通往阳台的门。

“来凑热闹的人不少嘛。”门口还未出现人影,声音的主人独特的声线,和隐藏在声音中的侵略欲望,被安迷修防备着的人是谁已经显而易见了。

“是你!”

“贵安,雷狮殿下。”



“这不是双剑的安迷修吗?”相比紧张的骑士,雷狮老神在在地揉着肩膀,勾起唇角,“你怎么有空关照我的人?”

安迷修将特蕾娅挡得更牢了:“不要将塞莉小姐和你们这些恶党混为一谈。”

“哦?”雷狮从容地瞟向特蕾娅,慢条斯理地吐字,“你说呢,塞——莉?”

两道视线突然都集中到了特蕾娅身上。

听到雷狮的问话,特蕾娅潜意识地想点头,只要是雷狮有需要,勾勾手指,哪怕是拆丹尼尔裁判长的卧室,她都只会说“您喜欢用炸药还是火箭筒?从打击感来说,我推荐徒手哦”,曾经如是现在亦然。

但是身旁安迷修炙热的视线,又让她想摇头,她跟随安迷修进行改过自新的修行,她早将安迷修当成了她的外置良心,按理是不该再和宇宙海盗有牵连。

说不是的话雷狮会又双叒叕生气,那今天想要在大厅打上一架的可能就不只是第一第二位,兴许第一位打完发现第四第五玩的很开心,临时起意横插一脚,发现这里有只熟悉的虫子,顺手就让她“晚安”了;说是的话安迷修倒不会伤害她,但是让安迷修失望比挨顿电疗还要难受。

特蕾娅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深呼吸走到两人中间,以调停的姿态,清了清嗓:“两位阁下,我从心底里尊重敬爱两位。但是现在我正在躲避一个人生大敌,我非常、绝对、一点也不想引起他的注意。如果方便的话请你们停止一切话题的争论,我会万分感谢。”

“……”

“……哼。”



安迷修率先勉为其难地松口:“既然塞莉小姐这么请求了,今天就暂时不和你浪费口舌。”

雷狮白了特蕾娅一眼:“该庆幸的人是你吧,安迷修。”

两人自说自话地放过一轮狠话后,竟然相隔两米距离,和平地看起了远处的神仙打架。

诶???

安迷修倒算了,雷狮居然这么好说话?

特蕾娅开始怀疑眼前这个雷狮的真假,雷狮伸手把她拽了过去,手扣在她头顶,狠狠地按到了栏杆下面,露出虎牙的笑容恶劣得意:“要躲就给我藏好了。”

雷狮用力之大之突然,特蕾娅差点以为脖子会直接被折进胸腔里。

“雷狮!”安迷修愤怒地低喝。

眼见他们又要来一遍,特蕾娅赶紧打圆场:“没事没事,我习惯了。”

安迷修扶额:“……不要养成这样的习惯啊。”



第一顺位和第二顺位的战斗并不常见,明知吃瓜围观都很可能突然没命,大厅内的仍然有众多不愿离去的参赛者。

雷狮单手托着下巴,神情凝重。

嘉德罗斯霸道地向格瑞打出一阵比一阵凶狠的攻击,可格瑞却只是被动地用烈斩抵消他的攻势。

雷狮有些无聊了,他还挺想看格瑞就地爆衣卍解然后砍出一道道刀波,再不济也至少变出几十把烈斩开个屏下个雨什么的。

“格瑞是不想伤及无辜吧,”特蕾娅应景地解释,“如果他动了真格,嘉德罗斯只会更兴奋。选择挡下化解嘉德罗斯的攻击,既是想让嘉德罗斯自讨没趣地离开,也是不想让旁观的人受伤吧。”

安迷修也附和了一句:“可惜旁观者一点也不了解他的苦心呢。”

雷狮冷哼:“你又知道了?”

“那当然,格(wo)瑞(er)可是非常温柔的。”特蕾娅目光游离,好像陷入了哪段回忆,随后将垂落的头发架在耳上,绽放出炫目的笑容,“真的,非常温柔。”

雷狮不去看她也知道她现在笑得有多白痴。

先不说这陌生的,腻得像蜂蜜里掺了二十颗奶糖的语气是怎么回事,那括号里的又是什么东西,话说她是怎么做到说话带括号的?为什么他听得出有括号啊?

雷狮将手按到特蕾娅头顶,一想到她离开自己后找的第一个庇护者就是格瑞,雷狮就想再把她按下去狠狠摩擦,但是触感告诉他,他摸到的好像不是细腻的头发,而是手感熟悉的……织物?

雷狮低头。

既想看旷世大战又想躲到地心里的特蕾娅探着头,顶着雷狮的头巾当做隐蔽物。

“……”

“……?”

雷狮一把扯回头巾。

“别那么小气嘛~”特蕾娅吐着舌头,讨好地小声说道。

——……殿下的脸好像更黑了?

雷狮花了六年才把她教成一头逮谁咬谁的小豹子,从前的塞莉再不济也至少会冷笑着嘁一声,绝对不会说软话。

——不对,从前的塞莉就算打不过嘉德罗斯,也不会躲避他的锋芒。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这么大?

雷狮眼神锁定在毫不知情的安迷修身上,眼神渐渐凌厉了起来。

——因为这家伙吗?

安迷修原因不明地一阵发寒。



这次安迷修是被冤枉的。特蕾娅以前那么横行霸道,完全是仗着战无不胜的雷霆符文和三皇子雷狮在后面撑腰。

在来到凹凸星球,被赋予参赛者们的元力技能,将她自恃强大的倚仗打破,被嘉德罗斯揍得全身面粉性骨折后,被格瑞砍到左臂与躯干差点永久分居之后,被雷狮揍……啊这个倒是以前也经常发生,她深刻地意识到,别太放肆,没什么用。

她从前装过的每一份比,都是为了留着给比她更强的人抽脸,就像曾经自称“独步宇宙”的大佬,最后的作用都是为了引出对反派“此人不在我之下”的评价而已。

简而言之。

被打服了。



“塞莉小姐,你可以躲到我的身后来。”偏偏安迷修还递出手,和煦地笑。

“谢——啊!”特蕾娅刚准备迈步,就被雷狮凶恶地按在脚边,因为用力过猛险些下巴着地。

雷狮一字一顿,不容反抗地说道:“你要是再敢靠近那个傻子骑士一步,我保证马上把你扔到嘉德罗斯面前。”

特蕾娅抱着被抓疼的头,怂耷耷地缩成一团,如果现在是科教节目的动物专栏,她就像是被狮子逮住用爪子滚来滚去玩耍的兔子球。

“恶党,马上放开塞莉小姐!”有剑吟声,流焱凝晶从数据流中凝聚出实体。

雷狮也不甘示弱,空出来的一只手中缭绕电蛇:“你想在这干一架的话,我没有意见!”

“等、等一下,这——”

“你闭嘴!”

“塞莉小姐,请忍耐一下,在下马上就解决这个麻烦。”



——好可怕,我得走……

眼见两人战火一触即燃大事不妙,特蕾娅保持着抱头蹲防的姿势,贴着栏杆准备溜了溜了。

没两步……

“你想去哪?”

“塞莉小姐要离开了吗?”

特蕾娅来回转头看这两人,深深地咽了口唾沫,差点把“别管我你们继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面对千军万马集团冲锋也毫无惧色的铁血军姬,脑内预警警报头一次失了控般疯狂尖叫。

“……所以说现在是什么情况,又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

雷:我花了六年教她怎么赶走身边的苍蝇,她用两年忘了,用两个月给我找了一二三四五个一个比一个能打的情敌。

安:恶党已经吃了一万斤醋但这次我真的是无辜的!

塞:我是谁?我在哪儿?咋回事儿?这瓜真甜!


评论(24)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