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44)

四十七·戏精与终端机的对话流更新

前文传送门

最终,这场争吵以雷狮敲得戏精蹲进墙角,获得了阶段性胜利。

之后雷狮就去交易区买啤酒和晚饭的食材了。

卡米尔则在负责预赛结束后的交接手续,他向特蕾娅要个人资料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预赛结束了?什么时候?”

卡米尔:……烧傻了吗?

帕洛斯:“大概是在小姑娘你睡着的时候吧?”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确被烧傻了,特蕾娅的注意点飞快转移:“新来的,你为什么叫我小姑娘,你看起来比我大吗?”

“因为任性是小姑娘的特权啊。”

“卡米尔,我任性吗?”

卡米尔把特蕾娅排名99的资料输入终端机,抬头:“非常。”

“……哦。”



——预赛竟然都结束了,不知道其他人活下来了没有。

特蕾娅回到雷狮房间,靠着房门抱膝坐下,惴惴不安地打开终端机。

一堆信息弹了出来。


[未来弟媳小艾比]:天使姐姐,你通过预赛了吧?那些没通过预赛的人都变成小球了,太可怕了!

[未来弟媳小艾比]:不过有我和埃米在,那个呆头骑士好好的。

[未来弟媳小艾比]:就是昨晚天使姐姐你删掉他的好友之后,他一直很消沉。

[未来弟媳小艾比]:虽说是他自找的,但是看在他反省了的份上,天使姐姐你就理他一下,哪怕骂上两句也好啊!

[未来弟媳小艾比]:我只是觉得他一直闷闷不乐的太无聊了,一点都没有可怜他。


这两天特蕾娅又是和嘉德罗斯对战,又是昏迷不醒,没时间回复安迷修。

但她什么时候删掉他好友了?

特蕾娅陷入沉思。


[特蕾娅]:我这里还有事要处理,知道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大概明晚就回去了。

[特蕾娅]:告诉呆头骑士,我还没有完全原谅他呢,等我回来,让他汇报七个大点八个小点的反省结果。


开玩笑的。

她早就不生气了,只是带着这身伤回去,安迷修肯定又要像个老妈子似的唠叨自责了。

手指开始疼了。

在和嘉德罗斯战斗的时候,她曾经用双手抓裂灼热的地面,现在十指都被绷带包扎好了,她也不知道里面伤到什么程度。

不过,脑补安迷修还以为她没消气,下巴搁在桌上没有朝气灵魂出窍的样子,又觉得——

特蕾娅噗嗤一笑。

……有点儿可爱啊。



随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格瑞的名字上。


[不嫌母贫好格瑞]:少给我添麻烦,就算是谢我了。


这是最后一条信息,发送时间是两天前。

格瑞现在的位置,显示的是寒冰湖。

在赤焰山她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格瑞,难道是错过了?

她想打字,手指疼的厉害,转换成语音模式。


[特蕾娅]:格瑞,我已经回到休息区了,抱歉没等到你擅自离开了,你呢,没事吧?


格瑞非常有事。

他刚和鬼狐大战一场,被赝品雷神之锤狠狠砸了一顿,肋骨断了好几根,正被金架着,往休息区走,本用来提烈斩的手,虚掩着胸口,血从银白的发间流淌到颌下。

终端机响了。

格瑞眼中闪过异色,他曾答应和她一起前往赤焰山,结果被鬼天盟算计了,听到她平安的消息,格瑞放下心。

他想回复,发语音,她一定会听出他的虚弱,想打字,左手又被金架在肩上,他没法用调取终端机的手打字。

“……金,放我下来。”

“不行啊格瑞,你没法自己走的。”

“……我要回个信息。”

“哦……你小心点啊。”

被金搀扶着,格瑞靠着一棵雪松坐下,微颤点开终端机回复。


[不嫌母贫好格瑞]:我没事。


为了回复这三个字,似乎有些兴师动众,但是格瑞手指在键盘上停留了阵,不知还能再写些什么。


[特蕾娅]:那就好啦,列表里我最不担心就是你了。


戏精一口迟来的毒奶,让格瑞都觉得终端机冒奶了。


[特蕾娅]:知道你没事就好,改天见。

[不嫌母贫好格瑞]:嗯。


两个藏好浑身新伤的人,各自靠坐在地,凝视着手臂上的伤疤。

命运之线相隔千里也依旧紧密相连,细若游丝的线,连接器两颗频率相同的心。

两人脑海里,不约而同地浮现起相似的想法。

——他平安就好。

——至少不用担心那个笨蛋了。


“喂,小姑娘,要出来一起玩牌吗?”帕洛斯敲门。

“哦,来了。”



“嗯?”雷狮回到海盗团据点的时候,推门看到的是幅奇怪的场景。

卡米尔、帕洛斯、佩利和特蕾娅正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玩牌,特蕾娅和帕洛斯各自坐在了长沙发的两端,个头最矮小的卡米尔则略显乖巧地坐在沙发背上,鼻子以下都藏在围巾里,时不时向左看笑容温柔的帕洛斯,向右看托腮思考的特蕾娅,而个头最大的佩利则蹲在狭窄的过道上,催促卡米尔快点出牌。

“您回来了,雷狮殿下。”

“嗯。”

卡米尔好像陷入了苦战,这一局他的队友是佩利,佩利碰到能出牌的场合一定“要不起”,哪怕上家是队友。

帕洛斯和特蕾娅在开局就用眼神击了个掌,合力把卡米尔堵得灰头土脸。

“如果这把我赢了,冰箱里的慕斯可归我了,卡米尔。”帕洛斯眨了眨右眼,声如酒酿,带甜微醺。

“那我要拿走佩利的睫毛,”特蕾娅俯下身,像拨弄梳齿一样划过佩利的眼睫,阴测测地补充,“用拔~的。”

怪盗的阴森笑容让佩利向后挪了挪:“什、什嘛?”

雷狮走到卡米尔身边,坐在沙发背上的卡米尔居然还是比雷狮矮一截。

雷狮得微蹲下来扶着膝盖,才能正好搁在卡米尔肩上,黑发与头巾都温驯地垂下来。

“这张。”雷狮手指点过红心A,卡米尔毫不犹豫地听从了兄长的意见。

“老大,你这可有点儿偏心啊。”帕洛斯笑着抱怨,扔出一张joker。

雷狮不答,侧过头反问卡米尔:“你赢了,想要什么?”

卡米尔帽檐下的眼扫过特蕾娅,而怪盗不自知,还在逗弄佩利的眉毛,又回头看了看兴趣盎然的兄长,雷狮的笑容似有若无,他低下头重新看牌,淡淡答道:“游戏而已。”

他想要的,已经实现了。



——————

卡卡的愿望是回到三人一起的时光,可是雷狮和塞莉一天到晚瞎瘠薄吵吵。

刚聊到股盘,问卡卡的股市为什么一直没上市。

#车都开了,结果卡卡一直活在终端机里#

不是不上市啊,是上市了就太可怜了。

卡卡喜欢塞莉又在意大哥,既关心塞莉又不敢过于关心,遇到情敌都好像是处处在为大哥着想,给大哥助攻。

求不得,忘不掉,会黑掉的吧。

贪欢一直没写过卡卡的心理戏,就是舍不得卡卡。卡卡的黑车《罂粟花冠》看上去是为车而车,其实都是原本应该出现在正文里卡卡的心里话。

所以卡股不上市了,亲情向不好吗?

不好啊,卡卡这么可爱我不想放过他啊,所以我打算和另一个太太合作写个男主卡卡的长篇,现在人设已经交流完毕,正在交流大纲,千粉之后放预告。

——————

另外

#你们是我见过最差的一届股民#

#我还没开始发糖呢,你们就齁死了?#


评论(42)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