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看到那个戏精了没,她已经凉了(正文终章)

all向,剧情过程流,注重走心  

想写苏  但是没苏起来很窝心

戏精完结倒数(6/10)

正文的最后一章

结局是分结局

放出顺序瑞(玻璃糖)→安(高甜)→雷(高甜)→嘉德罗斯现pa番外(甜)


前文传送门

 

 

七十·光辉的奇迹
——进来了。
死黑符文的骨刺双翼振动了两下,收拢了,点缀着水钻和银片的黑色长靴点地。
——这里是,那怪物的内部。
特蕾娅清晰记得,她是俯冲进来的,但在进入的一瞬间却好像脚踩了底。
——内部好像是颠倒的世界,或许根本不存在方位吧?
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脚下虽然有柔软的触感,但却不像是真实的地面。
这里已经是类似于异空间的地方了。
她看了眼光芒跳动的元力之种,如果不是这个东西,恐怕她连在呼吸都做不到吧。
出了出于防御覆盖周身的符文的光芒,就只有无风自动的夜巡者还在发光,但是不论怎么催发符文,夜巡者都没能照亮周身三米。
反而周围的黑暗,伴随着阴寒的冷气,和漫无边际的绝望,有意识地向她挤压而来。
有个声音环绕着脑海,在质问着。
——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其实没有想好对策吧?
“是啊,因为无法猜测接下来的行动,所以没有计划,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也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吧?
“是没想过,最糟糕不过是死,尽力而为罢了。”
——想过自己的结局吗?
寒冷穿过护体的符文,侵入皮肤,毛孔,血管,浸入骨髓。
黑暗将符文的光芒挤压到了仅剩她身体轮廓散发微光的程度。
虚无的空气中响起那个声音幻惑如同魔女颂咒,海妖吟唱的声音。
——没想到这个结果吧?被永远困在这片黑暗里。你可是相当厌恶这黑暗。
“被困在黑暗里两年多,连对时间的概念,语言和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不管是谁都不会想再回去的吧?”
——可是你又回来了,而且永远也出不去了。这次不会有人来救你,安迷修不会来,格瑞不会来,雷狮更不会。记得吗,是他们送你进来的?为了保护一群弱者,把你推到你最憎恨的黑暗里喽。
遮断一切的冰冷和黑暗向她侵袭,偌大的空间里压缩的恶意,都像潮水漫卷,将符文的光芒彻底压灭。
——他们决定,抛弃你了呀。


被压抑到极致的光芒,忽然爆发出炽天圣辉,灿烈的符文环绕着少女,旋转着照耀整个空间。
“不是的哦,你从来没被抛弃。”
仿若云海之上初升朝阳的神圣辉光,将翻涌的黑暗逼退了。
“如果不是这个机会,你又怎么会来面对我?”
那个声音一声轻叱,黑暗搅动起来,逐渐凝聚成一个人形。
“起码,我准备好见你了,塞莉西娅。”
凝聚的黑影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相貌。
黑发,泪痣,血瞳。


怪盗双手垂在身前,静静地看着对面意气风发的军姬。
她就是她。
两个有着极度相似相貌的人面对面了。
一人驾驭着舔爪舐牙的黑暗,一人背后是不可逼视的金光。
也不是她。
“终于见面了,塞莉西娅/特蕾娅。”
怪盗握紧黑化之种,如果不是靠着这个道具,这个虚幻的空间,或许她一辈子都无法见到这个人格。
这个一直都在彼此否定的人格。
“你的内心比我强大。”怪盗平静地看着她,“你不会因为殿下之外的任何人动摇。”
军姬一手叉腰,一手握住十字剑的剑柄:“你的内心早就已经被外物侵蚀得千疮百孔。”
光芒与黑暗的边界相互吞噬,各占据了半边空间的力量都无法将彼此消灭。
几乎同时,怪盗轻笑,军姬勾唇,上前一步,在边界线上对视。
“你无法占据我。”
“你不可能打败我。”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消灭对方。”
“还不如快点把那碍事的东西收拾掉。”
留给她们的时间不多了。
外面倒计时每流逝一分,和黑洞激战的人危险就增加一分。
相通的心意,使她们只需交换眼神,便可了解对方所想。
紫眸在闪烁。
血瞳在烧灼。
“走吧。”
“去把这个嚣张的家伙,踩在脚下。”
夜巡者在金光中烈烈飘舞。
十字剑出鞘,银色锋刃一往无前。
代表神明权柄的旌旗,与指向冲锋之处的银剑相碰。
“只是暂时的联手罢了,我可不会承认懦弱的你。”军姬微微抬头,按住军帽,血色的瞳仁里闪烁不屑。
怪盗温柔地笑笑:“你比我更渴望合作,毕竟这是为了——”
她和她缓缓抬起一只手。
“为了我的——”
“为了我们的——”
十指交错。
光芒与黑暗在瞬间融合。
两种彼此对立的存在,毫无违和地融为一体。
“神明。”
“和光。”
如同光与影,日与月,新生与死亡,混沌与秩序。
世上每一种看似针锋相对却又彼此依存的事物。
如同惯于嗜血的神女,为拯救行使神的权柄。
两种力量合二为一。
“我只会杀戮。”
“由我来救赎。”
她就是她,她就是她。


濒临毁灭的迷宫星,因为黑洞的哀鸣,越发剧烈地颤抖起来。
黑洞抱着头嘶叫,像垂死的野兽,痛苦地横冲直撞。
它的内部正在发生一场反叛。
两股不同的力量正在将它撕裂。
参赛者们纷纷躲开它撞击的路线。
这种情况下,即使是嚣张如嘉德罗斯也选择退开,静观其变。
雷狮表情阴郁严肃,他也不知道黑洞的反应,代表特蕾娅是不是成功了。
“塞莉……”
黑洞爆发出令人肝胆俱裂的尖叫,雾状的身躯涣散,从庞大的黑雾中掉出了两人。
格瑞手疾眼快接住其中一个。
是紫堂幻。
另一个是特蕾娅。
漆黑符文幻化的骨刺双翼振动出气流,带着长发飞舞的少女翩然降落,附加了血光的符文在她脚底冲天而起,将万物隔绝于外。
只有那团组成黑洞身躯的雾气,固执地在她头顶盘旋,伸出触须,试探着包裹她的身体。
就算骑士不擅于动脑,也明白过来,黑洞放弃了紫堂幻,转而想进入特蕾娅的身体。
流焱凝晶相交刮起的飓风撞向黑红符文的结界。
肆虐的电龙紧跟其后。
然而符文纹丝未动。
“——塞莉小姐!”


精神世界之中。
漆黑混沌的世界里,下起了光的雨。
疯狂搅动着绝望与死亡的黑暗世界里,下了每一粒雨珠都闪耀着柔和圣辉的光雨。
光雨落地,如同墨水落在白纸般,晕开一个金色的小圈。
光与暗在角逐。
两个相貌极端相似的少女双手交叉,倾听彼此的心声。
怪盗睁开宛若深邃星空的双眼,用一种类似慈爱的感情诉说:“我终于能和你相见了。”
她注视着她。
宛若注视初生的她。
“我终于等到你再也无法逃避我的机会了。”
军姬并非自初生之际便如是残忍暴虐。
她初生之时宛若稚子,善恶不分,世事不明,只是听从雷狮的命令,用战火开拓雷王星的边疆。
无名军士的断剑立成了连绵千里的坟冢。
她所踏过的星球连孩童都不敢啼哭。
夜深人静时,也曾在怨气深重的梦里惊醒,望向窗台上跌落的,如同骸骨般惨白的月光。
她也曾大口喘息着,质问自己。
——我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吗?
从那时开始,属于怪盗的人格,从午夜梦回中渐渐分裂,孤苦地站在凄冷的月光里,注视着军姬。
“如果在那时,我就能像现在与你相对就好了。”怪盗抚摸军姬动摇的眉宇。
光雨宛若鸿蒙第一场甘霖落下,游走躲避的黑气,在光雨的恩泽之中,被包容同化。
军姬一直在躲避怪盗。
她傲慢而怠惰。
只听从殿下就好了。
只要追随殿下就好了。
放弃思考,拒绝反省,最后连自我都在执着里崩塌了。
于是在雷狮离开她的生命之时,军姬的一切坍塌了。
世上最大的绝望的并非被打落地狱,而是连地狱都已无容身之处。
在虚无的黑暗中声嘶力竭也无人垂怜,怪盗的人格得以诞生。
“已经不用害怕了,”怪盗轻轻拥抱军姬,下颌轻蹭着她发顶,“你从不曾失去全部。”
更多柔和的雨珠从光明中降落,被融化得千疮百孔的黑暗挣扎地挤作一团,被漫灌上来的光芒逐一融化。
“你也不曾孤身而行。”
浓缩着的黑暗震颤着后退,想要逃避那包容它的光明,黑气忽然腾起,宛若一条长蛇向光明反击,长蛇扑入光海,再无声息。
“你不需再为被人抛弃而执着变强,你不需再为违背本心的行为而追悔莫及,你不需再忍受没有自我的孤独。”
温柔的怪盗,孤高的军姬,在被光芒环抱的精神世界中相拥。
“因为不论我们是神明还是蝼蚁,是纯净无暇还是罪孽缠身,是残忍暴躁还是温柔止水,是穷途末路的囚徒还是百战百胜的战士,都能为人接受,为人理解,为人关心。”
夺目的炫光承受了绝望的反抗,将最后的黑暗温柔吸纳。
属于怪盗的记忆传递向军姬。
——“我未必每次都能及时出现,你好自为之。”
——“在下会永远守护您,塞莉小姐。”
——“塞莉,在外面闹够了吧,该回家了。”
——“天使姐姐,不是说好给我介绍王子的吗?”
——“迷途之人,你不需要神明的指引。”
“对不起,让你承担了所有的痛苦,我却从中解脱。”
光在汇聚,光在流淌,光在闪耀。
黑化之种震颤着碎成两瓣。
两个截然不同却一本同源的人格融为一体。
“从现在开始,你不必再苦痛。”
怪盗睁开了赤红的双眼,那与血同色的眼中,却纯洁无垢。
“因为我们早有归宿,无畏孤独。”


血色符文结界中的少女,身躯被黑雾完全吞没,只余下后背漆黑的翅膀,偶尔扇动一下。
就连躲在暗处的神弃之人,都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然后那团黑雾之中,忽然喷射出几道光芒。
起初只是几道微弱的光线,随后仿佛天光乍破,骤雨初晴,越来越多的光线喷涌而出。
符文的翅膀焕然一新,圣洁的光芒从根部传递到末端。
振翼。
符文凝聚的羽毛洒满天空,在璀璨的光辉之中,黑雾叫啸着消散。
所有符文都褪去了黑红的颜色,恢复光辉如初的本相。
澎湃符文化作光子洪流,向着黑云覆盖的天空冲去。灭顶的黑云被金色的光流搅得不复其形。
晨曦从乌云的缺口之中撒向人间。
光流在沐浴艳阳的瞬间软化成了纷纷扬扬的金色蝴蝶。
这是一场由全体参赛者见证的,飘扬在迷宫星上空的奇迹。
这颗寸草不生的行星上,诞生了明丽的蝶群。
成群结队的蝴蝶飞过灼热的岩浆,飞过光滑的金属山体,落到每一个没有抛却希望的参赛者身上,滑过永久停止在最后半分钟的倒计时上。


——我……们成功了啊。
——救了自己,救了所有人。


一只金色蝴蝶停留在嘉德罗斯肩膀上,柔软的触须轻轻触碰他的脸颊,嘉德罗斯啧了一声,伸手想将其捏碎,却在触摸到这惟妙惟肖的仿造生物之前,顿了顿,收回了手。
光粒抚摸着伤痕累累的烈斩,光流在每一道裂痕中流淌,那是嵌入心壑的温柔。
安迷修率先小跑两步冲到特蕾娅面前,欣喜呼唤:“塞莉小姐!”
雷狮将掌心停驻的蝴蝶送上天空,扛起雷神之锤,眼神熟悉而欣慰地看向她,正如她每次凯旋时一样:“干得不错。”


日出了。
恒星的光辉穿透数万光年的虚空宇宙,照亮这颗空旷的行星。
地平线上燃烧起温暖的光辉,照亮大地上临近凝固的暗红岩浆。
天地一色。
壮烈美丽的晨曦。
残酷恐怖的裂地。
一如这个混沌不堪却也无比耀眼的世界。
有金色蝶群迎着这道恢弘的光芒,扇动双翼。
少女站在蝶群之前,轻轻扶住随风飞散的长发,她背对着晨光,身体纤细的轮廓宛若光芒中的剪影。
她向着心的归宿,一笑生花:


“嗯,我回来了。”

 

 

评论(33)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