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阴阳师]《椒图的斗技手札》(式神x我)

《近战阴阳师的式神饲育指南》第二篇

补档,前文戳tag

写作的时候还是后手反击流的黄金时代

有一些bug不符合现在斗技的环境了,但我不想改


【一】

又是画不出强大妖怪的一天。

阴阳寮内有“极致之黑”称号的寮生天草霞晃动着手中最后一张符咒,懒得叹气。

天草,女,目前十五岁,所在的阴阳寮,属于平安京阴阳师天梯榜霸主安倍晴明,是安倍晴明一时心血来潮,或者说是脑洞大开才收下的女弟子。

安倍晴明,在平安京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在封印八岐大蛇一役后,他从一个著名的阴阳师,变成了人见人想嫁,妖见妖想跟的人生赢家阴阳师。

天草是在那场封印八岐大蛇一战后被晴明大人收为寮生的,若不是那场大战牺牲了平安京半数阴阳师,阴阳师人才凋敝,若不是天草的外貌像极了某个在那场大战中献身的少女,天草大概此生都无缘踏上阴阳路。

她的背后是平安京每一位寮生的第一位亲人雪女,这从冰雪中诞生的女妖,拥有优秀的控场能力,和不论他的主人多么非,都不离不弃的忠诚。

天草摇晃着手中最后一张符咒,今天的她依然非气当头,画出了一堆山兔和童男,对最后一张符也不抱有任何希望,她一边不走心地画上一笔,一边想着晚饭吃红烧兔子头呢,还是叫花童子鸡。

最后一张符咒在召唤阵中发出夺目的光彩,隔壁的寮生岛田就是在这种光芒中召唤出了罗生门艳鬼茨木童子呢。

就算是生性冷淡的天草,也忍不住有些兴奋了起来。

——要出大妖怪了吗?

“呼——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从召唤阵中出现的式神拥有水妖普遍拥有的海蓝色。

隔壁的寮生松岛的荒川之主就是一只强大的水妖,天草曾经被荒川之主的水流高高抛起,在空中转体三周半向后又翻腾三周半,还没等落地又被水流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溅起老大水花,旁边当裁判的山兔看到了,扶着额给打了个零分。

从此天草跟水妖的梁子就结大了。

召唤阵的光芒中露出鱼类的尾巴。

天草心说难道是福神惠比寿?隔壁铃木家的惠比寿笑眼眯眯,强大的祈福能力却是一点儿也不输给可爱的女性治愈式神们,莹草知道了一定会开心到……

……彻底放弃治疗。

为什么,觉得眼泪流下来了?

然后光芒散去,钻出来一只坐在贝壳里的人鱼。

“椒图啊……”天草脸上挂着不阴不阳的笑容。虽然是很少见的妖怪,但是妖力和山兔,莹草是一个级别的,算不上强大。

之所以给了天草来了个大妖怪的错觉,只是来源于她脖子上挂着的四个勾玉。

式神椒图努力挺起胸膛,天草越来越深地微笑让她感到了危险。

椒图不断进行自我暗示,她努力地修炼妖力,早就不是当初弱小得会被座敷童子打飞的椒图了,一定会被阴阳师的重视的。

没问题!

没问题……

没……问题?

椒图悄咪咪地瞅了天草一眼,天草越来越崩坏的笑容已经让她鳞片倒立,天草背后冷然的雪女狠狠一瞪,吓得椒图“噗叽”一声缩进了壳里:“请,请不要这样看我……”

“雪女,今晚吃碳烤生蚝吧!”

“啊啊啊也请不要吃了我啊!”



【二】

天草领着一只蒜蓉扇贝,不是,一只人鱼往庭院走。

鬼知道椒图到底是用了什么黑科技,看似弱不禁风的人鱼,却能带着一个庞大的贝壳,一蹦一跳地跟在天草后面,每一跳都令木质地板砸出了碗口大的坑。

天草一进来就坐在了正在补粉的桃花妖身旁,晦暗不明地看着椒图。

椒图絮絮叨叨地向天草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关于一只深海海妖为什么会千里迢迢来到平安京的故事。

椒图曾生活在阳光也照不到的海底。

椒图一族本身是妖力弱小的人鱼,但是眼泪会化成价值连城的珍珠,肉又可以令人长生不老,人类为利益所驱,捕杀过椒图一族。

椒图的栖息地被大肆破坏,舌尖上的美人鱼也曾一度变成贵族的饮食文化,椒图一族不得不转而躲入深海。

数百年后,连椒图一族本身都忘记了久居海底的原因,这种美丽的妖怪,后来也只在冷门的式神录里出现了。

天草家的这只椒图,在只有鲛珠照亮的海底生活了几十年,在没有阳光照耀的海底,自然没有会随暗流舞动的水草,也没有透过层层水流折射过的,,流动的光芒。

事实上,大概是因为深海的居民都看不到彼此,所以椒图身边的生物,长得都挺天马行空,随心所欲。

某天暗流将人间的小玩意带到了椒图的身边,这只满心都是诗和远方的椒图,在遇到了契机后,开始向往起来千奇百怪的繁华人间。

“呐呐~你听说了吗?最近人类那边的世界,好玩的东西越来越多了。”椒图对她的同类说,其实她根本没有“听说”的来源。

“有水一样的胭脂,有会闪闪发光的米粉,还有一条一条的口脂!”这是椒图的先祖们告诉她的,那些闪亮亮的,听起来就很美丽的东西,她一直记在心上。

“我真的好想去看一看呀。”椒图捧着脸,如同新婚的花嫁,兴奋地怂恿同类一起去海面上的世界。

可是同类们,却没有一妖愿意离开安全的海底。

天草边听椒图说,边和座敷童子泡来的茶,和座敷童子百分百同步率地端杯,喝茶,呼出热气。

椒图心虚地缩在壳里,天草对她的故事似乎一点也没兴趣。

事实上天草对所有水妖都是一视同仁地鄙夷。

毕竟,在斗技场上,天草遇到过一边输出一边奶人实力一带五的海坊主,天草曾被这个咸鱼头按在地上喊六六六。

天草遇到过徒手撕不开的泡泡之盾,吐出这种泡泡的鲤鱼精,会给河童套上一个爱心盾。

——你拿大尾巴扫我一脸鱼腥就算了,喂狗粮就是你的不对啦!

最可气的是,河童受到了爱的鼓励,瞬间化身茨木童子,一曲大河之歌唱下来,天草这边全家升天。

椒图当然不知道这一点,继续说着她的故事。

这不是椒图第一次来到陆地。

在这之前,椒图也曾经有个阴阳师主人。

不是所有的阴阳师都姓安倍,也并不是所有阴阳师都有几十号强大式神哭着喊着晕倒窒息求追随。

椒图的第一任主人,是个画错了符咒,意外将召唤阵连接到了遥远深海的新手阴阳师。

椒图是他召唤出的第一个式神,他曾相信椒图有着强大的潜力:“让我们一起成为超越晴明大人的阴阳师吧!”

比起成为强大的妖怪,椒图更喜欢针脚细密的和服,山鸟虫鱼的纸扇,和闪亮的胭脂水粉。

逐渐的,召唤不出强大妖怪的阴阳师,开始厌烦起喂养了数个达摩却还不见强大的椒图。

“这世上根本没有大(s)妖(s)怪(r),连莹草都没有!”心灰意冷的阴阳师决定回家种地养猪,把椒图带到了一条名为荒川的大河边放生。

“为什么您带我来了,又离开了?是我不够听话吗?是我太喜欢摆弄胭脂?还是我不够强大,不能帮助您了?”

看着阴阳师离开时气急败坏的背影,椒图乞求着。

“我会忍住的,不会总想着要新的玩具。我会乖乖的,客人来时不会躲进壳里。我会听话的!当您需要时,绝不吝啬我的力量。 求求您,不要抛弃我。”

当然没有用。

找不到回家之路的椒图,在荒川边瑟瑟地哭泣。

人鱼的歌声可以迷惑海上的水手,人鱼哭泣起来都似乎有旋律。

渔夫听到她的哭声后,把她当做稀有的野兽,抓起来想要献给京都的贵族,有见识的老人认出这是能令人长生不老的人鱼,在渔夫的怂恿下,附近村庄的人想要将椒图架锅煮了。

这个故事,也从象牙塔小公主触摸繁华世界,忽然变成了蛤蜊汤的烹饪指南,又因为某只荒川主人的出现,而变成了充满酸臭味的恋爱故事。

荒川之主,冠以汹涌大川之名的水妖,行事诡异只凭好恶,救下了在大锅里瑟瑟发抖的椒图。

我身临险境,你踏浪而来,游鱼结阵,波涛作僚。你说激不激动,兴不兴奋,期不期待?

这英雄救美的画面,对不谙世事的椒图来说太刺激了。人鱼的心立刻被伟岸高冷的妖王俘虏。

无家可归的椒图,表达了希望荒川之主收留她的愿望。

然而妖力能令波涛止息的妖王却如此答复:“吾只有心镇此一方水土,无他意照拂旁人。”

然后一个大浪,把椒图卷回了深深海底。

两次被抛弃的经历,让椒图深刻反省,是不是自己太过弱小,她不断修炼妖力,直到她觉得她已经强大了为止,她再次来到荒川,却被告知,荒川之主已经追随着安倍晴明大人的某个弟子去了。

——既然荒川大人成为了某人的式神,那么我也追随他,成为荒川大人的助力吧。

椒图在安倍晴明的阴阳寮外蹲守了两天,发现这并不是个容易的事儿。

安倍晴明的阴阳寮啊,全平安京的强大妖怪挤破了妖头都想攀进去啊。

每当有阴阳师念动召唤式神的符咒,总是有一堆没有见过却强大无比的妖怪和椒图抢位子。

在无数次被鬼使兄弟,狗子狐崽抢先之后,椒图终于发现一个,强大式神都避之不及的召唤阵,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钻了进去。

然后她一睁眼就看到了天草了。

平安京非气正盛,令强大式神都敬而远之的晦气寮生。



【三】

“呜……好感人!”桃花妖带着哭腔说道。

“……谢谢……”壳里的椒图对桃花妖的支持喜出望外。

“太可怜了,这样不求回报的追随……妖王真是太坏了!”座敷童子也跟着附和。

“不,不是,荒川大人他……”椒图着急忙慌地辩解着。

“不要放弃啊,你一定会比妖王还要强大,成为他无法忽略的男人的!”桃花妖握紧了粉拳呐喊助威。

“太谢谢你……诶,男人?”椒图打开了壳,发现桃花妖,座敷童子正一左一右地围着天草,一主二妖聚精会神地看着一本书,《青行灯八点档:挚友啊,我要成为你的臂膀——茨木童子与鬼族之王不得不说的故事》。

“你们……”

“啊,不好意思,因为太无聊了,所以从故事的中间部分就听不下去了。”天草耿直地答复。

人鱼小姐快要哭出来了。

天草不耐烦地把书扔给桃花:“你要找荒川之主的话,就在隔壁松岛的庭院里。”

“谢谢您!”椒图露出了“真亏得荒川没有爱上她”的美丽笑容,调转大贝壳就想要走,却突然漏气似的软了下来,“噗叽”一声又钻回了壳里。

天草上前,抚摸大贝壳上海浪冲蚀的纹路:“去啊,缩着干嘛?”

“呜……我,我还是不敢……”

“为什么?”

“我,太弱小了……”

对于椒图“弱小的妖怪连呼吸都是错”的神秘逻辑,天草完全无法理解。

何况,椒图要是弱小,全平安的单体式神大概都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平安京近战能力第一的物理系阴阳师天草徒手撑开了大贝壳:“如果我说,你能打的赢荒川之主呢?”

“咦?”缩得像盘松鼠鳜鱼的椒图抬起头,“不,不可能的,荒川大人那么强大,我,我只是……”

“没有没用的式神,只有没用的阴阳师,”天草打开折扇,这动作是向晴明大人学来的,只是天草学了个囫囵,看起来并不如晴明大人高深莫测,却足以糊弄住少不更事的椒图了。

“追随我的,也大多是和你同级别的妖怪,”天草背后的座敷童子,山兔,童男向椒图友好地挥了挥手,天草选择性地隐瞒了神闪避强悍妖怪的尴尬体质,带着王者的笑容,向椒图递出橄榄枝,“要不要相信我,我让你成为连荒川之主都对你束手无策的妖怪。”



【四】

斗技场,碧落太鼓。

由层层符咒保护起来的巨型太鼓,是顶级寮生较量的场所,从最低端的阴间结界,到步步都是修罗场的碧落太鼓。对于年轻的寮生们来说,除了一路厮杀,别无捷径。

只有依靠与式神亲密无间的配合,式神与式神间恰到好处的相性所形成的阵容,才能成为胜者。

……但也有被某种神迹所眷顾的寮生,能获得无比强大的妖怪的青睐,他们依靠着式神本身强大无比的力量,瞬间完成反杀。

所谓“茨木老仙,法力无边,一人暴击,全家升天”的口号,在任何一个段位的斗技场上,都不算少见。

天草属于前者,她的对手松岛属于后者。

两人都是斗技场上不招人待见的寮生。

天草的一线主力是狸猫,独眼小僧,童男,桃花妖,打着打着突然就陷入了半个时辰的膀胱局,天草作为全寮输出能力第一的寮生,谁都不愿意被她的小拳拳砸到胸口,大拳八十,小拳四十,拳拳到肉。

松岛的一线主力则是荒川之主,茨木童子,大天狗,妖刀姬,“三,二,一,开始,你死了,抬走下一个”。

这一次是劝退毒瘤天草胜利,还是欧皇松岛继续连胜呢,寮生们已经开始开赌盘了。

松岛派出了他的多动症镰鼬,相貌可爱妖力强大的竹取公主辉夜姬,一扇翅膀就是一阵十三级台风的大天狗,座敷童子是唯一一只和椒图同等级的妖怪,但是也比我方座敷童子容光焕发,最重要的是……

对面还站着,点谁谁要死看谁谁投胎的荒川妖王,椒图所倾慕的大川主人。

椒图又想缩进壳里了,却在闭合贝壳的瞬间被天草一脚卡住,天草笑得阴险,露出了虎牙:“现在退缩来不及了哦~”

天草的身旁是跳跳妹妹,跳跳弟弟,跳跳哥哥和桃花妖,看起来妖力等级能和对面抗衡的,好像也只有跳跳哥哥和桃花妖了。

桃花妖正举着粉扑专心致志地补妆。

跳跳哥哥正背着他的棺材,急得团团转:“我的棺材呢,我的棺材呢?”

……真的没问题吗?



【五】

两天后。

“霞大人,又在做衣服了?”桃花妖凑到了正在处理布料的天草面前,天草出人意料地哼着小曲唱着歌。

每个到她寮里住下的女孩子,都会有一件新衣服。

“霞大人,人鱼小姐姐已经消沉两天……”

“我知道啊~”

那天和松岛的战斗中,桃花妖复活了在第一轮中就被荒川的水流击飞的跳跳弟弟,椒图将所有式神的生命之流汇聚在一起,形成坚不可摧的防御,在两个地藏御魂的加持下,不论是大天狗还是荒川之主的攻势,都变得不再毁天灭地。

跳跳弟弟逐渐吸收两大妖王的妖力,最后庞大无比的跳跳弟弟一张嘴一个毒气喷泉,用大概类似于口臭的方式,战胜了欧洲细作。

“霞大人,您不觉得愧疚吗?”桃花妖幽幽地说。

那一战椒图功不可没,她向妖王证明自己并不是弱小的妖怪,桃花妖怂恿椒图去向荒川告白。

椒图怂进壳里死活不肯出来,精疲力尽的天草也没力气再掰开一次大蚌,瘫坐在地上大喊:“松岛君!这个傻姑娘喜欢您家的荒川大人,以后请多多关照啦!”

椒图羞得快熟了。再打开壳的时候,荒川之主立在她面前:“吾现在只一心追随吾主探究阴阳之理,心中再无旁骛。”

随后椒图就一只蔫哒哒地趴在壳里,一整天都没动静。

天草忽然停下了裁剪的动作,这两天她一直都沉浸在第一次战胜松岛的愉悦中,都忘记了更为重要的事情了。

天草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这衣服白做了。

第二天,趁着椒图还在睡梦里,天草拜托松岛家的荒川之主,将椒图送回了大海。

她为荒川而来,既然荒川不答应,自该因荒川而去,而天草呢,只是利用了椒图急切证明自我的心情,让天草过了一把吊打欧皇的瘾而已。

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迷恋大妖王的梦,给一棒,差不多就醒了。



【六】

又是画不出强大妖怪的一天。

阴阳寮内有“非洲守护”称号的寮生天草霞晃动着手中的符咒扇风,她身后是一堆青蛙瓷器和九命猫。

——猫肉不好吃啊,今天煮牛蛙煲吧。

她随手画了个圆,把符咒扔进召唤阵中。

召唤阵发出了夺目的光彩。

——似曾相识的画面啊……

从召唤阵中钻出一只……不知是自带贝壳的人鱼,还是自带人鱼的贝壳。

“呼啦~霞大人——”

天草将符咒撕碎,还在召唤中的召唤阵立刻消散了,召唤阵中的妖怪跟着消失了。

天草漠无表情地接着画符。

“又见面啦——”蓝色的人鱼尾巴晃了晃。

飞快撕碎,再画一张。

“我决定了——”

再撕,再画。

“请务必好好地听我说完啊啊啊!”人鱼少女抓狂地摇晃着尾巴,尾巴上的水啪啪打了天草一脸。

“不听,滚。”天草还打算撕,发现这是最后一张符咒,心痛地跪在了地上。

“……哎呀,霞大人怎么了?”

深知天草德性的桃花妖凑上去耳语:“趁霞大人还没恢复过来,有什么事可以快点说哦~”

“啊啊啊?好,好的,是这样的霞大人,您是第一个不认为我弱小的阴阳师,也是第一个发现自己很强大的阴阳师,虽然不能待在荒川大人身边很难过,但是我如果能留在霞大人身边我会很开心,而且……而且……荒川大人以后会再正视我的话当然最好……呜哇啊霞大人你的眼神突然好可怕啊!”椒图又忍不住缩壳了。

“桃花,今天不吃爆炒青蛙了,咱们吃清炒象拔蚌和紫苏人鱼汤!”

“拜,拜托您还是吃青蛙吧QAQ!”

刚被召唤出来的一堆青蛙瓷器心头一颤。

寮内颜值和情商担当桃花妖赶紧出来打围场,从贝壳的缝隙里探进半张脸:“椒图姐姐,不要害怕啦,霞大人就是这个样子,口是心非哦~”

“桃花你今天话很多哦,是不是觉得桃花不能做菜所以有恃无恐啊?”

“诶,那您房间大柜子底下的那件衣服是做给我的吗?”桃花含笑明知故问。

当然是做给椒图的,椒图说过桃花的衣服非常可爱,桃花曾热心地借给椒图穿,还为椒图化上少女的面妆,那时的椒图和初遇荒川之主一样开心。

这件属于椒图的和服,是在送走椒图之后才完工。

天草觉得女孩都是世界送来的宝物,她不会对自家的姑娘们,吝啬宠爱。

最快乐的女孩该是什么样,她家的孩子就该是怎么样,有擦不完口条,闪亮的水粉,艳丽的胭脂,心里还住着会因他而烦恼的某只妖怪,想起他的时候,就会揪着鸦天狗的羽毛,着了魔似的念叨“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

天草自忖永远都成不了这样的女孩了,那么她家的孩子,就得被这样疼在心上。

即使当时椒图已经离开了,衣服却还是缝完,算是留个念想。

“其实霞大人早就想让你留下来了,只是担心你不愿意而已……诶,霞大人,您为什么拿起了菜刀?”桃花呆呆地歪了歪脑袋,问道。

“做饭。”天草答道。

今天的非洲寮里,也依然童男飞鸦天狗跳着呢。

【完】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