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65)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戏精完结倒数(4/10)

最后的副本剧情——神格审判开始

结局是分结局

放出顺序瑞(玻璃糖)→安(高甜)→雷(高甜)


前文传送门


六十八·伪神与前四的同仇敌忾

雷狮从昏迷中恢复意识的时候,听到了一句声音熟悉的抱怨:“沉死了……”

睁眼,特蕾娅正一脸无奈将他的身体安放在背风的墙根,小心扶正。

雷狮似乎是产生了短暂的断片。

他吃力捏了捏眉心,试图回忆刚才数分钟里发生的,难以置信的事。

“您被打败了哦。”特蕾娅半蹲着,一手托腮,面无表情地补刀,“您被那个所谓‘猎物’,凄惨地打败了哦。”

雷狮扶着还作痛的额头,烦躁地“啧”了一声。

特蕾娅捂着嘴角,很努力地忍笑。

虽然现在是危机时刻。

嘉德罗斯、安迷修和雷狮都已败下阵来。

只有大概知晓一些黑洞来历处处小心的格瑞,靠着强悍的实力在苦撑。

旁观的参赛者见状也没有一个敢自信送头,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向身旁的参赛者动手,希望尽快凑足分数,逃离这个即将湮灭的迷宫星。

如此一来更别期待他们合作了。

任务的倒计时走了快一半。

但是特蕾娅想笑。

雷狮在她眼里就是“猖狂”和“稳重”的活注解。

从来都是他在搞事的深渊旁惊险跳跃,从不吃亏。

这次他竟然错误估计了敌人的实力,被黑洞一脚揣进了翻车的阴沟。

特蕾娅现在满脑子都是“噗嗤,世界第一的雷狮殿下您也有今天”。

她掩饰的动作太明显了。

雷狮不耐烦地扭头。

不远处,安迷修也颓废地靠着墙根,给自己的胳膊打绷带。

他见雷狮看过来,扭头假装看风景,随后他好像也发现这动作太刻意,回过头僵硬地冲雷、特两人笑一下:“喝……喝哎嗨?”

雷狮:嗨你个头。

“我该去帮格瑞了。”特蕾娅终于笑够了起身,之前有她的辅助,格瑞还能暂时在黑洞面前不露败相,她忙着救安迷修和雷狮的时候,格瑞已经捉襟见肘了,“要打败那家伙,我刚才想到了个办法,未尝不可一试,仅靠我和格瑞是做不到的,至于两位是选择休息观战还是合作放手一搏,悉听尊便。”

被金色符文环绕着的少女,大步向天际漆黑的死神走去。

足尖点地的瞬间,符文如同大地的纹身,在她的脚印中生成。

“地上的羊,颂神的光,扎根盛放,中庭之花。”

于平地中抽出花苞的符文玫瑰缓缓舒展花瓣,荆棘符文迎着黑暗而上。

照耀了半边天际的金光,宣扬着她的全力以赴。

“认真了啊……”雷狮支起左腿,嘴角的笑像是嘲讽畏首畏尾的参赛者,又像是嘲解自己,他再次看向旁边神情忽然严肃的骑士,“安迷修,你怎么看?”

同样的话之前他说过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的语气再没有轻蔑。

安迷修低头看着一缕垂入掌心的绷带,用力握紧……



——赢不了。

每当烈斩与黑洞随意召来的锁链碰触火花,格瑞脑海里的这个念头,就膨胀一分。

——无法战胜。

黑洞狂妄的笑声在空中飘荡,好像拉响的防空警报,刺耳得令心脏都绞痛起来。

格瑞气喘吁吁,竭力架起烈斩防御,被震裂的虎口已经渗出鲜血,染红了刀柄。

不知疲惫的敌人,将象征死亡的锁链钉下,轻松击破格瑞匆忙筑起的防御。

翠绿的元力垂死挣扎地迎了上去,战士的尊严趋势他奋战至死。

“别放弃啊。”伴随着空灵的女声,一个身影挡在了他身前。

黑发,泪痣,紫瞳。

她正对着他,锁链刺来的劲风吹开了她的长发,她企图用单薄的后背挡下滔天的攻势,那狡黠俏皮的笑容,即将被锁链搅碎。

恐惧只用一秒就占领了格瑞的脑海。

他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星球覆灭的那刻。

星球死亡时会尖叫,但是人类的耳朵捕捉不到。

于是人类就以为世界毁灭是无声无息的。

就像此刻格瑞所能体会到的一样。

“特蕾娅!”

周遭一切声音退去,眼前开始自动播放慢镜头。

少女绽放的笑靥,即将吞没她的锁链,和再怎么努力,也来不及触到的她。



锁链在特蕾娅脚边好似篱笆扎了一圈,没有碰到她的身体。

特蕾娅还是下意识地缩了缩。

“还真的和猜的一样啊。”

然后她看到格瑞发了疯似的冲过来,一把把她拽到身后。

“格瑞?”

“你做什么?”格瑞的声线因激动起伏。

“做个试验啊,”特蕾娅老老实实地回答,“刚才救人的时候就隐隐约约奇怪了,果然我的猜测没错。”

特蕾娅指了指脚边钉成个半圆形的锁链。

结束那轮攻击的黑洞打着哈欠,刚才和他激斗正酣的格瑞,好像在瞬间就让他失去了兴趣,他兴味索然地转向了其他会动的参赛者。

“这家伙,不会攻击我。”

——这就是你刚才挡在我身前的理由?

格瑞觉得脑门上有青筋在突突地跳。

“胡闹!”

“噫,怎么突然生气了?”



格瑞没有时间解释他的愤怒。

重装待发的安迷修和雷狮来到他身边。

这对微妙的宿敌似乎达成了同进同退的协议,身上剑拔弩张的杀意,都统一指向了黑洞。

特蕾娅转向三人:“那么,接下来,听听我的计划,如何?”

那怪物攻击时的锁链特蕾娅是见过的。

这技能与她刚踏上迷宫星时遇到的渎神之人银爵相似。

银爵给她留下了一颗黑化之种,在命运纺锤的加持下,特蕾娅看到黑化之种上千丝万缕的命运之线,都缠向了黑洞。

或许这就是黑洞不攻击她的原因,她也是被选中的附身载体。

“如果我使用这颗黑化之种,也许就能进到那怪物的内部,找到被附身的紫堂幻,失去了载体,那盖屋即使不会消失,起码也会弱上一些。”

安迷修立刻反对:“不行太危险了!小姐你也可能会迷失自我。”

“我有把握。”

雷狮也是不大信的样子,扛起雷神之锤,皱眉:“话可不要说太满。”

“眼下,你们还有别的好办法吗?”特蕾娅摊手看这群伤患。

“……”

“呃,这个,在下……”

“……嗤。”

“姑且一试,”特蕾娅转身,裙边飘起,她看向另一边只露出半截的大罗神通棍,“这个计划没有你帮忙恐怕不行,要参与吗,嘉德罗斯大人?您的元力波动依然强大,您并没有受伤。”

无人回应。

“你此前所踩的骄傲的高塔,都在刚才的战斗里坍塌了吗?”

依旧无人应答。

特蕾娅想了想,秉着有事格瑞扛,没事坑格瑞的人生理念,说道:“在这之后,格瑞会和您全力对战一整天,以此为报答,如何?”

大罗神通棍悍然撞破地面,身披火焰般燎天元力的嘉德罗斯降落到众人身前:“这份报酬,还算满意。格瑞,希望你说到做到。”

扶额的格瑞,已经无力反驳了:“……”

算了,她说什么是什么吧。



倒计时已经进入了最后十分钟。

剧烈颤抖的迷宫星发出垂死的哀鸣,大地裂开巨口,将一个个参赛者卷食入鲜红的岩浆。

黑洞伸出舌头舔舐流淌的岩浆,炽热粘稠的熔融物质,在他面前也只是稍烫的零食。

他面前亮起了五色的光,排名前四和寒风神女各自释放全力时,汹涌的元力几乎要将四周的每一个暗角照亮。

那夺目而冲天的光华,让瑟缩在角落里等待死亡的参赛者们,忘记了恐惧。

双剑旋转时迸发的剑气,将附近地面的碎石碾成了齑粉。

霸道的明黄元力将嘉德罗斯映得恍若天神。

伤痕累累的烈斩重新用锋刃对准敌人。

金色的玫瑰彻底展开所有的花瓣,流淌的符文如同四通八达的经络。

沉闷的雷声在天穹之中回响,天地间狂雷之威都汇聚到雷神之锤上。

传奇海盗嗜血地冷笑,舌尖扫过尖锐的虎牙:“上!”


评论(1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