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了欢哥不喜欢

cn狐贪欢,叫我贪欢就好啦。
头像@毛毛浮绿水
背景@九歌里
对外是只猛兽,对内温柔如水。
我等猖狂而来,自当纵歌而去。

[童话pa脑洞及授权]听说你们更喜欢这样的故事

是我们家的剧组凹凸恋语俱乐部七夕童话paro的人设和背景故事

恋语的地址

我们审核群的地址,招募新人角色号

本来只是一个想玩玩一天的小pa

然后在我和九歌以及各个角色号客人活动策划集体玩脱了的情况下,设定越来越完善设定越来越丰富,然后变成了一个持续了四天的大pa……

听客人说很喜欢这个设定于是把人设和背景故事整理一下发出来,开放写文和画图的授权,授权可以私我,唯一的要求是在排头打上恋语的剧组宣传

童话pa的头像点我

童话pa短漫点我

是我家狗子画的,头像不授权归恋语剧组所有,明明不是彼此的绑文绑画过得像绑定一样

 

嘉德罗斯
身份:黄金巨龙
简介:传说中可以启迪智慧的金苹果,由一头金瞳的巨龙看守。巨龙嘉德罗斯拥有人类少年的外型却生有尖锐的龙角和骨刺的黑翼,他头戴着黄金的冠冕,终日在云层中翱翔,尾巴拖拉着天上的星辰。
巨龙不需要睡眠,但是偶尔会落到地上,坐在山崖畔的巨石上休息,随意扫荡的尾巴将地面拍出裂痕。
当有人妄图偷走金苹果,嘉德罗斯就会从赤红的云层里振翅而下,金色的瞳孔燃烧着火焰,火焰的尾端在空气中消散:“蝼蚁,也敢肖想?”
嘉德罗斯打退了数不清的窃贼,但在漫长单调的看守岁月里,已经辨别不清寂寞的含义。
曾与误入金苹果园的屠龙勇者格瑞打过一架,此后经常“翘班”去找格瑞打架,但是格瑞并不待见他。
原型:百头巨龙拉冬
备注:半兽化预警

背景故事:

黄金龙有与生俱来的强大,但是这种强大换来的并不是自由,而是变相的禁锢


他自诞生就守在一方小小的苹果园,每天看到的是同一片朝霞夕阳,即使他有遒劲有力的翅膀,也只能在苹果园上方狭窄的天空里飞翔


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有迷蒙中收到的第一句神谕:看守金苹果,直至生命凋零


他每天所面对的,都是一个个面目狰狞心怀恶意的偷窃者,被恶意环绕的他自然也不曾被温柔以待


漫长的岁月里,黄金龙守护着不落的黄金树,一直活在寂寞之中,所以连“感到寂寞”的意识都没有


黄金龙偶尔也会从燃烧的金云中降临,那时他会收起锋利的骨刺双翼,熄灭瞳中的金色火焰,坐在峭壁上俯瞰夕阳西下山河人间,只有那种时候,他才会觉得左胸腔似乎失去了一块

 

雷狮
身份:幽灵船长
简介:雷狮原本是爱琴海沿岸某个国家的皇子,率军攻打敌国归来的路上,遇到了用歌声蛊惑船员的海妖,于是在海妖魅惑空灵的歌声里,皇子和他的船失去了踪迹……
多年后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幽灵船羚角号从幽深的海底浮出水面,曾经的王子被遗忘,成了游弋在海上的幽灵船的船长。
羚角号的出现总伴随着狂风巨浪和盘旋在桅杆顶上尖啸的海妖,如果你的航船不幸遇到了被遗忘的羚角号,那么你或许能看到它破裂的船身和撕裂的白帆,还有掌握着船舵着,笑容阴森的船长。
被诅咒的海盗船上的财宝也是被诅咒的。哪怕是拿走一毫一厘,你都会受到诅咒,永远成为雷狮的鬼水手。
当然船长也有主动上岸寻找称心猎物的时候,如果他看中了谁,就会向谁扔一枚被青苔覆盖的金币,收下金币的那刻,不论你愿不愿意,你永远都是雷狮的人了。
原型:飞翔的荷兰人

背景故事:

雷狮生前是爱情海某个国家的皇子,在凯旋的途中遇到了在崖壁上用歌声蛊惑水手触礁的海妖


即使那是死亡之歌雷狮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上了海妖,于是他成为了海底的亡魂,数百年沉睡在海底的幽深


冰冷的海底没有光自然也没有温暖,暗流将海兽的骸骨和泥土一层层将羚角号掩埋


羚角号只在这三天内静静地浮上海面,载着他的主人在陌生的大海漫无目的的游弋


沧海桑田白云苍狗,时间流逝得太快了,雷狮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他和爱船的名字,和峭壁上曼妙的声音,和一段挥之不去的旋律


这三天他认识了很多人,孤寂了数百年的心被再次温暖,他作弄她们,让她们清洗甲板和桅杆,笑着看她们愁眉苦脸犯愁的样子,他知道,这些回忆就是陪伴他接下来百年的东西


也有人想要他的金币,和他一起成为没有实体的游魂,他捻着发黑的硬币,最终只是笑笑,“好好活下去吧,小家伙们。”


他的羚角号只有他一个,从前是,现在也是


羚角号浮上海面并不是没有目的,雷狮不愿消散不肯离去的原因,正是数百年前念念不忘的海妖,也正是经过了数次轮回已经变成了人类的你


他期待能够真正的,第一次触碰你的身体,从已经腐朽模糊的回忆里,再次清晰你的容颜,在月下的海边跳舞。
然后回到他漆黑冰冷的海沟,等待下一个百年后的一见钟情

 

格瑞
身份:屠龙勇士
简介:格瑞诞生于一个普通的村庄,在幼年的时候,一条恶龙将他的家乡烧成一片火海。
逃过一劫的格瑞之后一直以最强勇者为目标进行修行,并立志屠尽天下恶龙。
关于最强屠龙勇者格瑞的故事总是这样传的,孤胆的勇者肩扛大剑,腰间系着行囊,独行行走在旷野中,前往下一个龙窟。
格瑞屠龙无数,也顺便救了许多公主,但是他一(xing)心(ge)屠(tai)龙(zhi),所以至今也没和公主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一起。
曾经误入黄金苹果园,被看守苹果园的巨龙嘉德罗斯当做入侵者,大打了一架。
此后格瑞经常和找上门来的嘉德罗斯打架。
原型:勇者

背景故事:

格瑞的故事特别凄惨。

因为人设太过普通所以无处下手,是不是特别可怜的?(猛兔落泪)

 

安迷修
身份:副业普通骑士的吟游诗人
简介: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骑士,拿着村里最好的剑在外闯荡游历匡扶正义,立志成为五十年后能在村口给年轻人讲故事的那种NPC。
机缘巧合之下发掘出了自己吟游诗人的天赋,于是变成了一个一边惩恶扬善,一边唱歌跳舞的吟游诗人。
原型:他曾是个骑士,直到他膝盖中了一箭
备注:骚话十级

背景故事:

安迷修出生在王国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伟大的骑士,于是十五岁的那天,他拿上村里最好的剑和村里最好的锅盖……盾,出门游历了。


安迷修有个不大不小的梦想,成为一个不好不坏的骑士,战胜不强不弱的恶魔,五十年后衣锦还乡回到他不富不穷的村子,成为村口大树下的NPC,对新生的勇者说:“年轻的时候,在下也曾是个骑士……”


于是安迷修入了伍,成为一名新兵,在军营里,他认识了自己的师父——一位老骑士。


老骑士是个一位豪迈善战的人,他会把肉塞安迷修一嘴叫他多吃点快长个,会在训练场上把安迷修打得鼻青脸肿然后严厉地教育他。


多年前异域的恶魔降临,侵略的魔火从印加森林烧到了王国的边境,王国的勇士们带上自己的利剑盔甲,在征战的号角声中对抗恶魔。


然而不幸的是,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老骑士殿后,以血肉之躯为同伴挡住了追击的恶魔。安迷修也在那场战役里伤到了膝盖,再不适合踏上战场。


师父虽然牺牲了,但是安迷修选择成为一个吟游诗人,在世界各地传唱师父和那些为国捐躯的勇士们的故事。他留下了老骑士头盔上带血的羽毛,插在帽子上。


那不仅是一根羽毛,也是一个誓言。


“不论何时何地,只要骑士的使命在前方召唤,在下将重新奔赴战场,一往无前,一如既往。”

 

雷德
身份:冰雪女王
简介:(雷德和佩利打赌,赢的人当野兽王子,输的人当冰雪女王,雷德以一点的优势险胜佩利,为了保护大家的眼球,雷德最后英勇无惧牺牲自我……所以你们一开始不要打赌不好吗???)
雷德是天生拥有强大冰雪魔法的女……女王,举止优雅仪态端庄,温文尔雅笑不露齿……你们假装信了吧。
雷德殿下经常穿着一身典雅而富丽堂皇的宫廷长裙,握着一把毛绒折扇,头带水晶钻小王冠,享受一场马卡龙配红茶的下午茶。
明明是冰雪女王但是头发却像火焰的颜色,为人也如同沸水一样的热情。
擅用冰雪魔法寻找乐趣,他喜欢堆雪人和打雪仗,名副其实的堆雪人。对啊,就是把你堆进去的意思。
原型:冰雪奇缘
备注:这次pa的人设和背景故事都是我们雷德自己写的,不是性转不是性转不是性转!他好像很喜欢这次的女装的样子

背景故事:

女王陛下的故事可以说是最惨绝人寰了……噗嗤……惨无人道啊……噗嗤……


为什么女王陛下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呢?因为他和佩利打赌呗(划掉)


咳,正经点正经点,开始了

 


你们一定或多或少都吐槽过雷德陛下的发色吧?为什么冰雪王国的继承人头发却像火焰一样鲜红呢?


从前冰雪王国和烈焰王国的王后是闺蜜,她们在同一天诞下了各自王国的继承人


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孩子……抱错了


太惨了,真是太惨了……噗嗤……


咳,我们正经点,继续讲故事


虽然互相抱错了继承人,但是十几年的养育之情两边王国都不愿割舍,于是将错就错,继(wei)续(le)抚(mian)养(zi)


但是雷德殿下知道自己流淌的并不是冰雪王国的血脉,于是他自愿前往王国一个小小的封地。封地在北方冰冷的雪原,那里荒凉、寒冷,无法种植作物,稀少的人口在寒冷的冰洋里冒风捕鱼。


像火一样热情的女王来到了荒凉贫瘠的土地,筑起了坚冰的城墙阻挡肆虐的暴风雪,劈开冻结的海湾改造成海港,在女王的魔力之下,他守护的小小雪原,终于逐渐繁荣起来。


但是女王始终是寂寞的,因为他的封地人口稀少,他体恤自己的子民,冰雪城堡里没有几个仆人,自然也没有朋友。能陪伴雷德女王的,只有冰凌中他自己的倒影。


然后他发现:“本宫真是美貌绝伦世间无双啊!”


女王用自己的热情融化滋养了这片荒芜的雪原,也得到臣民的爱戴,但可惜,“雪总是会消融的”。


并非冰雪王国的后代却强行使用冰雪魔法,女王的身体也付出了代价。只有在一年之中寒冷的岁月里他才能清醒,而那些太阳最热情的时光,他只能沉睡在冰雪城堡最深处的冰窖。


雪花都只有自己独特的形状,融化后的雪水重新结冰,它也不再是原来的样子了。


女王曾认识许许多多的朋友,和她们打雪仗做冰雕,在绢丝的手帕上留下鲜红的唇印,但是每当夏天来临之前,女王都会让她们离开自己的城堡。
“嘿别哭啊,又不是见不着面了。咱们下一年还会再见的是不是?”
女王这么说着,但是他知道,一旦陷入沉睡,他脑海中的记忆都会像雪花一样融化,变成他自己都辨认不清的一滩水渍。


等到第二年苏醒的时候,他只能隐约记得,他是王国的掌权者,和曾经嬉闹的模糊身影。每一次从沉睡中苏醒,他都会开心地打开城堡的大门,迎接从天南地北来看望他的老朋友。
“你好啊小家伙,我叫雷德,你叫什么?”


他以为他认识了新的人,却不知道其实你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一直在等待他归来。
“哈哈哈哈你很对我的胃口嘛,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你和他的每一次久别重逢,都宛若新生。

 

 

蒙特祖玛
身份:森林精灵
简介:森林精灵是居住在原始森林中的高等生命。他们崇拜自然,热爱大地,与飞禽走兽为伴,有着古老的祭祀制度,过着原始而节律的生活。
蒙特祖玛是印加森林森林精灵部落的继承人。
从小被当作部族与森林的守护者培养,精通剑技和弓箭,懂得驯服野兽和山鹰。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席卷了印加部族,祖玛成为部族流落的最后一人,暂居碳木森林。
一边寻找复兴印加部落的方法,一边守护森林。
原型:暗夜精灵

背景故事:

印加森林的生活着一个森精灵部落,蒙特祖玛是部落的继承人,未来的某天,印加森林的树木吟唱,湖水生波之时,她将加冕为王,为保护和领导自己的族人,举起弓箭


祖玛是个温柔的王者,她深爱着庇佑部落的印加森林和每一个子民,“我想一直这样,陪伴你们。”


然而印加森林迎来了一场天灾,被诅咒的恶魔袭击了这片森林,让树木枯萎湖泊干涸,生命凋谢土地衰败,森林精灵在大火中逃跑哀嚎,祖玛茫然地举起了弓箭,却发现她救不下任何人


恶魔将追杀的目标对准了祖玛,再也无法从死去的大地中吸取力量的森精灵并不是恶魔的对手,想要战死以殉部族的继承人,在同族的劝说下,最终选择了逃跑,留存部族最后的血脉


恶魔追杀祖玛至黄金苹果园,在闯入苹果园的刹那,全身燃烧着火焰的金龙从天而降,以压倒性的力量,将恶魔们烧成了灰炭


而没有恶意的祖玛,并不被当做盗窃者。“永远不准踏入。”金龙如是说道,振动双翅回到了金色的天际。


于是祖玛在黄金苹果园旁的碳木森林住了下来。她每夜在森林中巡逻,防范着恶魔,不希望美丽的碳木森林成为第二个印加部落。


如果你是个旅人,你或许会在夜回的碳木森林,听到祖玛在林间吹响呼唤同伴的号角。她还没有放弃,她还在寻找让印加森林的大地恢复生机的圣水,让树木和鲜花重新出现的祝福。她坚信只要她坚持下去,总会等到梦中乐园的印加森林。

 

身份:吹笛人
简介:金是小镇上一位活泼可爱的吹笛人,他经常站在喷泉广场的白鸽群里表演,他吹凑的旋律能让最伤心的人心情舒畅。
每次节日游行,金总是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服装,迈着夸张步伐,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头。
金能为人带去快乐同时也是小镇的英雄。
有一年小镇爆发了鼠疫,为了拯救小镇,金吹奏起了长笛,全镇的老鼠都跟随他的步伐起舞,离开了小镇消失在了深山里。
倘若你心情郁闷他会是你最佳的选择。
“不要不开心了嘛,我吹笛子给你听?”
原型:彩衣吹笛人

背景故事:

大家知道吹笛人吗?就是那种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带着夸张鲜艳的帽子,总是走在游行队伍和广场鸽群里,用木笛吹奏出欢快旋律,给人们带去快乐的人。


金就是一个吹笛人,他很适合这个工作,他有感染力的乐曲,总能给大家带去笑容。


在金很小时候,经历了一场天灾,从异界来的恶魔从印加森林一路攻向王国,金所在的村落,就在这两个地点之间。


幼小的金还记得恶魔出现时身边氤氲的黑色雾气,和张牙舞爪向他袭来的漆黑魅影,然后他晕了过去,重新醒来的金,已经被赶来的卫兵和骑士们救下,金失去了自己原本的家园,但是劫后余生的他被一个善良和平的小镇接纳,作为一个吹笛人,生活了下去。


金似乎天生就是为了这个工作而诞生的,他的演奏极富感染力。他的这个能力,让他得以回报善待他的小镇。


在一场鼠疫的危机里,金吹奏起了乐曲,全镇的老鼠都随他离开了小镇,被死亡笼罩的小镇得救了。


但是光明总伴着阴影,光芒越是炽热,阴影越是幽深。


鼠疫危机解除的第三天夜晚,有人听到了奇异的笛声,如果从自家的阳台向下望去,会看到一群穿着睡衣的小孩,如同行走的僵尸排成一排,跟在一个白发红瞳,笑容可怖的吹笛人身后,离开小镇,往大河的方向去。


孩子们在笛声的蛊惑之下跳入大河,千钧一发的时候,金醒了过来,他跨入没腰的深水,将孩子一个个拉了回来。
“大家怎么了?醒一醒啊!”


孩子们清醒了过来,在岸边哭成了一团,惊慌失措的金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们,挠着头,他忽然发现不远处,一个镶嵌在月亮里的纤长身影,站在树杈上,目光凛然,举起了弓箭。


弓箭的主人叫蒙特祖玛,是印加森林里森精灵的后裔,她的家园被恶魔摧毁殆尽,数年来她都以狩猎恶魔为己任,这一次,也不例外。


但是金并不是恶魔,在他年幼的时候,一只恶魔试图占领他的身体,但是金活泼乐观的本性一直压制着恶魔的残忍,直到今夜恶魔险些得偿所愿。


祖玛没有见过这种奇特的例子,金的本质还是人类让她无法对他下手,于是祖玛邀请金远离城镇,和她一起居住到与世隔绝的碳木森林,用森精灵的祝福压制他体内的恶魔。


“但是……我,我不想离开大家。”金为难地说道。
这个小镇给了他太多珍贵的回忆,他舍不得离开他第二个家园。
蒙特祖玛沉默了很久,问道,你可以选择留下来,但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祖玛给了他可以压制恶魔的圣水,为了防止恶魔再度占领金的身体,他需要每晚都浸泡在圣水中。
“记住,恶魔已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圣水能伤害他,也等于在伤害你,即便如此也要继续吗?”


金接过了圣水,如同得到了至宝紧贴圣水冰冷的瓶身:“真是太谢谢你啦。”
祖玛不解地看着他。
“森精灵小姐,你没有和人类一起生活过吧?”
“……没有。”
“如果哪天有空的话,来我们的城镇看看吧,我吹笛子给你听。”
那天蒙特祖玛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是很渺小的,但是一旦与之产生羁绊的话,不论多少次,都会为这种短暂而绚丽的生物着迷。

 

帕洛斯
身份:柴郡猫
简介:帕洛斯是一只通体雪白,擅长用平静诱人的微笑来迷惑对方的柴郡猫。
你并不知道他的笑是想隐藏什么还是只是单纯地嘲笑你。
帕洛斯不但能凭空消失或凭空出现,也有将自己变出数十个分身的能力。
你永远不知道他在用什么样的方式窥视你的秘密。
帕洛斯通常以人类的形态出现,但不知道是他的恶趣味还是疏忽,偶尔会留下兽化的痕迹,比方说没有消失的尾巴,或者耳朵。
原型:柴郡猫
备注:小概率兽化

背景故事:

如果你有一只会隐身,能分身,外表可爱内心狡猾的柴郡猫,你会让他做什么?


至少帕洛斯的前主人,将他当成了摇钱树。


让帕洛斯偷偷潜入银行的保险库,偷来满满的金币,让他潜入贵族的宅邸,打听他们的丑闻,等等,等等。


帕洛斯的主人从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暴发户。


灰色收入虽然能换来暴利,同时也会带来风险。不论是偷盗金币还是打听贵族秘辛,一旦被人抓住,就要乱棍打死。


但是帕洛斯总能凭借欺骗性的外表和他的巧舌如簧躲过一劫,于是帕洛斯成了王国通缉榜上排名靠前的名字,而帕洛斯的主人却在暗处坐收渔利。


帕洛斯早习惯于将最深的疤痕埋在心底,用慵懒的笑容欺骗每一个人。但他是狡猾的猫咪,并非忠诚的狗,很快,他就让主人认识到了这一点。


在一次盗窃行动里,帕洛斯设计将大量追捕的卫兵带到了他主人所在的赌场,他的主人还在享受着赌博的乐趣,就被突然出现的卫兵拷住了双手。
空气中有一张咧开的,诱人的笑脸,渐渐隐去了。


帕洛斯还是戴着那个项圈,不过这一次这个项圈不是象征着他被奴役,而只是用来盖住脖子上的伤痕,和无害的伪装。如今的帕洛斯依然习惯于用慵懒的笑容欺骗每一个人,但是现在他的行为都是因为兴趣使然。

 

艾比
身份:小红帽
简介:住在碳木森林外围人见人爱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喜欢去森林里采“这朵才配得上可爱的艾比小姐我嘛”的鲜花。
因为喜欢带红色天鹅绒的帽子,所以也被人称为小红帽。随着年龄的增长,艾比的呆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拔高,所以艾比在帽子顶部开了一个刚好能通过呆毛的洞。
是个路痴,每次不是在迷路,就是在迷路的路上。
如果你在碳木森林行走看到一个行走的红色问号,不要奇怪,那是艾比小姐又走丢了。
原型:小红帽

背景故事:

小红帽艾比相信自己天生的公主,她有魔法的长发和可爱的外表,哪怕河里的路过的鱼都会被她的可爱折服


最重要的是,公主与生俱来就会被骑士保护,而艾比的小骑士是她的弟弟埃米。但是艾比拒绝承认这个骑士。


“保护姐?没拖累姐就不错了!喂有危险记得躲到姐身后去啊!”埃米总是听着艾比如是的吐槽,默默帮她收拾残局。


艾比和埃米生活在危险重重的碳木森林。森林有凶恶的野兽,危险的魔女,但是是姐弟俩最喜欢的游乐场。


永不终结的一日,姐弟俩在林中玩起了捉迷藏。“喂,说好啦,谁要是输了,谁洗一年的碗!”


艾比找了很久很久,从天亮找到天黑,从一个人找,变成父母一起找,村里的人一起找,王国的卫队一起找,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埃米。
“喂衰仔!你就这么不想输吗?”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埃米依然不知所踪,但是艾比一年比一年可爱漂亮。
碳木森林是很危险的,但是艾比胆子敢穿着鲜艳显眼的红色的兜帽,在森林里穿行采花。


因为她知道她是公主,与生俱来就会有骑士保护,不论是遇到恐怖的蟒蛇还是凶暴的棕熊,在暗处默默守护她的小骑士,一定会跳出来拽住她逃跑。
“快跑啊老姐你想变成午餐吗?”


艾比的故事讲完了,女王陛下醒了,待会儿讲她的故事


有人说,偶尔会在炭木森林中会看见一个蓝色的少年,抱着一捧糖果向你打听有没有见过一个小个子的红发女生。

 

如果你仔细打量一下就会发现少年的身体是半透明的,而途经此处的游吟诗人告诉你,那是由亲人的思念凝聚成的幻影。

(来自我们因为写作业而没参加活动还在凹凸世界的埃米小可爱:我只是在做作业啊老姐!)

 

凯莉
身份:糖果屋魔女
简介:人迹罕至的碳木森林里住着一位美丽可爱的魔女,她有一座糖果屋。
糖果屋前的溪流是甜味的糖水,花圃里盛开着棉花糖,墙壁是饼干,门锁是波板糖,瓦片是黑巧克力,房梁是手指饼干。
糖果屋魔女总是坐在壁炉前,用勺子搅动锅里的肉汤。
她会将迷路的旅人请到糖果屋,为他们准备洗澡的热水和温暖的床铺,当然还有晚餐。
糖果屋的晚餐只有糖果,但是糖果是填不饱肚子的,魔女平时的食物是什么呢?
“等到天黑你就知道啦,睡吧~♪”
不要试图逃跑。
黑夜的碳木森林里每一棵树都像舞动的妖魔,糖果屋的魔女会坐着一轮月亮追你。
“就这么想不告而别了吗,小羔羊?”
原型:糖果屋
备注:黑化预警

背景故事:

凯莉并非自己想成为魔女,而是她成为孤儿后,将她捡到的人是个魔女,于是她也就成了魔女。


凯莉从记事起就被性情古怪的老魔女抚养,老魔女喜怒无常,老魔女恶语相向,老魔女喜欢恶作剧,于是凯莉的性格也像老魔女一般古怪。


凯莉以为她会和老魔女在远离人类的碳木森林深处一直生活很就,直到有一天她厌恶的老魔女出门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只剩下独自一人的凯莉,终于体会到了寂寞,但是高高在上的魔女明珠,是不该寂寞的对吗?于是她开始用自己的魔法创造朋友,她用魔法创造了一群像是骷髅的小蝙蝠,她用糖果和糖浆搭建自己的房屋。


现在好了,宇宙第一可爱的凯莉小姐,有了最甜美的房子。
可是为什么还觉得寂寞呢?


碳木森林中总有迷失的旅人,曾扣响了糖果屋的大门。凯莉“热情”地招待了他,和他分享了自己最喜欢的东西——糖果。可惜从来没有和老魔女之外的人类交流过的凯莉,也不知道怎么善待人。


她用魔法捉弄旅人,用自己的骷髅小蝙蝠吓唬旅人,旅人惊惶地发现,“魔女?!”,尖叫着逃出了糖果屋,凯莉坐着锋利的星月刃,在高高的树顶轻笑着追逐:“就这么想不告而别吗,小羔羊?”


在别人的眼里,凯莉的“挽留”是致命的邀请,旅人逃出了糖果屋,外界开始疯传她的故事——糖果屋的魔女,是吃人的怪物。谣言越传越广。三个人说有老虎,便成了真话。


凯莉并不知道这件事,有一次她的糖果屋,来了一个黑色呆毛的小男孩,凯莉打开门的时候他正在偷摘花圃里的棉花糖。


“想要本小姐的糖果,可要拿东西来换,就拿你觉得最可爱的东西来换吧~♪”
“等等,我老姐可不能给你!”小男孩跳着脚说。


那天下午两个幼稚鬼围绕着“小男孩觉得最可爱的人是谁”吵了一下午,坚信着自己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的凯莉小姐拒绝把糖果给小男孩,最后小男孩默默吐了句槽:“你都觉得你是最可爱的了,我还能拿什么来换?”
“……嘛,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小姐也无法反驳呢,糖果就给你了,不过碳木森林可不是那么好走的,森林里可是有棕熊和恶魔的哟~”
小男孩一边嘀咕着“也没说吃人嘛”,离开了。


凯莉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有最坚固最甜蜜的糖果屋,有许多稀奇古怪的魔法创物,却还是不开心。


凯莉仅剩的善良停留在一个雨夜。
有两个旅人敲响了糖果屋的大门,凯莉一如往常招待了他们,给他们安排干净整洁的床铺和甜蜜的晚餐。但是夜里,凯莉的骷髅小蝙蝠焦急地扇动翅膀,把她叫醒了。


凯莉走到两个旅人的房前,她听见旅人用猥琐的语气商量着,明天早上凯莉在火炉边做早饭的时候,把她推进火炉里,关上门,把她烧死,然后将稀有的糖果屋送给贵族。


“反正只是个吃人的魔女,死了也是为民除害!”
“国王的小女儿快要生日了,这个糖果屋一定能赢得公主的芳心!”


那一晚雨声覆盖了飘荡在碳木森林上空的惨叫,贪婪者最后看到的画面,是在针尖般锋利飞起的黑色长发,和旋转着飞来的月轮……
从此凯莉不再相信谁的眼泪,也不会再相信谁。

 

对了,大家知道中世纪是怎么处置魔女的吗?——嘘。

(来自我们写完了作业还在凹凸大赛预赛赛场的埃米:我怎么会觉得我老姐可爱?……芒果怎么看都比她可爱吧?)

 

佩利
身份:野兽王子
简介:(雷德和佩利打赌,赢的人当野兽王子,输的人当冰雪女王,雷德以一点的优势险胜佩利,为了保护大家的眼球,雷德最后英勇无惧牺牲自我……所以你们一开始不要打赌不好吗???)
碳木森林深处被荆棘环绕的古堡的主人。
因为过于轻狂傲慢被神明变成了有茂密金发,能两脚行走的粗野猛兽。
……好像和之前变化不大(?)
会脱毛,每天脱下来的毛发可以再堆出一个等体积的佩利。
喜食肉和打架,在月夜里会完全变成凶猛的恶犬。
倘若你有足够的耐心,或许能等到他变成王子的那天……大大大大概吧?
原型:美女与野兽
备注:小概率兽化

背景故事:

碳木森林深处有一座人迹罕至的古堡,古堡经过岁月的洗涤已经残破衰败,只有腐朽的窗棂和生锈的吊灯似在诉说曾经王国的辉煌。


古堡的主人属于佩利,他曾是一个毛发如同日冕般灿烂的王子,拥有众多仆役和臣民,但是因为他的傲慢无礼得罪了一个心胸狭窄的老魔法师,将他变成了浑身毛茸茸的野兽。


老魔法师说,只要他找到一个心地善良的人类女孩并与之相爱,那么魔法就会解除,佩利就会恢复人类的模样。


佩利走出古堡狩猎,森林里的飞鸟都在压低声音偷笑看他,好像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老子可是王子。”佩利烦躁地挥舞爪子将聒噪的鸟类赶走。


森林里来了旅人,大家看起来都和他一样,有一样的五官,说同样的语言,却举起弓箭对准了佩利。
“老子可是王子。”佩利烦躁地辩解。
“吃生肉的野兽也敢说自己是人?”旅人嘲笑着离开了。


可怜的佩利,孤独的佩利,仍然在古堡的深处静静等待着某个女孩。
直到有一天,来了一个黑发蓝眸的年轻魔法师。


“……野兽?少见。”少年托着魔法书,说道。
“什么野兽?老子可是王子!”佩利辩解道,“老子不过是被个比你老的臭老头变成了这样子!”
少年沉默了许久,淡淡道:“原来如此。”


少年给了佩利一面反应真实的魔镜,魔镜中可以看到所有人的“真实”。
佩利从魔镜中看到了自己的真实——一只毛发如同日冕般灿烂的,货真价值的野兽。
“这就是真实。”少年说道。


当年的老魔法师并不是将佩利变成了野兽,而是将一只完完全全的野兽施加了幻术,让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类。
被动物们冷嘲,被人类热讽,给予一丝所谓“人类女孩”的希望,让他永远无法得到解脱。


佩利生气地赶走了少年魔法师,冷哼着回到了自己干草的王座。
“等老子变回王子,先把这群魔法师宰了!”佩利这么想着,渐渐沉入了梦乡。


可怜的佩利,孤独的佩利,渴望找到自己真实的群体,却两边都无法去往的佩利,今天也在做着靡丽的梦。


 

卡米尔
身份:魔法学徒
简介:只有坚定不移严于律己,将知识作为唯一信仰的人才可以学习魔法。
卡米尔是魔法学院的首席弟子,成绩优异,在导师的授意下进行在大陆上游历。
作为一个预备法师,卡米尔没有明确的善恶观念,他可能会不惜一切治好一种罕见的怪病,也可能对肆虐的瘟疫视而不见,驱使他一切行为的根源是求知欲。
随身携带着魔法原典和各类的魔导发明,经常出没在发生怪诞传说的地方。
最擅长冰雪和召唤魔法,小看他的话可能会被他召唤来的暴风雪冻成冰坨,或是被一头从天而降的黑豹一口咬住脑袋。
因为个人喜好的缘故,对美食魔法有独到的研究。
原型:魔法师

背景故事

在没有“科技”的世界,“魔法”和“炼金术”是作为替代品,推动文明向前发展的燃料。魔法师自然成为这个世界最值得尊重的职业。


卡米尔所就读的学院是整个王国最为顶尖的学府,汇聚一流的魔法学界泰斗和最天赋异禀的学生。即便在如此天才汇聚的地方,卡米尔的名字依然是最为闪耀的一颗。


学院院长极为重视关心卡米尔,不仅是因为其卓绝的智慧,更是因为……
“你越来越像你的老师了。”有一天,院长看着正在摆弄坩埚的卡米尔,忧心忡忡地说。


魔法师是一个混沌的职业,他们没有明确的善恶观念,也不在乎世事的是非曲直,驱动他们行动的,只有一个目标——智慧。寻找世界本质的智慧,解答世间一切问题。正是因为这种为了追求智慧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特性,使得魔法师成了亦正亦邪的存在。


卡米尔的老师就是一个这样极端的例子,这个世界的真相已经不能满足于他,他开始跨越星际、宇宙、次元,去寻求更为缥缈,却危险的智慧。


卡米尔的老师曾接通了地狱的通信,被恶魔蛊惑,打开了一扇通往彼方与此世的大门,使得恶魔大军长驱直入,那场人与恶魔的战斗,近乎摧毁了半个大陆,遗患数十年。


即使如今灾变过去,疮痍的大地渐渐恢复生机,然而阴影仍在老一辈人心里挥之不去。
学院院长忧心的原因正是如此,卡米尔太像他的老师了,同样聪明绝顶,同样模糊是非,甚至神态也是同样拒人千里,不为人所动。
有一天学院院长终于狠下了心来。


“卡米尔,放下你的功课,去大陆上游历吧。”
“我拒绝。”
“你需要增长阅历。”
“我认为前辈的经验更值得学习。”
“大陆上有你在书籍里学不到智慧。”


在院长的谆谆善诱之下,卡米尔被迫放下书籍离开实验室,他入过丛林看过云霞,上至高山下至汪洋,他的脚步踏遍了整个大陆,却始终不明白院长的用意。


直到他在大海之畔收到了院长退休之前写给他的一封信,终于理解了院长的良苦用心。


魔法师是孤独的,在追求智慧的途径中只有清苦为伴,背诵魔法咒文,收集稀奇古怪又令人哭笑不得的魔法物品,枯燥乏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因此魔法师们才如同被安放在高阁的珍珠,只在匣中散发微弱的光芒,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世多舛。


只有让卡米尔走下高阁,去稻花飘香的乡村,去繁花似锦的森林,去波澜壮阔的大海,去烟火鼎盛的城市,穿梭各地与人交往,听取他人的故事,才能学到书上学不到的知识。


只要亲眼看过这个耀眼繁华的世界,没有人会不爱上它的绚丽。


大家还记得卡米尔先生在魔法盛典之夜写的信吗?


那是不善言辞的卡米尔找到的,院长所说的,书上学不到的东西。


评论

热度(232)