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爱与和平的战士
love and peace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雷德生贺】与犬系男友的24小时

雷德x你

基本就是我专德专嘉的故事

又名#原来我每天起不了床是你的错#(bushi)

意念圈我专德

 

个人归档→贪欢的废纸篓

 

8:00

碎纸机闹钟在此刻开始执行了它的工作——让不到中午雷打不醒的你起床。

 

它是你花了大力气淘来的。

 

在铃响一分钟内,如果你不能凭顽强毅力爬出被窝关掉它,那么你放在碎纸机里的百元大钞,就会在2.5秒内变成1x1厘米大小的碎片。

 

你这么拼都是为了能在6.26这个特殊日子,能够早起为你身旁的这个人做一顿早餐。

 

铃响的第一下,你身旁的人就伸手,越过还在酣睡的你的肩膀,拍下了静音键。

 

雷德懒洋洋打了个哈欠,起身,揉了揉昨晚被你扯去当枕头被压得酸痛的胳膊,托着腮看着你的睡颜,心满意足地笑着,无声地说:

 

“早安,小家伙。”

 

 

9:00

洗漱完毕的雷德进了厨房,拉开冰箱找中午需要的食材。

 

同居之前的他并不擅长做饭。

 

你也不擅长,但是你很会炸厨房。

 

为了人身财产安全,最后雷德主动揽了做饭的活。

 

雷德熟练地洗菜择菜倒油翻炒,边哼着最近热播的电视剧的插曲。

 

而你:“zzZZZ……”

 

 

10:00

雷德一声呼哨叫来了你们养的边境牧羊犬,牵着它的项圈悄悄打开了卧室的门。

 

雷德拍了拍大狗的脑袋,大狗兴奋地直吐舌头,雷德一松手大狗就撒开腿往床上蹦,雷德坏笑关门,靠着门板低头看表:“一……二……三……”

 

你被踩踏感吵醒,睁眼,视线被一条带着晶莹唾液的鲜红长舌塞满。

 

“噫呀啊啊啊啊啊——”

 

11:00

雷德继续做饭。

 

“早安,大金毛。”你睡眼朦胧地拖着蓬松的睡衣走进厨房。

 

 

金毛是你对他的“爱称”。

 

起因是某次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我和海盗团那个佩利看起来都是犬科,但是一个藏獒,一个是金毛,智商碾压。”

 

“……那个,藏獒是全科智商倒数第四。”

 

“……我是说,藏獒是佩利,虽然他长得像金毛,但是他的智商是藏獒。”

 

“可金毛也不聪明啊。”

 

他蹲下来,严肃地问:“你说金毛聪明还是藏獒聪明?”

 

“……我我我哪儿知道啊,都没我聪明啊QAQ!”

 

他愣了愣,皱了皱眉,你以为他生气,小心地绞手指。

 

他突然噗地笑了,按住你的头顶使劲地揉了揉:“对对对,小家伙最聪明啦~”

 

 

“早安。”你对他勾了勾手指。

 

184的男人立刻会意地哦了一声,弯下腰,凑上耳朵。

 

前一刻还迷迷糊糊的你,立刻精神了,得逞一笑抱住他的脖子,狠狠地蹭他脸颊,跑开了。

 

“哎哟,做什么,突然这么亲热?”雷德擦了一把脸,觉得手上多了些黏嗒嗒的东西。

 

那是边牧的口水,你特地不洗脸,为了以牙还牙。

 

他不气反笑:“小家伙,你缺不缺德呀?”

 

你本准备拔腿就走,听这话愣了愣,反身抱住雷德胳膊:“现在不缺了!”

 

他顿了顿,一如往常揉揉你头顶:“嗯,不缺了。”

 

12:00

“吧唧吧唧吧唧。”

 

“怎么样,好吃吧?”

 

“好吃是好吃……不过说好今天我来做饭的吧?”

 

事实上饭后你连碗都没洗。

 

13:00

为了庆祝雷德的生日,你们去烘焙作坊自制蛋糕。

 

“客人您好,我是你们的烘焙导师,这是接下来会用到的蛋糕胚和奶油。”

 

十分钟后。

 

“雷德这个奶油的味道真的不错诶。”

 

“入口即化,口感的确很棒!……我再尝尝。”

 

你和雷德你一勺我一勺把一大盆谷堆似的奶油,挖成了蜂窝煤。

 

烘焙老师:“……两位客人可以住手,不是,住口开始做蛋糕了吗?”

 

14:00

你把一朵残花败柳般的裱花按在蛋糕上。

 

雷德笑得打跌:“小家伙你做的这是花吗?这明明是个漏斗吧!”

 

你气的一手肘拐他肚子上:“你行你上!”

 

雷德从后面抱住你,胸膛贴紧你的背,他越过你的肩膀,厚实的手将你的手完完全全包住,引导你制作新裱花装饰:“那我试试呗!”

 

15:00

“我说,大金毛。”

 

“怎么啦?”

 

“其实,你也根本不会做裱花吧?”你看着雷德抓着你手做的那朵、宛若台风袭击的裱花。

 

雷德摊手耸肩:“不会啊。”

 

“……那你还很自信的样子?”

 

“自信?没有啊,我就是想握你的手啊。”

 

16:00

回家。

 

17:00

“叮咚——”

 

有人敲门。

 

是叉着手臂一脸不耐烦的嘉德罗斯,他身后站着的祖玛提起手里的礼物晃了晃。

 

“请进!”

 

18:00

你和嘉德罗斯对坐沙发开黑。

 

祖玛轻车熟路地走进厨房,摘下围裙洗干净手,帮雷德做饭。

 

你和雷德相识完全是因为嘉德罗斯。

 

从前你是嘉德罗斯的跟屁虫。

 

“嘉哥,喝茶!”

 

“嘉哥,上座!”

 

“嘉哥,水果!”

 

你不要脸脸毫无尊严的狗腿举动,居然得到了嘉德罗斯的青眼,

这才让你认识了雷德。

 

起初外人都以为,雷德和祖玛才是一对,你也不例外。

 

他们很默契,默契到嘉德罗斯想喝绿豆汤,这边祖玛一个眼神,那边雷德就把绿豆扔下了锅。

 

……虽然你至今都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做到眼神交流的。

 

正因为如此,你不敢表现你的喜欢,只敢向嘉德罗斯期期艾艾地倾诉。

 

嘉哥不耐烦地听你说了一半,掏出手机拨打了雷德的电话,把手机扔进你怀里:“自己告诉他。”

 

“但但但但是——”

 

嘉德罗斯面色一沉:“说。”

 

“是是是是是!”

 

然后你们在一起了。

 

 

“雷德,”祖玛无奈提醒笑容宠溺地看着你的雷德,“专心,菜要糊了。”

 

“好的,祖玛!”

 

 

外人都以为,雷德和祖玛才是一对。

 

但是他喜欢你。

 

尽管你们不默契,就连身高都不般配。

 

但他还是喜欢你。

 

就像春风终将送走落樱。

 

就像白天月亮从西方升起。

 

理所当然,又毫无道理。

 

19:00

“噗……”祖玛忍俊不禁。

 

被糊了一下巴奶油,如同圣诞老人的雷德捂着肚子笑话你被抹得像雪怪。

 

祖玛双颊上也各有三撇雪白的“胡须”。

 

你不满嘉德罗斯干干净净地幸免于难,撸了一把蛋糕奶油就想给他一巴掌。

 

抬手。

 

嘉德罗斯眯眼,像看死人一样瞪你。

 

“啪”,这巴掌糊在了你自己脸上。

 

你嘉哥永远是你嘉哥。

 

20:00

你和雷德去洗手间洗奶油。

 

你清洗完毕,抬头看他:“干净了吗?”

 

他捏了捏你的脸,仔细瞧了瞧,忽然凑近,舌尖在你脸侧缓慢轻柔地滑过舔舐。

 

许久他餍足地放开。

 

“这下干净了。”

 

21:00

 

“祖玛,帮我拿一下洗洁精。”

 

“给。”

 

“嘉哥!对面有狙!看到那个弹道了没有!狙在钟塔二楼!卧草卧草好疼奶我要死了!!!”

 

“闭嘴。”

 

22:00

你扁着嘴刷牙,叼着牙刷的关系,你说话听起来含含糊糊的:“结果今天和平常没有两样嘛。”

 

雷德叫你起床。

 

雷德洗碗做饭。

 

雷德喂狗遛狗。

 

明明今天是他生日来着。

 

“但是我很开心啊。”他想了想补充,“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开心。”

 

23:00

“明天,明天我一定……哈~欠一定会很早起床,给你做早饭的。”

 

“噗……知道你的决心了,快睡吧小家伙。”

 

“晚安。”

 

次日7:59

你费劲淘来的,你坚信能帮助你克服床的封印的碎纸机闹钟正准备履行职责。

 

五分钟前雷德就被精准生物钟叫醒。

 

闹钟还没来得及震动第一下,就被他按下了静音键。

 

天光从窗帘的空隙里漏在地上。

 

火鹤花悄悄抬起了叶片。

 

世界从梦中苏醒。

 

他侧着头,用难以形容的满足的笑容,看抱着抱枕睡得死沉的你。

 

他张了张口,无声地说:“早安,小家伙。”

 

评论(17)

热度(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