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连载】贫穷限制了我的恋爱脑

放飞自我的苏爽文

all向,不是嫖文,每段感情都有起承转合

怎么舒服怎么写,不会特别走正剧的风格。

3-4天,随缘更新

 

本文又名
#RE:从零开始的凹凸大赛生活#
#每个大佬都认识我只有我不知道#
#说个鬼故事,我已经死过199次了#

 

 

【一】恶喵拦路

“那个,请问……”

听到身后有个稚嫩的女声,艾珂转头。

空的?

“我在下面!”

低头,是一只不到艾珂膝盖高喵星族人。

乖巧地坐在后腿上,怯生生地晃着肉爪子,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无害可爱:“请问,您是海盗团的……艾珂大人吗?”

少女极快地掩饰了惊讶,转而做作轻笑,带着黑色露指手套的手拂了把银灰色的长马尾:“有何贵干?”

 

 

艾珂,十五岁少女,硅基星超能研究所派送来参加凹凸大赛的改造人。

仅从外表来看,这个长相还有几分稚气,皮肤白得透明,银灰长发的少女,并不像凹凸世界最大军火商生产的人型兵器。

积分排名八百开外。

不过,这不妨碍她一夜出名,路人皆知。

成为大赛选手论坛的热门话题。

两周之前,讨论她的话题井喷,风头一时无二。

#艾珂是谁#

#求教傍上大佬的正确姿势#

#sorry啊,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送她C位出道的人叫雷狮。

她背后的推手团队,叫雷狮海盗团。

 

 

“就在前面了,艾珂大人。”喵星人小媳妇儿似的,迈着四肢小短腿,跟在艾珂后面。

“有点儿远啊。”艾珂挑开眼前的树枝。

这名忽然拦住她的喵星参赛者,是来求救的。

听说她的朋友在暗影丛林被蜘蛛怪袭击了。

喵星人很可爱,声音软乎乎的,尤其是一对毛茸茸的尖耳,一朵白色的假花贴着耳朵一抖一抖。

艾珂的少女心跟着颤了三颤。

“我可以帮你,但你头上的花,事后要送给我。”

 

 

两周前的艾珂,并不知道雷狮的组队邀请,竟然就让她被传成了“天选之女”、“绝版幸运”。

她接过雷狮的橄榄枝,最重要的理由是。

穷。

无比现实残酷的理由。

她战斗方式极其消耗弹药。

购买弹药需要积分,积分需要狩猎,狩猎需要战斗,战斗需要购买弹药。

无限的恶性循环。

所以她的积分收支,像心电图一样大起大落。

有时狩猎了半天得了八百,买弹药花去一千五。

血亏。

直到两周前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累瘫在草地上,自暴自弃地抱着瓦尔哈拉滚来滚去:“我不想努力啦!给我介绍几个大佬吧,最好是那种随手就把一两万积分划给我,叫我快滚,没花完别去烦他的大佬。”

滚着滚着她发现眼前多了几只脚。

抬头看去,她就看到了一双九分乖张,一分沉静的眸子。

也就是雷狮,现在她尊称老大的男人。

行走的噩梦。

星际海盗的无冕之王。

艾珂伏地架臂,戒备这个嘴角有似有若无嘲弄笑意的突然访客,想招脱身。

她不想招惹差点把“不是好人”写在脸上的家伙。

然后雷狮轻哼,看了眼身旁的少年。

“……”少年划了一下终端机。

[您获得了参赛者 卡米尔 赠送的10000积分]

妈耶,这是条象腿吧!

 

 

“这个就是你朋友吧?”

一张巨大蛛网上有一个人形的茧,正在蠕动挣扎。

艾珂张望了几下,确定守网的蜘蛛怪不在,摘下绑腿上的匕首:“放你下来了,别乱动。”

匕首划出一道银弧,将茧自下而上斩开。

然而从茧中扑出,并不是受难的参赛者。

而是铺天盖地的,浓稠的绿色酸液。

喵星人眼看艾珂的身影被酸液的浪头吞没,肉垫捂着嘴,发出了吃吃的笑声。

“以为得手就自鸣得意,”突兀的,少女的声音从半空响起,“你这种反派,连活到片尾都困难啊。”

艾珂坐在半空,悠闲地抱着手臂,毫不掩饰琥珀色瞳孔里,漫起的凶光。

 

 

如果有人敢去采访雷狮(并有命回来),为什么会让艾珂加入海盗团。

雷狮会嗤笑:“因为她很强。”

无可厚非的强。

外人只知道,艾珂一入队就得到了一万积分的见面礼,以为雷狮兴起养起了宠物。

却没有人知道,雷狮是在什么情况下遇见她的。

那是两周前高级狩猎区的河畔。

他被如阵雨般密集的枪响吸引,跑去查看。

入眼是大片鲜血。

半边河道被染成了红色,巨大的残肢和断臂挂在四周的树杈上,断口淅淅沥沥地滴下血珠。

这些肢体来自凌乱地落在各处、身上被激光打得支离破碎的魔兽。

这种魔兽等级很高,普通的参赛者对付一只都需要花上半天。

此刻,它们却像屠宰场的牲畜,被野蛮切割成不规则肉块。

而杀死它们的少女,身上没染一丝血迹,躺在草地上撒泼打滚。

口吻好像只是抱怨考试不及格。

即使残忍惯了的雷狮,脑海也升起了一句玩笑:这幅场景,已经不叫狩猎了。

这是杀戮的盛宴,鲜血的狂欢。

 

 

 

【二】和雷狮一起行动就会招来安迷修不是常识吗?

喵星人愣住了。

她布下的陷阱,那高腐蚀性的酸液,即使是坦克也可以溶穿。

但是本该被溶蚀得连牙齿都不剩的少女,俏生生地坐在半空翘着腿。

她身体没被任何事物托起,却稳稳地坐着。

凹凸世界物理学家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如果要害人,就不要在背地里不怀好意地偷笑,”少女竖着手指,用大魔王的口吻解说,“我背后可是长了眼睛的。”

从高空疾速飞来一个圆球,绕着少女的身体转了两圈。

那是一个类似眼球的机械,瞳孔放大缩小,发出镜头伸缩的声音。

那是艾珂的第三只眼——智能AI瓦尔哈拉。

艾珂在十二岁失去了左眼,超能研究所的改造狂魔们给她换了个义眼。

义眼的影像可以与瓦尔哈拉相连。

一切小动作在瓦尔哈拉的高精度摄影机前,无所遁形。

“谢谢你幼稚的诡计,我玩的很开心——”少女脸上笑逐颜开忽然褪去,缓缓平举右手。

“小小回礼——”

盛夏时节,高温会让地平线上的空气扭曲。

但是并不炎热的现在,艾珂背后,出现了数十个排列整齐,如同空气扭曲的漩涡。

那并不是空气过热的效果。

而是空间的扭曲。

从每一个漩涡的中心,探出了黝黑的炮口。

光粒在炮口凝聚,随着能量积蓄,炮口前的激光越发刺眼,宛若几十颗闪烁的恒星,悬挂当空。

“不成敬意——”

少女单手撑着下颚,宛若稳坐王座的女皇,伸出了手。

静寂的空气里,传来一声响指。

死光喷涌。

 

 

“吓晕了?”

艾珂提起喵星参赛者的后腿拎起来,晃了两下,没有反应,才后知后觉地说道。

她还纳闷呢。开炮的时候故意描边,一炮都没打中这喵,应该没受伤才对。

“算了,反正一开始我就只是想要这朵花。”艾珂耸耸肩,摘下转着蚊香眼的喵的白花头饰,带在左侧鬓发上,对着瓦尔哈拉的摄影头照起了镜子,“怎么样,瓦尔?”

艾珂对白色的花近乎狂热。

这是某次实验产生的意外结果。

瓦尔哈拉会永久保存那次实验的记录,艾珂永远不会知道她患上这狂热收集癖的原因。

只要那次事件的相关人物。

——某个高高在上,视凡人为蝼蚁的人造神明,不去激活实验的记录的话。

机械大眼珠用没有平仄的男声回答:“非常合适,我的mas.,但是现在,并不适宜,梳妆打扮。”

被智能AI提醒过后,艾珂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个不敢推脱的“约会”:“糟了!老大!”

 

 

凹凸大赛,娱乐区。

即使赛程日益紧张,娱乐区也环绕着轻松写意的气氛。

狩猎之余,没有参赛者会拒绝享受一杯瓷杯汤匙的下午茶,尤其是今天,天气很好,雨后的阳光明媚却不燥热,将绿萝叶上未落的露珠照得透明。

只是现在,不论是调笑的恋人,还是打趣的队友,在看向街心的一瞬间,笑脸一僵,拍拍身旁的人,快步离开。

让他们避之不及的瘟疫之源雷狮,正带着艾珂,在街上游荡。

雷狮不在意他那往人堆里一站,就能摩西分海,生人退避的名气,揉着后颈。

艾珂151的身高,放他眼里就是腿被锯过,低头聊天太难为他的颈椎了。

艾珂比比划划着,说完最后一句:“……就是因为那只喵啊,所以来晚了。”

雷狮眯了眯眼:“一只猫也值得你浪费时间?”

“我只是想要这朵花啦。”艾珂指了指头上的花饰。

雷狮半边唇角掠起,暗含无奈笑笑:“想要,抢过来就是。”

艾珂心沉了沉。

她没这么想过。

她的价值观是等价交换。

既然喵星人请求了帮助,那么拿报酬是理所当然。

之后喵星人算计她,就在考虑之外了。

敌人是没有人权的。

但雷狮说的也对。

艾珂既然赌气选择了雷狮海盗团,想借用海盗团的力量打击那家伙。

就要全力融入这个团队。

尤其比起那家伙的老大,她这个老大,可要危险的多。

“老大,我对你们海盗……不是,我们海盗的职业操守和行为模式还不是特别熟悉,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马上熟练业务!”艾珂撩起半边银灰鬓发架在耳上,保证,“不过这次最后,也算是我抢过来了,还算好看吧?”

雷狮低头,看她头上随风摆动的花饰,忽然露出了另有深意,猫逗老鼠的笑容。

他恶趣味地抓住艾珂手腕,欺身压近。

艾珂下意识地后退,没退一步,后腰就撞上了栏杆,猝不及防她也没有心理准备,嘴角抽了抽,不自觉地向后弯了弯腰。

雷狮靠近的幅度,比她闪避的幅度更大。

艾珂不敢动,任由雷狮那检视战利品的视线,在她脸上巡视。

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雷狮看似是极为认真地观察花饰的结构,但是目光又有意无意地在她脸上瞥,许久才慢条斯理地吐出句评价:“勉强配得上你了。”

雷狮心血来潮的撩逗刚要结束,意想不到的是,从身旁突然响起义正言辞的断喝:

“恶党!放开你的手!”

雷狮和艾珂同时转头。

时至今日,艾珂仍然记得,雷狮和他心有灵犀的死对头安迷修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是清风朗日的长街上,白衣干爽的骑士脸上有一层寒霜似的薄怒,尽管天光温暖,将他的侧脸照得微微发光,也没能将其融化。

他右剑负背,左剑倒握,用剑柄指着雷狮,语气一沉:“艾珂小姐,迟钝的在下来履行守护你的约定了。威逼也好,利诱也好,在下绝对不会让恶党伤害你一分一毫。”

 

 

雷狮:……他是什么人?

雷狮狐疑的眼神往艾珂身上飘。

没心没肺的艾珂没有任何异常,反而指着安迷修,幸灾乐祸地告状:“老大,他骂你耶!”

雷狮屈指敲了敲她的脑壳,把哈哈得起劲的艾珂敲得蹲地嘶气:“你高兴个什么劲。”

 

 

————————

新坑

习惯性慢热,先让几个角色走个过场之后,开始进回忆杀才会比较高潮迭起(真的会写到的话)

目前有大纲的有雷、安、嘉、德、帕、金、卡

评论(19)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