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1111fo感谢]把恋爱谈成了段子——鬼屋相关

别问为什么是1111,本来是想贺1100的,然后发现1111这个数字比较有意义

雷/安/嘉/爵,我流沙雕嘉嘉爵哥ooc预警

傻白不甜,全是沙雕段子

有大量现代pa的私设

#不想更正文摸鱼的产物#

#非常粗糙#

#如有撞梗,算我抄你#

#怎么你每次都写沙雕玩意儿#

#在掉粉的深渊鹏程万里#



【安】

你是超自然爱好者。

你的男朋友安迷修挺怕鬼的。

他倒水的时候你讲个鬼故事,他能把水洒出来。

为了锻炼他的胆量,你曾经强行拉着他看鬼片。

他连片头CG都没坚持住。

但是碍于男子汉的面子,他不肯承认。

“小姐你一定饿了吧,在下去给你买宵夜!”逃跑的借口也非常蹩脚。

这次你拉他去鬼屋,他讨饶了:“小姐,在下真的不擅长应付这种局面。”

“别怕,有我罩着你。”

他露出为难的神色,还是义不容辞地跟来了。

皮完这下你就后悔了。

自诩胆大的你被鬼婴儿车从东边碾到西边。

最后是安迷修拉起蹲在墙角假装鸵鸟的你,借着手机的微光,摸到了出口。

“小姐,为了我们两人的心脏着想,以后就别进行这样的活动了吧。”

“附议。”你说,“安迷修,你胆子怎么突然变大了?”

刚才有个红衣学姐,血淋淋的爪子差点抓到安迷修的脸,他背后的你都海豚音了,他还岿然不动。

“实不相瞒,在下的腿已经软了。”他诚实的说,“但是如果在下表现出来的话,小姐会更惊慌的。”

和想要保护你萌生的勇气相比,这点恐惧微不足道。



你十分感动,于是决定再玩一圈。

“……小姐,请再考虑一次!”



【雷】

听说这个鬼屋的路线很复杂,正常人就算连滚带爬都要花上一个小时才能走出去。

雷狮带着海盗团来试胆,四人单独进入鬼屋,比赛谁用时最短。

雷狮借着手机的光,看卡米尔塞给他的手绘地图。

突然你从旁边尖叫着冲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你叫得最凄惨,所以扮鬼的工作人员重点关照你。

你看到前面有个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拽住了雷狮。

雷狮扭头看了眼你,又看了眼你背后一溜儿的笔仙,伽椰子,吊死鬼。

那些鬼看到雷狮之后,掉头就跑。

“松手,鶸。”

“别别别别丢下我!壮士!英雄!带我出去吧我不想在这儿过年!”

被复杂的地形、糟糕的光线和并不恐怖的鬼怪搞得很烦躁的雷狮,发现你快哭出来的表情很有意思。

“……跟丢了我可不会回去找你。”

“好!没问题!我一定超乖!”

你当然不会丢,你拽着他衣袖的手没松开过。

出口处早等着的海盗团其他成员,看到一起出现的你和雷狮,面面相觑。

“大哥,你的……”

因为你抓得太紧了,雷狮的紧身衣被拽成了露肩装。

雷狮脸黑了,你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些鬼会被雷狮瞪跑了。

“我会赔的!我一定会赔的!”

雷狮的视线在你身上巡视了一圈,转而露出了饶有趣味的笑容。

“那你试试让我满意吧。”


以上是你为了赔一件衣服,把自己赔进去的故事。



【嘉】

和比你小很多的嘉德罗斯谈恋爱,你不仅要作为恋人,寻找生活中的情趣,还要像一个姐姐一样,包容理解他的中二病,并收拾烂摊子。

你们来到上次闹事的鬼屋。

这家鬼屋的门外,标语像阶梯似的挂了一溜儿。

——“请勿殴打工作人员”

——“辱骂也不可以,尤其不准出现‘渣’字”

——“请勿携带棍棒状物体”

——“棒球棍,登山杖,盲人拐杖也不可以”

——“身高不足170,130斤及以上儿童与狗不准入内”

标语最后面还有一行用记号笔写的潦草小字:

——“说的就是你啊嘉德罗斯!艹!!!”


你从身后抱住嘉德罗斯,把头搁在他脑袋上,抚摸他刺刺拉拉的头发:“啊啊,果然,上黑名单了呢。”

上次鬼屋里有位僵尸差点抓到你头发,嘉德罗斯二话没说就把僵尸打了一顿。

“谁准你碰她的,渣渣。”

顺便把前来劝架的黑白无常和值班经理也打了一顿。

听完你抱怨,嘉德罗斯赌气地一抬头,你捂着下巴颏蹲到了地上,他抱着臂,居高临下地俯视你:“你对我的行为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没有,诚惶诚恐,感恩戴德,受宠若惊。”你猫嘴子笑着哄他。

孩子气的王转身,围巾向左边高高飞起。

“走了,去别的地方找乐子。”

“是。”

你乖巧地跟在他身后,心想。

下次还是找个和平有爱的地方约会吧。

猫咖或者旋转木马什么的。



【爵】

你的闺蜜凯莉快要服了你和你男朋友银爵了。

你这个哲学系的学霸和他这个力学的学神之间,完全没有浪漫可言。

你们从互相勉励的青梅竹马自然而然地就成了情侣,连像样的告白都没有。

凯莉感叹:“你们两个好像跳过了恋爱环节,直接变成老夫老妻了。”

你想了想,觉得她说得对。

所以想向她这位情场高手请教,怎么把恋爱谈得激情一点。

凯莉把一本心理学教科书扔到你面前:“吊桥效应知道吗?”


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一个异性,那么他会误以为眼前出现的这个异性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从而对其产生感情。


于是你拖着他来鬼屋了。

但是对于唯物主义者的你和科学的拥护者银爵来说。

假的,都是假的。

哪怕一位笔仙小姐头发都快碰到你的脸了,你还是只有一个反应。

想笑。

被你挽着手臂的银爵也面无表情。

笔仙小姐更卖力地甩了甩头发。

你忽然觉得她敬业得有些可怜,假装扯起嗓子:“……啊啊啊啊啊。”

笔仙小姐满意地转向了银爵。

银爵吸了口可乐,毫无反应地看着她。

银爵你好歹做做样子啊。你腹诽着,轻掐他腰里的痒痒肉。

银爵看了你一眼,非常敷衍地“啊”了一声,语气平得跟停跳的心电图似的。

笔仙小姐低着头走了,希望她不是去辞职。

你:“……好无聊,我们快出去吧。”

银爵:“嗯。”

出来之后你才发现钥匙丢了。

“我去找。”银爵转身回了鬼屋。

等他再从漆黑里现身的时候,忽然听见你的惨叫。


“所以,后来到底怎么样啊?”事后,凯莉问你。

你尴尬地回复:“还……还可以。”

“还可以是有多可以啊?”

“就……啊哈哈哈哈哈!”

你打着哈哈试图萌混过关。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承认,满屋子的妖魔鬼怪都没吓着你,但是你男朋友完全隐匿于黑暗的皮肤,和一双好像鬼火一样的眼睛,把你吓得失声尖叫。

……浪漫什么的。

见鬼去吧。


评论(31)

热度(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