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28)

#说要虐雷总,好嘛虐虐虐,你们这群假的雷股#

前文传送门

三十一·皇子与军姬的心之所欲

台球房内被震耳欲聋的雷声和爆破声占据,汹涌的符文和咆哮的雷霆冲破屋顶。

特蕾娅十字剑点地,指挥符文缠绕暴怒的狂雷:“这是讨债。”

雷光将雷狮的身影涂上了青紫色,雷狮如同迅电驰骋,冲破桎梏他的符文:“我欠你了?”

符文宛若流淌的金色岩浆,雷霆在使天幕碎裂成块。特蕾娅全无惧色,迎上雷狮愤怒的瞳:“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您就夺走了我的尊严,人格,现在请您还给我!”

“呵,现在和我谈这些?我给了你力量,教你如何生存,”雷狮身后拖出交织的雷光,雷霆君主一跃而起,雷神之锤轰然砸下,“你以为,这些是不需要交换就可以得到的吗?”

特蕾娅竟然不闪不躲,横剑格挡,在近战毫无造诣的她,敌不过雷狮的蛮力,十字剑和雷神之锤甫一相撞,她就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撞上墙壁。

“是你选择了我,塞莉,”雷狮将重心向她压去,她颤抖的双腿逐渐弯曲,“你的一切,都是我教给你的,除了我的命令,你什么都不需要!”

特蕾娅猛然发力,一头撞上雷狮双眼之间脆弱的鼻骨,雷狮吃痛后退,特蕾娅趁机瞬移脱离他的攻击范围:“这招是我自学的。”

雷狮捂住脸,从指缝中瞪她:“……尽是小聪明。”

特蕾娅站在破损的屋顶上,半蹲拄剑,符文扭曲出斑斓的纹路:“我曾对您唯命是从,但我得到了什么?您离开雷王星之后,过得还愉快?您知道这两年我是靠什么活下来的吗?”

雷狮蹙眉,语气意外地平静了些:“在卡米尔面前装得无怨无悔,现在终于说出真心话了。”



特蕾娅摇头。

他还是不明白。

她所在意的,并不是那两年生不如死的经历,而是他仍然以为,自己是为没得到骨头而怨愤。

特蕾娅竖起十字剑,剑刃的银光照亮她无法形容的悲哀:“对您而言,我到底是什么?”

下方的雷狮缓步上前,裹挟于脚的电流,留下一串焦黑的脚印:“很早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了,塞莉西娅。”

又是这种答复。既不是明确的拒绝,又给她似乎还可以为继的假象。

十字剑刃决然地划破空气。“您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如果我不给呢?”

“您是了解我的,如果得不到,我宁可去死。”

雷狮瞬息一震,随后眼神更为深邃残忍,语气里是有过之无不及的决绝:“那我送你上路。”



特蕾娅瞬移到半空,躲避满地乱走的雷电,同时掏出转轮枪,浮空的时间只够打出三发子弹,雷狮身边的乱电组成电磁屏障,将一切金属反弹,根本起不到阻拦他的作用。

雷狮的身影化作自下而上贯穿的利剑,雷神之锤与符文的盾牌相撞。

符文爆破引发了烟尘弥漫,雷狮暂时停下攻势,一轮玫红色弯月形状的刀刃旋转着攻向雷狮右侧,一击即退,隐入烟雾。

雷狮重击地面,锤风吹散了烟雾,他的四周除却废墟,已无一人。

雷狮看准了玫红身影逃离的方向,凝望了一阵,还是放弃了追击。

台球房经历了一次人工拆迁,墙壁和天花板已经塌了一半,清冷又不解风情的月光斜流下来,淌了一地,漫过他的脚踝。

刚才这阵乱七八糟里,竟然有罐没开封的啤酒存活了下来,雷狮弯腰捡起,混合着灰尘,将清凉的酒液一饮而尽。



恍惚间,他想起了雷王星的岁月。

他以前会和塞莉一起看书,他靠着书柜给她讲解书上各个星球的生态,她踮着脚虚靠他肩,听他讲形影不离的双子星,湛蓝迷人的海洋星球,听不懂,却很认真。

“总有一天这些美景都会向我们奔涌,只要我们足够强大。”

她似有所悟,郑重点头。

她每次征战归来,都将他曾告诉过她的美景,一一收入雷王星的殖民版图。

她虔诚卑微地跪在他身前:“您尽可成王,您的敌人我来降。”

他转身,雕花窗栏杆的阴影印在他身上,宛若鸟笼:“塞莉,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在宫廷里,即便是皇子,也得真话说一半,话里再套话,久而久之,他已经不会和她开诚布公地交流了。

或许雷狮会在某个晚上,请萍水相逢的人一杯酒,告诉他自己的故事,然后再大醉一场忘掉一切,或许会将秘密向猎物吐露,然后在下一秒送他死亡,但绝不会,向她坦露心扉。

他有他的骄傲,她性格里也有矜持和别扭,两个靠着猜心揣测对方的人,走到现在的僵局,也并不算意外。

只是有一点雷狮有些失望,有件事,她居然没猜到。

——对您而言,我到底是什么?

塞莉西娅,是他赐予的名字,在古语里,意为深海的珍珠。

对于海盗来说,生长在深海海床之上,熠熠生辉的珍珠,还能意味着什么呢?

雷狮将空易拉罐捏扁,随手丢进废墟里:“……啧,这酒可真难喝。”



凯莉逃出几百米就停下了,因为被强行装进老骨头里的特蕾娅挣扎出来了。

特蕾娅落地,看向坐在月轮上的少女:“……是你?”

“铛铛,就是我凯莉小姐啦~我也有句‘怎么哪里都有你’要送给你,怎么你总是和麻烦一起出现啊?”

特蕾娅擦掉脸上的血痕:“多管闲事。”

“别自作多情,是上次那个海盗还对本小姐无礼,我只是想让他吃瘪而已,才不是为了救你,”凯莉探出半个身子,俯视特蕾娅,“不过话说回来,那个海盗对你也够可以的了,你有什么不满足的,非要和他作对?”

对她好吗?

特蕾娅凝目蹙眉,嘲笑自己。

是啊,他对她太好了。

给她权势,给她梦想,给她暧昧,带她去云端,却只当她是宠物。

“所以呢?你把世界上所有黄金送给沙漠里快要渴死的人,问她,你现在已经是最富有的人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她为什么要满足,她还是会死啊。”



特蕾娅努力让自己冷静。

雷狮的决意,笑话的人生,覆没的雷霆符文,那些曾几乎将她逼疯的回忆再次爆发,失控。

想喝酒。想杀人。想扫射所有欢笑的家伙。想把所有关于爱与忠诚的诗句撕碎。想把这个无聊冷酷的世界付之一炬。想……

……想见安迷修。

凯莉发现前一秒还眼神疯狂的怪盗,忽然脆弱得一戳就破。

想见他。

想见那位让光明和温暖多得溢出来的骑士,想见那位她何德何能才会被他拯救的骑士,想见那位只要她需要就绝不会缺席的骑士。

“……安迷修……”



凯莉指挥月刃高高升起,上次交换身体后,她就记住了特蕾娅好友列表里几位大佬的ID号码,本想着哪天无聊再戏耍一遍,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安迷修吗?真不知道老女人看上那个呆瓜什么?”凯莉一边给安迷修发信息,一边碎碎念,“算啦,无论是谁都好,赶紧让她振作起来吧,这幅难看的样子,真让人扫兴。”

凯莉托腮抖腿,自言自语:“这家伙也是,说开了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动手,打又打不过。明明坦率一点会比较可爱。”

老骨头:“这句话对凯莉小姐您也适用。”

凯莉听到这个不得了的槽,狠狠捏住老骨头:“你说什么?”

“我我我是说,凯莉小姐最好离开这里,刚才您对雷狮出手了,可能会招来麻烦。”

“哼……”凯莉撇嘴,在看到向台球房赶去的两个身影后,月刃缓缓退入黑暗,“这些实力恐怖的怪物,怎么都喜欢和我抢玩具,人家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安迷修接到凯莉的消息找到特蕾娅,看到特蕾娅身上战斗过的痕迹,上来就是一套妈式三连:“小姐出什么事了吧?小姐你受伤了?小姐请你说句话啊。”

特蕾娅凝望着安迷修焦急的脸,双眼泛红,还是倔强地一言不发。

暗处的凯莉扶额,指挥星镖往安迷修背上撞,安迷修过于惊讶并没有注意到凯莉的偷袭,顺势撞上了特蕾娅。

特蕾娅埋在安迷修的胸膛,攥住骑士整洁的衬衣,终于哭出了声。

安迷修这才后知后觉地揽住她的肩膀,轻柔地将她拢入怀中。

“安迷修。”

“我在。”

“安迷修。”

“我在。”

“什么都别问,带我离开这。”

骑士的使命,不就是在这种时刻,为他守护的人,挡住所有阴暗吗?

“遵命,我的小姐。”



卡米尔赶到时,正好目睹安迷修牵?拉?护送?……总之特蕾娅跟着他离开了。

卡米尔低头看了眼终端机里的几条消息,还是决定先去找大哥。


[温柔端庄特蕾娅]:雷狮殿下在台球房发疯。

[温柔端庄特蕾娅]:卡米尔,以后还是不要联络了。

[一米八七卡米尔]:嗯?

[对方已将您移出好友列表]


“……”卡米尔有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感觉。

卡米尔在台球房二楼的废墟里,找到了对着窗与月发呆的雷狮,月光里他的影子长而扭曲。

“大哥。”

“嗯……”雷狮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凝视天际薄凉的月色。

凹凸星球的月色乏善可陈,照进乱石墙垣里,更是莫名冷得刺骨。

“大哥,刚才,安迷修带着塞莉离开了。”

“……随她去。”

从雷狮的一反常态里,卡米尔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了。

“卡米尔,她说我把她当宠物,”雷狮征询的话说得像是陈述,“你觉得,她说的对吗?”

卡米尔一时语塞。雷狮同时教导着他和塞莉,他能感受到雷狮的区别对待。雷狮希望卡米尔成为和他一样独当一面的人,却想把塞莉变成他所喜欢、眼里只有雷狮的偏执狂。

只是雷狮教导的方式太相近了,或许他自己都没发现,塞莉和卡米尔各自成长的方向,早已截然不同。

“……塞莉参加凹凸大赛之后,思想的确改变了很多,她在大赛里接触最多的人是格瑞和安迷修,很可能是受到了他们的影响。消灭格瑞和安迷修应该能降低持续的影响,但也可能造成塞莉情绪反弹——”

雷狮打断了他的顾左右而言他:“卡米尔,我问的不是这个。”

卡米尔平静地看着雷狮,他的沉默已经给出了答案。

“原来你也这样认为……”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雷狮眼前浮现少女九分傲然一分娇羞的笑容,她是世间最夺目绚丽花开不败的玫瑰:“雷狮殿下,我将永远跟从您左右。”



——嘁,骗子。



——————

#一个无责任与正文无关的番外#

#骑士与海盗的斗嘴环节#

安:我有王者辅助魔女小姐助攻。

雷:你情商太低。

安:我救了塞莉小姐,为她找到了健全的人格。

雷:你情商太低。

安:塞莉小姐最虚弱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是我。

雷:你情商太低。

安:恶党,除了情商之外你没有别的话题吗?

雷:我也有神级助攻卡米尔。她想要健全人格,是为了和我平等相处。她只有在虚弱的时候找你,平时都在和我抽烟喝酒打台球。用人间的话来说,你这种人,就叫做备胎啊。

安:……

雷:现在求我继续说情商还来得及。

——————

其实对特三岁最情深似海的还是雷总呀~❤

评论(31)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