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31)

三十四·妹控与骑士的拉郎幻想

前文传送门

珍惜这个日常,接下来准备让鬼狐搞事回动画主线了。

日更第三天打卡(1/1)日更热度居然不如双日更我哈哈哈哈哈笑出声

——————

午餐是安迷修做的。

不出意外地被艾比嫌弃了,安迷修一边泪流满面地刷碗,一边听着艾比的吐槽。

特蕾娅满脸意外:“欸,我倒觉得还不错,挺新鲜的。”

——还是塞莉小姐最体谅人。

安迷修稍感欣慰。

其实是特蕾娅从小娇生惯养,一个吃惯了细粮的人,偶然间吃到粗粮,觉得新奇而已。

安迷修将水槽边的水迹擦干,回头看了眼谈笑风生的三人。

——现在这种感觉,好像一家四口啊。

被困在繁重家务中的母亲安迷修(?)、博闻广识谈天说地的父亲特蕾娅(?),还有一对处在青春期的双胞胎儿女(?)。

安迷修干咳一声,纠正自己的想法。

他才19岁,还没谈过恋爱啊!

塞莉小姐也才三……至少看上去差不多大。

比起父母,更像哥哥姐姐拖着不懂事的弟弟妹妹吧?

联想到刚才特蕾娅担心被艾比讨厌的局促。

……不,应该像是他有一对问题弟妹,领着忐忑不安的未来大嫂回家,结果弟弟妹妹飞快地和未来大嫂统一战线,开始挤兑自己吧?

真是甜蜜又可悲的感(错)觉。



特蕾娅拆开一包零食,抓出两个,扔到享受地闭眼张嘴,发出绵长的“啊~”的艾比嘴里:“你们为什么会想来参加凹凸大赛?”

艾比十指相扣,用轻飘飘的语气说:“我来找我的王子,听说全宇宙的好男人都在这里。”

埃米则是瘫坐在沙发上望天花板:“还把我也——”

“嗯(上声)——?”

“啊不,我是自愿跟着老姐来的!”

特蕾娅看着他俩的互动,笑:“埃米求生欲这么强烈,以后肯定很会哄女孩子。”

艾比双手抱胸,不屑,“少来了,他没把我气死就不错了!”

特蕾娅笑意更深了:“艾比这么小就想谈恋爱了吗?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呢?”

一说到这个话题,艾比身边又飘起了粉红气泡:“他一定是全宇宙最拽的男人,长相要帅气,性格要温柔,还要有独特的,忧郁的气质——最好是个王子,这样才配得上本小姐嘛。”

埃米轻车熟路地白眼:“哎哟老姐,你哪来的神秘自信。”

艾比挥拳走向埃米:“你说什么?”

特蕾娅表情僵硬,吞吞吐吐:“王子什么的,可能跟你想象得不一样啊。”

真不想打破她的幻想。

王子可能是雷狮那种嚣张跋扈,说一不二的家伙。

也可能是雷王星太子那种霸道尬撩还自以为情深似海的家伙。

等等!要说性格温柔,长相帅气,有忧郁气质的王子……

正在拔埃米呆毛的艾比,发现特蕾娅突然目光灼灼如狼似虎地看着她。

“我好像还真的认识一个!”



同时,远在狩猎区的海盗团正在围捕一只巨型地龙。

卡米尔没由来的一阵恶寒,险些没躲开地龙的攻势。

雷狮替他挡下了一爪,怪异地回头。

卡米尔扯了扯帽檐:“没事。”

……希望吧。



此刻,特蕾娅看艾比的眼神,已经从“看妹妹”变成了“看弟媳”。

长相帅气?

雷王星盛产高颜值基因好吗!

性格温柔?

卡米尔除去会面无表情一针见血地吐槽之外一直很温柔……

忧郁?

更没得挑了吧。

年纪也合适,身高……差了点,不不不,卡米尔只是还没发育,看看雷狮的个头,他以后一定不会输的!

大不了强制灌牛奶灌到一米八!

特蕾娅默默握拳,一想到活泼的艾比把卡米尔的面瘫都融化的画面,她几乎想开发布会昭告玳瑁星,这个小姑娘被预定了。

不行,不能操之过急,还是先让两个孩子培养感情,见一面相个亲,地点就定在……

正在被艾比拔(呆)毛助长的埃米,忽然发现特蕾娅勒住抱枕,笑得像个痴汉。

“老姐,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儿危险啊……”



特蕾娅在脑内写完了剧本,当即决定联系卡米尔,然而她的通讯终端里,已经没有军师的名字了。

上次和雷狮决裂之后,她就把卡米尔移出好友列表了。

因呆毛姐弟的活跃,暂时忘却的事情又涌上来了。

特蕾娅放开抱枕,走到厨房还在忙碌的安迷修身边,帮忙清洗水果。

安迷修看到她沉郁下来的表情暗自担忧:“塞莉小姐,我来做吧,你可以继续和艾比小姐聊天。”

“……在想些别的事。”

“有什么烦恼吗?”

“算不上,只是在想,如果不是在这冰冷大赛里相遇就好了。”

这对姐弟也好,安迷修也好,格瑞也好,都不应该出现在血腥残酷的大赛里。

如果是在演唱会上认识一起打call的艾比埃米就好了,隔着通讯网络变得亲如手足。

如果是在戍卫城市的战役中认识安迷修就好了,为他的英勇无畏折服,在庆功宴上接受他的守护。

如果是在征兵处认识格瑞就好了,她一定会礼貌地、尊重地递上邀请:“我需要你这样的战士。”

这场大赛,如果只有她和雷狮、凯莉这样的疯子、骗徒、偏执狂,战个不死不休一起下地狱,就好了。

“不是这样的,”安迷修语气焦急,“如果不是这场大赛,我连认识小姐的机会都没有。

“守护塞莉小姐至今,我经历的都不是坏事。

“应该说,虽然这场大赛是冰冷的,但是还能遇到你……们,非常幸运。”



特蕾娅静静地看着安迷修,骑士紧张得摸着后脑,思索着更多令人信服的理由,但是不擅长说话的他,只能干干巴巴地说“不要担心,我来处理”。

真是个乐观过头的单细胞骑士。

特蕾娅屈指,在安迷修眉心轻轻一弹:“笨~蛋。”



这是安迷修听过,最悦耳的嗔责了。


评论(36)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