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三年牢里偷着乐,死刑黄泉笑着走(2)

【二】

前文传送门

#本章出场第一卷反派土哥#

@Pride绝尘 就是隔壁《停留在你的世界》的作者#

#全剧组大反派,劳模担当#


当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尼采



凹凸世界里有着许多异能者。

全知全能的魔法师,浪荡快意的海盗,用钱换命的雇佣兵,尤其是在充满贫瘠、掠夺、奴役的下位宇宙,混乱中更易滋生不得见光的东西。

雷狮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就是其中之一。

前几日他单独执行任务,和海盗团分开行动,现在他假扮成星际航班的旅客,正在归队的路上。

卡米尔演得很好,如果不是和这群孩子玩游戏,或许她并不会被这个绿衣黑发的少女识破。

眼前这个名叫羽莲的少女也不是普通人。

她有着和卡米尔相似的凌厉气场,敏捷的身手。

只不过,卡米尔藏好了锋芒,她的锋芒袒露在外。

卡米尔是出于掩人耳目,而少女羽莲则是因为行的端做得正。

在恶人堆里混久了,卡米尔和羽莲都能分辨,好人和坏人间微妙的差别。

羽莲正是嗅到了这丝差别,才会跑来盯着卡米尔的。

“你不用监视我。”昏黄灯火下,卡米尔拉低帽檐,坦然,“我没有伤害任何一人的打算。”

这是实话。

卡米尔并不嗜血成性。他只想尽快和大哥汇合,不想惹是生非。

曾经的王牌雇佣兵羽莲姑且信了他的话:“但愿如此。”



突然头顶的灯闪烁起了红光,刺耳的防空警报拉响。

船舱里的孩子们被惊醒,乱作一团。

羽莲抱住哭泣的孩子,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卡米尔快步到窗边,一艘漆黑的海盗船划过,它浑身尖刺,狰狞可怖,好像从深海中悄然出现的掠食者,极快地接近卡米尔所在的星际航班。

羽莲看卡米尔神色凝重,问道:“怎么回事?”

卡米尔不作答,广播忽然响起了船长的声音:“各、各位旅客,本航班遭遇了紧急情况!请各位旅客回到自己的客舱,紧锁舱门!重复一遍——”

“砰——”广播里传来门被撞开的声音,随后就是一阵枪响和船长的惨叫。

羽莲站起身,目有凶光,头顶的紫红色小花悄然凋谢。

广播里静默了一阵,传出杂音,随后才出现了个低沉的男声:“哼,终于抓到你了,雷狮的‘猎鹰’。”

卡米尔攥围巾的手,捏紧了些。



这个声音的主人,是绝尘海盗团的二当家土哥。

绝尘海盗团有四百余名凶残的强盗,九艘火力精良的海盗船,是下位宇宙当之无愧的海盗之王。

然而近年,雷狮海盗团异军突起。

雷狮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年轻人,竟然仅靠一艘羚角号和三个手下,风头大盛,隐有成为新头领的架势。

首领雷狮杀伐果断,狡猾残忍,他的手下白发瘟神和狂犬也名声在外,只有军师,绰号“猎鹰”的卡米尔神秘莫测,凡是见过他的人都再也没机会描述他的长相了,即使是道上的人,也仅仅知道卡米尔之名,黑发,十五岁上下,常穿绿衣这些信息。

本来两个团伙是井水不犯河水,直到几个月前,雷狮与绝尘海盗团的老三有了次合作。

可是对方想借机打压雷狮,在最后关头阴了雷狮一把,雷狮险些被星际警察包围,不得不使出大羚角跳才得以脱身,而绝尘海盗团则带着满满一船黄金悠然离开。

但绝尘的人并没有来得及享用战利品,就失去了联络。

再被找到的时候,满船的海盗已经变成了尸体,躺在他们抢夺来的黄金上。

“这份回礼还算贵重?”雷狮在失去联络的海盗船上留下了这样一条问候。

随后,安装在船舱底部的定时炸弹爆炸,来搜寻失踪海盗船的其他海盗,也跟着一起成了灰烬。

残暴又猖狂,狠辣而果决。

两个海盗团伙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此次绝尘的老二袭击星际航班的目的再明确不过。

卡米尔落单的消息走漏,他亲自带人找上门来。

卡米尔快速分析着情况和逃跑方案,心内不安。

这次恐怕,有点儿棘手了。



羽莲当然不了解两个团伙间的恩怨。

她只听到了枪声,就知道船长可能凶多吉少了。

她最后安抚了下痛哭的孩子们,缓缓将黑发拢好,戴上兜帽。

接下来势必有战斗,她可不希望女孩子宝贵的头发被血弄脏了。

“喂,那位不知名但是身手不错的小哥。”羽莲扭了扭手腕,握住门把手,“我不在乎你是谁,但是这群孩子,拜托你了。”

卡米尔顿了顿:“……你要做什么?”

“还用说吗?”半只脚踏出舱门的羽莲回过头,金瞳狠光一闪,“当然是去,迎接客人。”

卡米尔看着她的背影,了然地点点头。

羽莲一步跨出船舱,双手虚抓,数据流化成一对厚重的链刀,狭长的刀身上像蜈蚣的关节般,覆盖着节节纹路,刀刃在地上拖拽出火花。

身旁是尖叫着逃离甲板的旅客,瘦小的女孩拖着沉重的双刀,往甲板骚乱的方向前进。

“呵,狂妄造次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羽莲走后,卡米尔成了船舱里所有孩子的主心骨,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围上来:“勇者大哥哥……”

“不要慌,把柜子推过来顶住门。”

卡米尔知道这还挡不住身强力壮的海盗,目光在船舱内转了一圈,落在了通风管道口。


评论(28)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