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戏精番外]我和宿敌互换身体的搞事24小时

又名《原谅魔女与塞莉绿娅的尬撩之旅》

戏精凉了的番外

凯佬和原女塞莉西娅互换身体

凯佬和塞莉宿敌戏精设定

前文传送门


凯莉一觉,从宿敌特蕾娅的床上醒来。

不仅是在她的房间,甚至于身体都变成了她的。

凯莉在镜子前捏了三回自己的脸,才确定,镜子里足有168,高挑丰满,相貌冷艳的人,是自己。

在短暂的惊讶后,凯莉露出了“好玩”的表情。



凯莉和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特蕾娅,都具备戏精的属性,因飙戏结仇,因身材问题结怨加深。

一旦碰面,必定以“小矮子”、“老女人”问候对方,轻则吐槽嘴仗,重则动手拆迁。

结果这对冤家,居然互换了灵魂,真是天意弄人,因缺思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同时,特蕾娅睁开双眼,看到的是不熟悉的天花板。

“……儿童睡衣?”她的第一反应是身上属于凯莉的,可爱草莓印花的粉红睡衣。

嗯,这个高度?

下床之后,她发现周围家具似乎,高大了不少?

低头,居然能一马平川地看到脚背。

“诶???”



特蕾娅花了十二分钟才接受她不是缩水了,而是进入了凯莉身体这件事。

特蕾娅凭借记忆想起自己的身份ID,从终端机上联系了凯莉。

[凯莉]:星月魔女,是不是你在我身体里?

[特蕾娅]:哟,来得还挺快嘛。

[凯莉]:和谁不好,居然是你,真是的。见个面吧,找赛方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特蕾娅]:找赛方?难得碰上这样稀奇的事情,你就不能有点儿创意?

[凯莉]:喂喂,你想干什么?

[特蕾娅]:当然是给你好友列表的每一个人发交往请求喽。

[凯莉]:ktyukhuijhk

[特蕾娅]:激动地一巴掌拍在键盘上了?

[凯莉]:小矮子,你知道乱来的后果吗!

[特蕾娅]:你能拦得住我吗?

[凯莉]:……呵,这种伎俩,只有你会用的吗?



特蕾娅抠破了手边的无辜抱枕,阴测测地嘀咕:“这可是你自找的。”说完点开了凯莉的好友列表。

除了刚加上的她自己,空空如也。



[凯莉]:小矮子,你没朋友的吗?

[特蕾娅]:都是我的玩具,哪有什么朋友。在凹凸大赛里玩友情游戏,你是不是太甜了?

[凯莉]:无可救药!

[特蕾娅]:呀,已经有人回复了呢。



特蕾娅心惊肉跳,仔细回忆了一下她的好友列表里有谁。

格瑞?不用担心,他肯定又以为是开玩笑。

卡米尔?凯莉去找他,指不定谁吃亏。

——还有谁来着?

笑完发现她好像也没什么朋友。

——等等,还有!

安迷修!

那个呆头骑士一定会当真的啊啊啊!



[凯莉]:你最好给我待在原地。

[特蕾娅]:在身体换回来之前,我会争取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向你求婚的。

[特蕾娅]:不用感谢我哟~

[凯莉]:谁会【哔】的感谢你啊!



系统还自带屏蔽脏话的呀。

凯莉哼着小曲关闭了终端机,脑内已经铺开了恶作剧的计划。

出门得先换身衣服。

凯莉拉开衣柜,眼皮一跳,特蕾娅的衣柜里除了暗色系的华丽礼装,就只有衬衫和黑色军装。

“总是穿这种沉闷的颜色,那老女人才会这么无趣。”



与此同时,特蕾娅也在吐槽凯莉衣柜里玫红到浅粉渐变的少女色系服装:“这什么小学生审美……”

穿这种娘粉色出门,每一寸皮肤都像遭受针扎酷刑。

特蕾娅捂着头从终端机的商城里,选了一套衣服。

二十分钟后,特蕾娅推开房门。

一身西式制的制服将瘦小的身体收束得更为修长,长筒皮靴和短裙组成了令人遐想的绝对领域,浑身除了黑与白两种禁欲的颜色,只以红色领带点缀英姿。

特蕾娅长吸一口烟,烟草化成迷离的蓝雾:“快跑吧星月魔女,现在不跑,待会儿就跑不了了。”

另一边,凯莉也买了一身少女系的着装,粉色的星星图案卫衣和百褶短裙,圆头皮鞋和绒球头饰都显得软萌可爱。

“咔吧”凯莉咬碎了草莓味的棒棒糖,糖浆流满了口腔:“嘿~来大闹一场吧。”



【安迷修篇·后宫起火】

餐饮区,露天餐厅。

凯莉在目测有999朵白玫瑰和心形熏香蜡烛中间忍笑。

她给安迷修发了条“请和我交往”之后,这位骑士约了她在露天餐厅见面,正在凯莉吐槽“我是到了哪个小学的告白现场吗?再差个下跪就——”

然后安迷修真的手捧一束白玫瑰单膝下跪了。

“特蕾娅小姐,抱歉准备仓促。在下觉得,交往这种事,应该在一个正式的场合,用正式的方式,由在下提出来才对。”

凯莉内心在狂笑。安迷修笑容完美温煦,装腔作势地念台词,不时低头偷看一眼手心的小抄。

“在下认为,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间,我们还对彼此还不够了解,塞莉小姐,你愿意给在下一个,深入了解的……塞莉——小姐?”

凯莉对安迷修的话没兴趣,目光落在了骑士像风纪扣一样整齐的领带上,手指钩住领结往下拉扯,在骑士惊讶的眼神里,目不转睛地看着渐渐袒露的胸膛。

“塞莉小姐,请——”突然,安迷修目光凛然,一跃而起,将凯莉护在怀里退到一旁。

凯莉刚才坐过的位置,被月牙形的玫红月刃切成了两半。

安迷修单手挡住身后的凯莉,看向发动袭击的人。

站在露天阳台栏杆上的杀气勃发的少女挥手召回星月刃,冷然问道:“戏弄我最重要的人,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小矮子?”

凯莉扑在安迷修背上,委屈地说道:“我不认识她。”

安迷修凝重抬头,保护塞莉小姐是他的职责,但是对女性出手又有违他的骑士道:“这位小姐,你和塞莉小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特蕾娅蹙了蹙眉,着急辩解:“骑士阁下,我才是——”

凯莉眼珠一转,假装惊慌失措,扯起嗓子尖叫:“呀啊!是星月魔女!不要杀我!”

凯莉这一声不但吓着了安迷修,把特蕾娅也喊炸毛了:“小矮子你给我适可而止!”

“别怕,不会有事。”凝晶从数据流中凝聚出剑形,剑的主人上前一步对上怒气勃发的少女,“抱歉,在下不会让你伤害塞莉小姐。”

特蕾娅气极反笑,刚要解释。

被刚才的袭击吸引来的参赛者将露天餐厅围了一圈,人群中甚至还升起了握相机的手,“咔嚓”一声在喧嚣的人群中格外清晰。

“卧槽怎么回事?”

“听说是大赛第五撩妹翻车了!”

“这架势哪里是撩妹,明明是捉奸吧?自称骑士居然还脚踏两只船?”

“我来得晚,哪边是正宫啊?”

“比起骑士劈叉,那个恶心帅居然有人喜欢才更可怕吧?”

“……对哦!”“有理有理!”



特蕾娅甩手,星月刃从观众头顶掠过,让人群整齐自发地来了一波人浪:“你们这些看热闹的戏太多了!”



“误会更严重了……”安迷修也控制不了局势了,笑容略带尴尬,“这位小姐,为了你的名誉着想,还是先冷静下来比较好。”

特蕾娅深呼吸,平复语气:“骑士阁下,您现在守护的——”

凯莉左边嘴角高高翘起,右手比了个枪的动作,对准了毫无防备的安迷修,指尖涌出符文的金光,嘴型似乎是在说……

“boom——”

特蕾娅瞳孔急遽收缩,星月刃狂烈地高速旋转,向凯莉砍去:“住手啊混蛋!!!”

露天餐厅被切成了两截,半个地面山体滑坡般倾倒下去,烟尘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咳嗽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安迷修低头看向有些狼狈的凯莉,刚才他一时情急,将少女埋进怀里的动作略带粗暴,小心地替她拂开呛人的灰尘:“没事吧,塞莉小姐。”

凯莉愣了愣才可怜兮兮地摇摇头。

——这真的是我的星月刃吗?

这是凯莉的心理活动。

安迷修误以为是她受到了惊吓,再不犹豫,流焱也听从召唤显现冷光,燃烧起斗志的安迷修望向对手的时候,却看到了熟悉的杀气。

特蕾娅站在高耸的残垣之上,漆黑的身影镶嵌在月轮里,每一缕飞起的发丝都锋利如针,从下望去,被刘海遮罩的双眼泛着血红的颜色,少女身体瘦小,架势却像御驾亲征的暴君。

“敢伤害他的话,就算躲去地狱,我也会咬断你的脖子,星月魔女。”



只要与军姬塞莉西娅敌对过的人,就忘不了她的气场。

包括安迷修。

特蕾娅直视他,一字一顿:“骑士,你是否足够英勇怜悯,愿意引导一个傲慢暴虐的灵魂?”

这是他守护她的誓词。

“……你到底是?”

“还分不清楚吗,我才是塞莉西娅啊笨蛋骑士!”



凯莉向后一跃,远离乱团:“哎呀,好像不好收场了。”

安迷修来回看一左一右两个少女:“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里不好玩了,”凯莉瞬移到场外,坏笑,“这个呆子还是留给你吧。”

“你给我站——”特蕾娅刚想追,啧了一声倒回来,退到安迷修身边,双手叉腰,“说,我是谁?”

安迷修语气不确定,卷着头发:“塞莉小姐?”

特蕾娅跳起来用手刀砍呆毛:“问号!问号!问号!”



“所以说,是因为大赛的BUG,我和凯莉被迫交换了身体,”特蕾娅双手抱胸,脚尖气鼓鼓地拍地,“24小时才能修复。”

安迷修低头听训,活像被教导主任抓到翻墙的学生会主席。

“我就知道你会被骗,真是的,骑士阁下太不谨慎了!”

“……抱歉。”

“我和凯莉区别这么大!一眼就能区分出来吧!”特蕾娅像班主任敲黑板讲重点似的敲了敲星月刃。

安迷修头更低了。

他该知道的。塞莉小姐有她最独特的气质,不论玩笑还是打闹都不会逾矩,更不会玩弄他的感情取乐。

他不但没有透过外在,认出她的灵魂,甚至还对她刀剑相向。

他这个守护骑士,太不够格了。

特蕾娅:“穿衣风格!是穿衣风格啊!我怎么可能会穿粉红色系的衣服啊!”

钢铁直男安迷修:“嗯???”



特蕾娅看向安迷修胸前,被凯莉解开的领带,安迷修半开的衣领,让她生出宝物被随意窥视的愤怒。

特蕾娅踮起脚,想给他系好,奈何凯莉的身高不够,再加上给别人打领带她也是第一次,手忙脚乱。

安迷修看着她的怒气冲冲的表情,好像被抢了棒棒糖的小姑娘,努力嘟起嘴作出生气的样子,他从不用可爱来描述他的塞莉小姐,但是现在他脑海里冒不出第二个形容词。

特蕾娅连续打了几回都没打好领带,看安迷修的笑容更来气了:“你这个,呆!瓜!骑!士!”每说一个字就拽一下领带,硬把179的安迷修拽成了90度鞠躬。

“在下倒觉得……非常可爱。”

“……啊?”

“如果塞莉小姐那样穿,也非常可爱。”

特蕾娅眉头一挑:“给你个逃生的机会,我以前的打扮不可爱吗?”

安迷修急摆手:“不是这个意思!”

特蕾娅嗔怪地哼了一声,语气稍稍软和些:“那个,真的,可爱吗?”

“骑士道不允许在下说谎,更不用说是对塞莉小姐。”

“那……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可以稍微穿穿。”特蕾娅目光躲闪了一下,“只是,稍微哦。”

安迷修笑着点头:“非常期待。”



一个裁判球从废墟里钻出来:“警告,警告,参赛者恶意破坏设施,将被扣除积分。”

安迷修环视乱糟糟的露天餐厅,不好意思地摸后脑:“对不起,我会帮忙清理的。”

“那这里交给您了,”特蕾娅一打响指,坐上了星月刃,“我还要去追凯莉。”

“请放心。”

安迷修动手,从废墟下翻出一束凋落的白玫瑰,它本该被送给一位灵性高贵的少女,但它现已凋零,只剩下几杆丑陋的花梗。

他莫名有些失落。

一只手伸来,折下了一朵还算完好的白玫瑰。

坐在星月刃上的少女轻嗅白花,嘴角微扬:“送给我的?”

“不,这朵已经——”

少女指挥星月刃转身,握花的手摇了摇,将花插在心口的衣兜里:“我喜欢红色,您懂我意思吧?”

安迷修握着凋谢的花束,恭敬地敬了个骑士礼:“在下记住了。”

——下一次,会让小姐看到更热烈,更鲜艳的颜色。



半小时后,娱乐区,酒吧。

十分钟内,已经陆续有十六位参赛者,争先恐后地逃出酒吧了。

原因是坐在吧台边阴沉的雷狮。

刚才雷狮听到有人说“看到论坛上的帖子了吗,安迷修求婚翻车了”,他虽不能亲自到场祝贺,至少能上论坛实名哈哈死对头,转念一想,不对,安迷修还能向谁求婚?

雷狮起初还愉悦地翻着帖子,随后笑容渐渐消失,最后手里的酒杯被狠狠震碎在吧台上,给吧台和边上所有的参赛者过了遍电。

“卡米尔。”

“在。”

“一小时,把塞莉抓回来。”

卡米尔有些为难,就算雷狮亲自动手,一小时也够呛。

“活的抓不住,”雷狮缓缓扭过头,即使他眼中的凶光并不是针对卡米尔,也让他不寒而栗,“死的也可以。”

“……是。”

卡米尔刚要离去,雷狮喝住了他,他的视线还停留在论坛的帖子上,终端机上显示的照片,是给半蹲的骑士系领带的黑衣少女,画面亲密得好像妻子为出门上班的丈夫整理着装:“把真的那个带回来。”

“是。”



卡米尔久久地盯着通讯终端里的那行字。


[温柔端庄特蕾娅]:和我交往怎么样,卡米尔?


从收到这条信息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听到雷狮的嘱咐后,他几乎可以确定猜想了。


[一米八七卡米尔]:我想当面表达心意。


收到这条回复的凯莉刚摆脱特蕾娅的追踪,吸吮着树莓味的棒棒糖,嘴角浮上甜蜜的笑容:“上钩了。”


[温柔端庄特蕾娅]:那见一面吧!(0ω0)/☆


海盗军师往上拉了拉围巾,眉头几不可查地一皱。

——上钩了。


TBC……

下半部分隔日更

评论(37)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