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55)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雷狮再次上演友军之围#

#太子股,了解一下?#


前文传送门


五十八·女司机与圣女的飙船宣言

特蕾娅陷入了粉红色的梦幻世界。

有妹妹太好了!

赞美凹凸大赛!

怀里的水手服少女凑近,疑惑地看着她:“妹、妹?”

特蕾娅以为说漏了心里话,赶紧把少女放下来,破绽百出地转移话题:“不,我是说,你也看中这条船了吗?”

少女还是呆呆地看着她。

“要不要一起呢?这艘船至少需要两个人才能驾驶得好哟。”

少女声线一沉,那双无害的,看不出情绪的眼里,似乎能洞穿人心:“你心中有很深的黑暗。”

特蕾娅竟被她盯得动弹不得:“欸?”

“和我一起祈祷吧,渎神之人。”少女自说自话地双手合十,忽然又放下,温暖一笑,“不,你不需要祈祷。你心里已经有光了。”

没头没脑的话,但特蕾娅听懂了,欣然地点头:“谢谢。那你要和我一队吗,我开船的技术还不错的。至少前三是可以保证的。”

少女又恢复了呆萌的状态,点头:“好~我叫安莉洁。”

“特蕾娅,请多指教。”



竞速赛跑道。

“请各位参赛者注意,我们将进入倒计时。”

各色载具在出发点一字排开。

特蕾娅向上推动操纵杆,女王蜂号启动,指示灯照亮了驾驶舱。

“十。”

特蕾娅紧张地调试操作按钮,迅速熟悉系统。

安莉洁则绕着舱室转来转去,这里戳戳那里点点。

“五。”

女王蜂只需两人驾驶,一人负责武器系统,一人驾驶。

安莉洁看样子是不会开船,不过,她只需要负责可爱就好了。

特蕾娅自信一人能应付。

“一。”

特蕾娅嘴角桀骜地扬起,传奇海盗教出来的女司机,在倒计时结束的瞬间,让女王蜂疾驰而出,向着听不见她叫嚣的参赛者们宣言:“我被吊销飞行执照的时候,你们还没碰过船舵呢!”



不远处羚角号上的雷狮,不明原因地脊背冒寒气。

思忖了阵后,把终端机的消息提醒从静音改成振动。

待会儿塞莉发求救信号的时候,还能及时赶过去嘲笑她。

不过,她挑了哪艘船来着?

雷狮看着起点各异的载具,蹙了蹙眉,又舒展开,戏谑地一笑。

待会儿哪艘船开得跟急着投胎似的,准是她了。



“那么,接下来有请我们的嘉宾,超能研究所所长大人。”

特蕾娅还在摸索操作界面,忽然听到船载广播里传来熟悉声音:“首先,感谢各位参赛者使用本研究所的产品……”

她在记忆里搜索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地“哦”了声。

是那个长得好像阴湿发霉墙角里的香菇的奸商!

以前没少和超能研究所买军火,和那只滑头的香菇精打过交道。

既然从这场比赛开始有观战嘉宾了,那么,那位殿下一定也来了吧。

特蕾娅看向舱室内的摄像头,似乎是想透过冰冷的机械,与观战席上的某人对望。

观战席内,雷王星太子摇晃着高脚杯里的香槟,注意到了她的笑容。

温柔而顺从。

——终于想开了,塞莉西娅。

他愉悦地想。

就用这个势头,闯过预赛,闯过淘汰赛,获得胜利,作为他的神女,再次降临雷王星吧。

然后镜头里的特蕾娅默默地比了个中指,用口型说:你祖宗我,绝不认输。

“砰”。

高脚杯碎了。



羚角号远远将其他载具抛在船后。

雷狮在闲暇之余看了后视屏幕几次,都没认出特蕾娅开的哪艘船。

特蕾娅平稳地驾驶着女王蜂,在中游保持着不快不慢的速度。

她刚才看见嘉德罗斯的船紧咬着羚角号,以嘉德罗斯的心眼,估计是要找雷狮麻烦。

这两艘船一旦对攻,火力之猛,很容易被波及,她可不想去触霉头,倒不如前半段赛程韬光养晦,后半段坐收渔利。

安莉洁开始对她面前花花绿绿的按钮感兴趣了。

“红色是船载机关炮的按钮,绿色那排是——”看安莉洁完全没在听的样子,特蕾娅宠溺地看了她一眼,心想只要她能放出防御用的诱导弹就好了,“待会儿我给您信号,就按第一和第四个绿色按钮。”

话没落地,警报响起:“检测到超视距打击。”

特蕾娅皱眉,在操作台前点了两下,左侧的屏幕中有数枚导弹快速逼近。

她沉声道:“比方现在!”

导弹即将击中女王蜂,可安莉洁还在状况外,手指点着唇,盯着那排按钮。

特蕾娅打满船舵,女王蜂船头翘起,向后转了一圈硬是靠特技甩掉了导弹,安莉洁这才迟迟地放出诱导弹,回头问道:“是……这样吗?”

她表情无辜得像只仓鼠,妹控心软成了一包水,违心地鼓励:“对,做得很好。”



到赛道中段,嘉德罗斯就和雷狮干上了。

“嘉德罗斯比想象中的沉不住气啊。”特蕾娅原以为至少到后半程他们才会打得不可开交,但是他们中程就激烈交火,让其他参赛者有机可趁。

特蕾娅也跟着放缓速度,思考着要不要和其他参赛者一样,趁机超船。

心一横将JP13和羚角号甩在船后食尘,特蕾娅紧张的心稍微平复了些,已经到后半段的赛程,可以开始提速了。

忽然听到后面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小了一圈的羚角号一路火花带闪电地疾速飞驰而来。

“噗……居然被逼得动用了大羚角跳——欸?!”特蕾娅发现,女王蜂和羚角号正处在同一条直线上,慌忙左转,避开了羚角号的锋芒。

迟了。

女王蜂还是被雷擦到了。

狂暴的雷电穿透金属防护罩,将女王蜂的主计算机电得爆出了火花。

舱室内所有的指示灯都转换成了刺眼的红色。

屏幕上跳动着“system error”。

特蕾娅猛拍了几下操作台无果,苦笑:“抓紧了阁下,准备好硬着陆。”

安莉洁没听懂“即将坠机”的潜台词,呆呆地看她。

特蕾娅啧了声,抢身将她护在怀里,女王蜂俯冲着坠向地面,在赛道上犁出粗痕。

安莉洁被特蕾娅护着没有受伤,后者被撞了个七荤八素,饶是受到了脑震荡程度的撞击,特蕾娅还是硬挺着爬起来,回到操作台前,试图修复被电坏的系统。

祸不单行,特蕾娅正在争分夺秒地修船,警报又“检测到超视距打击”,后视屏幕里又一轮导弹,向着瘫痪的女王蜂袭来。

特蕾娅心一紧,这下真是糟了。

女王蜂后忽然竖起一堵冰墙,将所有攻击尽数拦截。

闪着晶亮光芒的冰花,在晴光中化成排空巨浪,在冒着黑烟的女王蜂周围竖起保护的屏障。

不知何时钻出去的安莉洁站在船尾,左手画出晶蓝的法阵,右手包裹在通透澄澈的冰晶中,眼神不再是茫然。

那是战士的眼神。

寒冰的圣女逆着阳光,带着无坚不摧的锋芒,凌驾在赛道之上。


——————

已开学,会比较忙,评论都会看,尽量会回,每个红心和蓝手不会每个都翻了,见谅

评论(23)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