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三年牢里偷着乐,死刑黄泉笑着走(5)

专卡米尔乙女长篇。

全员宠,苏苏苏。

女主人设来自 @-双生结- 


前文传送门


知遇卷其【五】


让我们不要用过去的哀悉拖累我们的记忆。——莎士比亚



被卡米尔和羽莲夺回的星际航班重新发动,拖着狭长的蓝焰,破开幽深的黑暗。

电力系统恢复,驾驶室里,幽蓝的屏幕不再是唯一的光源。

卡米尔耳上的通讯器传来羽莲的声音:“唔你提速太突然了,我差点摔跤。”

虽然是嗔怪,但语气里藏不住开心。

深知还没摆脱危机,卡米尔出声提醒:“不要松懈。”

羽莲轻快地答道:“不就是船上还有残余的海盗嘛,我去处理,二十分钟。”

他担忧的并非那些乌合之众,而是——

走廊上响起密集的脚步声,卡米尔目光凌厉了起来。

船上残余的海盗发现航班被夺,纷纷聚集到了驾驶室。

海盗们暴力踹开门后,发现里面只有运作的机械,空无一人。

趁他们诧异,靠着臂力撑在墙角的卡米尔一跃而下,制服一人的同时,调转海盗手里喷火的枪头,瞬间就干掉了四人。

卡米尔一击成功,便要角落里退。

然后他发现剩下的海盗再也没机会反击了。

因为羽莲赶到了。

飞舞的链刀以排浪的气势,将他们尽数消灭。

千灵世家的灾女笑嘻嘻地摆了个胜利姿势,邀功似的冲卡米尔挑眉:“瞧,解决了。”

卡米尔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回到操作台前。

他的担忧应验了。

绝尘并不愿意放弃这个猎物。

海盗船以恐怖的速度追来了,宛若漆黑深海中的钢铁鲨鱼。

“真够阴魂不散的。”羽莲抱怨。

卡米尔敲击操作台,头也不抬,提醒:“抓稳。”



一艘普普通通的星际航班,在卡米尔操作下,将性能发挥到了极致。

恼羞成怒的海盗,已经毫不顾忌了,海盗船头狰狞的巨炮,发射出一道道刺眼的激光束。

星际航班好像专门练过擦弹,在激光束间下降、迂回、避让、爬升。

卡米尔利用航班有限的防御性武器,巧妙地化解一次次危机。

但就连羽莲都看出来了,即使卡米尔驾驶技术高超,靠一艘普通的航班,和海盗船周旋,太吃力了。

“你还有计划吗?”羽莲把目光投向卡米尔,如果之前羽莲想以一己之力抗衡海盗的话,现在她已经完全信服卡米尔了。

卡米尔一点,一张地图出现:“前面有个小行星带,到那里就有转机。”

羽莲眼睛里亮起了小星星:“嗯!”

卡米尔早已通知了雷狮,羚角号现在就蛰伏小行星带内,打算打个措手不及。

可奇怪的是,还没靠近埋伏地点,先前还张牙舞爪的海盗船,竟然停止了进攻,扭头消失在黑暗里。

“……?”卡米尔还在担心是不是有别的阴谋,发现刚才还兴奋的羽莲,脸色忽然难看了。

“啧,多管闲事!”不知她是在对谁气急败坏,踹门离开,“我去检查旅客的伤亡情况。”



与此同时,绝尘海盗团处。

土哥对着通讯屏幕里妖艳至极的女人,尽可能表现出不卑不亢的气度。

“多谢二当家手下留情。”妖艳女子带着笑意说道,“羽莲那个孩子,给您添麻烦了。”

“欢姐客气了,都是误会。”

“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灵世家在塔里星系的生意,多劳您费心了。”

妖艳女子几句外交辞令后挂断了通讯,伤脑筋地揉着眉心。

小羽莲可真够倒霉的。

第一次自己出远门,居然碰到了海盗。

为了帮她解围,世家可是把一个星系的军火运输生意都给出去了。

跟着她的暗线也惨遭连累,被海盗干掉了。

要不是知道她肯定会去参加凹凸大赛,搞不好真的会跟丢啊。

妖艳女子慢条斯理地点燃一根香烟,红亮的火光在黑暗里一明一灭。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那孩子,偏偏有这个价值呢。”



在摆脱海盗之后,卡米尔打算找个星球迫降。

刚才气呼呼出去的羽莲,神色黯然地回到了船长室。

卡米尔都能听出她脚步声里的沉重,手垂落,扭头诧异地看她。

羽莲右手梳着头发,似乎漫不经心,但眼神却冷静至极:“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

卡米尔转过身,不知不觉地在身前横起右臂,似在戒备。

看他警惕了起来,羽莲赶紧摆手:“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你很聪明,也挺能打,我虽然不会开船,但是也看得出来,你的技术不是驾校能教的。那群海盗这么拼命找你,你肯定不是普通人。我告诉过你我的身份了,所以你也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吧?”

卡米尔这才长松口气,回头操作控制台:“一个救了你两次的人。”

羽莲凝视着他颇为认真的侧颜,没由来地噗嗤一笑:“你说得对。

感谢你救了我,而且两次时间如此相近。”

少女忽然绽放的笑颜,有如春风忽至,桃花入水。

卡米尔被她灼热真诚的视线盯得有些异样,不知怎么,刚才还坚定无比的语气,忽然微微发软,有些气弱地说道:“我也是为了自己。如果当时我坐救生艇离开了,反而可能成为被追击的对象。”

羽莲笑得更开了:“管他呢,这次是我欠你的。我记住了。”

卡米尔“嗯”了一声,终结话题。

羽莲掏出个小本子,开始飞快地写写画画,一边画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

“莉莉,金色双马尾,是个哭包……丽萨,绿色瞳孔,左边有酒窝……”

她小声地重复着这几句话,驾驶室里很安静,反倒衬得她说话很大声。

卡米尔知道她在说什么,那是白天和他们一起玩耍的那几个孩子的名字和特征。

羽莲像在说绕口令,来来回回地重复这几句话,但是说了几遍之后,几个孩子的特征,都混淆了。

几分钟后,她停下笔,嘶气:“丽萨的瞳孔是什么颜色来着?”

卡米尔忍不住提醒:“绿色。”然后扫了一眼羽莲的速写本,“金发的是莉莉,艾米丽是黑发,妮妮的痣在左脸而不是右脸。”

羽莲感激地连连点头,将速写本上的错误改掉,道谢:“谢啦,不然我肯定全忘了。”

“你说了很多遍,想忘记也难吧。”

羽莲一愣,露出无奈的笑容,突然说:“那几个孩子死了。”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空气凝固了。

只剩仪表盘的指示灯孤寂跳动。

羽莲曾拜托卡米尔保护孩子们,卡米尔离开前只让她们把舱门顶住,藏起来,看来这简陋的保护措施,没起作用。

“我没有要责怪你,如果不是你,会死更多人。”羽莲屈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因为我呢,这里有毛病。记不住死掉的人。不论他对我多重要,和我经历过什么,都记不住。因为这个,我忘记了很多人,朋友啦,亲戚啦,家人啦,一点印象都没有。找过很多名医,用过很多土方,都没有用。如果不马上画下来的话,不用几分钟就会完全忘掉。”

卡米尔静静地看着她,似乎想透过混沌的金瞳,看穿她心底的云雾。

他回想起这个倔强少女的背影。

明明瘦弱得不胜风吹,却要执拗地扬刀。

表示安慰的笑容,都透着一丝悲凉的无可奈何。

——“这群孩子,拜托你了。”

——“我会留下来,保护所有人。”

——“我会保护你的。”

死掉,就会被忘记吗?

卡米尔再直视她的时候,目光已经有了一丝怜悯:“这就是你,拼命保护别人的原因?”



真空的宇宙里安静的出奇。

斑斓璀璨,又孤寂的群星,隔着亿万光年的距离,凝视着驾驶舱内对望的少年少女。


评论(22)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