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29)

#这个沙雕作者因为收到了心水很久的lo裙开心得失了智#

#所以她决定日更#

#鬼知道她能坚持多久,每天九点更新,更完打卡#

#关于呆毛姐弟的出场走漫画线路#

#好啦你们要的安哥#

三十二·妹控和骑士的三年起步

前文传送门

这之后的数天里,特蕾娅陷入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消沉。

再不和安迷修开玩笑,语气疏离倦怠,不再插花,也不泡茶,在窗前一呆一夜,烟蒂满地。

安迷修用尽方法想让她重拾欢颜,然而他的努力,也只是换来特蕾娅礼貌的一笑:“劳您费心了。”

安迷修有些挫败,他曾经豁出命才将她拉出崩溃的境地,而那个恶党竟然只用了几个小时,又把她推回了绝望。

特蕾娅有言在先,让安迷修不要追问,他才没去找雷狮问个究竟。

倘若他真的冲到雷狮面前,也可能会跳过质问的环节,直接讨伐。

——那样是会给小姐造成困扰的啊。

这几天里,不论是暗自反省的海盗、意志浑沌的军姬还是忧心忡忡的骑士,都各怀心事,满脑浆糊。

幸运的是,这个凹凸大赛,永远都不会令人寂寞。



这天,安迷修匆忙敲开了特蕾娅居所的门。

特蕾娅隔着门就闻到浓郁的血腥味,门前的安迷修没有如往常微笑问好,面带惊惶,衬衣全是破洞,肋下一边夹着一个巨大的……钩子?

安迷修这副扛着麻袋抗洪救灾的造型,让特蕾娅惊讶了几秒,才看清,那所谓的钩子,其实是两个孩子的呆毛。

特蕾娅内心疯狂吐槽。

怎么说她也算有点儿见识了。

但是比桅杆还要挺拔的呆毛真的,太稀有了。

抱住身体挥舞起来,呆毛完全可以变成武器啊!

这两个孩子该不会是……便利店里的强力粘钩成精了吧?

“塞莉小姐,请帮我一把,这两位伤得很重。”

“唔?嗯!”

特蕾娅接过还在昏迷中的小女孩,扔给安迷修一个急救箱。

处理伤口她很熟练,脱掉女孩脏乱的衣服,比较严重的伤口已经做过止血处理,特蕾娅端来清水清洗细小的伤口。

“骑士阁下,这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管不上自己的伤势,正在救治蓝衣黑发的男孩:“我在徘徊者峡谷,遇到了雷狮海盗团的狂犬在伤害这对姐弟。”

——佩利?

大赛规则虽如此,但对这么小的孩子动手,有点过了。

“佩利竟然让您受伤了吗?”

“呃……是在下学艺不精,一边对战一边保护两个昏迷的人,力不从心,后来倒的确碰到了雷狮海盗团全员……”

特蕾娅目光凛然。

“本来已经做好献身的觉悟了,但是海盗团居然离开了,”发现特蕾娅表情阴暗,安迷修赶紧亮出招牌的恶心帅笑容表示安慰,“我想,应该是塞莉小姐给我带来的运气吧。”

“……海盗团会针对您,至少有一半是我给您的霉运。”



特蕾娅绝猜不到,当时雷狮最终决定放过安迷修,的确是因为她。

雷狮是想过一锤八十送安迷修回老家,但是,塞莉恐怕会和他没完。

既然她想要尊重,雷狮也不介意,大发慈悲地稍微照顾一下她的心情。

只是这点破事儿,以雷狮的性格,可能永远都不会提起。



特蕾娅处理完伤口后,搬来两条毛毯给女孩盖上。

来自玳瑁星的少女艾比,有着出类拔萃的可爱相貌,特蕾娅忍不住捏了捏她有些苍白的脸。

——好软!好可爱!

特蕾娅是个没妹妹的妹控,曾经丧心病狂到想给卡米尔换女装,雷狮发现后,直接冲进军部,抓起还在开会的她,就从窗户扔了出去。

之后特蕾娅也只敢存存邪念,不敢有实际行动。

现在有个小姑娘在眼前,特蕾娅反而产生了类似近乡情怯的感情,处理好伤口后退到一旁,远远地看着。

安迷修看着特蕾娅呼吸急促,脸颊泛红,双手交叉胸前的样子,想碰又不敢碰艾比,想了会儿明白了过来:“塞莉小姐,可以拜托你照顾这位小姐吗?”

“欸?我不行的,我……我从来没有照顾过人。”特蕾娅捏着裙角,视线却没离开过艾比。

“不用紧张,像上次那样就好。”

“上次?”

“就是从叹息地穴回来那次。”

那次安迷修为了救她身受重伤,她只是把他带回居所处理了伤口而已:“那样就可以了吗?”

“没关系,”安迷修露出了笃定的,信任的笑容,“因为塞莉小姐非常温柔——”

安迷修不是诗人,看山是山,见海是海,所以没法用华丽的辞藻告诉她,那天他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窗台边抱着一束白玫瑰,比玫瑰还要盛丽的特蕾娅时,那一刻世界是如何静谧温柔。

他只能将右拳放在心口,敬上一丝不苟的骑士礼:“一定没问题。”


评论(43)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