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三年牢里偷着乐,死刑黄泉笑着走(3)

专卡米尔乙女长篇。

全员宠,苏苏苏。

女主人设来自 @-双生结- 


前文传送门


知遇卷其【三】

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旧约·出埃及记》


羽莲在走廊上撞见个海盗,正将一个孩子强行拖出客舱。

她上去就卸了这个海盗的胳膊,让孩子自行找地方躲藏,转身把这海盗拖进船舱里审讯。

绝尘海盗团只是收到风声,雷狮的“猎鹰”卡米尔很可能在这艘星际航班上,所以才会袭击客船。

但他们并不知道“猎鹰”长什么样,只是按照头目的吩咐,把所有15岁左右的孩子集中到甲板上,尤其要注意黑发的。

15岁,黑发。

羽莲脑海中立刻出现了白天一起游戏的黑发少年。

他的眼瞳和汪洋一样澄澈,身上却有常年行在黑暗的人,才有的阴冷。

“猎鹰”多半是他了。

羽莲管不着海盗团之间的黑吃黑,但是这艘船上的无辜旅客,还有那些一起玩耍的孩子们,她不能坐视不理。

这艘星际航班的旅客有一百多人,大多数是孩子,符合要求的至少十多人,甲板上很可能有不少人质了。

海盗的战斗力并不强,她自信能将他们制服,但是人质是最大的麻烦。

羽莲忽然发现,自己也符合海盗们找人的标准。

那么……

少女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意。



羽莲被当做疑似卡米尔的人,押到甲板上时,入眼的是一片混乱。

甲板上被清理出了空地,十几个身材壮硕、武装精良的海盗分散在各处。

其中一个体型格外剽悍,骚包地叼着雪茄,大概是个小头目。

有九个符合标准的孩子蹲在地上,压着声哭。

奇怪的是,这九个孩子有男有女,难道这群海盗连要找的人性别都不清楚?

羽莲压住了嘴角的嗤笑。

回想到卡米尔,好像还真是个女名。

原本她只想混入甲板,现在她有了个更大胆的计划。

羽莲立刻吸引了海盗小头目的注意,和其他抱头痛哭的孩子们比起来,她出奇地镇静。

她双手插着衣兜,嘴里嚼薄荷糖,在海盗的押送下,郊游似的地走来,东张西望的模样像是在逛商场,时不时吹出口气,将刘海吹得飞起。

海盗们将枪口对准了她。

羽莲带着从容不迫的魅力径直走到小头目面前:“找我很久了?”



小头目原以为,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女,被十多把枪对准了脑袋,只能乖乖束手就擒这一个选项。

得意忘形的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少女会疾风般暴起,一个膝撞将他顶翻,夺过他腰间的匕首,一手勒住他的脖子,一手将匕首顶在喉管上。

这个女孩的手劲奇大,小头目挣扎了两次没挣开,反而被勒得眼花。

羽莲冷笑,对着剩下的海盗命令:“都后退到窗边!面对窗户!”随后回头,对那几个人质喊话,“快走!找地方躲起来!”

这些孩子还搞不清状况,羽莲喊了第二遍后,才啜泣着逃离甲板。

孩子们还没全逃走,一声刺耳的枪响,羽莲眼前开出了血花。

中枪的是小头目,而开枪的是绝尘的二当家土哥。

土哥在收到疑似“猎鹰”的人出现之后,就立刻赶到了甲板,在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被当成了人质后,竟能狠心到向自己人开枪。

羽莲赶紧将小头目当做挡箭牌,大口径的子弹在他身上剜下一个个洞。

当小头目的尸体被扫射地倒下后,从尸体后跳出的少女,手持双刀,刀锋凌冽地对准了海盗们。

下一秒子弹雨向她覆盖而来。



在凹凸世界,有以魔法见长的种族,也有以科技武装的生灵。

羽莲的星球,将武技钻研到了极致,用刀锋即可抗衡热兵器。

曾经的家族王牌,躲弹雨不在话下,但是这一次,羽莲受伤了。

甲板上的孩子们还没有完全逃离,海盗们的子弹雨也将他们覆盖了进去。

“愣着干嘛!还不快走!”

羽莲的刀横在孩子们身前,等孩子们全都安然地离开,羽莲的手臂和脚上,已经有了三四个血洞。

土哥举手示意海盗们停止射击,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个卡米尔的真实性,哪有会救人的海盗,但普通人会有这样的身手?

“你居然也有好心的时候,猎鹰?”

“好心?”羽莲嘲讽,链刀摆正,身上还在淌血的伤口对她似乎并没有影响,“我这就让你们知道,我这个人,好不好心!”

突然土哥头顶发出一声响,他正好对准了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通风管道的铁栅栏被一脚踢开。

卡米尔从其中跳下,借着下落的重力踢在土哥后颈上,趁海盗们反应不及,抢下土哥腰间的催泪弹,退到羽莲身前,引爆。

刺激的烟雾以卡米尔为中心,飞快地蔓延了整个甲板,他在爆炸的气浪中微微压下帽檐,鲜红的围巾掠起。

海盗们的咳嗽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羽莲刚想挥刀而上,卡米尔抓住她的手腕逃离甲板。



其实卡米尔从羽莲冒充时,他就已经在通风管道甲板上观察了。

他有更好的选择,冷眼旁观,悄无声息地搭乘逃生舱离开,放任羽莲代替他被抓。

至于之后羽莲会发生什么,与他无关,毕竟这是羽莲自己的选择,她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但是……

当卡米尔想到拥有烂漫笑容的少女,落到海盗手中,会落个什么下场时,他竟然会觉得有些异样。

所以他出手了。

反正逃生舱可以坐两个人。

但被救的羽莲并不领情,扭动着想挣脱,可卡米尔的手劲竟然比她还大:“你干嘛?对面还没死完呢!”

卡米尔头也不回,疾奔时他的声线依旧平稳:“他们一旦确认目标在这艘船上,就会开炮把整艘船炸毁。”

羽莲凶狠地反驳:“怕什么,我把他的船也拆了!”

“现在你遇到的只是小股海盗,等大部队赶来汇合,即使你再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卡米尔回头,眼中倒映着心高气傲的少女,“现在跟我去救生船,还有逃出去的机会。”

羽莲啧了声,链刀虚晃砍向卡米尔的手,卡米尔急收回手,警戒地看着她。

“……?”

“要逃你自己逃吧,救生船不可能载得下所有人。”

“你救不了所有人。”卡米尔防备的手放下,有如宣判般平静阐述。

“我救得了!”羽莲的音量骤然拉高,像是要说服自己。

这种行为,就代表着。“你已经在心虚了。”

“我说了我救得了!”羽莲烦躁地撩开垂到眼前的碎发,冷静了一些,横刀身前,“听着,你有逃生的权力。但是我会留下来,保护所有人,所有人也包括你。你现在赶紧去救生舱,不会有海盗追上你。”

明知不可为还要逞强,卡米尔没有兴趣阻拦她:“随你。”

两人同时转身,后背相对。

头顶红色的警报灯还在旋转,将两人的绿衣泼上血色。

卡米尔忽然想起了白天的游戏。

扮演魔王的少女,内心有正直的光。

饰演勇者的少年,却是不折不扣的狼。

她知道的。

从一见面,她就嗅到了他伪装的气息。

混进了羊圈的黑羊,就算将自己藏在角落里,都会被看穿。

她却还要固执地将他护在背后,他何乐不为呢?

但是听到少女离去的脚步,卡米尔的身体还是做出了和大脑不同的选择。

“等一下,我有个计划。保全所有人的计划。”

少年古井无波的眼里,锋利如刃,宛若巡视领地的猎鹰。


评论(33)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