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晋江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最近在学画画,缘更
待我学成归来,我就文画双修(找个ball绑画老子自己画)
卡吹雷吹,新晋德吹
退役五毒小芙蝶
退休聋哑村体操花
兴趣使然的弃坑王
产bg百合,杂食
佛系傻雕段子手

在成为摄影师的长途中修行
出师未捷,入坑lo裙(捶地)
如果你的推荐里出现了风景照或者人像
别怀疑我干的

日lof请随意,但是你留评我会更开心

德云社三十天说相声速成班演员
是个脑洞清奇的神经病
想变得温柔,不知道怎么表达
眼熟会扩列

【安迷修生贺 20H】锈剑玫瑰(黑化车,R18)

R18预警,我流黑安出没

有大量鲜血描写

骑士安x皇女你

#性冷淡风ofo骑手今天也在秋名山的盘山公路上狂踩脚蹬子#

 

个人归档→贪欢的废纸篓

 

颜色鲜丽的哥特式玻璃彩窗将阳光阻断,偌大的圆形房间内布置了至少六扇如此华丽庞大的彩色雕窗,房间内却还是幽暗如黄昏。

房间的正中心是一张铁艺公主床,淡紫色的帷幔垂下,宛若紫罗兰色的水帘,模糊了床上的两人身影。

你趴在十几层软和的鸭绒被下,纤细白嫩的肌肤半陷在床垫里,背部丝丝的凉意告诉你,坐在床边那人,正在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缓慢扯开覆在你身上的丝绸薄毯。

你略微不适地一声轻吟,深吸一口气。

你身后人的动作也随之一顿。

空气中氤氲着苏合香的气息,镇定止痛用的熏香让你头昏脑涨。

“伤口裂开了,殿下。”

你身后的人说。

“您需要重新包扎。”

他的声音是清冷的少年音,让人联想到太阳之类光明的东西。

但是在这昏黄静谧的房间里,他也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嗓音,吸气声和唾液滚过喉结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更像午后小睡时,温热慵懒的日光。

他带薄茧的手覆上你的脊背,粗糙的指腹顺着光滑的脊柱,缓缓滑向侧腰的位置。

那里有昨晚刺客的杰作。

匕首留下了深达两寸的伤口,素白的纱布又渗出了点点血花。

你撑着手肘,回过头。

安迷修皱着眉看伤势,在和目光相接的瞬间,骑士露出了得体的、谦虚的笑容。

你揽了一把酒红色的长发,手指指向他的眉心:“你来。”

他微笑着解开混合血腥气和药味的绷带,放到鼻端,好像那是一方花香馥郁的手帕。

“乐意效劳,殿下。”

 

 

你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的时候,你们还是敌人。

你是帝国历史上最离经叛道的皇女。

你举国出名的冷艳美人,掌控风林火山的铁血军团,还有成为开国以来第一位女皇的野心,。

你是威名赫赫的战歌公主。

安迷修只是濒临灭国的小骑士。

他效忠的公国地域狭小,人口稀少,弱小不堪,地理位置却像悬挂在帝国皇冠上的珍珠。

于是闲来无事的某天,你决定将这明珠收入囊中。

安迷修的公国只坚持了五个小时,就被你的铁骑踏破了城门,但是你的手下却迟迟没有传来攻下皇城的消息。

因为安迷修仅靠一人的血肉之躯,守住了皇城大门。

你们第一次相见,就是你带领着一队骑兵,踏过城墙的残垣断壁,勒马停在他面前。

骑士单膝跪在堆积的尸体上,这些尸体生前都是你麾下的勇将。他疲惫地紧闭双眼,粗重地喘息着,棕发的发根浸了鲜血,眼下嘴角都挂上血渍,他拄着的剑已经满是缺口,盔甲也锈迹斑斑。

但他的神色,却是坚毅的。

你酒红色的长发在腥风中散开。你的长枪挑起他的下巴:“是你杀死了我二十三名勇士?”

帝国崇尚武道,你手下的勇士面对独自把守城门的安迷修时,绝不会蜂拥而上,而是一对一的对决,用实力决定生死。

他们正是这么做的,你将他们的死亡视为一种光荣。

你看向安迷修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丝敬佩。

他不答,不卑不亢地用冰色的双眼看你。

那纯净澄澈的眼,好像剔透的水晶。

没有仇恨,没有绝望,只有问心无愧的平静。

明知必然会送命,还是选择了尽忠职守。

你欣赏强大的勇者。

也欣赏他以身为盾的忠诚。

更是被他的冷静和淡然折服。

“我给你个机会。”你挥手。

你的手下将崭新的盔甲和佩剑放在他面前。

“打赢我,我将永不踏足你的国度。”

你是个随心所欲的统治者,在你眼里,这个渺小国家的价值,还不如安迷修眼中十分之一的勇气。

他闪过难以置信,随后冰色的眼底燃烧起战意。

这仍然不是场公平的对决。

他已经精疲力尽,浑身浴血。

而你精力充沛。

让你意想不到的是,他脱下了沉重的盔甲,用轻巧灵活的剑技,将长剑送到了你颈边。

“是你赢了。”你爽快地点头,上马转身,对着呆滞的军队下令,“退兵。”

副将看出了你的心思,问道:“殿下,您想将他收入账下?”

你眼角一扬,冷笑否定:“我不缺狗。”

他的忠诚固然让你肃然起敬,但你不缺少忠实的狗。

狗可以帮你狩猎、为你看家。

却不能和你平起平坐。

何况,他已另有他主。

 

发车点我

评论(27)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