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凹凸乙女/摸鱼段子]谈恋爱不如养宠物

兽拟,海盗团全员顺便带金玩一下,ooc预警

沙雕玩意儿,写沙雕就是开心JPG

补上星期的更新(其实就是想写沙雕)

人到期末,随缘周更

如有撞梗,算我抄你

 

个人归档→贪欢的废纸篓

 

【金·金毛】

你和金一见钟情,是因为他有对宝蓝色的眼睛。

当时他只是只三个月大的金毛崽子。

四肢和身体还不成比例,摇摇晃晃站起来,直立前腿趴在栏杆上努力看你。

滚圆的脑袋上有一对银杏叶似的耷拉下来的大耳朵,半张着嘴,吐出草莓色的舌头,睁着一对少见的蓝色大眼睛,像是开心笑起来的样子。

这个向日葵般的笑容俘获了你的心。

你把他抱回了家。

 

人们常说,金毛一岁之前是恶魔,一岁以后是天使。

古人诚不欺你。

金来到你家之后,极尽拆家之能事。

你出门买个菜的工夫,再回来家里已是一片狼藉。

桌子柜子成了他的磨牙棒。

本该成双成对的拖鞋,被它一只叼进垃圾桶,一只甩进马桶里,两地分居。

衣柜里的裙子,都被他撕成了长流苏款式。

每次你气急败坏想要教训他时。

金就趴下来,下巴搁在地上。

伸出前爪可怜巴巴地捂住大耳朵,蓝汪汪的眼亮晶晶地看着你,表情活像个小委屈,好像再说:“人家忍不住嘛,你已经有十六分钟三十五秒没陪我玩了……”

你还能怎样?

还能怎样?

还不是像父亲把他原谅!

 

 

一岁之后的金乖多了。

他像个小太阳,每天都向周围散发快乐。

他很热情,能和任何人成为好朋友。

你出门遛狗,和金打招呼的人比和你打招呼的人多。

就连卖早餐的大爷每次都给你多装两个小笼包,给金带的。

但是金的自来熟不完全是好事。

有一回你家摸进来一个小偷。

翻箱倒柜地找钱。

金看见了,摇着尾巴跟上去,好像在说:“你在找什么?我可以帮你,我找东西很厉害的!”

 

 

等警察到达犯罪现场的时候,被金俘获了心小偷先生,正在和金玩躲猫猫。

事后警察教育你:“你该好好教教你的狗,别随随便便和犯罪分子打成一片。”

你满脸堆笑着送走了警察,一脸无奈地看着金。

金还不知道做错了什么,看到你脸色不对,趴下来,肉呼呼的爪子盖住眼睛,悄悄抬掌从爪缝里看你。

犯犯犯犯规了。

去他的教育,可爱就是正义!

“金,要不要玩捉迷藏啊?”

“汪!”

 

 

【雷狮·挪威森林猫】

你时常对人说,你是倒了八百辈子血霉,才接回来雷狮这个讨债的主子。

 

 

你是在宠物店和雷狮相遇的。

一进门,圆脸的短毛猫,袖珍的茶杯猫,都探着头喵喵叫着,在笼子里转来转去吸引你的注意。

只有雷狮懒懒地趴在笼子里,用脊背对着你,硕大的尾巴一扫一扫,带起一阵风。

你指着雷狮说:“老板,我就要这只看上去很叼的!”

 

 

雷狮是只挪威森林猫。

是罕见的猫种。

他的家乡在北欧斯堪的那威亚半岛常年积雪的森林里,因此他的毛发也更为厚重,体格也强壮得多。

脾气很大,野性十足,

平时端坐不动的时候像雄狮,跑动起来,颈部和尾端的长毛飘逸威风。

你从没和其他铲屎官一样,享受过撸猫的乐趣。

想摸他?

雷狮大爷一爪子能把你鼻梁拍歪喽。

你买了一箱逗猫棒,小鱼干,猫薄荷,堆在雷狮大爷面前,希望能换来他一丝丝的好感。

雷狮眯着眼,不屑地扫了一眼你的贡品,迈开优雅的步子跳到沙发上,肉爪拍在遥控器上打开电视,看起了《加勒比海盗》。

在你“卧草”的眼神里,他挑衅地白你一眼,似乎在说:“把廉价的供奉拿走,我可没有这么容易讨好。”

 

 

越养雷狮你越想穿越回去,给当初的自己啪啪俩耳光。

“你说我为什么要养雷狮?他吃的比我好,住的比我宽,玩具比我多,睡得比我早,起的比我晚,不用学习也不用干活,就有人累死累活伺候他。为什么?就因为他长得帅吗?我以后再也不惯着他了,我今天就让他看看谁才是——”

“喵!(译:鶸,磨磨蹭蹭地在做什么,还不做饭?)”

“欸诶欸雷大爷稍等,我马上做马上做!”

 

 

【佩利·黄獒】

佩利是只藏獒。

浑身金灿灿的长毛,配合他夸张的个头,很是威风凛凛。

他力气大,你上街不敢带。

出门不是你遛他,是他遛你。

后来你学乖了,骑了辆自行车,把狗绳绑在车头上。

佩利撒欢乱跑的时候,就像拉雪橇似的,把载你的自行车拖得呼啦呼啦跑。

十分钟内超了三辆电瓶车。

他要是心血来潮想来个拥抱,五十米开外看见你,撒开四腿一个冲刺撞进你怀里,能把你撞进墙里抠都抠不下来。

佩利就是只长毛的大型武器。

但是你知道他是只傻狗。

藏獒的智商本就不高。

佩利更是笨蛋中的佼佼者。

有次你回家,找了一圈都没看见他。

急得喊他名字。

半晌才听见他呜呜咽咽的声音传来。

原来是他不小心把脑袋卡铁栏杆里了,拔不出来。

本来十分凶恶的一张脸被挤压成一团,可怜极了。

你:“噗……”

佩利看你笑,生气了,嘴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听起来像是:“笑什么笑?愣着干嘛还不快来帮忙?!”

 

 

佩利是方圆五里地的狗王。

每次发情期他就大展神威,把每一条赶来挑衅的公狗打得服服帖帖。

看着那群对佩利芳心暗许,追着佩利跑的漂亮狗姑娘们时,你有种儿子长大成人的感觉。

但是佩利对此不感兴趣,烦躁地刨着爪子:“谈恋爱?谈什么恋爱,本大爷只是想打架而已!”

 

 

有他在你总是很有安全感。

有一次你遛狗回来遇到了打劫的。

佩利二话不说冲上去追着劫匪后面咬。

“嗤啦——”

↑这是佩利咬下了劫匪屁股上布料的声音。

佩利追着仓皇逃窜的劫匪跑了两百米,才叼着那布片,挺胸抬头器宇轩昂地回到你身边,尾巴转得像风车似的:“都说了本大爷很厉害的吧!”

 

 

【帕洛斯·北极狐】

帕洛斯是你养的北极狐。

浑身洁白,只有左眼下方有一团粹黑的毛,看上去像是泪痣,让他看起来有股狡猾的魅惑。

小时候的帕洛斯是天使。

圆头尖耳朵,圆溜溜的大眼睛,自带无辜的表情,能让你的心都化得软踏踏的。

睡着的帕洛斯最没有防备的。

你可以把裹在被子里的他,像拔萝卜那样拔出来,摸他的肚子揉他的爪上的肉垫。

你以为他没醒,其实他觑着眼睛,耳朵尖舒服得一晃一晃,仿佛在偷笑。

 

 

一岁以后帕洛斯就进入了叛逆期。

“帕洛斯是天使”变成了一个笑话。

狐狸狡诈的本性毕露。

你指东他要往西。

你打狗他要骂鸡。

反正就是爱和你唱反调。

你被他气得哭笑不得的时候,他才会慢悠悠地伸出爪子拍拍你的头顶,好像在说:“好啦好啦,别生气了,逗你玩的~”

 

 

帕洛斯无师自通自成了骗术大师。

靠着靓丽的外表,到各家蹭吃蹭喝。

小区里每只宠物狗都被他骗过狗粮。

每只宠物猫都被他欺负过,见他统一弓背炸毛嘶嘶叫。

有段时间你忙于工作疏于陪他。

帕洛斯不高兴了。

在你打字的时候跳起来按你的肩。

在你画画的时候蹭你的裤腿。

“帕洛斯乖啊,等下陪你玩。”你敷衍地说,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可不相信,有些生气地叼起电脑的电线,露出尖锐的牙,脸上写了两个大字:

——威,胁。

“等等帕洛斯住手,不是住口!我还没保存啊!”

 

 

帕洛斯越长大,性格越狡黠。

他喜欢坐在沙发上,看着你厨房洗衣房连轴转。

你犯蠢的时候他会发出类似人类“噗嗤”的声音,咧开嘴看你。

“你刚才嘲笑我了吧帕洛斯?”

当你看向他的时候,他会做作地挪开视线看向阳台,假装被窗外的小鸟吸引。

“混蛋你别躲开我的视线!”

 

 

他偶尔也会流露体贴的一面。

有一回你发高烧,头痛欲裂,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帕洛斯走进来,三步跳到床上,低头看你。

“是帕洛斯啊……我没力气给你做饭了,你自己去冰箱里找点吃的吧……你会开冰箱的吧?”

帕洛斯低低叫了声,尾音俏皮地转了个弯,似乎是说“你还是担心自己吧”。

然后他匍匐在枕边,头靠着你,毛茸茸的尾巴像是毯子盖在你身上,他闭上眼轻叫:

“呜~(晚安喽~♪)”

 

 

【卡米尔·蒙古狼】

你是山脚下猎户的女儿。

卡米尔是你从山坳里捡回来的。

起初你只以为他是只失去父母的狗崽,就带回来养。

养大了才发现他是只狼。

 

 

卡米尔日渐长大,褪去灰丑灰丑的胎毛,长成了英俊的大狼。

也许是和人类相处久了的原因,他的行为举止驯化得像家犬。

但他的尾巴不会像家犬一样甩来甩去,始终向下垂着,尾巴尖上翘。

没事的时候,他会安静地趴在墙根的窝里,头枕着前爪,睁着独特的,幽蓝的瞳注视你。

十分乖巧。

他是你的小棉袄。

每天早上会护送你出门上学,站在学校门口,看着你的背影消失才默默离去。

傍晚放课,他会站在人流中翘首等你。

 

 

卡米尔的爱好是看书。

没错。

看、书。

你趴在沙发上翻书的时候,卡米尔也会趴在你身边,尖长的嘴左右晃动,看上去是在一行一行地阅读。

有次你看完这页正要翻书,卡米尔的爪子拍在书上不让你翻。

“卡米尔你还没看完吗?”

卡米尔没回应你,头部来回摆动的频率变快了,盯着书页好一会儿才把爪子松开。

“看完了吗?那我翻了哦。”

你这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吓得“噫”一声蹦起来,滚到沙发另一头。

卡米尔对你的过激反应很奇怪,歪过头。

你颤抖着指它:“卡卡卡卡卡米尔,你你你该不是人变的吧?”

卡米尔微微低首,摇摇头。

卧草听懂了啊!

“卡卡卡卡米尔你该不会成精了吧?你要是成精了,你就,你就……喵一声!”

“……”卡米尔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怜悯地注视你。

你有了种智商被他碾压的错觉。

 

 

除了不可思议的聪明之外,你一直以为卡米尔和普通家犬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有一天你带着他去山里,被一只落单的野狼袭击了。

从小被家养的卡米尔,也有刻在骨子里的野性,只不过只在保护你的时候,才会爆发出来。

面对比他强壮得多的同类,卡米尔仗着身形灵巧,闪转腾挪和它搏斗。

卡米尔的力量明显无法和野生的成年同类相比,却仗着一股凶性厮杀着。

眼睛受伤了,就用牙咬。

爪子折断了,就用身体撞。

他硬是拼着这股狠劲,把同类打得夹着尾巴逃走。

你吃惊地看着浴血的卡米尔,他的右眼上有一道狭长的爪痕,血糊着他睁不开眼。

侧腹的毛脱落了一块。。

他的左前爪受了重击,虚点着地,一瘸一拐保持着平衡,向你走来。

你心疼地快哭了,伸出手想摸摸他头顶。

卡米尔收起带血的尖牙,长嘴蹭了蹭你的手心,发出两声轻柔地呜声,反倒像是在安慰你:

“有我在。没事的。” 

评论(22)

热度(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