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42)

四十五·军姬与海盗的临终映画

前文传送门

#全场最惨:嘉德罗斯#

#就发了一章的甜饼,然后被高价股票虐狗,好不容易反杀自己的股还跌了#

#大家一起死,谁都不要活算了#

塞莉西娅并非从诞生之初就英勇善战,曾经的她弱小懵懂。

曾经她和雷狮独处时,遇到一次蓄谋已久的暗杀,她被雷狮救了,为此雷狮的手臂上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

雷狮站在已经分不清来自于谁的血迹之中,鲜红顺着他的手臂流到手掌,顺着垂下的手指滴落。

或许对于雷狮而言,那时他的眼神,他的语气,只是对于弱者的冰冷疏离而已:“我只会救你这一次,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弱者,不配追随我。”

她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那眼神重重地烙进了她心里。

想变强,想能够为他所用。

这么多年,雷狮这几句话却像陈年的电伤疤,好不了,去不掉。

她从那刻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他无心一句,她就百转千回地绕十几道弯。

他无意一瞟,她心防万里也顷刻崩塌。

无法自拔,无可救药。

视野里大罗神通棍压来。

后悔吗?

那倒不会。

世界上有三样东西是不会回头的。

过了河的卒子,想找格瑞打架的嘉德罗斯,和下定决心要和某人同生共死的女孩。



雷狮化作割破天穹的紫电追下。堪堪赶在大罗神通棍之前,接住了特蕾娅。

但是他也没时间防御嘉德罗斯的攻击。

匆忙汇聚的雷电只减缓了大罗神通棍下落的速度。

“嘁,来不及……”雷狮咬牙将特蕾娅往怀里按了按,准备用后背抗下这招。

特蕾娅吃力地伸出手指,数量恐怖的符文喷薄而出,组成一面扇形盾。

半空中传来骇然的巨响,正在与雷德、祖玛与海盗团三人都暂停交手,看向巨响传来的方向。

刺眼的金光和气浪,让他们五人都下意识遮住眼睛。

光芒散尽,一道落雷打下,从雷光中现身的,是抱着特蕾娅的雷狮。

特蕾娅神志不清地靠在雷狮肩上,刚才迸发的符文,榨完了她最后一丝精神力,大脑已经烧干了,除了意识涣散和热,什么也感觉不到。

但是大罗神通棍还是击碎了最后的符文,是雷狮后背挨下了余力。

雷狮极力不让其他人看出他的身体在颤抖,声线也隐藏住了虚弱:“我们走。”

“大哥?!”

“这就走了,不打了吗?”



雷德和蒙特祖玛跳上赤焰山顶,站定在嘉德罗斯身旁。

嘉德罗斯脚尖轻轻拍打地面,表情不怒不喜,看着海盗团消失的方向。

塞莉西娅曾说,她的战场不在这里,所以每一次交手她都不曾倾尽全力。

那么,为什么她这次忽然拼命了呢?

所谓战场,是哪里?

在弄懂之前,嘉德罗斯忽然想大发善心地留她一命。

“下次,再努力挣扎得让我高兴一些吧,虫子。”



海盗团回到休息区的据点时,已经临近半夜了。

除了帕洛斯故意保留实力

受伤较轻外,卡米尔左臂被蒙特祖玛砍了一刀,雷狮被后背挨了嘉德罗斯一棍,特蕾娅高烧不退,就连精力旺盛的佩利,也一头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对于海盗团来说,这是场铩羽而归的狩猎。

雷狮把特蕾娅安顿在他的房间。

即使他没照顾过人,也知道她现在的体温可不妙。

“卡米尔,你去休息吧。”

听到雷狮的吩咐,卡米尔诧异地回过头,不放心地看了眼雷狮和床上没有意识的特蕾娅。

……总觉得不放心。

毕竟数天之前,这两个人还闹到生死搏杀的地步。

如果塞莉醒来,能好好交流吗?

“听我的就好。”雷狮的神情平静。

卡米尔走了。

雷狮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头巾也仿佛疲惫地垂落在地。

乏善可陈的月色从窗外流泻下来,铺成一片空明的积水,将满室照映出淡淡水色。

一夜无眠。

一夜无话。



#一个不负责任的番外#

雷狮拄着头,沉默地守了特蕾娅一夜。

一夜无眠,一夜无话。

……个屁啦。

——从刚才开始,塞莉的终端机就跳个不停啊。

雷狮点开特蕾娅的好友信息。

[人生导师安迷修]:塞莉小姐,你没事吧?

[人生导师安迷修]:小姐,预赛还有两天就结束了。

[人生导师安迷修]:今天小姐也没有回复消息,有点担心呢。

[人生导师安迷修]:如果不是伤势,我一定会来找小姐的。

[人生导师安迷修]:说笑的,就算我现在伤好了,也不会离开艾比小姐和埃米的。

[人生导师安迷修]:……毕竟已经让小姐失望过一次了,在下再不会犯了……

[人生导师安迷修]:不过……小姐消气了的话,可以回一下消息吗,只要让我知道你平安。

雷狮点了下终端机。

[是否将 人生导师安迷修 移出好友列表]

[是]

雷狮:暗爽.jpg

评论(48)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