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43)

四十六·戏精与海盗团的衣着战争

前文传送门

#我就想试试提前一小时更新会发生什么#

特蕾娅稀里糊涂睡到了预赛结束,醒来的时候,一睁眼看到的是……不太陌生的天花板。

是雷狮的房间。

她宿醉后曾在这睡过一夜。

她赶紧拉开被子检查衣服。

只剩下内衣和打底衫了。

特蕾娅披了件床单踹门而出,正好看见海盗团全员都在客厅里,她深吸一口气,色厉内荏:“喂,为什么只要我失去意识被带到这,衣服就会丢啊?”

雷狮不知该怎么评价她的脑回路。刚脱离生命危险,第一件事居然是衣服吗?

“……哼,女人。”

特蕾娅从简单的三个字里听出了雷狮的内心独白:“就是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女人我才这么在意啊混蛋!”

雷狮扭头吩咐:“卡米尔,随便给她找一件。”

卡米尔在特蕾娅“有欠考虑吧”的抱怨里,从衣柜里找出件没穿过的衬衣:“抱歉,你的衣服上都是血迹,我自作主张扔掉了。”

“……唔,卡米尔这样说的话,没关系啦。”

“你可以穿我的。”

特蕾娅小声:“会崩开的吧……”

卡米尔还没听懂,一本正经地解释:“应该不会,塞莉你的身材偏瘦,这件衬衫正好买大了一号——”

特蕾娅忽然按在他肩上,诚恳地重复:“一定会崩开的。”

雷狮:“别对卡米尔说这种话。”

卡米尔终于明白什么部位会崩开了,小军师的耳朵尖泛起了红,顾左右而言他地转向帕洛斯。

帕洛斯的身高和特蕾娅差不多,他的衣服也比较宽松。

帕洛斯迎上卡米尔的视线,噗嗤一笑:“小姑娘不介意的话,我完全没关系哦。”

“我介意!除了婴儿和泳装少女,你还见过谁穿连体衣?就算是子供向卡通剧的动物主角都有更好的选择吧!”

帕洛斯语气颇为遗憾,但笑容并没有可惜的意思:“哎呀,被拒绝了,我明明是好意来着。”

于是卡米尔的视线顺理成章地看向了佩利。

特蕾娅:“你看他做什么,佩利都不穿衣服。”

正在打瞌睡的佩利被惊醒,左看右看:“什么?要打架吗?”

最后卡米尔只得不情不愿的,别无选择地看向雷狮。

特蕾娅曾经在雷狮不知情的情况下,穿过他的衣服,甚至还拍了一套写真,险些这些照片,就要被安上“性转海盗,在线撩汉”的标题,被传到凹凸论坛上。

有前车之鉴,雷狮还会把衣服借给她吗?

雷狮还没发话,特蕾娅先来了一轮丑拒三连:“我不要。紧身衣兜帽衫,配上条假装是牛仔裤的制服裤,根本不比连体衣好多少。殿下明明是成年人,品味还充满童趣,真是皇家之耻!”

雷狮目光一凛:“你说什么?”

特蕾娅毫无惧色地怼上去:“我即使被您锤死,锤进泥里,我也要说实话实说,就算您底子好也不要敷衍衣着啊,整个海盗团都上行下效了,就连卡米尔都……卡米尔别介意,你这样穿其实很帅气……卡米尔都被您带成骚红配绿了啊,身为兄长就不能为他树个榜样吗?!”

雷狮手中电弧跳跃:“说完了吗?说完了就再睡一会儿吧!”

特蕾娅咽了口唾沫,撇过头:“凶什么凶……”



雷狮愣了。

特蕾娅咬着唇,有些委屈地看向墙角,时不时用余光瞥他一眼。

钢铁玫瑰突然开始撒娇,前后的反差让他措手不及。

雷狮不合时宜地冒出了“可爱,想日”的念头。

他冷哼一声,把绮念赶出脑海。



气氛有些尴尬,卡米尔赶紧圆场:“塞莉,你需要什么款式的衣服,我可以出去买一趟。”

“不用了,我早有准备。”特蕾娅扭头回了雷狮房间。

“大哥,要不要告诉她,预赛结束之后,终端机的在线商城已经不能使用,采购只能去交易区了。”

“不用,等她发现之后哭丧着来求我帮忙,不也挺有意思吗?”

“久等了。”话音刚落,特蕾娅身穿一套黑底白花的姬袖长裙,仪态大方地出现。

海盗团面面相觑。



已知:

一、积分榜冻结,凹凸商城也关闭了,衣服也不可能是买的。

二、特蕾娅一直都在雷狮的房间里,没机会回自己的居所拿衣服。

得出:

她这身衣服只可能……

帕洛斯佩利卡米尔的视线全部集中到了雷狮身上。

雷狮很快就明白了这三道视线意味着什么。

帕洛斯和佩利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卡米尔也在看他?

虽然卡米尔的眼神很坚定,好像在说“您绝对不是那种大哥”。但是这眼神就已经代表内心暗自动摇了吧?

卡米尔是因为过度震惊,完全忽略“他的衣服塞莉怎么可能合身”这个问题了吗?



特蕾娅的眼神也落在雷狮身上。

她很郁闷,她换了身衣服,结果焦点变成了雷狮。

她哪点不如雷狮好看?

于是雷狮发现特蕾娅看他的眼神也深邃了起来。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佩利打破沉默:“老大,你怎么会有——”

帕洛斯把佩利脸朝下按在了沙发上,擅长奉迎的欺诈师说话都不利索了:“很、很合身的大小姐打扮嘛。”

“有眼光哦新来的,但你差不多可以松手了,大金毛要被你闷死了哦。”

雷狮单刀直入:“你从哪儿找来的这衣服?”

问出来了!

最致命的问题被当事人问出来了!

特蕾娅轻飘飘地答复:“随身仓库,自从上次醉酒之后,我就带着备用的衣服了。”

呼——原来如此。海盗们松了口气。

但特蕾娅还没搞明白状况。

怎么回事?

为什么连卡米尔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

还不等她想明白,雷狮无情地点破事实:“既然你随身带着,为什么还要借我们的?”

“……”

“嗯?”

特蕾娅右手捶左手,恍然大悟状:“啊(四声)!”随后紧紧捂住闯祸的嘴后退一步。

雷狮冷笑上前,影子遮住了她:“你刚才,‘啊’了吧?”

“呜……卡米尔救命……”



卡米尔叹气。

这两人吵吵闹闹的什么时候算完。

雷狮嘴上说着“管她去死”,可昨天明明在她床前守了一夜,等她退了烧才小睡片刻,眼球里的红血丝现在还没退干净。

特蕾娅也是,卡米尔不用推测都知道为什么她会先海盗团一步出现在赤焰山上。

明明两个人内心都存有柔软,非要竖起尖刺,互相扎个头破血流。

卡米尔正准备起身拉架,被帕洛斯拦下了:“哎呀卡米尔你就别掺和了,他们两个都乐在其中呢。”

乐在其中?

两人虽然言辞上针锋相对,却的确都带着笑。

说起来每次他们吵完好像关系没有恶化,反而越吵话题越多?

难道真的……

帕洛斯食指点着唇,戏谑地笑笑:“人和人的相处模式,卡米尔还要多学习学习。”

虽然知道欺诈师嘴里没一句实话,但是卡米尔这次有点儿被说服了。

评论(46)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