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三年牢里偷着乐,死刑黄泉笑着走(4)

专卡米尔乙女长篇。女主海盗团团宠。

女主人设来自 @-双生结- 今天的我依然没写成我卡我莲万分之一的帅气(sad)

《戏精》完结之前大概每周六晚更新

————————————

前文传送门

知遇之【四】

逆境展示奇才,顺境隐没英才。——霍勒斯

“等一下。我有个计划,可以保全所有人。”

羽莲听到卡米尔的呼声回头,转身,见他的神色平静并不像玩笑,手腕一转,刀负背后,嘴抿成一线:“你说。”

绝尘海盗团想要的是卡米尔,根据甲板上发生的事推断,他们可能只想要卡米尔的尸体。

如果羽莲没有冒充卡米尔,海盗们不能确定卡米尔就在这艘航班上,或许会有所顾忌。

但是现在,他们一旦认定羽莲就是卡米尔,极有可能会直接开炮炸毁这艘航班。

时间紧迫,他没解释前因后果:“要救所有人,首先要夺回这条船。”

“怎么做?”

“分头行动。一人夺回驾驶室,一人去拆固定锚。”

卡米尔说的简单,实施起来并不容易。

夺回驾驶室才能重新启动这艘船。把守驾驶室的海盗不会多,悄悄解决倒不难。

但拆固定锚就危险了。

固定锚是海盗船用来捕获猎物的装备,就像拖车的吊钩。

海盗船比星际航班大好几倍,以星际航班的马力,如果不拆,就等于让一只蚂蚁拖着大象爬行。

同时固定锚也是海盗们在两艘船间来往的通道,看守的海盗数量不会少。

一旦有人强拆固定锚,分散四处的海盗会群起围攻,就连卡米尔也没有自信能全身而退。

卡米尔看了眼羽莲还在流血的枪伤:“你负责驾驶室,我负责固定锚。等我信号,你就启动船。”

羽莲表情窘迫,连连摆手:“等等,还是我来负责固定锚吧,我不会开船的。”

卡米尔想起她“保护所有人”的决心,怀疑她是想主动揽下危险:“逞强对形势没有好处。”

“我没有逞强,”羽莲挽了个刀花,嘴角高傲地翘起,露出尖锐的小虎牙,“我现在的状态好得不得了。”

“那好。”卡米尔点头,在兜里掏出了个东西,伸到羽莲面前。

那是个耳夹式通讯器。

羽莲迟疑,用两根手指拎起来,左看右看:“这是什么?”

“通讯器。”卡米尔用手指点了点戴在自己耳上另一个。

羽莲面露难色。

她不会开船,也不会用通讯器。

她家乡的科技树都点到武技和灵术上了,平时通讯都用传音符。

卡米尔见状,默不作声地上前,拿过通讯器戴在了她耳上,他微凉的手指难免抚到她火烫的耳朵。

卡米尔湛蓝的瞳像沉睡着星河,他专注于某件事时的神情,有种认真的魅力,尤其是近在咫尺的时候。

羽莲后知后觉地发出一声短促的轻呼,手背捂着嘴,双颊泛红:“你干嘛?!”

“失礼了。”卡米尔退回原位,表情自然,刚才亲密的举动只是赶时间。

羽莲收起一闪而过的羞耻感,语气恢复:“该怎么做?”

“我夺回驾驶室后,会屏蔽敌方的通讯网,和敌方首领谈判,尽量争取时间。你利用这段时间,到船尾拆除固定锚。”

“你想拿什么谈判?”羽莲不安地问道。

卡米尔压低帽檐,刻意回避了这个问题。

他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用雷狮海盗团的名义威胁,这自然无法让绝尘海盗团退却,只是拖延的手段。

但是此后,相貌特征神秘的“猎鹰”,恐怕就要暴露在各方虎视眈眈的视线中了。

“我有个主意。”羽莲头顶蹦出个闪亮的小灯泡,“既然我可以冒充你,那你能不能冒充我?”

“……?”卡米尔疑惑地看她摸出一个圆盘状的挂饰,在他眼前展开。

外圈是两条对首盘起来的金龙,圆盘中心是一双从莲花中伸展开的雪白羽翼,做工精致,熠熠生辉。

卡米尔将围巾拉到遮住嘴的高度,这是个掩饰惊讶的小动作。

没记错的话,这是某个极负盛名的雇佣兵家族的族徽。

羽莲把族徽递过去,冷笑:“如果是千灵世家的‘灾女’去谈判,身价够不够?”

卡米尔了然地点头:“足够了。”

行动开始。

两个身形相似的人影背对疾行。

飞瀑的黑色长发和飘然的红色围巾浮在两人身后。

少女像一羽轻捷的蜂鸟,在警报灯的血光里灵巧奔驰,转眼就固定锚所在处。

一条狭长的机械通道死死地抓住了航班船尾,通道的另一头,则连接着漆黑庞大的海盗船。

目力所及至少有十几个装备整齐的海盗把守。

羽莲在暗处潜伏起来。

耳上的通讯器忠实地直播着卡米尔那边的动静。

几声杂物落地声。

有陌生男声质问“谁在那儿”,随后是闷哼和人体倒地的声音。

再是舱门关闭,反锁声。

“成功了。”卡米尔的声线没有一丝颤抖。

接下来是一阵计算机启动的提示音,和敲打键盘声。

羽莲脑海里升起一副画面,单薄的卡米尔坐在亮着蓝光的机械屏幕前,手指快速地在各个按键之间跳跃,微光照亮了他尚且稚嫩,但一丝不苟的脸。庞大复杂的数据流从屏幕中划过,进度条有条不紊地爬行。

10%,20%……100%。

卡米尔的声音再次响起:“已经切断通讯网了,不会有海盗赶去支援,但你只有十分钟。”

“绰绰有余。”羽莲笃定地说道,从藏身处跳出,宛若猛虎的金色瞳孔在黑暗中熊熊燃烧,链刀幻化成银色的死光,向海盗们斩去。

与此同时,驾驶室里的卡米尔,把键盘搓得噼里啪啦响。

他利用这艘航班的主计算机接入了敌人的通讯网,正在试图和海盗头目土哥进行谈判,为羽莲的行动转移注意力。

这艘船的主计算机的性能不佳,如果是羚角号的话,就不需要他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和敌方谈判了。

卡米尔面前的图像渐渐清晰,出现了海盗头子土哥大惊失色的脸。

因为卡米尔将羽莲给的族徽挂在摄像头前,土哥现在能看到的影像,是几乎占据整个屏幕的族徽,和隐藏在族徽后,隐约只能看到身形的卡米尔。

他捏着嗓子,让嗓音尽可贴近女声,稳稳地开口:“绝尘海盗团,是想与千灵世家为敌吗?”

雇佣兵千灵世家,单论武技的造诣,整个凹凸世界没有势力能与之比肩,以家族势力成为各个星球的座上宾,除了驯兽师紫堂一族,就只有千灵世家,不过比起前者千灵低调很多。

从前,千灵之名诠释了黑暗中的正义,以血还血,以杀止杀,不过几年前新任家主上位后,千灵干起了黑道上的勾当,无利不欢,即使是凶残的海盗也得避让三分。

“灾女”是千灵世家近年来名声鹊起的新星,是年轻一辈里最强大的存在。羽莲自曝自己就是“灾女”的时候,就连卡米尔都小吃了一惊。

如果作为家族王牌的她所在的航班,被海盗炸成了灰,那么千灵世家的怒火会烧向谁,可想而知。

所以土哥的惊惶,也在情理之中。

在土哥心虚的试探里,卡米尔耳上的通讯器传来羽莲那边的战况。

乱雨般的杂乱枪声,子弹撞在刀刃上的脆响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刀刃刺破肉体闷声,海盗的惨叫。

终于一切都归于平静,卡米尔眼前似乎浮现了右刀横握,左刀指地的羽莲,脚下躺着数具凌乱的尸体,身上染上不同人的血,不屑地轻哼:“不堪一击。”

“我这边也解决了。”羽莲说。

卡米尔当即切断了和土哥的通讯,猛拉操纵杆。

沉睡的星际航班苏醒,引擎在最短时间内从静止达到最大功率,航班的灯光重新亮起,躲在舱室中颤抖哭泣的旅客们,茫然地看着点亮的希望之光。

没有了固定锚的束缚,星际航班化作一颗拖曳长尾的彗星,向着宇宙深处疾行。

卡米尔的眼波澜不惊,冷静地看着屏幕里跳动的各个指数。

主动权回来了。

现在,是他的回合了。

评论(23)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