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66)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戏精完结倒数(5/10)

这是非常伟光正的一更啊

结局是分结局

放出顺序瑞(玻璃糖)→安(高甜)→雷(高甜)


前文传送门


六十九·军姬与怪盗的神明堕天

那是令颤抖的迷宫星更加分崩离析的一场战斗。

大地在激烈的雷鸣中崩裂。

刀光与剑气不断交错,织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元力网。

被符文缠绕的大罗神通棍贯天彻地,将如同丛林般的黑色锁链尽数碾碎。

黑洞的身躯一次次被元力分裂,片刻之后如同烟雾的身体,又重新凝聚回狰狞的形状。

五人的全力合击,不但没有伤到他分毫,反而让他更加兴奋了。

黑洞在上方盘旋,好像一条游弋的鲨鱼:“好玩,好玩!”

雷狮将雷神之锤垂在地上稍事休息,经过刚才那一轮全力以赴的攻势,他也有些吃力:“……麻烦。”

特蕾娅和安迷修完成了一次同样的合击,双双落回地面调整。

“还得不了手吗,塞莉?”

“嗯,那个会雾化的身体……棘手。”

每次特蕾娅找到机会想要进入黑洞的躯体,黑洞就主动雾化打散自己,她无法接近。

连黑洞内部都进不了,更别说救出其中的紫堂幻了。

安迷修:“在下发现他只有在进攻或是抵挡强大攻势的时候才会凝聚实体,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我需要一个出其不意的机会。”她看向雷狮,他总能想出人天马行空的计策。

雷狮蹙眉,抬头看向和嘉德罗斯、格瑞激战正酣的黑洞,那是悬挂在高空上预示死亡的秃鹫。

忽然雷狮咧嘴,笑容自信阴鸷:“出其不意吗?自以为是的猛禽,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就只有——”

特蕾娅的目光追随雷狮的视线看向天际。

低头藐视猎物的猎鹰,死角是它的头顶。

万米之遥的天穹上,是深蓝的夜色,繁星闪烁的双眼,窥伺着这颗死寂的星球。

特蕾娅一手握旗,一手叉腰,用了然的笑容回应,浅笑:“您可真是个疯子。”



怎么将一个不具备飞行能力的少女,在强敌窥伺的情况下,送上天空?

“没问题吧,安迷修。”雷狮问道,他身后是严阵以待的格瑞和嘉德罗斯,嘉德罗斯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但是雷狮一说计划,他竟然意外地配合,至于主攻手格瑞,神情一直无比严肃。

安迷修横握双剑,仅剩十分钟的倒计时正在压着他的眉头。

“可没时间让你再来一次。”

“不需要你来操心,恶党。”

“开始吧,嘉德罗斯。”

庞大无匹的大罗神通棍伴随呼啸的烈风,朝着黑洞的头顶砸下。

这势若山崩的一招,黑洞只是咧嘴一笑,双手一推拦住攻击,但是身体不知不觉地落了下来。

格瑞和雷狮紧跟其后。

不留余力的全力一刀当头斩下。

雷声轰鸣,白亮的闪电晃得黑洞尖叫着捂住了双眼。

安迷修和特蕾娅踩着大罗神通棍高高跃起。

有了闪电的掩护,黑洞并没有注意到两只小虫子的动作。

流焱凝晶出鞘,元力托举着剑体,将两人送上天穹。



(码字时的BGM,推荐一下《cello romaance》)

安、塞两人脚踩着冷热流,迎着凌冽得要撕开皮肤的风疾驰而上。

远离撕裂的大地,冲破翻滚的尘埃,向着寒冷寂静的天空。

安迷修侧目看向严肃的特蕾娅。

那是他的小姐,从泥沼之中救出,双手捧上的鲜花。

他还记得她深陷黑暗之时崩坏的笑容,现在她即将重新回到黑暗的怀抱,而他正在送她启程。

“塞莉小姐。”

“嗯?”

安迷修顿了许久,轻缓开口:“对不起,如果有别的方法,在下绝对不会让您身犯险境。”

特蕾娅愣了愣,噗嗤笑了:“我向往您这样能闪闪发光的人,如果能像从前的您拯救我一样拯救别人,再危险的方法,我都要试。”

“可是,小姐……”安迷修担忧地低头,“您可能也会迷失本性,在下……不想看到以前那样的小姐了。”

特蕾娅令人安心地一笑:“不会的。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或许我还能接受黑暗。但是我触碰过光辉,就不会忘记它的温暖。

“所以,为了那光,我一定会回来。”她深深喘气,将羞怯随呼吸赶出身体,笑着补充,“您就是我的光芒,想要被您再次照耀的心情,一定会带我回来。”

越往高去,东方天空泛起的白光就越明亮。被白光模糊的地平线喷薄出灼热的晨曦。

橙黄色的晨曦斜照在她泰然微笑的脸上,莫名让人笃定安心。

他差点忘了。

他的小姐,可是个把认输从字典里划掉的战士啊。

安迷修用元力将她送到更为广阔的天际,自己转身向着敌人的方向下落。

风带来了骑士的祝愿:“塞莉小姐,一路平安。”



日出了。

特蕾娅踏着流焱,站在千米的高空之上。

她从未站在云层之上欣赏过那颗火球升起的场景。

也从未曾想过,有一天她将会成为救赎之人。

金色的符文在她后背编制出繁复华丽的双翼,她握紧散发黑气的元力之种,怀抱胸前。

她曾是侵略的爪牙,从不见过光明。

她曾经傲慢而狂妄,易怒且残忍,怠惰又偏执。

她摧毁过许多自由星球,撕裂无数美满的家庭,只为成全她一己私愿的“忠诚”。

黑暗之种中散发的黑光如同蛛丝,将她层层包裹,将符文都染上灰败的死黑。

金色的阳光却让她浑身都镀上了金芒,耀眼得熠熠生辉。

她曾被奉上神坛,也曾被打入谷底,她曾被众星捧月,也曾被万人唾骂。

她逃避的,抗拒的,憎恨的东西,都随着黑暗之种中的元力,疯狂地涌入她的脑海。

脚底的云层忽然响起了一声惊雷,那是雷狮的讯号。

于是她在晨曦中睁开了血色的瞳,一跃而下。

符文的双翼已经被染成了半黑,化出尖锐的骨刺。

逐渐被完全染得漆黑的双翼,在下坠的风中渐渐收缩,不断调整着下落的速度和距离。

正下方和黑洞激战的四人,创造了一个完美的机会。

黑洞似乎察觉到上空的气流不太对劲,刚想抬头就一锤被雷狮吸引了注意力。

双翼将她包裹起来,宛若新生的茧。

与黑暗一同涌入脑海的,但是那些让她重塑自我的回忆。

她想起格瑞母亲的不离不弃,她想起格瑞的外冷内热,想起安迷修那将不可能化作可能的温柔,想起艾比埃米的相互守护,想起雷狮和卡米尔的生死相伴。

想起她不曾拾起便刻意遗忘的,成为这个世界基石的,爱与善良。

如恩泽般,教会她这个世界生生不息的真理。

谦逊能融化傲慢,矫正偏见,原谅能引导怠惰,消弭暴虐。善良能教化残忍,触发奇迹。

这是神所赋予人类的,神不具备的高尚品格。

也是人类能在这恶意横流的世界,仍然代代相承的原因。

未见太阳之人尚可忍受黑暗。

既见光明,怎会不受它指引?

从高天堕落的神明,带着漆黑的双翼和血色的瞳孔,悄无声息地坠入黑洞的体内。

心中有光的少女在消失前,向着不可战胜的怪物,向着黑暗中窥伺的渎神之人,向着为理想与信念奋战至今的参赛者,向着屏幕后残忍的上位者,颂念出了虔诚的祈愿:



愿光明化解憎恨,驱散彷徨。

愿光明引导秩序,守护善良。

愿光明庇佑信仰,赐予希望。



“愿光明,照耀你我。”



评论(17)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