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乙女/段子]病名为爱(高度黑化慎点)

内含凯/安

有人物崩坏

高黑预警

有血腥描写

本文又名《不是很懂你们变态的爱情》

 @咸鱼儿 

就是这条鱼用杀戮天使的paro引诱我这个温暖良心小甜饼选手写黑化pa。

后面还有嘉(傲慢)/雷(贪欲)/瑞(暴怒)/狐(卑微)/丹(观测)的单人人设段子

如果没有后续了就是她催的不够勤,请打死她谢谢

【凯莉·妄语的魔女】

凯莉是被你捡回来的孩子。

多年前的雨天,她坐在潮湿的巷子里,污浊的臭水沾上了她单薄的衣服。

于是你把她带回了家。

你的父母高兴地接纳了她,视如己出。

独生子女的你,好像有了个同龄的姐妹。

你爱她,她虽然口是心非。

但你知道她也爱你。

只是不知为何,从那时开始,你身边的同学、朋友开始疏远你。

你听到了有关你的谣言。

你的课桌里开始出现死蟑螂和假老鼠。

老师和长辈开始对你的背影指指点点。

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是只要有人敢欺负你,凯莉就会挡在你面前。

有她真好。

你这样想。

快乐的日子并不长。

父亲生意失败,成天酗酒。

母亲面临失业和家庭琐事。

父母的关系逐渐恶化。

从恶语相向到拳脚相加。

每当他们吵完就会把你当发泄口,将你的头发揪得与头皮分离,用烟头烫你的皮肤,烫出棋盘般的烟疤,被衣物遮盖的地方,布满青虫似的淤痕。

之后凯莉会无声地抱着你,皱着眉头像是心疼,又像在思考。

这样的日子没持续多久。

终于在某一个夜晚,你听到客厅传来母亲的咒骂。

还有凯莉断断续续的啜泣。

你看到凯莉身上的睡衣被撕破成了布缕,后背满是鲜红的抓痕,左肩的衣带退到肩下,手背挡着眼睛哭泣。

母亲一边尖叫“凯莉还是个孩子!你这个畜生”。

一边用任何可以抓到的东西砸向父亲。

醉醺醺的父亲被烟灰缸砸中了头,疯狂地跳起来掐住母亲的脖子。

窒息的母亲手胡乱地抓着,凯莉慌张地跑开,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将一把水果刀踢到了母亲手边……

你第一次知道,原来人的血压,能将动脉里的血,喷满两米高的天花板。

就像一副红颜料泼成的涂鸦。

警察带走了妈妈和凯莉。

只剩你坐在混乱的客厅里。

月色照亮了倾倒的茶几。

一个孤独的苹果咕噜噜地消失在了角落里。

父亲的血还凝固在天花板上,神似地狱的地图。

只剩下你了。

你哭了起来。

起初是压抑低泣。

然后你想起不会有人嫌你吵嫌你晦气。

于是你放声大哭。

哭到喉咙干咳,腔调走音。

墙壁反射着你的哭声,隐隐回荡。

“竟然哭成这样,真难看~”

凯莉的声音响起。

她坐在雪白的窗台上,雪纺的白色窗帘被风鼓胀得飞舞,像是塞了两只不安分的鬼魂。

她的身影嵌在巨大而腥红的月钩里,被风拂开的黑色长发,在月色中泛着傀儡吊线似的白光。

她精致俏丽的半张脸没被光打亮,湛蓝的眼中有晦暗的光。

她翘着二郎腿,狡黠地笑着,一口咬碎一颗棒棒糖,草莓夹心在她瓷白的牙里流淌,好像在咀嚼鲜血。

“凯莉?你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

“嘁,几个小警察,怎么拦得住我凯莉小姐。”

你冲上去死死地握住她,生怕她光滑的手会像沙子一样滑掉:“你不要走,我只有你了。”

她顿了顿,表情有一瞬间不自然,轻哼一声:“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本小姐就可怜可怜你吧。”

你蹭到她胸口索取拥抱。

你没发现,凯莉忽然咧开了嘴角,眼里癫狂的喜悦,熊熊燃烧。

你知道凯莉是爱你的。

但是你没想到魔女的爱有多偏执。

魔女的爱是扭曲到极致的嫉妒。

她嫉妒你身边所有人。

不论家人、朋友。

她嫉妒你闻过的那朵花。

她嫉妒和你说话的陌生人。

她嫉妒一切一切与你产生美好回忆的人。

她的世界里只有你啊。

你的心里却不只有她。

于是她编造你的流言。

中伤你的朋友。

挑拨你的师长。

她装作被父亲侵犯的模样,出现在母亲的面前。

魔女用谎言,让你身边最终只剩她一人。

——好啦好啦,别哭啦,我不是回来了吗?

——哼,我当然不会走!

——现在,你只属于本小姐一个人了~☆

【(黑)安迷修·追悔的骑士】

世上有一座神秘的庄园。

罪大恶极的杀人犯会被不可抗的力量,送到这座庄园里,永不见天日。

原本你不相信这个传说。

直到有一天,你为了保护被暗算的骑士,大开杀戒。

你站在血淋淋的残肢和断手之间。

敌人的尸体在组成怪异扭曲的拼图。

你回过头,春风和煦地对骑士笑:“我会保护你的。”

重伤的骑士单手拄着剑,呆滞地看着你。

你是他挚爱的小姐。

一生的守护。

他没能尽到保护的职责,反而要你手染鲜血。

悔恨的荆棘盘旋着安迷修的心脏,棘刺扎进心房,贪婪地吸食他的血液。

更意想不到的是。

一个漆黑的洞,宛若野兽的血盆大口,将你吞噬,你挣扎着消失在异次元的入口。

不顾一切飞扑来的安迷修,最终没能抓住你的手。

那个庄园的传说是真的。

骑士的小姐被判定为“罪大恶极”。

于是你将被永世关押,不得解脱。

骑士踏破了千山万水,终于找到这座被时间遗忘的庄园。

他敲开大门,却被守门人警告不允进入。

“这座庄园不欢迎心澄明镜的人,它只为罪无可赦的魔鬼打开。”

安迷修被关在枯藤和荆棘缠绕的庄严铁门外。

站了一夜才离开。

隔天大雨倾盆的日子里,他再次叩开了庄园的大门。

骑士原本飘逸的身姿,已经被雨水冲刷湿透,然而再狂暴的雨都没有冲洗掉,他衬衣上大块大块的血迹。

他眼神失焦地望着漆黑的庭院,紧紧握住铁门,门上的荆棘刺破他的皮肤,往血管里钻探。

他似浑然无痛觉,直到守门人出现,死灰的眼中,闪烁希望的光。

他倒握刚吸饱了鲜血的双剑,声音颤抖地问道:“现在,在下有资格得到邀请函了吗?”

他所奉行的骑士道。

他锤炼磨砺的武技。

他所向无敌的双剑。

都未能保护小姐。

这份悔恨,无论受多少次千刀万剐,无论挨多少次蛇噬虫咬都不足以填补。

你因他堕入地狱。

那么骑士有什么理由,不追身而下?

——该死的恶党,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在下来晚了!

评论(19)

热度(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