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54)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本章老股发糖之外,还有新股开盘

看标题知剧透系列


前文传送门

五十七·戏精与圣女的天降邂逅

三天的休整期不长不短。淘汰赛的启动仪式在大厅举行。

裁判者丹尼尔搞定了场不小的骚乱后,淘汰赛的第一轮竞速赛正式开始。

“我们为参赛者准备了各种载具,请随意选择自己中意的载具搭乘即可。”

侧目过去,庞大的飞船,流线型的摩托,还有小巧的跑车,都整齐地排在一起。

特蕾娅从善如流地跟着人群挑了起来。

她自参赛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好玩”的念头。

特蕾娅喜欢飙船,她的开船技术是雷狮一手教出来的。

她学开船的时候,得站在个板凳上才能看到够得着船舵,雷狮就从她身后握住她的手,手把手教她怎么转弯挂挡。

雷狮的开船风格是险中求稳,看似莽得一批,其实稳如老狗。

但是特蕾娅学成之后,和她的老船长师父走了条完全不同的路线。看似莽得一批,其实……随时都可能出船祸。

但她对自己(惊险)的开船技术可自信了。

每次她开船,雷狮都会暗自安排救援队跟着。

这个小插曲她至今还不知道。



挑选载具有讲究。

从速度上来说,飞船>车>摩托。

而操作难度则是正好相反。

开摩托和开船之间的难度差距,大概有雷狮和艾比之间实力鸿沟那么大。

摩托和车都可以单人驾驶,但是飞船就不是一个人就能开的起来的。

特蕾娅当然要选船,她阅兵无数,什么船什么型号配备了什么武器系统,她一眼就认得出来。

所有船中一枝独秀的,是暗红的羚角号。

那是雷狮的船。

说起来特蕾娅还有点儿牙痒。

羚角号是雷狮还是皇子时研发的座驾,是雷王星所有高精尖技术的集合体。

当初为了升级羚角号的防护系统,雷狮以“借”的名义,从她的军部研究所里挖走了一半科研人员。

没还,没还,没还!

这么一说,她想起来,雷狮好像很早以前就表现出强盗本性了,人才弹药冷兵器,打过招呼的没打过招呼的,挂上她的名就直接从军部划走了。

她的副官战战兢兢地找她报账时她还嫌烦,现在想想肉好疼啊。

两百米的迷妹滤镜蒙蔽了她的双眼。

特蕾娅在羚角号边游走,自然而然地撞上了雷狮海盗团。

雷狮的头巾在气流里乱舞,倨傲地瞟了特蕾娅一眼:“上船?”

特蕾娅知道他打什么主意,以赛方的恶趣味,比赛怎么会是单纯地“竞速”,载具上肯定搭载了武器系统。

特蕾娅的符文能“强化一切武器”,能将羚角号的输出功率最大化,虽然特蕾娅开船开得跟漂移的灵车一样,射击技术却让雷狮也自愧不如。

特蕾娅加进了队伍,第一就是囊中之物。

但一心只想飙船的特蕾娅问道:“您会让我摸船舵吗?”

雷狮眼角挑了挑,嘲讽地反问:“忘记你自己的绰号了吗,‘飞行的空难’?”

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特蕾娅扭头就走。



之后她看中了一艘白色的飞船,看型号应该是超能研究所的JP13超能空战艇。

超能研究所是凹凸世界最大的军火商,JP13更是它的得意之作,不论是航速还是火力都属一流。

然后她听见了雷德的声音,从船身的另一侧传来:“相信我,请选这个吧,嘉德罗斯大人!”

特蕾娅扭头瞬移跑了,去的比来的还快。



再之后遇到了三只呆毛。

艾比埃米小孩心性,跳上一艘外形古灵精怪的摩托就疾驰而去。

安迷修也选了摩托,特蕾娅邀请他一起开船的时候,注重修行武技的骑士讪笑着说:“在下……不擅长驾驶,也没有学过开船,抱歉没法帮到塞莉小姐了。”

特蕾娅捂着嘴点头:“那艾比和埃米,就拜托您照顾了。”

“请放心。”不知不觉沦为保姆的骑士先生如是保证。



最后她还遇到了格瑞。

这个独行刀客正跟在金的后面,在载具间穿行。

特蕾娅涌起一股隐秘的酸味。

格瑞可从来不像跟着金那样跟着她,甚至在格瑞眼里,她连朋友都不是。

特蕾娅从随身仓库里找出一块手帕,狠狠地撕咬一角,怨念地瞪着他。

格瑞很快注意到她的视线,和她对视了两秒,又扭头自顾自地跟上了金。

特蕾娅吃瘪,不服气地打开终端机。

[特蕾娅]:真少见啊格瑞,居然也有和别人组队的时候。

[不嫌母贫好格瑞]:……

[特蕾娅]:为了发小居然能和凯莉待在一个队伍里,真羡慕金。

[不嫌母贫好格瑞]:……

[特蕾娅]:啊实在是对不起,我区区一个合作对象,竟然想和您的发小相提并论,太不自量力了。

[不嫌母贫好格瑞]:你想多了。

特蕾娅宣泄完飞醋,冷静了些,一个更为可信的念头冒了出来。

格瑞和别人组队,可能是因为——

[特蕾娅]:你该不会……不会开船吧?

[不嫌母贫好格瑞]:……

[特蕾娅]:不会开车?

[不嫌母贫好格瑞]:……

[特蕾娅]:摩托都不会骑吗?

[不嫌母贫好格瑞]:……

[不嫌母贫好格瑞]:嗯。

许久,特蕾娅发来两个字。

[特蕾娅]:噗嗤。

这是嘲笑。

格瑞甚至能想象到特蕾娅捂着嘴,转过头,眼神往外飘,假装憋笑憋得很辛苦的样子。

特蕾娅嘲笑人就这风格,分明知道这是讽刺,非常欠打,但就有一种“我不是故意的我很抱歉”的感觉,让人有火也不好发作。

格瑞越过重重载具,深深地望了特蕾娅一眼。

戏精抱胸,傲娇地哼了声,点着脚不去看他。



最后特蕾娅看中了一艘小型飞船,外型像匍匐的蜜蜂。

“超能研究的轻型战船‘女王蜂’号,看这外型,应该是第六代了吧。”特蕾娅对这艘船还挺熟的,以前会给雷霆符文的侦察小队配备。

这艘船的特点,就是牺牲了一部分载弹量,换来了优越的机动性,可以在各种恶劣条件下高速飞行。

特蕾娅围着女王蜂号转圈,嘴里念念有词:“平衡系统是最新的利维坦之鳍呢……唔,武器系统差了点,还是五代的胜利之矛,火力欠佳,但是兼容性无可挑剔。”

她用“行家啊”的眼光环视飞船的时候,头顶忽然罩上了一层阴影。

抬头,一个身影顺着飞船光滑的外壁,像个雪球似的,咕噜咕噜滚了下来。

“欸?”特蕾娅下意识地瞬移过去接住,但她的臂力堪忧,那身影掉进怀里之后,她半跪着缓冲了一下才站稳。

不知是不是和安迷修混久了的缘故,她甩了甩刘海,露出了略带痞气的笑容:“阁下,您没事——”

怀里的人抬起脸,冰蓝色的碎发下,是一张让空气都变得香甜的脸,和头发同色的大眼里都是懵懂的色彩,眼底的倒三角,又让她的脸平添几分神秘的庄重。

这个穿着水手服的娇小少女呆萌地抬头,缓慢地展开了笑颜,声线软得发颤:“好~玩。”

唔噗。

这是耍帅不成反被萌的妹控,心脏爆炸的声音。

特蕾娅的理智在疯狂尖叫。

裁判快来啊!这里有人想用可爱杀死我啊!!!


柠檬股开盘

神女(棍)组,了解一下?

评论(35)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