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35)

三十八·怪盗与军姬的守护之芽

前文传送门

#听说你们都买安股啦?#

#于是我决定开始写雷总了#

#不禁露出了操盘手的笑容#

鬼狐带人支援13号狩猎地时,特蕾娅已经冷静了,她扶着昏过去的安迷修,冷冷地看着鬼狐和鬼天盟:“小看你了。”

鬼狐认出她眼神里的情绪,是鄙夷。

“这个骑士我就带走了,”她示威似的放出符文,“想阻拦的话大可上前一试。”

鬼狐恭敬地鞠躬:“不敢,以塞莉西娅大人的实力,倾鬼天盟之力也无法阻拦您。”

“知道就好,你也最好不要再打我身边人的主意,否则——”

鬼狐不经心地一问:“您身边的人,是指格瑞大人,还是雷狮海盗团呢?”

准备离去的特蕾娅转身,眼神如刀:“……你什么意思?”

鬼狐还是那恭谦至极的语气,翘起的尾音像隐秘的嘲笑:“不敢。”

特蕾娅声调猛然一沉,符文擦着鬼狐的袍角,钉进地里:“他在哪儿?”

“塞莉西娅大人是在问谁呢?”

“我没耐心听你装傻。”

“雷狮大人现在应该正在前往狩猎嘉德罗斯的路上,或许,已经交上手了也说不定。”

特蕾娅沉吟半晌,冷笑:“我会相信你吗?”

鬼狐手中开始跳出黑紫的雷电:“那么,这个能不能证明我的诚意?”

出现在鬼狐手中的是雷神之锤。

即使有所准备,特蕾娅还是露出了慌乱犹疑:“你怎么会有这个?”

“这是,鬼天盟有与雷狮海盗团合作资格的证明。”

“不可能,他怎么会和你合作。”他可是最瞧不起弱者的。

“我的话句句属实,就算塞莉西娅大人杀死在场所有人,都不会得到其他答案。”

特蕾娅故作轻松冷哼一声:“你倒有些自知之明。”

“对了,”特蕾娅搀着昏厥的安迷修离去,没走两步,回头手一挥,澎湃的气流将鬼天盟分海般吹开,鬼狐更是直接被甩在了十数米开外的大树上,“这是一点利息,其余的帐改日我会一一讨还,比杀人恐怖的手段,我多的是。当然,如果你们能活着通过预赛的话。”



安迷修再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陌生的……啊不,这块天花板是他的老朋友了。

这里应该是塞莉小姐的房间。

迷迷糊糊的,他听见特蕾娅说:“……叫什么百死百生的计划。”

随后埃米叫道:“姐,他醒了。”

安迷修坐起身,床边是焦急好转的埃米,特蕾娅和艾比则在床位面对面说话。

艾比双手抱胸,呆毛气得一摆一摆:“你个呆头骑士,真是没用死啦!”

特蕾娅轻托下巴,高冷地白了他一眼,挪开视线。

——生气了啊……

安迷修心虚低头。

是该生气的,他轻易就被莱娜所骗,自己受伤不说,还害得塞莉小姐担心,更是差点为了他失控。

特蕾娅表面上冷如寒冰,心里暗松了口气。

她审问了鬼天盟的人,从他们嘴里得知了百死百生的计划,惊心鬼狐的野心和手笔,恍然最近百名内的强者无端消失的原因。

想起呆毛姐弟也在百名之内,赶紧把他们叫了来,说是要他们保护安迷修,其实是让安迷修保护他们。

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找雷狮了。



“说好了,我的朋友可能有危险,所以我要离开一会儿,”特蕾娅半蹲,和艾比平视,微笑嘱咐,“这个粗心大意的骑士就交给你们保护了。”

艾比一拍胸脯,天使之弓展开了羽翼:“放心吧!这个笨得要死会被别的女人迷惑的好色骑士的安全,就交给本小姐了!”

笨得要死的好色骑士:“……艾比小姐,刚才是不是趁机对在下进行人身攻击了啊?”

特蕾娅欣慰的摸着艾比的头:“嗯~!艾比这么厉害,一定可以保护好这个愣头愣脑笨手笨脚的傻瓜骑士的!”

愣头愣脑的傻瓜骑士:“……塞莉小姐怎么连你也——”

埃米一脸沉痛地按着安迷修的肩膀,用过来人的语气说:“什么都别说,承认就对了。”

安迷修:“……”

就很委屈。



特蕾娅收拾着自己的随身仓库。

火蜥蜴手持机关炮、十字剑、转轮枪、若干弹药和战术手雷。

接下来的战斗,都不是这些武器能够应付的,但至少聊胜于无。

鬼狐说,雷狮去找嘉德罗斯了。

雷狮不是无谋之人,在预赛即将结束、所有人元力技能均已成型的关口,挑嘉德罗斯的麻烦何等愚蠢。

就算雷狮想玩火自/焚,卡米尔也会阻止他。

但是,这么明显的利害关系,鬼狐也能想到,怎么会用蹩脚的谎话来骗她。

鬼狐的雷神之锤又是怎么回事?

光是这些捕风捉影的证据,她已经坐不住了。

她要去找雷狮,阻止他和嘉德罗斯交战。

她面对过嘉德罗斯,很清楚排名第一是如何接近神明的存在。

雷狮和他战斗,最好的战果也不过两败俱伤,策划这一切的鬼天盟,又怎么会不趁机来分杯残羹,安迷修不就是个例子吗?

即使鬼天盟不敢,那其他强大参赛者呢?一想到雷狮、卡米尔都身处危险,她的思考回路都好像起火了。

要拦住他们,不惜代价。



特蕾娅临走前,深深地看了眼安迷修,两人在瞬息中,已经用眼神完成了交流。

——艾比和埃米,您会保护好他们的吧?

——请放心,以剑起誓。



她转身。

燕尾风衣的衣摆稳稳落下,腰间的十字剑严阵以待,她随意地一撩头发,黑色发缎划出漆色的圆弧。

锋利的军姬,即使孤身一人也像千军同行。

这一次她的暴戾,要为雷狮肆虐。

即使他将她视作围栏里的宠物,即使不久前他还将雷神之锤对准自己。

她万人之上的孤傲,是雷狮给的,她一人之下的轻贱,也只系于他。



艾比看着特蕾娅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她可能不只是“去去就回”,不安地问:“喂,呆瓜骑士。”

“我在,艾比小姐。”

“天使姐姐要去干嘛啊?”

安迷修温柔地笑笑:“小姐她……”

他认识这个背影。

这是要守护某人的背影。

里面有战至鲜血流干,遍体鳞伤,也不愿倒下的坚定。人所不容,神所不顾,也不肯退却决心。

这是她一个人的战役。

虽万人吾往矣,虽万死犹未悔。

——小姐啊,你已经学会守护的意义了。

“……她去保护,很重要的人了。”



#一个不负责任的小番外#

#不解风情的军姬大人#

塞:原来这种感情,不是在作践自己,而是我想守护雷狮吗?

安:小姐,你想守护谁?

塞:雷狮。

安:小姐你听错了,这不是守护,没那回事。

塞:可是您刚才说——

安:没有。

塞:您说了……

安(斩钉截铁):没有!


评论(64)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