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树洞体]我是一个饲养员,写完这个故事我就去庙里求平安符

高冷狼卡米尔x黏着系柴犬

ooc,600粉的点文 @毛毛浮绿水 

全部都是沙雕脑洞

鬼知道这沙雕玩意儿会不会有后续

丹尼尔戏份略多所以打个tag,有丹秋向


1L

我是凹凸动物园狼山的饲养员,爱岗敬业,勤勤恳恳,守着三亩地大的放养区和三十多只狼。

狼不怎么招游客待见,怕生,狡猾,连表演马戏都不挑他们,狼山很冷清。

狼喜欢打架,一打起来不见血不算完,得时时有人看着,我一单身汉,无牵无挂的,就干脆住在了狼山边上。

我就一直很羡慕熊猫饲养员秋姐,能抱着滚滚晒太阳,最近她搞了个滚滚直播,她家滚滚变成了小网红,熊猫馆那叫热闹的,游客得先摇号再翻牌,翻完牌还得抽签。

但是一想到隔壁狐山的饲养员丹尼尔,每天都要和一群想逃出笼子造反的狐狸斗智斗勇,刚大学毕业一大小伙,整天一副中年丧偶老来丧子看淡世俗的笑容,我又心理平衡了。



我喜欢我的狼崽子们,把他们当儿子女儿看待,他们挺守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规矩。

直到我收养了孤儿狼崽卡米尔,给他找了个柴犬后妈和柴犬妹妹后,我三观都不好了。

我一马克思唯物主义的忠实拥趸,现在只想求个开光护身符。

接下来的故事里,我会不止一次提到这件事,卡米尔真的像个人。

他蓝色的眼睛盯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真的在和你交流。他不像别的孤儿一样夹着尾巴,也不像他哥雷狮或者太子,鼻孔看人凶的一批,永远是一副沉静的样子,不紧不慢,不卑不亢。很懂事,也很聪明,不添麻烦,养着一点不累。



2L

我有时候觉得卡米尔通人性,有时候又觉得只是性格特殊。

可能是我和人模狗样的丹尼尔混久了,所以看什么都像人asldfilefskjflzihd



5L

我错了。

丹尼尔是世界上最好的同事。

我永远喜欢老丹.jpg。



19L

你们慢点哈。

有天晚上母狼打架,四五只母狼撕咬一只母狼,等我赶到把她们分开的时候,那只母狼已经不行了。

我心疼这傻姑娘怎么不逃,然后从母狼身下,掏出了黑不溜秋瘦瘦干干的卡米尔。

这是第一次,我看到他蓝色的,被血糊住一半的眼睛里,有种很像人的情绪。

幽怨的,无奈的冷静。



28L

那时卡米尔还没断奶,母狼走后,他就一直趴在兽医的保温箱里,不哭不嚎,也不挠笼子要妈妈,就趴在角落里,用蓝眼睛警惕地看人,乖得很可怜。

兽医说,这孩子可能不会叫。



39L

以前这种状况,就会给崽子找个养母,比如正在哺乳期的母狗。

我四处打听,老家有个亲戚家里的柴犬刚生了一窝,我借了车,跟丹尼尔一起从老家把柴犬一家子接了过来。

柴妈加上四只小柴,住进了我的小平房里。

给卡米尔擦上柴妈的味道,放到柴妈身边喂奶,高冷的柴妈像贵妇一样看了卡米尔一眼,默许了。

可是卡米尔远远地卧着,一副君子不食嗟来之食的样子。

四只小柴你推我搡地抢着奶水,拱来拱去像四条黄色大虫。

我奇怪他咋不抢,是喝了两天奶粉养刁了?

然后其中一只眉毛上有团白毛,像长了朵梅花的小柴忽然爬起来,跑到小狼崽子身边,用力把他往柴妈身下推。

狼崽子比小柴大了一圈,小柴根本推不动,后脚一滑噗叽一声趴下了,趴下了还在努力用头顶,卡米尔终于被推了个踉跄,半推半就地凑到了柴妈身边,低头喝奶。

卧槽,抢奶打得头破血流的狗子我见多了,头一次见到孔融让梨的。

旁边的丹尼尔一副见怪不怪的笑容:“太好了,能活下来了。”

是我大惊小怪了?



45L

后来证明是丹尼尔太佛了。

他家那群狐狸崽子,整天上演聊斋版的《越狱》,不论是建国前的妖魔还是82年的鬼怪,他都见识过。

改明我去求平安符的时候也给他捎一个。



59L

忙活了好几天,卡米尔渐渐适应了后妈,在吃了几天营养小灶后个头也长了不少。

我开始想着给他取名字了。

给崽子取名很好玩,尤其是我这种把崽子当亲人的饲养员。

我不会给崽子取名二傻狗蛋,狼就要有威风八面的名字,比如头狼最凶的儿子,我管他叫太子,老是跟太子作对的另一只头狼儿子,我叫他雷狮。

丹尼尔还问,明明是头狼,却要叫雷狮吗?

我说,去去去,你懂啥,我有特殊的取名技巧。



60L

丹尼尔家的狐狸名字都是四个字,鬼狐XX,XX是摔字典摔出来的,他甚至还给狐狸修家谱。

上过大学的人都这么讲究?

我就不一样。

我滚键盘。



79L

有次女神秋姐来看我。

好吧,其实她是来看卡米尔,顺便瞧我一眼。

卡米尔很少亲近陌生人,秋姐是个例外。卡米尔就很乖地坐在后腿上,没有表情地任秋姐摸。

其实很舒服吧,耳朵都悄悄立起来了。

羡慕得要死.jpg。



108L

柴妈的奶水不够,我打算送走小狗崽子,我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留下了那只眼睛上开梅花的小柴。

柴妈看我眼里好像带着刀子。

这哪是柴犬的凝视,分明是藏獒的白眼。



109L

现在回过头想想当初的决定,我只想瘫坐在椅子上,一脸欲仙欲死地抽根烟,感叹一句。

缘,妙不可言。



156L

小柴和卡米尔关系很好,卡米尔比小柴大了两圈,小柴一点也不怕,总是在卡米尔身上爬来爬去。

卡米尔一动不动任她胡闹,只有她把卡米尔踩疼咬疼,卡米尔才用头轻轻顶她一下。

好像好脾气的哥哥和兄控的妹妹。

有天我看到,卡米尔睡在地毯上,小柴睡在卡米尔头顶,下巴磕额头那种。

小柴好像在做梦,前脚蹬了蹬,把卡米尔蹬醒了,卡米尔扭头,用嘴把小柴滑下来的腿推回去,趴着继续睡。

看上去像托盘上有个巧克力蛋糕,上面放了颗黄桃。

我被可爱死了。



180L

有回我买了瓶香波给小柴洗澡,不给卡米尔用,钢铁爷们用草莓味太gay了。

小柴很喜欢香波,眯着眼很享受的样子,泡泡还没洗掉,跑到卡米尔旁边又蹦又跳,把泡泡蹭得他浑身都是。

卡米尔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小柴转了转去,小柴够不着他的背,他就很无奈——真的很人性化的那种无奈——蹲下去让她蹭。

gay就gay吧。

我给卡米尔也打上香波,小柴终于不闹了,吐出舌头像是微笑的样子。

结果柴妈不认识这身草莓味,当晚拒绝喂奶。



200L

上次秋姐送了我一条红围巾,感谢我帮忙修熊猫馆的屋顶。

我跑去跟丹尼尔炫耀,结果知道原来礼物是这狗比帮秋姐选的,买完礼物他们还看电影吃晚饭。

卧槽,我说呢这都快夏天了为啥送我围巾。

我回去喝了两罐酒,突然想唱歌。

我拎着吉他站在窗台边。

“我,狼山宋冬野,凹凸陈奕迅,今天为大家高歌一曲!”

安静的狼山突然间鬼哭狼嚎。

在沙发上趴着的卡米尔猛地惊醒了,耳朵嗖地竖起来。小柴从厨房钻出来,一头槌撞在我肚子上。

妈的,知音难觅。

我怒摔吉他,要去教训这小狗崽子。

卡米尔蹭地跳出来,挡在小柴前面,把小柴赶回柴妈身边,然后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儿看着我。

我不知怎么的被他看得心虚,扭头去洗澡。

再出来,被我生气扔进垃圾桶里的红围巾不见了。

找到的时候在狗窝旁,小柴嘴叼着围巾的一头,在屋里转圈,像拖着根上吊绳。卡米尔看见我过来了,用前爪按住围巾的另一头,突然的急刹车,小柴因为惯性吧唧摔了一跤。

当时卡米尔稍微低着点头,眼神悄悄地瞟我,怎么说呢,他没有那种认错该有的可怜巴巴的情绪,也不像是讨好,就很面瘫的看着我,好像在说,你想怎么样?

我还能怎样,还不是像个爸爸似的把你们原谅。

我说,拿去玩,归你们了。

卡米尔看了我一眼,然后真的松开了前爪。

我当时浴巾都差点吓掉了,卧槽真的听懂了?

睡前我再去看的时候,围巾绕着狗窝围成一个圈,圈里卡米尔和小柴头挨着头睡着了。

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这俩想啥呢,现在是三伏天啊。



246L

两个小家伙断奶了,我借了车,送柴妈和小柴回家。

小柴喜欢坐车,上蹿下跳,在汽车后座上蹦来蹦去。

卡米尔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跟在我后面,安静地看着。

关上车门汽车发动,小柴发现卡米尔还没跟过来,疯狂地挠玻璃。

我心疼窗户,打开车门,小柴像子弹一样弹出来,围着卡米尔转圈。

贵妇柴妈坐在汽车后座上,矜持地叫了声,小柴在柴妈和卡米尔之间来回走,最后跑到卡米尔面前,一边发出可怜的呜声,一边跳起来舔卡米尔的下颚。

卡米尔很不自然地仰起点头,既说不上躲开又不像在迎合。

如果卡米尔是个人,我可能会重重拍他的肩膀,大老爷们的,你害羞个屁。


TBC?

评论(31)

热度(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