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26)

二十九·戏精与戏精的相声专场

前文传送门

吃饱喝足之后,怪盗和格瑞终于开始谈起了正事。

“还记得死灵之书吗?”

特蕾娅和格瑞曾经寻找过散落在凹凸星球上的死灵之书,以期查明致使格瑞灭族的真凶,然而格瑞费时费力找的死灵之书,最后变成了安迷修刷爆特蕾娅好感的踏板。

“我们找到的,只是个高仿,它召唤来的死神是个赝品,但是似乎有人把真的死灵之书,带到了凹凸大赛里。”

“是谁?”

“星月魔女。”

“怎么才能找到她?”

特蕾娅摊手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去找鬼狐天冲。”

格瑞语气抵触:“鬼狐天冲?”

“我知道你不想和鬼狐那种人打交道,但是现下,没有别的选择了。”

“那你呢?”

“我要调查附身金的怪物,还要冲排名,”特蕾娅打开终端机,排名显示185,“如果再加上对付鬼狐,有些力不从心了。鬼狐可是对你挂念已久了,虽然他不安好心,但是他的饵料,可是货真价实的美味。”

格瑞沉默,权衡着利弊。

特蕾娅调侃:“怎么,你没有在他收杆之前游走的信心?”

“那金就拜托你了。”

“当然,见到星月魔女也替我问一声,”特蕾娅恶狠狠地扬起嘴角,“‘今天小矮子长高了吗?’”

格瑞:“……?”



传说中的新人杀手星月魔女,只闻其名不识其人,听说见过她真容的人都死了,除了两个人,一是鬼狐,二是特蕾娅。

要说特蕾娅怎么认识的凯莉也属巧合。

凯莉盯上了特蕾娅的积分,假装落入魔怪蜘蛛网里的少女,向路过的特蕾娅求救。

凯莉扮出来的柔弱模样非常可爱,呼救的声音也很甜软,特蕾娅想都没想就把她救了。

然后凯莉就黏上了特蕾娅,凯莉年仅十五,个头小小,俏皮有趣,惹得凯莉心头冒水。

特蕾娅一直想要个弟弟妹妹。

之前她自诩宇宙第一雷吹,遇到卡米尔之后心甘情愿地让了位,特蕾娅眼馋这个乖巧懂事的弟弟,打不过雷狮,抢又抢不到,羡慕得要死。

现在忽然有个可爱的小女孩拉着她的手叫姐姐,她恨不得把凯莉抱起来宠。

直到特蕾娅偶然打开终端机看了一眼凯莉的排名,哦豁,101,居然会被低级蜘蛛魔怪抓住。

有意思。

化成了糖霜的理智又凝固了回来,怪盗摘下妹妹滤镜重新观察凯莉,凯莉身上其实有不少破绽。

真有意思。

特蕾娅产生了玩玩的危险想法。



星月魔女和巡回怪盗结束虚假的姐妹游戏,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

特蕾娅假装到河边清洗裙角的污垢,故意暴露毫无防范的后背。

凯莉露出小恶魔的笑容,星月刃无声地旋转,向特蕾娅攻去。凯莉眼见月刃即将击中特蕾娅,轻松愉快地准备接收积分。

怪盗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到底是个小孩子。”

凯莉猛地转头,怪盗气定神闲地站在她身后:“竟然躲过去了?”

怪盗冷哼:“只是发现了机会,就迫不及待了,真沉不住气。”

凯莉一撩长发,露出毫不逊色的狡猾表情:“哼,原来早就发现了吗?”

加鞋跟172的特蕾娅俯视156的凯莉,身高压制:“你动作僵硬,表情匮乏,人设漏洞!就这样的演技,还想和我同台竞技,做梦!”

凯莉皱眉,身为戏精,凹凸表演学院优等生,欺诈艺术的践行者,以骗为生的骗徒,她的骗术居然被人贬低得一文不值,怒气条蹭蹭往上冒:“本小姐还不需要你来指教!”

星月刃寒光一闪,轮舞起来,砍向特蕾娅。“你以为次次都能躲过去吗?”

“哟,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特蕾娅的身影一闪,再次闪烁到凯莉身后,“所以说,你只是个小孩啊~”

“你说谁是小孩?”刘海下凯莉的双眼一暗,指挥星镖悄悄绕到特蕾娅背后。

特蕾娅意识到她戳中魔女痛点了,继续追加攻击:“当然是穿童装吃甜食的你啊,仔细看看~啧,你好像,完全没有长开的样子啊。”

凯莉已经十五岁了,可青春期的二次发育却迟迟未到,胸部甚至撑不起最小杯的内衣,身高也惨不忍睹,偏偏这种话,从一个身材姣好,比例令人羡慕的家伙嘴里说出来了。

凯莉手指一扬,星镖从背后扎向怪盗的脚,怪盗立刻踩了电门一样原地蹦跳躲避,这让凯莉的心情微微好转:“怎么,你这是在嫉妒本小姐的可爱吗,老女人?”

怪盗一愣,手边漾起符文的金光:“老、老什么?小矮子,你再说一次!”

月刃打着旋儿飞来。“再说一次就再说一次,我会怕你吗?穿高跟鞋自我安慰的老女人!”

符文金光闪耀飞去。“多么可怜的悲鸣,像你这样的小矮子,连驾驭高跟鞋的气场都没有吧!”

“那我就把你引以为傲的东西切下来好了!”

“是我先把你不堪一击的可爱打碎才对吧!”

星月的寒光与神圣的金芒交织,四周的事物都被切成了等分的碎块。

然而比起一来一回的攻击,两只宇宙级戏精言语上的战斗,似乎更加有声有色。



忽然,两人脚底一阵摇晃,地面裂开,终端机的警报响彻。

[参赛者 特蕾娅、凯莉 惊动隐藏怪  沼泽毒王]。

从裂开的地面爬起来的,是一只有着浑身脓包的蟾蜍,流淌着黄绿脓液的蟾酥、覆盖淤泥的紫色皮肤、死鱼似的眼睛,由于体型庞大,它身上所有恶心的细节都十分清晰。

爱干净的少女们第一反应都是逃。

——谁要和这种难看的怪物打啊!

“今天你运气不错,下次再找你算账。”凯莉扯出老骨头,撑开他的嘴往里一跳,然而老骨头并没有用空间移动离开此处。

“是你搞得鬼吗?”凯莉冲着特蕾娅大喊。

特蕾娅的表情也不好看,毒王长得很让她吃不下饭,张嘴一吐,舌头向她扫去,她想瞬移躲开,却发现本该如驱动手脚般简单的瞬移,使不出来了,匆忙地跳开以免被一舌头抽成陀螺,听到凯莉的质问,她立刻吼了回去:“没看到我也中招了吗?”



这只丑陋的蟾蜍似乎能抑制空间技能,特蕾娅的瞬移和凯莉的老骨头都发挥不了作用,两人只好忍住十二分的恶心迎战。

比起毒王,对特蕾娅和凯莉来说,更具危险性的是对方。

比方说特蕾娅正在躲避毒王的脚蹼碾压,星月刃就会好巧不巧地突然切来,削掉她半边裙子。

凯莉毫无诚意地解释:“哎呀,打偏了。”

于是凯莉在躲闪毒王喷出的毒液时,一串金色的字符就会在她脚边炸开,炸得她灰头土脸。

怪盗造作捏指一笑:“呵呵,手滑了。”

“你故意的吧,老女人!”星月刃掉头向特蕾娅冲去。

“还真敢说啊,小矮子!”符文化成箭雨射向凯莉。

毒王“呱”了一声,看着两个突然放弃攻击自己的参赛者,每当她们中的一个即将打败它,另一个就会出手阻挠,然后两人就会开始忘我地互怼。

毒王就有充足的时间,酝酿一发饱含热情的毒液喷泉,让她们俩一起来看毒液雨啦,或者爪子一按震出一场小地震,让她们俩跳个普通disco啦。

等她俩愤怒地将目标转向毒王并认真起来的时候,又会循环以上情节。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重复了不知第几周目后,气喘吁吁的特蕾娅喊话:“喂,小矮子,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被拖垮。”

凯莉也不比她轻松:“那你想怎么样?”

“合作。先把这个家伙干掉,然后再慢慢算我们的账。”

“……同意。”

不多久,符文将星月刃强化成了四十米弯刀,毒王被削成了两半,化成积分,流入两只戏精的终端机。

凯莉抚摸着沾上毒王粘腻血液的星月刃:“哎……我可怜的星月刃,委屈你了。”

特蕾娅讥笑:“还是心疼一下你自己吧。”

此时的凯莉十分狼狈,长筒袜破了七八个洞,卫衣右袖少了一截,头发乱七八糟。

凯莉反嘲讽:“你也没好看多少啊。”

此刻的特蕾娅也很搞笑,及膝的礼装已经成了超短裙,花丸头箍不知所踪,柔顺的长发沾上了粘液。

两个气势汹汹对峙的戏精,在看到对方的造型后,同时大笑出来。

“喂,我说,星月魔女,与其和你打架,我更想赶紧回去洗个澡。”

“我也是,对你突然没有兴趣了。”

“那么——暂时休战?”

“好吧,本小姐也不想玩耍的时候,浑身脏兮兮的。”

两人同步率百分百地收起武器,转身离开,都好似不经心地扭过头看了一眼对方的背影。

然后……

“星月交辉!”

“神曲·颂歌!”

特蕾娅一个瞬间移动,躲过了被星月刃斩成开花肠的命运。

凯莉一个三段跳,避免了被字符炸成烤火鸡的惨剧。

两只戏精同时指向对方,异口同声地怒斥:“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会偷袭!”

然后又同时扭头冷嗤:“和魔女(怪盗)根本不用讲道义。”

“小矮子,你今天是不想全须全尾地回家了吧?”

“你才是该哭着回家找妈妈的那个,老女人!”

一切回到原点。

两只戏精又打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

被两人忽视的草丛里,鬼天盟的二把手莱娜,带着手下们埋伏在远处。

“莱娜小姐,要不要趁现在拿下凯莉?”

莱娜脑海里的两个小人天人交战了许久,才下了命令:“不,暂时撤退。”



之后,第六次抓捕凯莉失败的报告,被莱娜呈到了鬼狐面前。

鬼狐:“莱娜,这一次又因为什么,没抓到凯莉?”

莱娜:“鬼狐大人恕罪,这次抓捕行动中,凯莉爆发的实力比情报高出了一倍,我方人员的战力,不足以将她捕获。”

“哦?战斗力暴涨,这是为什么?”

莱娜顿了顿:“因为……一个女人。”

鬼狐:“……女人???”


——————

#这章的这对叫戏精组吧#

虽然凯佬有点儿ooc但我还想这么写

两个女人一台两小时大电影,已经有一个雷总和凯佬的修罗场预定了。

(雷总能和卡米尔外任何一个人激情修罗场,真是万用的凑字数,不是,强占有欲的男人)

——————

哦对了,大家觉得这一对该是凯塞还是塞凯好?

事先说明,我站塞攻(毕竟高很多所以壁咚很方便←不你)

——————

下一更的番外里,还要让这对宿敌交换身体,想想更刺激了。


评论(23)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