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36)

三十九·三岁与格瑞的父母慈心

前文传送门

特蕾娅发现自己找不到雷狮。

论坛上没有他们的消息,负责打扫海盗团据点的裁判球说“好像是在准备大行动,好几天没有回来了”。

“我为什么要删卡米尔的好友啊……”

时间不多,既然没法找到雷狮,不如兵行险着,直接去找嘉德罗斯,希望能赶得及。

特蕾娅打开终端机。


[特蕾娅]:格瑞,你知道嘉德罗斯在哪吗?


此刻的格瑞正坐在寒冰湖边静坐。

他刚和嘉德罗斯大打一场,烈斩碎成了短剑,正在借用寒冰湖的元力修复。


[不嫌母贫好格瑞]: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知道?


特蕾娅语塞,好像每次都是嘉德罗斯撵着格瑞追,格瑞从不关心嘉德罗斯的动向……


[不嫌母贫好格瑞]:只是推测,他应该在赤焰山。


但这次是例外,嘉德罗斯的元力武装也受损了,需要在与他的元力契合的地方修复,最好的选择就是赤焰山。


[特蕾娅]:谢谢。

[不嫌母贫好格瑞]:你找他做什么?

[特蕾娅]:生死攸关。

[不嫌母贫好格瑞]:你别胡来!

[特蕾娅]:我非去不可。


格瑞呼出口热气,化作了白雾。

从认识特蕾娅开始,他就不知不觉操起了一颗老父亲的心。

怪盗有着强悍的霉运和旺盛的精力,恶作剧还算事小,哪怕作恶的对象是自己格瑞也忍了,最可怕的是她总惹排行榜上有名的怪物,格瑞给她挡刀都挡得心力憔悴了。

现在她居然要去找嘉德罗斯。

是被嘉德罗斯捶上瘾了吗?

格瑞看了看复原不到七成的烈斩,开始思考赤手空拳的自己对上赤手空拳的嘉德罗斯,胜率是多少。


[不嫌母贫好格瑞]: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特蕾娅]:……

[特蕾娅]:谢谢。

[不嫌母贫好格瑞]:少给我添麻烦,就算是谢我了。


格瑞又是重重叹了口气。

如果他许诺和嘉德罗斯战上个三天三夜,嘉德罗斯是不是可以不难为她?

他居然有把自己明码标价送到嘉德罗斯手里的一天。

“……真是个惹事精。”



而另一头的特蕾娅盯着那句“少给我添麻烦”看了一分钟。

她只是问了一句嘉德罗斯的行踪吧?

是她要去找嘉德罗斯吧?

雷狮怎样与格瑞无关吧?

她就是问了个路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格瑞的麻烦啊?

虽然有格瑞压阵会少许多后顾之忧,但是没他在她也有应付的计划。

帮忙就帮忙为什么要一副很嫌弃的口吻啊?

爱来不来。

委屈。

不过说回来,鬼狐之前好像也有暗示他有针对格瑞的行动,但是格瑞的名字和雷狮并排出现,她就选择性遗忘了格瑞。

……应该说,就算打着绷带的格瑞告诉她“听正在吃药的安迷修说卡米尔感冒了”,她的第一反应都是“雷狮殿下没被传染吧?”

要不要提醒他注意一下?

特蕾娅压住愧疚感,强行解释。

——格瑞强大又稳重,应该没问题。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亲妈”吧。


[特蕾娅]:赤焰山见。


格瑞的视野里出现了大量鬼天盟的成员。

连他都没预料到,预赛结束之前,他都没能踏进赤焰山一步。



赤焰山在凹凸星球的一角,是一望无际的赤色荒原里拔地而起的活火山。

特蕾娅靠着赤焰山脚的巨石,没看到嘉德罗斯,也没找到海盗团。

难道她来早了?还是已经迟了?

不会的,雷狮的名字还没从排行榜上消失,他们暂时没事。

格瑞呢?为什么好友列表里他的位置变成了[未知]?消息也不回复了?

她揉着太阳穴,试图冷静下来,整理现在的状况。

“是你呀~”头顶响起一个活泼的男声。

特蕾娅抬头,她背靠的巨石上面,坐着笑容像邻家大哥的雷德,雷德右手托腮,左手招了招:“好久不见啦,让嘉德罗斯大人念念不忘的小姐。”



发颗母子组小糖:

#格瑞下意识觉得特三岁的麻烦就是他的麻烦,但特三岁并不这么认为的场合#

#两人活成了彼此的老父亲/亲妈#

#并自以为是地为对方操碎了心#


评论(52)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