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周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恶龙咆哮)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45)

四十八·戏精与海盗团的晚餐时间

前文传送门

兄弟俩联手,很快卡米尔就胜出了。

帕洛斯还是笑盈盈的:“真可惜,差一点卡米尔的甜食就是我的了。”

“但是佩利的睫毛,已经归我了。”

佩利惊慌地后退一步:“等等,你不是没赢吗?”

“我没赢卡米尔,但我赢了你啊。”特蕾娅转着手腕,跃跃欲试。

佩利其实有点怕她。

他被雷狮从斗兽场带回来后,曾不知天高地厚地挑战过军姬。

她用玩赖的瞬移,把大金毛逗得筋疲力尽,再用符文捆成蚕茧,搬到雷狮宅邸的大门口当路标,雷狮还坏心地安排侍女按每小时路过十人的频率,让大金毛被围观嘲笑。

如今佩利的元力技能为什么是重力球,可能是那时的阴影。

平时的佩利或许会求之不得,但现在特蕾娅带着阴险笑容靠近,逃生的本能让他步步后退:“你要干嘛?”

“当然是——”特蕾娅瞬移跳到了大金毛背上,“处刑啦!”

“哇啊住手!”

“叫你欺负艾比!”

客厅里狗子飞戏精跳,打翻了帕洛斯的游戏碟片和卡米尔的书堆。

雷狮皱眉:“塞莉,够了。”

特蕾娅这才放开大金毛,瞬移回雷狮身边。

雷狮手指缓缓叩击着桌面,板着脸俯视:“说说吧,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赤焰山上?”

特蕾娅低下头,老老实实地复述自己是怎么被鬼狐一诈,就跑去找嘉德罗斯的:“……抱歉,我太冲动了。”

雷狮撑着头的手挪开,被刘海遮盖的眼阴晴难测。

雷狮数落人并不会长篇大论,大多时候只会轻飘飘地一句“哼”,“天真”,“无谋之辈”,轻描淡写的几个字,却像往人心口戳刀子。

特蕾娅低着头,等着挨骂,半晌没听到动静,抬头,发现雷狮居然带着愉悦的笑意,似乎……很高兴?

雷狮暗笑只要一与他有关,她不还是和以前一样沉不住气,特蕾娅误以为他这是嘲笑,无奈地撇着嘴。

雷狮“嗯”了声,自从来到凹凸星球,这家伙的软萌指数就在涨啊,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似乎还挺……有意思?

卡米尔进厨房前,正好看到两个相视无言的家伙。

他内心惴惴,上次他们大打出手的事还没有下文,忽然就坐到了一起,难免尴尬,打算圆场:“塞莉,可以来厨房帮忙吗?”

“欸?好。”



锅,电磁炉,咕嘟冒泡的开水。

特蕾娅表情凝重地面对着灶台。

她,雷霆符文重装集团军的最高指挥官,雷王星的道标,握过枪,开过炮,用火箭筒炸碉堡都不在话下,唯独没有玩过厨具。

原以为做饭不可能比从摩天大楼跳下同时反身快速干掉楼顶的追兵难,就嘴快答应了,结果在卡米尔说“那汤就拜托你了,只需要把食材放进去就好”之后,她就陷入了沉思。

什么食材?是这条鱼还是这盆菜?是一下子全倒进去,还是一次一丢丢地放?

特蕾娅的手举起又落下,举起又落下,盘子里的鱼睁着眼,两腮一张一翕,怪可怜地扭着尾巴。

她回头看了看正在忙碌的卡米尔,几度想开口寻求帮助,最后心一横,碎碎念着“对不起”,盘子一斜,鱼滑进了锅里。

卡米尔回头,莫名其妙地看着她:“你在和谁道歉?”

“……和鱼。”

“为什么?”

“……它还活着呢,就直接下锅了,好像有点儿……残忍?”

卡米尔看了特蕾娅一眼,继续忙手头的活,两秒后他猛地一个狮子摆头:“你该不会没去鳞吧?”

“要去鳞的吗?”

“……”

“……?”

“塞莉,你还是出去吧。”



特蕾娅古道热肠帮倒忙加上凹凸商城的外卖系统暂停服务,卡米尔一个人忙不过来五个人的晚餐。

小军师想了想。于是这夜,海盗团只能围着桌子吃起了简易的火锅。

热气蒸腾的汤锅旁,花瓣似的围了一圈干净食材,雷狮脚边有盛着啤酒的冰桶。燕麦、酒精和汤底的香气混在一起。

顺利通过预赛,得到了三天的休整期,再加上眼前的美食,海盗团里的气氛也轻松快活,就连雷狮的笑意都不那么阴冷慑人。

雷狮抽出一瓶啤酒扔给帕洛斯和佩利,帕洛斯握住瓶底,把瓶口递到佩利嘴边,大金毛熟练地一口咬掉瓶盖,帕洛斯笑着摸了摸佩利的头:“乖~”

特蕾娅露出了“这么好用”的表情,跃跃欲试,还没等她如法炮制,雷狮就把一瓶开封的啤酒递到她面前,她也不矫情,在卡米尔严厉的注视之下,倒满了杯子。

卡米尔眼看重伤未愈的雷狮和特蕾娅,完全没有控制酒精摄入的打算,眼神像他手里的苹果汁一样冒出凉气。

雷狮看出了他的担忧:“预赛已经结束了,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

雷狮一吩咐,卡米尔的目光立刻缓和了下来,点点头。

“卡米尔,这怎么吃?”特蕾娅从未接触过火锅更不知道吃法,渴求地盯着小军师。

在卡米尔一番〇度百科式的解说和示范后,特蕾娅夹起一块肉片小心地浸在锅里:“变色了,可以吃了吗?”

“嗯。”

吸收了汤汁的饱满肉片一进到嘴里,特蕾娅就发出了急促的哀鸣,滚烫的汤汁正在她的嘴里攻城拔寨,试图烫死所有味蕾,但是教养又不允许她吐出惹祸的食物。

雷狮轻笑:“烫到了?”

特蕾娅用手背捂着嘴点头,被烫得双颊通红。

雷狮蹙眉,弯腰从脚边的冰桶里抓出一颗冰块:“嘉德罗斯把你的常识也敲出来了吗?……张嘴。”

特蕾娅很想反驳,生蚝淋多少柠檬汁味道才刚好,什么红茶配哪个星球的泉水才更醇厚,才是她的常识,但看到雷狮手里着冻着浑浊气泡的冰块后,反而后退了些,眼里浮起生理性的水汽:“……脏。”

雷狮啧了声,不耐烦地再次弯腰,捡了块干净的,她这才肯凑上来,雷狮捏着她的下巴,把冰块轻放到嘴里烫伤最严重的部位,还不忘嘲讽:“蠢。”

特蕾娅气鼓鼓地冲他比中指,含着冰口齿不清地反驳:“你才村呢!”

帕洛斯惊诧地看着他们的互动。

这个人真的是雷狮吗?

杀名在外,凶残霸道的雷狮吗?

他扭头看向其他海盗,希望自己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惊讶的。

佩利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好像早就习惯了他俩粘腻的画风。

卡米尔则……则把食材烫好之后,夹到她碗里:“……蘸上酱汁会凉得快些。”

特蕾娅重重点头:“还是卡米尔温柔……”

雷狮眼角一跳,白她:“再顶嘴?”

特蕾娅拖着长音轻哼一声,低头喝酒。

帕洛斯忽然暗自庆幸,他知道雷狮是很宠这小姑娘的,才有调戏她的想法,但没想到这么宠。

幸好还没变成行动,否则,他的命就算和暗影分身一样多,恐怕也不够雷狮锤的。

不过现在他更想要一副护目镜,遮强光的那种,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42)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