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周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恶龙咆哮)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30)

#这个沙雕作者因为收到了心水很久的lo裙开心得失了智#

#所以她决定日更#

#鬼知道她能坚持多久,每天九点更新,更完打卡的第二天#

前文传送门

三十三·妹控和呆毛的女生频道

艾比在昏迷中做了一个梦,梦到她的王子骑着白马来接她。

在马蹄下被踩得血肉模糊的,是那个金毛的尖牙海盗。

艾比意识清醒了,眼皮还没睁开,她记得她快要死了,但是身上很软很轻。

她听人说死掉之后是很舒服的,会有穿着白衣的天使姐姐接她上天堂。

她死了吗?还没有遇到王子,还没有享受过恋爱,还没结婚就死掉了吗?

艾比努力睁眼,眼前有一个白色纱裙的人正握着她的手,细心修剪碎裂的指甲,在看到她醒来后,露出了紧张又温和的笑容:“醒了。”

艾比愣了愣。

——真的有天使啊?

随后手脚挥舞着大哭起来。

——远在玳瑁星的爸爸妈妈和还没来见我的王子殿下,我这么年轻就带着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可爱死掉了。

特蕾娅以为自己吓着她了,看着一边哭一边自主旋转,从床头滚到床尾的艾比:“被讨厌了QAQ……”



安迷修在听到动静之后推门而入,和特蕾娅一起解释了半天,才让艾比相信自己并没有死。

艾比从床上跳起来,焦急地呼唤埃米。

“是小姐您的弟弟吗,他还没有清醒,但别担心,他没事。”安迷修本有一堆话想夸赞埃米在佩利手下保护艾比的英勇行为,艾比一句没听,风风火火地跑到还在昏迷的埃米身边。

艾比高高跳起,一记王八拳重重捶在埃米肚子上:“快起来了衰仔,还想睡到什么时候啊!”

埃米身体被捶成了V形,发出沉闷的,惨绝人寰的闷哼,弹了起来:“很痛啊老姐!”随后看到了艾比身边的两个陌生人,“你们是谁啊?”

被“艾式唤醒法”震惊的安迷修:“这、这也可以的吗?”

同样被震惊的特蕾娅:“……她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四个人都是自来熟。

安、塞迅速适应了脱线姐弟的画风,说笑在一起。

安迷修本还担心,刚才特蕾娅误以为自己被讨厌,和艾比相处会不会有问题,结果他多虑了。

女孩子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

特蕾娅:“那个牌子的香水,用过几次,不褒不贬吧。”

艾比:“我听说买下这种香水的人就会陷入热恋,根本没效果嘛!”

埃米:“赶蚊子倒是很好用。”

特蕾娅:“这种附加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啦,不过你还这么小,这种香味不适合你,我推荐……”

……

特蕾娅:“我也喜欢那个乐队!主唱一个女生,竟然完全驾驭了重金属和乐队狂野的风格!”

艾比:“我最喜欢敲鼓的那个人了,他真的好帅哦~”

埃米:“老姐以前为了见活人专门跑去他们演唱会的后台,还硬拉上我,害得我也一起被撵出来。”

艾比:“怎么,帮老姐见偶像,你好像不太乐意啊?”

埃米:“没有没有!在所不辞!”

特蕾娅:“该不会是五周年巡演的演唱会吧?……我当时准备偷溜去的,结果被一群老古板(军部的参谋和副官们),用奇怪的理由(“长官文件还没有批!文件啊长官!”)拦下了。”

艾比:“好可惜,说不定我们当时就能认识了。”

特蕾娅心虚地干咳,转移话题:“大概……吧?”

当时的她可能只会瞟一眼艾比,冷笑“我没兴趣和垃圾做朋友”。



真正需要被担心的,其实是安迷修。

他一直假装浇花,花快被淹死了。

特蕾娅和呆毛姐弟聊得有说有笑热火朝天,化妆品、游戏、明星,从他们嘴里冒出来的,蝴蝶似的长串名词,安迷修,一个,都,听不懂。

那些听起来像“达拉崩吧”“昆图库塔”一样意义不明的词语是什么?有这样的牌子吗?可以吃吗?

师父没说过骑士道的修行还包括这些啊!

安迷修也很想和小姐们聊天,可是每次插话,都只会引来冷场。

“骑士阁下,也有不擅长的领域呢……”特蕾娅尴尬地笑笑。

安迷修欲哭无泪地退到一边,等了许久,才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到自己的名字。

艾比问:“天使姐姐,你和呆头骑士是情侣吗?”

背过身倒水的安迷修耳朵嗖地竖了起来。

“不是啦,是……师徒关系吧?”

师徒关系?

噗嗤。安迷修心口好像插了一把烈斩刀。

“不是吧,他这么呆,你怎么会想收他当徒弟啊?”

特蕾娅轻笑:“虽然这位骑士呆头呆脑的,但的确是我在向他学习怎么成为一个高尚的人。”

呆头呆脑?

噗嗤噗嗤。安迷修心口好像插了一对冷热流。

艾比长舒一口气:“总之不是情侣太好了,天使姐姐配这个呆头骑士太可惜了。”

噗嗤噗嗤噗嗤。大罗神通棍、雷神之锤、星月刃在安迷修心口上斗起了地主。

埃米看到安迷修身上似乎可以实体化的怨念,微笑着补了一刀:“别灰心,你是个好人。”



[参赛者特蕾娅、艾比、埃米 击败参赛者 安迷修 获得积分……]

……开玩笑的。

安迷修哪有这么脆弱。

他只是蹲进了墙角而已。



今天,最后的骑士也在讨好小姐的道路上南辕北辙。



#一个不负责任的和正文无关的小番外#

#不解风情的骑士阁下#

#今天也生活在呆毛组的最底层#

安迷修:魔女小姐,请教在下一些化妆品的基本常识。

凯莉:哟呵,见鬼了啊安迷修,不过,看在你这么好学的份上,本小姐就免费教你几招。

于是。

特蕾娅:巴拉巴拉巴拉。

艾比:巴拉巴拉巴拉。

安迷修(突然插嘴):在下觉得晨起的面部清洁之后最重要的还是保湿和防晒吧,这个牌子和那个牌子的效果就不错。

特蕾娅(后退一步):……原来您是这样的骑士阁下。

埃米(抱住艾比):是gay吗?

艾比(挡住埃米):gay爆了。

今天,最后的骑士也在被误解和尬聊的深渊里大鹏展翅。


评论(29)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