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22)

二十五·戏精与格瑞的嬉戏时间

前文传送门

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特蕾娅喜欢叫他“天使”、“救星”、“仙男”。

对此,特蕾娅是如此解释的:“因为那天你架着运输飞船从天而降,帮助了正在被两个强者逼迫站队的我啊。”

“啊?原来是这样啊。”虽然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总之自己应该是做了很了不得的事。



当然这是后话了。



来自登格鲁矿区淳朴挖矿少年金,除了有着骨骼清奇、电焊帽子、取名狂魔等特质外,还有一个被动技能。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何种气氛,只要他开始耍宝,他周遭的人——不论是排名倒数的咸鱼还是排名前几的大佬——都会停下所有的事,看他表演。

从他坠落到嘉德罗斯和格瑞中间,把嘉德罗斯都吓一蹦开始,大厅里的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前一秒还要打不打将打未打的第四第五,和走了没脸不走没命的特蕾娅,都暂且忘记了冲突,整齐地站成“高(雷)低(塞)中(安)”一排,用看死人的眼神看这个金毛小子跳来跳去。

安迷修几乎准备从嘉德罗斯的棍下救他了。特蕾娅赶紧拽住他:“先等等,好像是……格瑞的朋友?”

“嘉德罗斯还不屑于对元力技能都没有家伙出手。”果然如雷狮所言,几句对话后,嘉德罗斯竟然放弃了和格瑞战斗的机会,转身带着手下离开了。

安迷修刚松了口气,身旁传来特蕾娅的尖叫。

特蕾娅脚下一滑险些向后摔倒,雷狮手快按住了她的后背,阻止她身体后倒的趋势。

“塞莉小姐,你没事吧?”

在安迷修伸手来搀之前,雷狮已经不动声色地将特蕾娅扶正,使特蕾娅的手臂正好错过安迷修的好意。

“你看到了什么?”雷狮问道。



特蕾娅的元力技能命运纺锤,能够看到谓之“命运”的丝线。

雷狮虽不知道特蕾娅的元力技能是什么,但是他发现特蕾娅的瞳孔消失,眼中只剩下深紫的眼白,就隐隐猜出她拿到的是观测类的技能。

特蕾娅捂着酸痛的眼睛,世界在短暂的三秒内失去了色彩。

她刚才用元力技能看了眼天降的金发少年,少年身上的命运之线并没有什么奇怪,但是有一个体型和外貌都和他相似,却只有黑白两色和猩红双眼的鬼魅影子,正扑在他的背上缠绕着他,暧昧地抚摸着少年的下颚和双手,扼住少年的咽喉。

鬼魅黑影似乎有自己的意识,感受到了特蕾娅的注视,血红的双眼对上了视线,笑容崩坏。

憎恨、怨念、嫉妒、暴虐,从那一眼传递来的情感,是世间极致而纯粹的——

——恶意。

她的双眼破碎般的疼痛,惊得她后跌,赶紧撤去元力技能。

特蕾娅揉着浮起红血丝的眼球:“怎么说呢,我以为我也算见过世面了,但是这次真是被吓到了啊。”

安迷修并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最关心的还是她的眼睛怎么突然鲜红充血:“塞莉小姐,你不要紧吧?”

特蕾娅抚着下巴沉吟片刻,又露出一贯的运筹帷幄的笑容:“我发现好玩的事情了。”

说完一个瞬移,站到了栏杆顶上,向雷狮和安迷修欠了欠身:“先行告退,两位阁下。”

特蕾娅翻身瞬移跳下平台后,发现莫名其妙和对方凑得很近的雷狮安迷修在短暂的目光相接后,用各自最严肃/凶恶的眼神瞪了对方足足三秒,冷哼或干咳一声,尴尬分开。

“……”

“……嘁。”



站在人群之中的格瑞,视线随着被铁角兽碾得鸡飞狗跳的金来回转,好像在观看某种快节奏的球类比赛。

左肩被人拍了拍,他向左扭头,然后右侧传来了少女得逞的轻笑声。

格瑞看了眼突然出现在身边的特蕾娅:“幼稚。”

特三岁一点也不恼火这评价,笑眯眯地搭着他的肩膀,穿上5厘米高跟之后她足有173,手肘架在格瑞肩上毫不费力,完全不顾周遭人“提前默哀”或是“卧槽牛批”的眼神,和大赛第二的杀胚谈笑风生:“唔哪来的铁角兽?……哈啊,这种夸张的闪避方式虽然搞笑但好像很有效嘛,他是你朋友吗,格瑞?”

格瑞叹了口气,语调少见地有所起伏:“我没有这么蠢的朋友。”

“嘴上说着讨厌,看上去却挺上心嘛。”

“……我不是。”

“嗯嗯~那么我在他身上看到的东西你也不会有兴趣喽,”特蕾娅欲擒故纵,假装可惜地摇摇头,点到为止的话里又掺杂一两句别有意味的真话,吊足了十分胃口,“欸……你们登格鲁星的来的人,都喜欢自带背后灵吗?这少年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被那样的背后灵缠上啊。”

格瑞的眼神因急迫而犀利了几分,低声问:“你看到了什么?”

特蕾娅仍然没收起玩笑:“黑色的人,白色头发,红色眼睛,很凶恶呢,还瞪我,我可以瞪回去吗?”

“……!”

特蕾娅仔细地观察着格瑞脸部的变化,在格瑞握烈斩的手不由自主地紧了紧后,她挑挑眉:“果然,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吧。”

格瑞神色轻微一沉,惊心的回忆全都泛了出来:“那到底是什么?”

“我不知道。”特蕾娅老老实实地答复,“我没感受到过,那样不掺杂质的恶毒。能有这么大恶意的存在,应该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做到的程度,干脆称他为,妖魔,怪物比较贴切。”

“金他不是——”格瑞冲口而出,音量渐弱,想要说服特蕾娅又更像是要说服自己,“他不是怪物。”

特蕾娅停顿了片刻,在格瑞恢复冷静后才幽幽地说:“……我可没说他是哦。只是说他背上的东西是而已。”

“你有什么办法?”

“至少要先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才好想办法,需要我帮忙吗?”特蕾娅左手搭在胸口,右手向格瑞递出,“如果格瑞大人能低下头,稍微憋红一点脸,用扭扭捏捏的语气说一句,‘母上大人,拜托您了’,我就义无反顾地帮助你怎么样?格瑞大人的话应该能毫无负担轻轻松松地说出来的对吧?”

格瑞低头,准备出刀。

“欸等等等等,开玩笑的。”特蕾娅一秒切换到正经画风,低声说,“就算你不请求我,我也会去帮助这位少年的……真的!请不要用这种谴责质疑的眼神看我,请给我一点点基本的信任。”



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相似吧。

特蕾娅也是在命运之中跌跌撞撞,被恶灵的血手钳住喉咙的人,直到有一天,一个呆头呆脑,横冲直撞,死缠烂打的骑士,把她从死局里拽了出来。

所以……



——“骑士阁下,您那么帮助我,我该用什么回报您呢?”

——“除了塞莉小姐的感激之情,在下从没想过其他回报。”

——“可是我不能心安理得地一直接受您的恩惠。”



白衫的骑士想了想,棕色的发和黑色领带被风吹起折角,暖黄的剑竖在身前,笑容坦荡:“那么,如果遇到需要帮助的人,像我帮助塞莉小姐你一样,去帮助别人吧。”



特蕾娅握紧右拳,细碎的金光围绕着指尖跃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报恩机会啊!”

在看到特蕾娅突然目光灼灼,发出不明笑声后,格瑞突然后悔了,甚至有点儿想叫她离金远点。联想到她偏激的性格,格瑞产生了同归于尽之类的不妙念头,诸如“她抓住黑金说着‘金这么单纯的人不能让你带走啊,还是我跟你一起下地狱吧’的壮烈宣言,跳进深不见底的深沟”之类的脑补:“这里可是凹凸大赛,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我知道。”

“不要以为元力技能特殊就能为所欲为。”

“为母不接。”

“……???”

“啊抱歉,刚才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可能是大宇宙意志吧,不知怎么的就莫名其妙地就蹦出这句话来了。”

“……”瞪。

“……真的。”



铁甲兽化作天际一颗不羁的流星之后,登格鲁星的挖矿少年三蹦两跳的跑来,毫不掩饰兴奋之情,大拇指顶了顶自己的帽檐:“你看到了吗格瑞,我第一次使用元力技能,就打败了一只四级怪!”

不知道是不是特蕾娅的错觉,格瑞说“嗯”的样子都认真了许多。

“欸,你是……格瑞的朋友吗?”

特蕾娅刚打算行礼,格瑞已经先行否定:“只是一个麻烦的家伙而已。”

特蕾娅微微皱眉,随即换上了狡黠的笑容,故作高深地一笑:“我和格瑞之间的关系,可要远远比朋友亲密。”

金一幅被牢牢吊住胃口的八卦样子:“哦(上声)——难道是男女朋友?”

“金!”格瑞低声喝了一句,目光往特蕾娅身上扫了扫,“别胡说。”

特蕾娅卷着头发,轻声一笑:“不是哦,是更为亲密的,互相信赖的,彼此依存的母~子——”

话未说完格瑞扭头就是一脚,特蕾娅双臂护在胸前瞬移到了格瑞的右后方,嘚瑟地笑说:“打~不着啊。”

两人的一踹一躲熟练就像彩排过八百多回一样。

然后格瑞意想不到又是反身一脚,这回特蕾娅没能预判到,被推出去一米多远。

特蕾娅气笑了,跺了跺脚:“好过分啊格瑞,平时你都只踹一次的。”

格瑞离开前抛下一句话:“你今天,两倍的烦人。”



“你在这里啊,塞莉小姐。”安迷修从渐平静的人群中走来,打过招呼后,习惯地站到了特蕾娅的左后方,右肩被特蕾娅挡住了一半,显出一种自然但显而易见的保护姿态。

金:“那个……你又是谁啊?”

没有召唤冷热流的安迷修行礼姿势依然完美,可能是因为对面没有女性的缘故,他的动作异常标准,显得比故意耍帅时正常也帅气许多(?):“在下安迷修,是塞莉小姐的守护骑士。”

以假名示人的特蕾娅随意地一挑骑士的领带,明明是补充解释却好像在宣誓所属权:“我的。”

对于安迷修来说,这种无心的行为已经算得上是撩逗了,笑着提醒她庄重:“请不要捉弄在下,塞莉小姐。”

特蕾娅往中间走了一步:“这位是格瑞的朋友,金。”

“你好。金是吗,我刚才看到你的战斗,非常精彩。”

“是嘛,我也觉得我很厉害!”

趁着呆头骑士和热血笨蛋商业单吹的时候,特蕾娅环视了凹凸大厅的人群,已经看不到雷狮那好像鹤立在一茬矮葱里的芦苇的身影,安迷修好像也没有恶斗一场的痕迹,松了口气。

那么接下来,要好好和这个叫金的少年接触一下了。



寒暄过后,精力过剩的金就兴冲冲地离开了,大概还没接触到凹凸大赛真实残忍一面的人,都难免新奇兴奋吧。

“塞莉小姐也要走了吗?”安迷修对于特蕾娅要跟着金的行为不解。

特蕾娅对了对手指,决定还是隐瞒一部分:“嗯,答应了格瑞要照顾他们一下。”

安迷修愣了一秒。

“怎么了?”

“……有些意外,传闻中的第二名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安迷修筛选着合适的用词,又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语,“抱歉,我不该在背后谈论别人。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惊讶,他也有需要寻求帮助的时候。”

“噗……”从安迷修支支吾吾开始,特蕾娅就忍着笑了,“传闻对他有不少的误会呢。格瑞他只是看上去冷酷而已,其实是个面冷心热的家伙。”

“看来塞莉小姐和第二名之间,有很长的故事。”

“唔……”特蕾娅捏着下巴的手僵住,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耳稍。



那天,寒冰湖平坦如面,连绵的灰云和骨灰般扑扑簌簌洒下的白雪,雪扑在雪堆里,死一样的寂静。

烈斩的刀刃离喉咙只剩下一寸,逆着光看向刀的主人,和这纷飞的雪一样冷漠。

“你用刀架着我,逼我不要死吗?”

“我只是提醒你,如果你执意寻死,我不会拦着。”

“……嘁,无趣的男人。”



还有那逆流的光和向下的雪粒,迷蒙的白雾和结晶的血泊,划出弧度的黑色发丝和淌下绿色星点的刀刃。

仿佛星球陨落世界终结,静谧无声里,一深一浅的紫眸相对,互相倒映彼此眼中的风景。

气息交缠,轻语呢喃。



“我爱你。”



回忆全部涌上来了。

这下连脖子根都红了,特蕾娅急忙背过身扇风降温。如果不是安迷修在身边,她肯定会捂着耳朵自欺欺人地蹲下来连续说三十次“那不是我那不是我”来自我催眠。

“塞莉小姐?”

“没没没什么!”欲盖弥彰地干咳,“我,我只是想起来,以前对格瑞做过很过分的事情,似乎还没有道过歉。”

“那么——”安迷修托着长音。

“是……”特蕾娅一副好学生的样子低下头,“我会好好谢罪的。”

安迷修笑了:“还没到谢罪的程度吧。”

——不,有。绝对有。

特蕾娅冷汗直流。



“我得赶紧去找金了,”特蕾娅提起艳丽的裙裾,“告辞了,骑士阁下。”

匆匆转身,与裙摆一起飞旋的还有及腰的黑色长发,安迷修心急伸手,手指梳过带有淡香水味的乌黑发瀑:“等一下!”

特蕾娅赶紧压下脚踵:“骑士阁下?”

安迷修想问特蕾娅愿不愿意共进晚餐,想问分别的这四天零六个小时里的近况,想问海盗团是不是给她带来了困扰,想听她用仿若甜酒的尾音似嗔非嗔地说笑。

仅此而已。

但是安迷修忽然说不出口了。

她变得愈加热情开朗,逐渐为人所需,他不想阻止她为了帮助别人热切奔波。

但是她不像从前一般依赖自己,习惯了独来独往的安迷修竟然略感寂寞。

“阁下?”

“不,没什么。”骑士露出礼貌的、温暖的笑容,右手握拳,和掌心里残留的几缕黑色发丝,一起贴在了胸膛最靠近心脏的位置,“请加油吧,塞莉小姐。”

特蕾娅也露出纯粹喜悦的笑,撩着在晨风里肆意飞散的长发,重重点头:“嗯!”



——————

为了让故事更紧凑这章把两章归整一下合一了。
所以爆字数了肝好痛,存稿也没有了,下次更新应该是周四。

期末比较忙,可能变成3天一更(?)

——————

昨天罂落小可爱要画人设,超开心,顺便至此特蕾娅所有身世秘密已经写完了,目前可公开人设:

姓名:特蕾娅(塞莉西娅)

种族:伪神(类人神明)

年龄:18(外表)8(实际)3(心理)【不

身高:净身高168,穿10厘米高跟鞋也能轻松战斗,在和安迷修熟悉之后默默将鞋跟削短了5厘米

外貌:军姬设参照斩妹里的艾斯德斯,怪盗设参照时崎狂三(?),黑发紫瞳。行走的衣柜,军装长风衣加衬衫是常服,没有便装(准备空手套画人设的太太【走开啊你)

爱好:红茶、话剧(因为熟读各种各样的剧本所以自动免疫了安迷修的恶心帅属性?)、小提琴

性格:军姬模式下就是女版雷狮,遇到格瑞之后闷骚和凶性稍有收敛,解锁非常幼稚的特三岁人格,在被安迷修所救之后少女心越来越重,外表是粉红色,切开来却是黑的(?)

天赋技能:瞬移(据说是听雷狮无意中说到长期训练格斗术的女性肌肉会比大脑还要发达,从而产生的能力,既可以快速移动又尽可以保持美好腿型,同理也非常不擅长近身格斗,雷狮对此的评价是:从各个角度上来说都是非常厉害的执着。)

符文(和念动力一样方便万用,但本质其实是一种强化的附魔,可以强化一切概念上的武器,即使用者承认它具有攻击性就可进行强化。越强大的武器强化效果越好,武器能够承受的强化程度有限,与武器的大小、质量、制作精良程度有关,武器一旦超出承受的限度会爆炸或裂解,比如说最初的十字剑就是因为不耐受自动崩裂的,小概率发生武器暴走的情况。符文的操作极度精细费脑,长时间辅助强大武器可能会发生“烧脑”的情况,顾名思义就是脑子会烫得着起来。符文单次最大强化极限数量是23500,只要是视线能看到的所在符文就能到达,但是每超过30公里就会产生一秒左右的延迟,作战最理想的情况是在较远的后方用远程监控装置辅助战斗,但可惜的是参加凹凸大赛之后似乎一直被无限gank,对辅助来说这真是噩梦一样的生存环境。)

武器:巡夜者的黎明(雷王星神女祖传的战旗,就是那把一直像农具一样抗在肩上的红白旗帜,被雷王星太子寄存在丹尼尔处,预赛结束后获得);精通各类热兵器,尤其擅长移动射击和快速瞄准,但因为能力关系配合冷兵器效果更佳,加上完全不擅长近战,所以武器一直是个限制实力的问题。

总而言之就是个长得像近战却玩得像法师,偶尔还能客串弓箭手的辅助。

元力技能:【命运纺锤】

(功能1:看见命运线的能力。可以看到强大的灵体和命运丝线,偶尔能发挥一下顺藤摸瓜顺线找人的功能,并没有多大卵用,偶尔充当灵媒的神棍技能。丝线因不同的情感会呈现不同的颜色,对于情感残缺的特蕾娅来说似乎是个用来查漏补缺的技能?

功能2:视线共享。选择一人进行视线连接,既可以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视野,也可以让自己看到对方的视野。可以配合符文进行远程辅助。)

——————

↑。↑是不是超复杂的,我可能真的有病才想这么复杂正文里不一定用得上的设定。

剧透一小下,第一季结尾是特三岁和雷总合力怼修复了武器的嘉嘉,估计还要打上两三章,会用到以上设定,总之我会尽量让打戏有“卧草我不一定看得懂但是特效很厉害”“和生死攸关的时候你们还玩命发糖没救了一起被嘉嘉打死吧”的感觉。

……emmm确实,差点两个人被FFF了呢。

——————

安哥的路线就告一段落,到呆毛姐弟线之前都不会有大篇幅出场了。

雷总在第一季完结的时候有超超超超长你们怎么还不结婚啊的攻略线,在那之前也属于“我就出来转一圈顺便看看情敌都是哪来的鶸”的有恃无恐正宫模式。

现在主刷格瑞的,感觉线路不会太长,大概可能就两三章的样子,然后进主线了。(24章才嫖了俩丢不丢人!)

嘉嘉可能就排在雷总之前,攻略路线比较短,当然不排除贪欢突然想到了什么梗然后开一波大的可能。

主角团的话,金小天使暂时不打算嫖了,和特三岁性格实在合不来,可能走友情线路,但是万一贪欢脑子水泡一闪有嫖黑金的可能,但总觉得黑金的相处模式和雷总有点儿撞梗?

想嫖一把紫糖,他是天使。凯佬也超可爱啊,想看凯佬和特三岁因为“你不觉得戏精这个设定和我撞车了吗”开启相爱相杀“就算她仇人再多也只有我能杀她”模式。

顺便是打心底里心疼一波买安股的朋友。

按照特蕾娅现在的状态,如果没有雷总或者安哥再主动点儿,基本就被拿下了,但是没有雷总安哥又不可能和特蕾娅迅速亲密起来。

有一种“我和我的小姐之间永远隔了一个比我高了7厘米的男人的阴影”这种感觉,所以意义不明的修罗场还要继续。(我觉得你们在偷笑?)

啊,我是不是漏了谁?

(活在通讯终端里的卡米尔:……)

——————

日常求评论,告诉我这波瑞塞诚意足不足?

——————

接下来是格瑞大型攻略线

其实最初让特蕾娅恢复人性的不是安迷修,是格瑞

论格瑞如何握着一手“明明是我先来的”“膝枕”“捧脸杀”等等梦幻好牌,硬是打出了亲情路线。

特蕾娅:我不是想撩你,我想当你妈【x不】。

准备好迎接格瑞的ooc了吗?

前方即将达成成就:开一波大型攻略线劝退一批读者。

评论(67)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