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56)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假的修罗场#

前文传送门

五十九·戏精与前百的终点乱战

安莉洁重新跳回船舱内的时候,特蕾娅跟看鬼一样。

试想,一个身娇体软,懵懂可爱的小姑娘,突然变成了呼冰唤雪的战士,用压倒性的力量解决了危机,前后反差有多大。

特蕾娅受到的冲击,不亚于上次格瑞来她的公寓借住,半夜只穿了个蕾丝睡衣的她,撞见了光着上身只穿了条裤衩的格瑞。

安莉洁感受不到这种心灵震撼,天然呆地看着她。

特蕾娅深吸一口气。

现在的参赛者,都通过了残酷的预赛,无一不是以智谋或力量站在三千多人顶端的强者。

安莉洁看似无害,实力惊人也在情理之中,反倒是她,被她的外表迷惑,太松懈了。

安莉洁微笑着说:“不要着急,一定能修好的。”

特蕾娅才反应过来,回头继续检查女王蜂的系统。

屏幕上赤红的“系统错误”一个个退去,在冰墙的保卫下,女王蜂被万伏高压袭击过系统重新修复,摇晃着重新起飞。

女王蜂几乎已经被落在参赛者的末尾了。

特蕾娅的眼底里闪过孤注一掷的光,现在不需要留底牌了。

“把你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十分抱歉。”

武器系统已经在雷狮刚才的攻击里彻底瘫痪了。她索性卸载了所有弹药,减轻负重。

“防御和攻击可以交给您吗?”

安莉洁也感受到了事态紧急,双手握拳,认真地点头:“好~”

观战席内,主持人握着和身体不成比例的麦克风,在各个屏幕之间转来转去。

“现在赛程进行到后半段,队尾的生存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咦——队尾似乎有一辆新的载具异军突起。”

屏幕上,一辆白色的载具带起凶猛的尾焰,在赛道上激起尘浪,这辆外形如同一只高速振翅的黄蜂,载具外围,金色的符文如同围绕着原子核的电子云轨迹。

船头还站着冰雪的领主,她的每一次挥击都让其他参赛者的攻击无功而返。

在寒冰的拱卫下,女王蜂势如破竹地追赶先头部队。

“是安莉洁小队的女王蜂号!女王蜂号之前受到了袭击险些坠毁,看来参赛者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法,现在女王蜂号已经超越了许多载具,来到了中游。”

主持人把麦克风往超能研究所所长的嘴里塞,灯光师也配合地聚了个光:“那么所长大人,女王蜂号能扭转逆境,是因为这辆载具特殊吗?”

特殊的不是女王蜂号,而是那圈符文。

在符文的驱动下,女王蜂的主引擎和四个副引擎,以三倍以上的转速运作,将载具的潜力,压榨到了极限。

这种不计后果的方法,除了让载具在短时间内高速行驶外,还有可能让载具过热熄火。

险中求胜,不成功便成仁。

所长内心喟叹。

两年过去了,戮战八方的神女塞莉西娅,风格还真是一点没变。

那辉光万丈,能让武器强化数倍的神秘符文,令人着迷,真想把她解剖,探究她的构造啊。

像一颗阴湿墙角里长出的香菇的所长喟叹,脱口而出:“原来是雷王星的神女大——”

“哼!”台下传来雷王星太子立时传来不快的冷哼。

象征强盛的神女叛国,是雷王星的污点。

雷王星对外宣布她早已病死在牢房内。

但是几乎每一个上位者都知道,雷王星非但没有处死她,反而将她隐秘地保护起来,送来凹凸大赛,试图让她洗刷罪孽。

或许吟游诗人会用长篇歌颂太子的痴情和用心。

但在上位者眼里,就是心照不宣的笑柄,是雷王星未冕之王身上的荒诞标签。

所长赶紧改口:“当然是因为女王蜂出众的性能——”

算是维护了年轻储君敏感的自尊。

太子望着屏幕里,已经脱离了波橘云诡的上位斗争的少女,眼神复杂。

此刻特蕾娅正在全力驾驭女王蜂战斗。

与赛道上的障碍物、参赛者斗智斗勇,驱役符文将女王蜂的时速一提再提。

符文的气浪吹开她的长发,飞散有如浮动的旌旗,符文的光芒照亮她斗志熊熊的脸,香舌扫过尖锐的小虎牙:“小心了殿下,我要赶上您了。”

太子重重地将高脚杯拍在桌上,盛怒之下,是侵蚀过每一条血管的失望。

——雷狮,又是雷狮。

她为什么就不向他露出这种表情。

就不看一眼他的光芒。

自从特蕾娅参加了凹凸大赛,就在重复一个被打脸的过程。

她信誓旦旦地向安莉洁许下一定拿下前三的诺言,然后跑了个第四。

她原已经稳坐第三了,不知道哪来一发人间大炮,直接把格瑞小队崩到了终点线。

特蕾娅撑着夜巡者,天旋地转地下了船。

刚才差点坠机,为了保护安莉洁她后脑猛磕了几下,估计是轻微脑震荡了。

之后又花费了大量脑力维持符文,推动载具超负荷运作,还要做各种空中特技。

刚才的几分钟里,她已经把雷狮的毕生所教都发挥到了极致。

她揉着胀痛的头,苦笑看着安莉洁:“不好意思,没能拿到前三呢~”

安莉洁找出一块手帕,凭空捏出几块碎冰包好,踮起脚来按在她的伤口上。

“噗嗤——”

妹控的心脏受到了正中靶心的重击。

这孩子……是天使吗?

安莉洁眼弯如残月,眼底的小三角都像有了笑意:“好玩。”

安莉洁或许有魔法,疼痛都跟着她的笑容飞走了,特蕾娅揉了揉她的头,“那我下次再带你玩~”

恰好海盗团下船,从身边路过。

特蕾娅用大拇指指了指雷狮,对安莉洁说:“挑这些坏人不在的时候玩。”

雷狮当时就站定了,“啧”了声,右手捏着下巴,绽开戏谑又危险的笑容,俯视她:“你好像有怨言?”

特蕾娅反倒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

这一切都被摄影机捕捉到了。

观战席上的某人,又捏碎了只高脚杯。

这时眼冒桃心的艾比从她身边跑过,特蕾娅还想拉住她,给她介绍卡米尔,并且有一个恋爱想让他们谈一谈。

然后艾比宛若食堂开饭般毫无形象地跑到金面前,又像怀春少女,手脚扭捏地和金搭话。

那模样,活脱脱就是女版的安迷修。

安莉洁发现,刚刚头痛有所好转的特蕾娅,拄着夜巡者,以每秒三次的频率用脑门猛撞旗杆。

戏精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艾比的挑选男朋友的标准她还能背得下来。

宇宙最拽,长相帅气,性格温柔,气质忧郁,是个王子。

然后,她,看上了金?

宇宙最拽?

算上他背上那个白发红眼的怪物,或许还能踩的上“拽”的及格线。

长相帅气?

勉强算吧,可金的长相应该更多和可爱挂钩吧?

性格温柔?

姑且算是吧,至少比格瑞那个四十米烈斩砍不动的砧板脸好多了。

气质忧郁?

她想带艾比看看眼科。

王子?

更不可能,金只是下位宇宙的矿区里的挖矿少年,努力一下或许能成为尊贵的黄金矿工。

“不管怎么看!”特蕾娅举起夜巡者重重一敲地面,叉腰指着金大喊,“都是我们家卡米尔更合适吧!”

任何与金有关的视线都逃不过格瑞,于是格瑞诧异的目光也投向了她。

特蕾娅斗志激昂地迎了上去:“决斗吧格瑞!卡米尔是不会输——”

没等她说完,一个晴天霹雳垮嚓落到她脚边,余电电得她吱哇乱蹦。

不远处,雷狮整条左臂都缠绕着电蛇,右手攥着还在冒电花的雷神之锤,语带威胁地问道:“不会什么?”

动静太大,把安迷修引来了。

骑士反握双剑:“恶党!我一再警告过你,不准对塞莉小姐无礼。”

“你还是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安迷修!”

“对在下来说,塞莉小姐的事并不是闲事。”

“擅自插手她的事,你可真够碍眼的。而且——塞莉这个名字,也是你能够叫的?”

乱七八糟的终点线上,一触即燃的海盗与骑士,尬聊尬聊的金和艾比,身处乱团之外却时刻关注着怪盗的格瑞,理智让她拉架求生欲让她逃跑的特蕾娅,都在各自的关系场里焦头烂额。

只有安莉洁食指点着唇,看着乱糟糟的人群,微笑:“大家,关系真好呢~”

#一个毫无责任的小番外#

塞莉(拍格瑞肩膀):亲家。

格瑞:神经病。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上更新。

再驴我以后改名叫性感贪欢激情驴更。

原本小剧场是想写雷总和塞莉一起在秋名山飙车,雷总的ofo撞树上,塞莉的摩拜飙沟里这种剧情的。

后来想想太放飞自我就算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章已经非常放飞自我了,不是吗?

评论(25)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