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阴阳师]《我与伞与母亲大人》(我永远喜欢姑获鸟.jpg)

陈年老物,算是补档

《近战阴阳师的式神饲育日记》系列的前传

从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

打算玩决战平安京才想起来的

无CP,式神x我

——————

感谢鸟妈妈,在我只有白狼和吸血姬的时候,振羽而来。

不离不弃,从始而终。

——————


【一】

我叫伞子,是由姑获鸟养大的孩子,据说是因为妈妈捡到我的时候,我身边就有一把伞,妈妈觉得这可能是冥冥之中的预示,我这辈子或许与伞有不解之缘。所以叫我伞子。

妈妈没叫我“飒飒子”、“假针女子”,“黑面子”,我已经觉得是亲妈了。

我和妈妈,和我的一堆式神崽子们,住在黑夜山脚下的神社里,毕竟我是妈妈从路边捡回来的孩子,虽然成为了侍奉山神的巫女,但黑户口,没人脉,上头不批活动经费,下面不缴保护费,每天都巴不得把钱切成八瓣来花。

神社只能建在大妖怪经常惹是生非的黑夜山脚下,因为地价便宜。

虽然我隔三差五就要跪在神社门口,给路过的酒吞童子大佬递酒,为美腿势力青行灯捏脚,还要忍受死基佬食发鬼的骚扰,只要我有一天没夸奖他的头发柔美亮丽,第二天我家神社上下都要变成秃头。

神社的屋顶已经破得可以筛面了,一下雨就像有八百个雨女在我屋里一起哭。

这时,我妈和我家山兔,就会举着个盆到处接漏水,所以每到式神尬舞大赛,我家山兔表现总是特别突出。

我妈是姑获鸟,跟其他姑获鸟好像不太一样,别的姑获鸟都是“天翔鹤斩”,敌方全灭,我妈则是“天翔鹤斩”,冰蓝色的蜥蜴吹出了寒风,血皮都没蹭掉。

我妈潇洒地收剑,和我并排站在一起,深藏功与名。

“你踏马给鸟带雪幽魂?”其他阴阳师都这么称赞我。

怪我喽?

我家神社离京都的御魂塔这么远,等我收拾东西研究好战术,全家老小奔向御魂塔的时候,八岐大蛇早已经被打成八头蚯蚓了。

就算我提早一天出门去打御魂塔,盯准了要打针女,掉的也都是树妖,反枕。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还是回家养猪去吧。

这种时候,我妈就会特别温柔地摸我脑袋,说只要是我打出来的御魂,出什么她穿什么。

我妈真好。

然后和我斗技的阴阳师大兄弟们,就经常看到我妈一个天翔鹤斩下去,冻了一片。

“嘿,你这雪女长得真像姑获鸟!”大兄弟懵了半天,新奇地说。

我就抱着我妈叫嚣:“你来打我呀!有本事你上来打我呀!”

我大概是整个京都最没前途的巫女,守着最冷清的神社,我妈觉得,大概我妈会抱着我,我抱着我家山兔,座敷就这样过一辈子。

我十六岁那年,我兴冲冲地跑回神社,傻呵呵地跟我妈说:“妈,我要结婚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妈抓起正在表演空气吉他的帚神,追着我飒了半天。



【二】

我要结婚了,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对象是皇子,山吹亲王。

有一回,黑夜山上第一明骚妖怪食发鬼,正好遇见出来巡游的山吹亲王。

食发鬼自认是京都第一美,说话走路都自带“天仙下凡,凡人莫近”的气场,山吹殿下也很好看,大概比食发鬼好看。

食发鬼问了我一句“吾与山吹孰美”,我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老实地回答“山吹殿下美”。

食发鬼气得不行,长发一卷,卷起山吹殿下就跑。

……我是不是惹事了?

我吱哇乱叫跟了上去,一直追着食发鬼追到黑夜山顶,跪着求食发鬼把人放了吧,万一殿下在我的地盘上出了事,把我全家老小都卖了也偿还不起。

食发鬼却说:“我原本打算让他见识一下我的美貌就放他走,但是这个人类确实有几分姿色,我对他很有兴趣。”

我替殿下后菊一紧。

心一横,我把养了十六年的长发割了,送给食发鬼当晚饭,又一阵好说歹说,终于换回了山吹殿下。

我妈见短发的我领着山吹殿下平安回到神社,表扬了我,去京都送信让人来接山吹殿下。

我在发霉的柜子里拾掇拾掇,终于找出一个没缺口的茶杯,咬着牙掏出我妈藏了好久的上好茶叶,给殿下沏上。

那时候正是三月樱花盛开的时节,山吹殿下站在庭院里仅有的樱花树下,明艳的黄衣,绝世的容貌,像一朵盛开的棠棣花。

“这里的景致虽不及京都繁华,却有京都少有的静谧宜人。”山吹殿下说。

我拍着发红的脸颊,笑呵呵地回道:“小地方,小地方,虽然我没去过京都,但是我这小地方肯定比不上京都。”

“你没去过京都?”

“没、没去过……”我去过的离京都最近的地方就是京都郊外的御魂塔,每次打完御魂,我都抱着我家受伤的小崽子们和我的玻璃心,打完就回来了。

“那我能否邀请你,同我一起去看京都的繁华世界?”

我看着樱花树下的山吹亲王,突然觉得我的世界里,开出了好多好大好美的花。

自从我对山吹殿下着了魔之后,我成了黑夜山附近所有大小妖怪的乐子。

把我当做御用捏脚技师的青行灯觉得我痴人说梦,皇子怎么会看上我一个来历不明,被妖怪们养大的野丫头。

我傻不愣登地嘿嘿嘿,今天山吹殿下邀请我去京都郊外的樱花林踏青了呢。

仗着我打不过他,隔三差五就来我这里要酒喝撒酒疯,还不肯当我式神的酒吞童子一拍酒葫芦,本大爷看那个人类心术不正,小心被他卖了。

“走你!”我抱起他的酒葫芦往神社外扔,然后我被满狂气的鬼王揍得满地打滚。

我的情敌食发鬼最近偷偷跑到京都去打听山吹殿下,回来后他兴味索然地说,山吹殿下在京都以滥情出名,寻花问柳之处遍地残花败柳,已经娶了十二个年轻美貌的少女,却还喜欢流连芳丛。

“真是个差劲的人类啊。”食发鬼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心头一颤。十二次婚礼,都没能找到真爱的山吹殿下……

“山吹殿下太可怜了!”

一屋子的大小妖怪们,就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我,眼神充满怜悯。

所有妖怪都把我当成笑话,就连我妈在内,都觉得我只是经常坏脑子,等过两天脑袋里的水蒸发光了,就清醒了。

然后有一天,山吹殿下向我求婚了。



【三】

我从来没见过我妈那么生气。

就算我小时候分不清我妈和老母鸡的区别,追着母鸡喊了两天的妈妈,就算我这辈子就没刷出过针女御魂,就算我把座敷用命换来的鬼火让小兔子套圈玩,我妈都没生那么大气。

我妈不想让我嫁给山吹殿下,或者我妈就没想过让我离开她身边。

我知道我妈说什么都对,但是我不想。

不想一直待在除了妖怪只有妖怪的黑夜山。

不想除了我的破神社和式神崽子们一无所有。

不想窝在井底,住在最繁盛的城边,却连鱼龙灯火的形状都没见过,嘻嘻哈哈混混沌沌过一辈子。

我想嫁人,我想生个真正的孩子给我妈抱,我想离开黑夜山,我想去繁华的世界看一看。

所以啊,我昧着良心用符咒把我妈给锁了起来,在婚礼完成之后,符咒就会自动解开。

我妈没想到我会这么不孝,踩中符咒的一瞬间,吃惊得连飒我都忘了。

我临走前跪在我妈面前,座敷和小兔子也战战兢兢地跟着我跪。

我说,妈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女儿也没看上去那么笨。

我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悸动的愉悦,会随着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而起起落落,我内心在告诉我如果不追寻这种感觉,以后大概都不会再有,我想听自己的。

我知道山吹殿下并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但我只是个什么都没有人,山吹殿下却看中了我,或许我就是他那冲破世间规矩的桎梏来到他身边,生命里的最后一个妻子。

妈你别哭啊,我本来就觉得我挺大逆不道的,你再哭我更虚了。

妈,我不是小孩了。

我会让自己幸福的。

所以,妈你别哭了,真的。

后来我嫁给山吹殿下了。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我妈。



【四】

我是姑获鸟。我养过一个人类的女孩。

人类可以因为性别,为了自己活命而丢弃孩子。而我愿意用我的全部,去保护这个孩子。

伞子是我在樱花树下捡到的,早樱飘落到她稚嫩的身上,她喑哑地哭着。还不能完全睁开眼的她,用柔弱的手指抓住我翅膀上的羽毛,似乎是害怕我也走开,用力地都快要扯下来。

我带她到黑夜山,守护她长大。

春天我们在落满樱花的山林里追逐打闹。

夏天她趴在我腿上,我用翅膀给她扇风,她就会露出舒服的模样。

秋天她学着京都阴阳师画符念咒,然后被自己召唤的小纸人捆在了树上。

冬天她懒懒地抱着座敷,拱到我翅膀下取暖,猫嘴子咧着笑。

我用妖怪的方式将她养大,她能和鬼王和统治一方的大妖怪嘻嘻哈哈,却没想到,她的心还是向往着人类。

她第一次不听我话,执意嫁给了人类称为皇子的男人。

听说她出嫁的模样很美。

听说她成了那个人类最为宠爱的妻子。

听说她有了自己的孩子。

因为害怕失去而被我束缚在羽翼下的小女孩,最后还是变成了人类。

我离开了黑夜山,四处游历,却再也没有找到过,她这样的孩子。

我反省着自己将她捆得太紧,患得患失,一年后回到了京都,想和她道歉,却在王宫里,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她。

她没有实现她的侥幸,她所托付的男人,在厌倦了她的美貌之后,完全遗忘了她的存在,她从那个男人身上曾获得的宠爱,变成了其他妻子对她无止境的报复,一直被我保护,没见过世界的真实模样,连八岐大蛇追击的样子都能看出萌的我的傻孩子啊,没人保护她了。

她笑着说:“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嘛,妈你别哭。”然后终于绷不住了,一下子就放声大哭了起来,“妈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我了!”

那天,我吃掉了我的孩子,结束了她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完成了她想要永远和我在一起的愿望。

我获得了她的力量,远胜于同类的力量,我潜入王宫,带走了她的孩子。

我会像抚养伞子一样,全心全意地抚养伞子的孩子。

我会告诉她,我是妖怪,她是人类,我们有各自的生存方式,但是不妨碍她是我的孩子。

告诉她,世界有多绚烂耀眼,就有多黑暗凉薄。蝼蚁可以爬过高山去最远的远方,但是黑夜山下不遮风不避雨的神社永远是家。

告诉她,她是我最好的孩子。

我身上的妖气很快惊动了京都的阴阳师们,我偷走了皇室公主,被阴阳师们穷追不舍地追击。

黑夜山在高挂的月亮之下,模糊的月轮,看着真近啊。

家的方向。



【尾声】

“啊,又输给你了。”寮生岛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同他身前五只被打得浑身大伤小创的式神,整齐地一起失意体前屈。

天草霞打了个响指,一张散发着清新花香的形代,发出嫩粉色的光芒,一个穿着玫红和服,用兜帽藏住惊世骇俗面容的少女,伴随着飘舞的桃花瓣登场,桃花树的妖精少女落地便展开炫目的笑容,向岛田的式神们撒下一片治愈的光芒:“大家,都辛苦啦~”

岛田流下了泪水。他,平安京阴阳师天梯榜霸主……安倍晴明阴阳寮内的寮生……之一,已经在天草手下,达成了八连败的成就。

岛田为了应战天草霞,这个因为性别而无法成为阴阳师,却有着惊人天赋的少女寮生天草,派出五个辅助式神应敌,无愧于她“阴阳寮之耻”“近战阴阳师”的称号,天草手撕了岛田的茨木童子和玉藻前。

“你就只会《三年画符,五年召唤》里的套路吗?”斗技场中最肮脏卑鄙的寮生天草霞,用扇子遮掩住吐出嫌弃之语的嘴。

“下一次也要加油啊,岛田大人!”式神桃花补刀。

天草一合折扇,伸手:“拿来。”

岛田颓废地递上了作为赌约的妖气碎片。

“这是最后一片了吧,霞大人。”桃花撑着膝盖弯下腰,才勉强达到与天草平视的程度。

“嗯。”天草将总共四十片充满妖力的妖气碎片整合在一处,尝试召唤魂魄被阴阳师们打成碎片的大妖怪们,她正在收集名为姑获鸟的妖怪,天草家只有吸血姬一个输出式神,养家太辛苦了。

“传说这只姑获鸟,曾是守护神社巫女妖怪,巫女嫁给亲王后不久,这只妖怪就闯入王宫,吃掉了巫女,获得了巫女的力量后,她的妖力变得相当恐怖,明目张胆地夺走了亲王的孩子,在众多阴阳师共同努力才降服了她。”

桃花妖花容失色:“……好可怕。”

“所以啊,可能会是只凶残成性的大妖怪,无法驯服也说不定。”

妖气重聚带动的妖风,妖力从流萤之光逐渐闪耀成皓月之辉,狂风将妖力一瓣瓣拼凑成有着黑色双翼的人身鸟妖。

天草也没料到姑获鸟的妖力竟然强大至此,张开的纸扇后捏着符咒和形代,面对有过弑主经验的大妖怪,她也不是有十成的把握收复。桃花妖害怕地缩在天草背后。

有着侧边盘发的成熟女性模样的鸟妖,吸纳了狂风中的妖力,凝结成型,被狂风吹落的早樱花瓣,回报以始作俑者温柔拂面。

从樱花漩涡中睁开双眼的大妖怪,有着水晶般通透的湛蓝双眼,落到天草身上时,那纯净的眼波荡起了涟漪。

没有杀意,反而有着别样的柔情与怀念,似乎穿越了数十年,她从眼前寮生的身上,寻到一丝故去的温暖,无限的眷恋和遗憾,终于透过截然不同却又似曾相识的身影,送达到了的执着。

“你是,我的孩子吗?”姑获鸟如是问道。

【完】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