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周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恶龙咆哮)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63)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戏精完结倒数(2/10)

非常凌乱的一章,这章结束后就开始完结前最后副本的路线。

结局是分结局

放出顺序瑞(玻璃糖)→安(高甜)→雷(高甜)


前文传送门


六十六·戏精与圣女魔女呆毛骑士的意外相逢

特蕾娅找到安莉洁的时候,安莉洁正在被十几人合攻。

安莉洁明显不想伤人,只是防御。

攻击她的参赛者无法突破冰雪堡垒。

特蕾娅一个瞬移入场扯过安莉洁。

安莉洁似乎读懂了特蕾娅的计划。

金色符文强化了她的冰界领主,纯净的冰晶瞬间垒起高耸入云的阶梯,两人踩着冰梯从参赛者的合围里逃了出来。

特蕾娅是2分,对任何一个参赛者动手都会自爆,但安莉洁一直坚持有不用杀戮就能逃离迷宫星的方法,不愿出手。

由安莉洁带路,两人逃跑途中竟然撞见了金和紫堂幻。

两个被公布记分牌的参赛者齐聚一堂,被两队追杀的人马堵住了。

刚准备在欢声笑语里打出GG,凯莉出现引发两波参赛者混战,众人得以脱逃。

凯莉意外向安莉洁发难,两位少女因某个罪孽深重的少年打得如火如荼。

就连和凯莉不对付的特蕾娅,都选择作壁上观,不掺和激情修罗场。

只有作为当事人的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唯一实力、情商在线的特蕾娅想了想,选择袖手旁观,任由事件发展,结果弄出了一场荒诞赌局。

凯莉:“我们就来比比看,谁先找到那个鬼部件,输的人就要离开小队!”

特蕾娅叹了口气,横臂挡住安莉洁:“胡闹到此为止。”

不料凯莉非但没适可而止,反而更暴躁了:“你也要替她说话?!”

“别搞错了星月魔女,刚才你解围的人情,安莉洁已经帮你们占卜过你们要找的东西的方位,人情已经还清了。我们不需要帮你去找什么部件,也不必参与这个赌局。”

凯莉眼中一暗,擅长哄骗的魔女没藏住戾气,谁都能看出她身上,怨毒正在滋生蔓延:“你这家伙……!”



特蕾娅添了一把柴,又把凯莉往爆发的边缘送了一程。

她是玩弄人心的魔女,却对金卸下了伪装的面具。她难能可贵的真心,的确收获了金的真诚。

还有这个家伙。

虽然她们两人一旦相遇必定互开嘴炮,但是凯莉早将她当作囊中的玩具,打上了“凯莉小姐专属”的标签。

直到这个出场不到十分钟的安莉洁,摧毁了她的自信。

金叫她“别听凯莉胡闹”。

特蕾娅也紧紧地护着她“我们不必参与这个赌局”。

——这些家伙,一个两个的……

明明是她先来的,认识也好,成为队友也好,还是患难与共也好,为什么这个冰女……

——能让所有人都偏向她啊!

特蕾娅一甩袖,拽过安莉洁:“既然说清楚了,我们就不奉陪了。”

安莉洁扯了扯她衣角,糯糯地说:“帮忙。”

“你要帮他们吗?”

“这是神明的指引。”

安莉洁笃定的可爱模样,在凯莉眼里极为刺眼。

可特蕾娅极为受用,半蹲下身笑着和她击了个掌:“好~”起身怒视凯莉,“听到了,这个赌局我们接受了。”

星月刃轮舞起来砍向特蕾娅。

“为什么这个冰女一说你就答应得这么快啊!”

符文闪耀着与月刃相撞。

“关你什么事啊!”

金:“你们别动手啊!”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救下呆毛姐弟还意外收获到一块部件的安迷修,意外地撞上了想要前去捣乱的凯莉。

凯莉是安迷修终端机列表里,少有的几位小姐。

上次大赛系统出了个BUG,安迷修被披着特蕾娅皮的凯莉耍得团团转。

不过对安迷修来说,并不是糟糕的回忆。

换回身体后,凯莉因不明原因加了他,在雷狮刁难特蕾娅时,也是她通知了安迷修,骑士才能及时出现在小姐身边。

再加上骑士天生对小姐抵抗力弱,和凯莉的花言巧语,特蕾娅赶到的时候,凯莉几乎要将埃米手中的部件骗到手了。

“果然,”匆忙而来的特蕾娅扛着战旗巡夜者,从金属山体间一跃而下,拦在凯莉和呆毛姐弟中间,面色不善,“就猜到你会想做小动作啊,星月魔女。”

“塞莉小姐!”

“天使姐姐,你怎么来啦?”



“是你?”凯莉见状,声线一沉,“你怎么在这里?”

凯莉抛下紫堂幻,是想去给金制造麻烦。

和她思维模式和行为逻辑相当相似的特蕾娅,也有如出一辙的想法。

安莉洁实力不弱,而且刚才的混战又甩脱了大批参赛者,她这才放心离开。

只是没想到这么巧,两个戏精又狭路相逢了。

“这话该我问你才对。”

特蕾娅嘴角一挑,嘲讽,“果然你是想去找安莉洁麻烦!”

被看穿的凯莉一僵,随后一挑长发,也不伪装:“你敢说你不是想给我添乱才来的?”

戏精一窒,立马高傲地冷笑:“我就猜到你会捣乱特意来阻止你捣乱的。”

“哼,本小姐早想到你会揣测我捣乱,所以特地在这里,等着揭穿你的险恶用心。”

“呵,明明是被我发现你想捣乱,所以才反过来摆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态泼脏水吧?”

两个戏精尽情发挥修辞学和逻辑学的功力,忘情地互怼。

埃米扯了扯安迷修:“她们两个,在说什么啊?”

安迷修扶额:“从中间开始我就已经听不懂了……”

忽然安迷修冰色的眼中闪过认真的神色,握剑身前,似在戒备。

地形猝不及防地变动。

特蕾娅小跳回他身边,巡夜者上金光盘绕,两人一左一右将呆毛姐弟护在身后。

凯莉也察觉到危险逼近,坐上月刃飞向高空。

符文在特蕾娅脚底织出一张蛛网,蛛网纹路向外极限延伸,密密麻麻地覆盖了地面。

周围十公里内的草木震动都被纳入侦查范围。

符文传来的触感,除了疯狂变动的迷宫外,似乎还侦测到某个缓慢粗重的呼吸频率。

就像是……山在喘气?

“走!”特蕾娅一拍艾比,将姐弟送出去,而她和安迷修被围拢的岩石困住,“骑士阁下,敌人藏在中空的山体里。”

“明白。”得到提醒,安迷修没有强行从最脆弱的顶部突破,而是从侧边斩开岩石。

两人刚离开岩石的牢笼,天上掉下笨重的石头,受引力感召,劈头盖脸地砸过来。

藏在身体中的迷宫之主眼见偷袭不成,嘶吼着展露庞大的身躯。

安迷修驭剑削断砸向特蕾娅的巨石,凝重地和她交换了个眼神。

不用言语的交流,两人心有灵犀地向迷宫之主发起进攻。



特蕾娅鬼魅的身形在半空中一闪一现。

安迷修踩着动荡的地面,躲避掉下的岩石,也向迷宫之主冲去。

迷宫之主硕大的爪子挥下,安迷修向前一滚躲开,双剑连连劈开阻拦他的石柱。

特蕾娅在空中受到限制少,等迷宫之主想去攻击她时,却发现少女的身影不见了踪影。

她瞬移到了一块下落的岩石上,利用符文将脚底吸附在岩石底部,颠倒的脸上露出微笑。

金光暴涨。

她一点足,脚底带起潮流海啸般的金色符文,宛若一支利箭,向迷宫之主射去。

同时,安迷修也已经冲到跟前,蓝黄双色的剑光形成螺旋,他驾驭着风压一跃而起。

金光自上而下。

剑气由下斩上。

两人的攻击不分先后,同时击中迷宫之主。

迷宫之主竟然不防御,不顾一切地向呆毛姐弟猛扑。

两人合击得手,迷宫之主的腿怦然落地,可他像是不惧怕疼痛,残缺的身躯仍然向埃米扭动。

埃米吓得丢掉了部件,正好落到了迷宫之主身旁,被吸进嘴里。

特蕾娅:“竟然……吃下去了?”

安迷修不敢怠慢,迷宫之主周身被强烈的气流包围,断裂的伤口开始复原,气息和力量都在上升。

——至少,不能让小姐们受伤。

带着如此觉悟,安迷修心怀使命般肃然,挡在少女们面前:“各位小姐放心,只要有我安迷修在,就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然而骑士视死如归的宣言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不知怎么出现的金,仅一瞬间就将艾比、凯莉和安莉洁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艾比正在努力吸引金的注意力。

凯莉正在努力削弱自己的存在感。

安莉洁正在努力交朋友。

安迷修将近乎绝望的视线投向特蕾娅,特蕾娅坏笑着吹指甲盖,假装没看见。

骑士颓废地找了个墙角蹲了下来:“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能一瞬间把所有女生都吸引到自己身边,是有什么秘诀吗,一定有什么秘诀吧……”

特蕾娅坏笑着蹲到安迷修身边,不知为何心里一阵暗爽,调侃道:

“呐,骑士阁下。”

“在下在。”

“我们偷偷把金干掉吧。”

“塞莉小姐请不要用可爱的脸,说这么恐怖的话。”

“您去拖住他们,我去把金干掉,至于格瑞那边就把锅推给嘉德罗斯,只要有架可打,多大的锅嘉德罗斯都可以背的吧。”

“也请不要用这么短的时间,就想出一个完整的计划。”


评论(32)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