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戏精凉了/安迷修结局]结束的开始和开始的结束

安迷修线HE结局

守护组,高甜

 前文传送门

 

【达成条件】

格瑞赢得凹凸大赛,许愿全员复活成功

【时间线】

凹凸大赛结束三年后

 

 

天琴座的安索星素来高居凹凸世界最宜居小行星榜单之列,富饶安定,环境优美。

目前也是安迷修特蕾娅夫妇定居的地方。

安迷修和特蕾娅两人即使是纵观历届凹凸大赛也算是异类。

在恶意环绕的凹凸大赛里固执地秉持正义,最后在决赛之中先后陨落。

所幸那一届的获胜者格瑞许下了全员复活的愿望,两人才得以从幽冥回归。

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

所见皆可斩登位神使,还被纠缠在斩不断的繁琐政务里的时候。

海盗之王还带着他的团伙在星际间开疆拓土的时候。

执剑为盾的守护骑士就向娇艳明丽的玫瑰小姐,献上了婚姻的盟誓。

算算时间,好像也有三年。

 

 

这是个平白无奇的夏日,安索星最大的炼金道具集市顶着暑气开张,这里出售各种光怪陆离的产品,炼金术师用灵巧的手制造的风格迥异的饰物,吸引了某位品味独特的怪盗小姐。

安居下来的特蕾娅早不是原本华丽繁复的打扮,简单大方的深色连衣裙配上黑色的瀑发,气质成熟大方,但是言行举止里,却还有少女的娇羞。

她在摆满蜘蛛胸针和蓝宝石眼乌鸦的货柜间挑挑拣拣,发现了某件心仪的饰物,转过身:“先生,快看这……唔?”

被她呼唤自然是她的守护骑士安迷修,他还是习惯于简单却严肃的领带和修身衬衫。

他没回应特蕾娅的呼唤,而是正聚精会神地处理通讯器里的信息。

特蕾娅皱眉,不满地抓住他的胳膊,撒娇:“安先生——您说过,今天的您只属于我。”身体贴近安迷修,一只手关掉了他的通讯器,“不许管工作。”

离得过近了,两人之间只剩下衣料的距离,安迷修脸不红心不跳地笑了,点头:“对不起。已经收起来了。”

“这还差不多。”特蕾娅满意了,转身继续挑饰物,她自然没看到,安迷修身后的一面落地镜忽然如水面般搅动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将安迷修吸入镜子,安迷修甚至是出声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镜面又是一阵扭曲,从镜中摔出个年轻男性,他穿着笔挺的衬衣,打着一丝不苟的领结,棕色的发,眼眸翠绿如碧玉,茫然地打量着四周。

他有着和安迷修相同的相貌,但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特蕾娅粗心没注意,扭过头去牵“安迷修”的手:“糟了,话剧要开始了,快走——”

被她牵着的“安迷修”先是露出震惊的表情,但是也没挣开,焦急问道:“等一下!这位小姐,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嗯?”特蕾娅停下脚步,惊讶地看着他,这张英俊的脸,和这温润的气质,的确是安迷修没错,但又好像有说不出来的不同,“您……您是谁?”

“安迷修”立即立正,干咳一声,行了个骑士礼:“在下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初次见面,你好,美丽可爱的小姐。”

他说完这套开场白,发现这位小姐没被安抚,反而更像见鬼了。

“您不是……不,不对,”特蕾娅上前,作势要抚摸他的脸,他敏感地后退了一步。

她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这个“安迷修”年轻了些。

是中了什么诅咒吗?还是碰了魔法物品?

她焦急地追问:“您,您不认识我了吗?”

“安迷修”摸着后脑勺,为难地说道:“在下的记性虽然不太好,但是像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在下是不会忘记的,所以我们,可能真的没有见过面。”

特蕾娅哑然捂着嘴,满脸难以置信。

“安迷修”见状赶紧放柔了语气:“小姐请不要着急。在下和您认错的人很像吗?是很亲密的伙伴吗?”

特蕾娅顿了顿,露出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有些尴尬地似笑非笑挑起唇:“……可能比伙伴,还要再亲密一点。”

“……?!”

 

 

年仅19岁的安迷修为了完成修行参加了这一届的凹凸大赛。

凹凸大赛中有各种奇异的副本和陷阱关卡,年少意气的他在闯进一个隐藏副本之后,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似乎是一个商城,然后他遇到了位举止怪异的小姐,似乎和自己非常熟悉。

然后这位小姐亮出了戒指,说她成为安迷修的妻子,已经有三年了。

……???

怎么回事?

虽然被贴上恶心帅标签的他,一直都很渴望在异性缘上有所突破,但是突然天降一位妻子,他也接受不了啊!

这位小姐……不是,女士深吸了几口气后,冷静了下来,带着他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打开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通讯器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白发紫瞳,相貌冷峻的男人,头顶的光环和服装样式,安迷修在丹尼尔身上看到过类似的。

而这位神使,安迷修竟然认得:“你是——所见皆可斩的格瑞?”

 

 

特蕾娅不管安迷修的惊讶,一手扯住他的领带拽进摄像头内:“怎么回事?”

于是格瑞看到了一个满脸通红的安迷修。

格瑞是上一届凹凸大赛的冠军,现在是主管时空的神使。

他一副拒人千里冷冷清清的样子问道:“什么?”

特蕾娅一把拍在键盘上,拍出一片乱码:“这位安迷修,不是我的丈夫安迷修,格瑞,这是怎么回事?”

格瑞扫了旁边一眼,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这个说法特蕾娅当然不满意,她凑近屏幕,语气森然:“是你这几年神使当飘了,还是(你妈妈)我提不动刀了?”

格瑞皱眉,才费口舌解释:“这两天平行空间之间产生了时空涡流,这个安迷修很可能是从别的时空穿越过来的,而你的丈夫,极有可能误入了其他时空,我已经通知时空管理局了,尽快处理了。”

 

 

有了格瑞的保证,特蕾娅放下心来,但是安迷修却心神不宁。

然而除了等待结果,他也都无计可施。

特蕾娅将他的失落看在眼里,找了个咖啡厅,就着冷气,喝起了茶。

 

 

现在场面有些尴尬。

每一个时空中世界线都有不同,就像两本故事截然不同的小说。

特蕾娅眼前的小骑士是19岁的安迷修,但不是三年前的他,是另一个时空里的他,不是在凹凸大赛中生死相护,不是和她热恋,涨红了脸磕磕巴巴地向她求婚的她的丈夫。

安迷修显得很拘谨,来到了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突然多了个毫无感情基础的妻子,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都还是未知数,他呆毛都有些垮了。

安迷修低落的时候,特蕾娅会抚上他的脸颊,轻轻摩挲,这样就能让骑士先生振作起来。

但是安迷修没被这么突然亲近过,表情窘迫,耳朵尖红了:“小、小姐……不,这位夫人!”

“塞莉,我的名字。”特蕾娅收回手,一手拖腮,一手搅动红茶汤匙,坦然地看着他,“您真的……很像他。”

安迷修卷着头发,难为情地接话:“很像……这个世界的我吗?”

“嗯!我刚认识我家先生的时候,他和您一样腼腆,”特蕾娅搅着透明的红茶,说道“我家先生”时,脸上的笑容都闪闪发光,“但是现在啊,脸皮已经厚很多了,当初能让他脸红结巴的小动作,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是、是嘛。”安迷修产生了难以置信和羡慕的情绪。

“可惜他工作很忙,分别的时间总比相聚长,我已经快忘记,他上一次害羞是什么时候了。”

“这个世界的我,从事的是什么工作?”

特蕾娅耸肩,无不骄傲地轻笑:“现在的您,是星际维和组织的上尉哦——忙着阻止战争,保护弱小,打击邪恶。是很危险的工作,但是他却乐此不疲呢。”

“那一定任重道远吧。”安迷修心头好像照上一层辉光,那是难以言说的奇妙自豪,这个世界的他从事的事业,让他也与有荣焉。

可作为妻子,着眼点就不一样了:“是啊,他有任务的时候,几个月不回家,机密任务联系不上,”特蕾娅扶起垂落的发丝挽到耳上,笑意更深了,“有时候也会担心,但是又坚信他的强大,不过所有忐忑不安,都会在他打开家门说‘在下回来了’的时候烟消云散。”

羡慕的情绪更重了,安迷修轻声说:“能被您这样的女士牵挂,这个世界的在下很幸运。”

“虽说如此啦,但我也希望他能在家里多待两天。本来今天也是我家先生的工作日,是无理取闹后才让他请假陪我的,”特蕾娅视线转向窗外的艳阳,淡淡道,“再怎么说理解,支持,我终归是女性,想让先生陪伴的私心,控制不住的。”

前一秒光彩照人的笑容,此刻有些落寞。

安迷修想了想,问道:“塞莉夫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在下愿意代替这个世界的我,陪伴您一段时间。”

特蕾娅短暂错愕之后,好笑地捂着嘴,噗地笑了出来:“嗯!那就麻烦您了,小安先生。”

 

 

这位安迷修的青涩,让特蕾娅仿佛又回到了刚谈恋爱的时候。

去看话剧,他坐在她身边,她自然地将身体倾向他,他紧张得坐姿紧绷。

在甜品店享受甜点他不小心吃到嘴角,她自然地用手替他擦去时,骑士磕磕巴巴地说“我我自己来就好”冲进洗手间。

安迷修拧开水龙头用鞠一捧水胡乱往脸上抹,然而镜子里他的脸还是红得异常。

话说……

——看塞莉夫人的动作,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我是怎么习惯的……

小骑士拍了拍赤红的脸颊振作起来。

——就当是场甜蜜的修行吧。

“小安先生,再不出来的话,您的咖啡要不冰喽~”

“在、在下马上来。”

 

 

晚餐时分。

白天在特蕾娅的“攻势”下丢盔弃甲后小骑士,试图在晚餐时间一展风度。

他尝试从语言上缓解羞涩,但是不论他说什么话题,只要看一眼烛光中巧笑嫣然的特蕾娅,就连基本的遣词造句都忘记了。

前所未有的体验。

他也算邂逅过不少小姐,但是从来不曾遇到过一位,举手投足就让他局促到不会说话的。

最后,安迷修不由自主地感叹:“这个世界的我运气真是不错,居然能娶到您这样感性美丽的小姐。”

刚出口他就自觉失语了。

特蕾娅愣了愣,笑着摇头:“是啊,现在想想,和我家先生相遇的情景,还觉得在做梦。”

安迷修鬼使神差地追问:“可以告诉在下吗?”

“啊,那可是个,很长的故事——在讲故事之前,我想问您,”特蕾娅思索了阵,刺罂粟似的眼里都溢上了蜜色的思恋,“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们是在凹凸大赛相遇的。

“我之前,是个喜欢表演话剧的怪盗,在遇到我家先生的时候,我正在借表演作掩饰行窃。

“被我家先生发现了,他当时就跳上舞台喝止我,结果被观众误以为要演对手戏呢。

“为了我的表演能够继续,他竟然临场和我对起了戏,直到表演结束,观众散去才跟我说,希望我不要偷盗。”

特蕾娅歪着头,温柔地看着安迷修。

“我的元力技能是看透人的本质。

“我家先生的本质是‘光明’,他包裹在一团温暖明亮的柔光里。

“我之前,是个乖张、偏执,在黑暗里摸爬滚打的人,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因他的光芒,一见钟情了。

“只是那时的我,惭愧于自己的罪孽和肮脏,一直都在躲避他,寻求一个体面的死亡。

“但是他没放弃我,我推开他一步,他就向我走来两步,最后还因为我,遍体鳞伤的。

“他对崩溃边缘的我伸出手,说‘我来引导你吧’,然后一点点矫正我的偏激,疯狂和无可救药。”

特蕾娅笑着抬头,言语苍白地无法描述,已经心如死灰的她等待死亡。

像太阳一样的骑士,劈开黑暗前来,宛若阳舞破晓,皎月初升。

太过唯美,太过震撼。

如洪荒开辟,他带来了新生。

 

 

安迷修的表情有些犹疑,问道:“您和这个世界的在下相遇,是在……凹凸大赛上相遇的?”

“是,您已经参加凹凸大赛了吗?”

安迷修点点头,谨慎地答:“在下参加凹凸大赛之后,并没有认识像您这样的小姐。”

“欸?”特蕾娅惊呼了一声,旋即眼神黯淡了几分。

每个世界的故事未必相同。

如果那个世界的特蕾娅没有遇到安迷修,那么极有可能,抱着至死不渝的妄想,孤独地死在黑暗的地底了。

但是这些,她不必告诉小骑士。

特蕾娅坦然地笑,俏皮地眨了眨眼;“命中注定交汇的人,一定会在命运的网络里相连,或早或晚。”

 

 

晚饭之后,时空管理局的人就发来信息,时空网络已经被纠正,安迷修只要通过镜面介质,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为了不给您以后的生活带来困扰,”在镜面之前,特蕾娅微笑地补充,“您回去后,有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会很快消失。”

而属于她的安迷修,很快也会回到她的身边了。

“记忆会消失吗?”安迷修的神情有些失落,忽然他单膝下跪,如同当年缔结海誓山盟时一般跪在她面前。

特蕾娅笑了笑,递出手,允许小骑士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感谢您,夫人,在下渡过了愉快的一天。”

“……该道谢的人是我。”

 

 

——感谢您跨越时空,也守护在我身边。

 

 

与特蕾娅交换婚约的安迷修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当晚的九点了。

特蕾娅做了些宵夜,在玄关候着。

刚从另一个平行空间回来的安迷修,和平时下班回家没什么两样。

特蕾娅挽上他的颈,自然地拥入他的怀抱,曾经羞涩不堪一逗的安迷修,如今已经能神色自如地回抱她,不动声色地在她腰眼上作恶地轻揉。

“欢迎回来。我想您一定经历了很有趣的事。”

“实不相瞒,在下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到了三年后,见到了已经成为母亲的塞莉小姐。”

特蕾娅狡猾地挑挑眉:“现在的我,和已为人母的我,哪个好看?”

这是道送命题,但对安迷修来说是送分题,他假装思考,认真地回答:“现在的塞莉小姐成熟里还有娇憨,作为母亲的塞莉小姐有慈爱的魅力,各有各的可爱之处。”

特蕾娅对这答案还算满意。

“塞莉小姐,在下时常不在你身边,如果有一个孩子来陪伴你,会不会更好?”

特蕾娅揪住他的衣领,凑近他的唇瓣,呵气如兰。

“……听您的。”

 

 

19岁的安迷修回到了凹凸大赛之中。

从他踏上凹凸星球坚实的平地开始,记忆就混沌了。

他好像忘了什么。

记忆里有个优雅端庄的身影,端着红茶杯,用不空灵却像漂浮在天花板上的悦耳女声,说着排列精巧的话语。

她的面容已经模糊了,但是嘴角像是垂挂着春意,一笑山花烂漫。

怅然若失。

安迷修失魂落魄地走在凹凸星球的街头,回过神的时候,不知怎么竟然到了从不曾来过的娱乐区。

这是娱乐区的巷尾,不远处一群参赛者围着个简陋的舞台,向舞台抛出鲜花。

在飘飞的玫瑰花瓣间,有位紫裙黑发的少女,竖起十字剑,立在舞台之上。

娇艳的花瓣落在她的发间裙上,少女的身姿比花雨还要瑰丽。

这是安迷修从未见过的少女,但是那戴着面具看不分明的脸,却让安迷修觉得似曾相识。

心有灵犀般,舞台之上的少女转过来,恰好与安迷修对上了视线。

她一愣,然后露出了霓虹星辰般炫目惊心的笑容。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命中注定交汇的人,一定会在命运的网络里相连。

——骑士,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评论(29)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